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丈墨宝

当前位置: 首页 > 觉醒法师 > 方丈墨宝 > 正文
勿忘国耻丨这位立下开国功勋的出家人,周总理亲笔赠他“上马杀贼 下马学佛”
发布日期:2017-09-18   来源: 上海玉佛禅寺

86年前的这一天,1931年9月18日,“九一八”事变爆发,日本悍然发动侵华战争。十四年间,大片国土沦陷,3500万同胞伤亡。

9月18日,每个中国人都应铭记的日子。勿忘国殇,吾辈自强。


今天,“九一八”纪念日,觉醒大和尚手书“牢记历史,勿忘国耻”。


东北沦陷  举国之殇

1931年9月18日,日本关东军炸毁沈阳柳条湖附近的南满铁路路轨,嫁祸给中国军队,以此为借口向中国发动进攻,次日占领了沈阳。短短四个多月,东北三省全部沦陷。

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


1937年7月7日,日军再次借口冲突,爆发“卢沟桥事变”,日军发动全面侵华战争。

从1931年到1945年,大半个中国被日军铁蹄践踏,930余座城市被占,4200多万难民无家可归。日军所到之处,尸横遍野、哀嚎遍地,并从中国掠走了大量资源。


爱国爱教  佛子本色


觉醒大和尚手书“爱国爱教”


身在佛门 ,愿不惹人间是非;国有大难 ,今显出炎黄本色。

抗日战争的十四年里,枪林弹雨的战场上,也有出家人保卫国土、救死扶伤、舍命捐躯的身影。在太虚大师、圆瑛法师等高僧大德的呼吁奔走下,上海、广州、湖南、厦门等地不仅成立了僧伽救护队,更通过各种方式投入抗日救国。

这其中,巨赞法师的一生,可谓曲折而传奇。周恩来亲笔书写“上马杀贼,下马学佛”八字相赠。又作为开国元勋之一,在开国大典中,站上了天安门城楼。


佛门巨赞   太虚门风


巨赞法师(1908-1984年)


巨赞法师原籍江苏江阴,青年时就读于江阴师范学校,后来进入上海大夏大学。1931年,他到杭州灵隐寺要求出家,太虚大师恰在灵隐寺任首座和尚,大师让他撰文叙明出家原因和抱负。他模仿《庄子》的笔法写成。太虚大师看后十分欣赏,于灵隐寺剃度后,同年至南京宝华山隆昌寺受具足戒。受戒后,他对佛法的学习非常用功,努力钻研唯识法相、天台教观、华严义理、三论、禅学等。在此期间,深受太虚大师影响。

其后数年,巨赞法师曾赴重庆汉藏教理院、闽南佛学院任教,发表了多篇文章,受到各界好评。弘一法师见其文章赞许,赠言:叹为希有,不胜欢跃。求诸当代,未有匹者。 还写下《华严经》中的经句赠与“开示众生见正道,犹如净眼观明珠”。

 

抗日救国  不遗余力

1937年日军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30岁的他,从古寺清修的出家人,逐渐成为保卫国土的真斗士。

1938年,在湖南南岳华严研究社讲学。巨赞法师于讲堂上激奋陈辞:“佛本慈悲,但当今妖孽横行,日寇逆天行道残害生灵。佛亦要作狮子吼,降魔灭邪,以正天理!”

  

  

缘于此,叶剑英会见了巨赞法师。听闻他筹建了南岳佛教抗战协会,叶剑英鼓励他把道教徒也团结起来,并改名为“南岳佛道教救难协会”。

于是,巨赞法师积极奔走呼吁,发表了“著名的南岳佛道救难协会告各地救亡团体同志书”,号召佛道同仁“从18岁到45岁,都分别编入宣传队、救护队、慰劳队”,举办“战时知识训练班”,并用英、法、俄等各国文字,散发《告各国佛道同仁书》,推动国际佛道信徒的反侵略运动;用日文编印传单小册,以和平正义的佛道理论唤醒日本民众。


上马杀贼  下马学佛


1939年春,南岳祝融峰顶的上封寺,巨赞法师见到了周恩来,周恩来连声称赞:“你们这个举动好极了!全国数十万佛道教徒团结起来,那就‘法力无边’啦!”周恩来当场挥毫写下“上马杀贼、下马学佛”八个字赠与巨赞法师。

当巨赞法师面对题词中的“杀贼”与“学佛”沉吟时,周恩来解释说,阿罗汉的第一个汉释就是杀贼,不杀烦恼之贼,就成不了阿罗汉。我写的是杀贼不是杀人,这个“贼”当然是佛教中所指的不能容忍的歹徒。现在日本强贼正在大批杀戮我同胞,我们不把杀人的贼除掉怎么普度众生?这是善举。


深受鼓舞的巨赞法师也写下对联:身在佛门,愿不惹人间是非;国有大难,今显出炎黄本色。

因坚持号召抗日,巨赞法师差点在湖南遇害。但为抗战奔走,他仍一刻不息,后来辗转到了广西。1944年又协助瑶王李荣保策划伏击日军,取得重大战果。日寇震怒,四处搜捕巨赞法师。


佛门狮吼  不可忍也

1941年,巨赞法师还曾与道安法师共同创办佛教刊物《狮子吼》月刊,并写下了20多万字的《新佛教概论》。

在《狮子吼》上,巨赞法师发表了《佛家之救亡抗战论》等著名檄文。他对佛教的“忍辱”做出解释“至于所谓忍辱者,忍辱而不至于丧失人类之本心,又使对方因而惭愧敬仰者,可忍也。倭寇凶暴,天绝人性,勉强忍之,在我则丧失人类之本心,在彼反将利我之思而恣意为恶,不可忍也!”

  

  

太虚大师曾赞扬《狮子吼》月刊:五夜阵风狮子吼 ,四邻鞭爆海潮音;大声沸涌新年瑞 ,交织人天祝瑞心。将其与佛教界早期重要刊物《海潮音》相提并论。

曾有密友劝巨赞法师还俗,以便全力投入抗战。他拒绝还俗,更赋诗明志:亡羊自昔多歧路,脱俗方为中道行;夏绿春红何足惜,要以冰雪验人生。


护教安僧  苦心孤诣

当日本于1945年8月15日宣布投降后,1946年,巨赞法师回到了杭州灵隐寺,先后任杭州市、浙江省佛教会秘书长,撰写了《灵隐小志》。

1947年,他又联合杭州各寺高僧,在如今杭州的“灵峰探梅”处,创办了“武林佛学院”并任院长,即是如今杭州佛学院的前身。


杭州佛学院

后因国内战火连绵,武林佛学院因断绝经费被迫停课。巨赞法师辗转行脚港、澳、台等地。大陆解放前夕在不少名人远赴海外的背景下,巨赞法师却坚持从香港北上。许多人对此并不理解,巨赞法师坦言“我为佛教在新社会中,争取一个合理的立场与正当的工作岗位而来北京。”

  

开国功勋   见证大典

正是怀着这样赤诚的护教之心,1949年4月,巨赞法师抵达北平,会同周叔迦等佛教同仁写就《新中国佛教改革草案》,上书毛泽东主席及各民主党派,力主改革全国佛教。

当年9月,作为宗教界民主人士代表,他出席了政协第一届会议。也因为在抗战时期的突出贡献,他又被推举为660位开国功勋之一。1949年10月1日巨赞法师和赵朴初一起,作为佛教界代表登上了天安门城楼。以当天唯一的出家人身份,见证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大典。


1952年,巨赞法师又与赵朴初等一起筹建中国佛教协会和中国佛学院。即使十年动乱,巨赞法师身陷囹圄,爱国爱教之心始终不渝。这位乱世危局中的高僧这样写道:不婚不宦情如洗,独来独往无所求;收拾乾坤归眼底,一肩担却古今愁。

十年动乱结束后,历经劫难的巨赞法师初心未改,随即又投入到了当初他参与筹办的中国佛教协会和中国佛学院的恢复工作中,积极协助政府落实各项宗教政策,主编《中国大百科全书·宗教卷》,开展国际间的佛教交流。然而,天不假年,1984年,巨赞法师因病圆寂。


江阴的赞园中建有巨赞法师纪念馆

纵观巨赞法师的一生,他不是自求解脱的自了汉,而是入世救民的大菩萨;他不是皓首穷经的老学究,而是绍隆佛种的大教授;他不是冷嘲热讽的旁观客,而是勇担重任的佛教改革家。


追忆往昔,珍惜当下!勿忘昨日,珍爱和平;铭记历史,烛照未来!

  

分享到: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