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提案

当前位置: 首页 > 觉醒法师 > 政协提案 > 正文
关于鼓励宗教界进一步提升社会服务能力和水平的建议
发布日期:2017-07-17   来源: 上海玉佛禅寺

当前我们正处在改革发展和社会转型的关键时期,社会结构、组织形式、价值理念正在发生着深刻变化,群众利益诉求的多样化和差异化日益明显。适应和应对这些新变化,需要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参与。


中共十六大和十七大明确提出,要发挥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在促进社会和谐和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积极作用。十七届六中全会又提出,要重视发挥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在社会主义文化发展和繁荣中的积极作用。宗教界素有护国利民的历史传统、抑恶扬善的道德准则、崇顺尚和的处世原则,以及贴近民众、服务社会方面的特殊功能,可以在参与社会服务和管理中发挥积极作用。


就目前现状来看,在鼓励宗教组织进入社会公共领域并提供社会服务方面,还存在着诸如服务空间的限制、服务形式的被动、服务内容的单一等方面的问题,需要进一步探索和实践。

为此,我们建议:

(一) 进一步拓展宗教界服务社会的领域和空间。

由于种种原因,目前宗教界开展的社会服务项目大都局限在慈善捐款、敬老扶贫等方面,服务的广度和深度十分有限。这里既有宗教界自身的原因,也有政策执行方面的原因。在一些政策执行比较灵活的地区,政府支持宗教界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使宗教的社会服务有了很大发展。如由基督教发起的位于南京的爱德基金会,20多年来,开展的社会服务项目涵盖了教育、医卫、扫盲、社会福利等多个领域,工作范围也从东部沿海逐步扩展到西部贫困地区;河北、云南等地的宗教团体相继办起了孤儿院、戒毒所等。因此,我们需要以更为包容的心态,客观认识、正确引导和积极支持宗教界在构建和谐社会中发挥更多更大的作用。


(二)积极开展正向宣传,鼓励和支持宗教界利用宗教资源开展社会服务,进一步提高宗教界服务社会的自觉性和积极性。

开展正向宣传,鼓励和支持宗教界利用宗教资源开展社会服务,有利于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有利于发挥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在构建和谐社会中的积极作用。但目前有些宣传部门对此认识尚不一致。在很多时候都以宗教话题敏感为由,采取回避态度。其实,回避宗教,并不意味着宗教的不存在,也不意味着大众接收不到宗教信息,而只会造成大众对宗教认知的缺乏甚至误解,给别有用心的人提供利用宗教“说事”的空间。因此,我们认为,要正确区分宣传宗教界服务社会和宣传宗教活动的界限;正确区分宣传宗教界人士与宣传宗教信仰的界限,为鼓励宗教界更好地服务社会营造良好的舆论环境。


(三)、积极发挥宗教在安抚人心、心理疏导和精神疾病治疗方面的特殊功用,为维护社会稳定服务。

当今社会,生活节奏快,人们面对的各种压力和挑战也空前增多,处理不好,很容易引发各种心理疾病,轻者影响自己的生活、工作和学习,重者威胁社会群体的安全。除了心理疾病患者,普通人群也往往会面临各种困惑与烦恼,长期得不到解决,会成为影响其和家人生活质量的不利因素。尽管有不少心理治疗与干预手段,但是大都价格昂贵或过于正式。许多患者和普通人不到迫不得已,不会去接受心理治疗和干预,客观上很容易延误时机。另外,对于影响社会心理的全局和局部重大事件,例如非典、禽流感、汶川地震等,坐等顾客上门的心理治疗与干预诊所,很难统计其对社会群体的影响,专门的心理普查成本高、代价大,一般又很难进行。所以我们实际上是坐视重大事件所引发的无法预测的社会心理后果。而宗教团体因为其容易接受的道德伦理以及信徒特殊的信任和依赖,在心理咨询与治疗服务方面具有独特的优势,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感化和治疗效果。就目前而言,宗教界在这方面的潜力还很大,还有待进一步挖掘。为此,相关部门需要制定相关措施,积极鼓励和支持宗教团体向社会提供心理咨询和治疗服务,可以考虑有条件的寺观教堂率先开办,待时机成熟后再逐步推广;同时对服务范围可以做出明确界定;对相关从业人员进行专业培训,不仅要求具备普通心理咨询师、心理医师的基本素质和水平,更应强调主动干预和敬业精神。

分享到: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