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经

当前位置: 首页 > 觉醒法师 > 般若丈室 > 解经 > 正文
是名得无身见
发布日期:2016-11-25   来源: 上海玉佛禅寺

一次,佛陀住在庵罗聚落,与众多上座部比丘一起。一次,质多罗居士问长老比丘们说:“为什么世人会有那么多的不同看法,或说世间是常住不变的,或说是无常的;或说世界是有限的,或说是无限的;或说命与身是相同的;或说是不同的;或说死后还有灵魂,或说死后不再存在;或说有真实的大我;或说有真实的小我;或说有寿命、吉凶祸福的主宰,到底是什么因素造成这么纷乱的见解呢?” 这时,比丘之中一位名叫梨犀达多的年轻比丘起来回答了质多罗居士的问题:“居士!只要有身见的存在,就会有这些邪见,如果没有身见的存在,就不会有这些邪见了。”“什么是身见呢?”“一般人未曾遇到贤圣之人,不曾听闻正法、修学正法,总错以为‘色’就是主体‘我’,或错以为‘色’是我所拥有的,或错以为‘色’在我中,或错以为我在‘色’中;‘受’‘想’‘行’‘识’也是同样。这就是身见。” “怎样才能没有身见呢?”“有修有证的圣者弟子,他们已经跟随着圣者听闻正法、修学正法,就不会以为色受想行识这‘五蕴’就是我,或者是我所拥有的,或者在我中,或者我在‘五蕴’中。居士!没有身见的人就是这样。”


《阿含经》中时时谈起“身见”、“我见”的问题。当我们面对着这个物质与精神的和合时,总是习惯性地将其当做是“我”,比如我们会认为这个“色身”是我,认为我们的“情绪”是我,对其万般执着。可是如果能多问上一句“什么是‘我’?是持续不变和对其拥有永久主宰的权力么?”我们就会发现,根本没有什么可以被称为“我”,因为我们管不住物质的身体,它常常不听话,会生病、老去和死亡,有谁想生病和老死呢?我们更管不住那所谓“我的情绪”,我们生气时根本做不到不生气。这么说来,哪里又有什么“我”、“我的”呢?哪里又会有“死后灵魂”等等的问题呢?

【原文】

一时,佛住庵罗聚落庵罗林中,与众多上座比丘俱。时,质多罗长者诣诸上座所,白诸上座言:“诸世间所见,或说有我,或说众生,或说寿命,或说世间吉凶。云何?尊者!此诸异见,何本、何集、何生、何转?”时,有一下座比丘名梨犀达多,答言:“长者!凡世间所见,或言有我,或说众生,或说寿命,或说世间吉凶,斯等诸见,一切皆以身见为本,身见集、身见生、身见转。”复问:“尊者!云何为身见?”答言:“长者!愚痴无闻凡夫见色是我、色异我、色中我、我中色,受、想、行、识见是我、识异我、我中识、识中我。长者!是名身见。”复问:“尊者!云何得无此身见?”答言:“长者!谓多闻圣弟子不见色是我,不见色异我,不见我中色、色中我;不见受、想、行、识是我,不见识异我,不见我中识、识中我,是名得无身见。”

                   編选自《杂阿含经二十一卷五七〇经》


分享到: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