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佛快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玉佛资讯 > 玉佛快讯 > 正文
觉群文化周第五日,陈家泠为您讲述佛缘
发布日期:2016-07-30   来源: 上海玉佛禅寺


2016年7月30日
上海玉佛禅寺
第十五届觉群文化周·第五日
觉群人生讲坛第三场
主题:佛缘——佛教与绘画艺术
主讲人:陈家泠
主持人:陈蓉

艺术与佛教都是重在改善人的心灵,千百年来中国画艺术为弘扬佛法的慈悲心,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绝美的高峰;而佛教也为中国画带来了新的题材和意境。著名海派大家陈家泠先生为您讲述自己与佛教的因缘,讲述自己对绘画艺术与佛教之美的心灵感悟。


“艺缘即佛缘”
        ——陈家泠

家人礼佛和童年仙佛故事
在我的印象中我的父辈对佛是崇敬的,我太太也喜欢礼佛,但都不属于居士之类。武侠小说我很喜欢看。印象最深的就是小学五年级时在书摊上借书看,小时候没有什么信仰,出于好奇和丰富的想象力,瞬间就被里面的神怪故事所吸引。书中自由自在的想象力也许造就了我现在不拘一格、神游物外的艺术风格,那种仙境跟美景,鼓舞了我的创作,启发了我的创新思维。

仙佛艺术的追求
大学读书时,我临摹的稿子有《八十七神仙卷》,这些神仙都很美,《维摩诘图》也是佛教故事,临敦煌壁画也是佛教因缘故事。
佛教,从艺术的角度来看可谓是洋洋大观的。在我看来,佛教不仅是一个宗教,实际上是包含一种美感,一种绘画的技巧,生活和艺术都能从中汲取大量的营养。
殉道精神贯通艺理与佛理
20世纪70年代在上海接受了陆俨少老师的教导,使我进一步理解了中国画空灵、多变的笔法,同时我又接受了陆老师提倡的殉道者精神。殉道者精神就有禅宗的意味了。齐白石有一方印章叫“痴思长绳系日”,说自己想用一根长绳把天上的太阳给拴住,每天可以有更多时间用功。这种思想就是勤能补拙,好像佛教中的净土宗一样,要苦修、要苦炼。在当时对我很受用。我在美院读书很用功,因为我不是美院附中升上来的。附中同学比我画得好。上海过来的那些同学,从小就和张大壮、谢稚柳这些名家学习,所以进学校时用毛笔都很熟练,怎么能比得过他们,我唯一的办法就是要努力。也就在不经意中接受了苦修思想。即要修炼,像早课晚课敲木鱼一样,苦修才可以成道。
荷花表达人性对真善美的向往
美院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上海工作,受陆老师灵变思想、殉道者思想的影响,思想豁然开朗。后来对画荷花感兴趣,可能也是有意无意受到了佛教的影响。
创作荷花不仅是一个技巧问题,实际上是带有禅意和美好祝愿,象征着美好、真诚、吉祥,群众都很喜欢。佛教里面讲世界是怎么来的,世界就是这个荷花,是所谓“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荷花,出淤泥而不染,群众喜欢,文人喜欢,政治家也喜欢。民间有“莲生贵子”之说,齐白石的荷花和瓶子画在一起叫“和平”,都带有吉祥和禅意。艺术和理想、吉祥结合起来,表达了人性对真善美的向往。

画佛重在精神的重生
西藏是一个宗教圣地,每个人都是信徒,有宗教的气氛和宗教生活。他们的宗教生活要礼佛,礼佛的态度就是五体投地。在西藏我领悟到了这一点。


陈家泠根据古代贯休石刻本所绘十六罗汉图

我觉得罗汉特别是五代贯休和尚的十六罗汉对我画人物很有启发。
画罗汉我参悟到,罗汉和佛、菩萨原来都是人,是人中的精英。画罗汉,要向罗汉学习。普度众生,感化凡尘,去恶扬善,这是罗汉在尘世的任务。我们画画的人要去丑崇美。画家努力做到这一点,就是画家中的罗汉。画罗汉就是修道、证道、悟道、传道的过程。看起来是宗教,实际上是要宣扬真善美。
观众向陈家泠先生提问
为陈家泠先生颁发荣誉证书


分享到: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