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经

当前位置: 首页 > 觉醒法师 > 般若丈室 > 解经 > 正文
心识与解脱
发布日期:2016-12-29   来源: 上海玉佛禅寺

有一次,佛陀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教导比丘们:“植物有五种种子:从根部繁殖的,称为根种子;从茎部繁殖的,称为茎种子;从节处繁殖的,称为节种子;落叶生根的,称为自落种子;从种子繁殖的,称为果实种子。这五种种子如果不坏、不腐、足够成熟,一遇到有土壤与水分的环境,就能发芽成长而繁殖开来。比丘们!这些种子就如同纠取色、受、想、行而聚集的心识。土壤就如同识所安住的诸蕴处,水分就像识的贪喜攀缘。如果说,离开色、受、想、行而有识的安住处,那是无法理解,也无法经验的,只是徒增人们的困惑而已。如果能于色处断贪爱,一旦离贪爱后,色的安住处就被封锁,识与色的系缚就断了。系缚若断,攀缘就断了,识就失去了安住处。一旦失去安住处,识就不能生长增广。受、想、行也是同样的道理。没有安住处的识,因不能生长增广所以就解脱了。解脱后于世间的一切都无所取着。因无所取着的缘故,所以自知已证得涅盘:‘我的生死已到了尽头,清净的修行已经确立,该作的都已完成,自己知道不会再有下一生了。


《楞严经》中,开篇就是佛陀与阿难尊者的一段关于心识的对话,被后人总结为“七处征心”。阿难提出的七处心识可能的安住之处,如身内、身外、诸根、一切无着等等,都被佛陀所否定。那么心识到底是否存在?又是以怎样的状态存在的呢?这篇《阿含经》的故事就告诉我们:心识是纠取色、受、想、行这四蕴而贪爱、攀缘和安住,离开了这些相互支撑、关联的蕴聚,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一个类似于“灵魂”的恒常不变的心识的。心与色、受、想、行相依而得以成立,它就如同植物的种子,可以导致结生,形成下一期的生命,但如果我们能够切断心识对色受想行的贪爱和攀缘,解脱便是水到渠成之事了。


【原文】

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世尊告诸比丘:“有五种种子。谓根种子、茎种子、节种子、自落种子、实种子。若此五种子新熟坚实,不断、不坏、不腐、不中风,有地、水界,彼种子生长增广。比丘!彼五种子者,譬取阴俱识;地界者,譬四识住;水界者,譬贪喜四取攀缘识住。若离色、受、想、行,识有若来、若去、若住、若生者,彼但有言数,问已不知,增益生痴,以非境界故。色界离贪,离贪已,于色封滞意生缚断;于色封滞意生缚断已,攀缘断;攀缘断已,识无住处,不复生长增广。受、想、行界亦复如是。不生长故,不作行;不作行已住,住已知足,知足已解脱;解脱已,于诸世间都无所取、无所著;无所取、无所著已,自觉涅盘:‘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

                         編選自《雜阿含經卷二第三九經》







分享到: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