方丈提案

当前位置: 首页 > 觉醒法师 > 方丈提案 > 正文
新媒体与佛教网络危机的协调治理
发布日期:2017-11-27   来源: 上海玉佛禅寺


今天的中国有6.7亿网民、400多万家网站,网络渗透于国家政治、经济发展、社会民生的每一个角落。新媒体的发展打破了传统媒体信息传播时间上的滞后性和约束性,给民众的日常生活带来深刻的变革,营造了全新的信息社会。新媒体已成为时代潮流,不管是提供公共服务的政府机关,还是身处丛林古刹的修行隐士,似乎均离不开眼前的因特网。

然而,网络的发达,伴随而来的是大量信息的涌现,在实时化、多元化的同时凸显碎片化、片面化乃至于趋向危险化等特征。从佛教的社会治理来看,佛教网络危机的出现,对佛教界、宗教界与社会、政府的协调治理均提出了新的挑战。

一、网络宗教信息值得关注:

通过新媒体传播的宗教类信息形成虚拟信仰空间——“虚拟宗教”,导致宗教边界淡化,虽然这能够方便各类人士接触宗教、学习宗教乃至于信仰宗教。但从传播的效率来看,宗教信息也变得难以把握,网络上复杂多样的信息并不能确保其传播内容符合法律、伦理,乃至于宗教戒律。 以佛教为例,佛教传播与新媒体的发展也是日益密切,新媒体成为了佛教事件的主要传播渠道,网民获取佛教新闻或事件主要是通过微博、微信等新媒体渠道。各类佛教事件主要是通过新媒体进行传播,这就能够迅速引起社会各界人士的强烈反响。

近年来,涉佛危机事件可大致有辱佛谤僧类、挟佛敛财类、强拆寺庙类等等,极大地伤害了中国佛教形象,值得各个方面严重关注。

二、网络佛教危机现象的严重性

鉴于上述事件的发生,我们认为,以上三大类新媒体涉佛危机事件基本上反映了以下几个方面的严重问题:

(一)佛教内部管理与社会治理的矛盾

佛教的内部管理,主要通过戒律实现。戒律是佛教内部的习惯法,传统佛教对于戒律的坚守是佛教良好社会形象的来源。个别假和尚、假活佛违背佛教戒律,错误引导大众对佛教的正常认识,严重影响佛教界的正常发展。挟佛敛财、诈骗、逼捐等行为已成为违法事实,教内与教外如何形成合力,整治乱象,佛门内部事务如何通过正常的途径解决,已迫在眉睫。

(二)涉佛利益的群体博弈

佛门经济、佛教寺庙的建设、寺庙功德箱的设置,已经不是一个简单佛教内部的事情,而是一个牵扯到地方政府、商业机构、宗教管理部门、佛教僧团、佛教信众与社会大众互相博弈的过程。寺庙住持之位的争执,涉及的是佛教管理部门与佛教界内部的利益关系;非佛教所属寺庙功德箱的设置,忽视宗教人士的信仰情怀,借佛牟利,破坏佛教的社会形象;种种涉佛利益的群体博弈,已然危及佛教的健康、正常发展。

(三)佛教常识缺乏导致辱佛事件频发

社会大众大多缺乏佛教常识,对于佛教的认识停留在迷信、神秘等层面,导致一些娱乐节目、商业宣传以戏谑佛教为噱头,严重伤害佛教人士的感情。辱佛事件频繁发生,既是佛教疏于正面宣传弊端的呈现,更是社会对佛教缺乏了解的无知反映。

(四)据初步调研,不少佛教信众认为,政府对佛教形象也应当负有监管责任,认为政府管理部门有责任调查佛教网络危机事件,即便是这些出自新媒体的信息没违法,政府管理部门也应调查,以还公众真相。同时也有很多信众认为,政府管理部门应该严肃处理社会中的假和尚,以免给佛教带来混乱和负面影响。

三、国家与社会多方协调,规范佛教新媒体:

信息时代的危机来源,并不在于信息本身,而在于对信息的无知、错误判断,甚至是冷处理。通过新媒体的布局,取得先机,占据信息发布的主导权,针对自我进行检讨与自我更新,是信息时代佛教团体组织在宣传自身文化、活动之中所必须掌握的制高点。

有些佛教危机的媒体信息,之所以在互联网上传播迅速,就在于对事件的处理态度以及处理过程未能做到快速、及时、人性化的发布。而在种种拆迁寺庙事件背后,涉及的是经济利益的博弈,“功德箱财政”事件则更是透支政府公信力的问题,均引发了社会对于佛教界的种种非议。这些备受非议的事件所展示的种种问题并不限于佛教内部,而涉及到社会各个方面对佛教的认识,佛教的发展形象以及政府对于佛教的管理问题等等。因此,从新媒体角度看佛教网络危机的协调治理问题迫在眉睫。我们建议:

第一,由中国佛教协会联同网络主管部门,出台基本管理规则,规范新媒体上的佛教信息,实行法治化监管。新媒体可以成为强化凝聚力的媒介,也可以为宗教信息的传播提供快速流通的途径,甚至可以为活动的召集提供种种的便利。然而,新媒体并非不可管控,一方面,通过已有技术手段规定传播的内容范畴;另一方面,对传播主体进行监督检查。

第二,成立佛教界内部的网络发言平台,针对各类不符合佛教戒律的涉佛商业广告宣传,进行合法合理的维权,肃清网络涉佛乱象。宗教领域也有各种假象,不管是真和尚还是假活佛,如果违背戒律就要接受佛门内部的教育与惩罚,违背法律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国家与社会治理是一个共同的治理空间,既需要佛教界内部的习惯法积极发挥引导作用,更需要国家与社会的成文法实行规范化治理。

第三,普及佛教常识与各类宗教常识,提高社会对于宗教的基本认知,正确宣导宗教政策,落实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当前的佛教传播需要的是正向的影响而非负向的排斥,通过传播佛教与其他宗教文化的常识,可以发挥正向积极的引导作用,在大众之中产生影响力。

第四,进一步明晰寺庙产权,严禁地方权力与商业勾结,杜绝借佛敛财事件,以及各种强拆寺庙现象的发生。

第五,实行佛门信息公开化。在已有活佛系统、宗教场所登记的情况下,进一步做到财务、事务、法务的公开透明,自觉接受社会大众的监督。当寺庙进入信息化阶段之后,可以预见对于信息的处理、维护、发布的人员将伴随信息化程度的提升而逐渐增加,伴随信息影响人群的密集度,任何法会、活动、化缘等的信息将更方便受到关注。因此,对法会、活动规则的界定必须日益明晰,而化缘等募款行动则在技术面前将日益公开透明化,并将引导至财产与预算的公开审计。

分享到: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