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佛善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玉佛资讯 > 玉佛善行 > 正文
觉群爱心图书室云南考察纪行第一日
发布日期:2016-05-10   来源: 上海玉佛禅寺


“觉群爱心图书室”项目,自成立以来,已经走过了云南贵州两省的超过百所学校,为那里的孩子们带去了温暖与希望。
为了让云南西双版纳和镇雄的孩子们能有一个温暖的学习环境和丰富的精神食粮,上海觉群文教基金会和上海觉群慈爱功德会,共同组成本次“觉群爱心图书室”调研组,兵分两路,为那里准备筹建的爱心读书室做系统的调研和准备。

云南调研纪行
觉群爱心图书室
第一日

    
 西双版纳  勐海县

2016年5月9日勐海县的早晨,经过一夜的休整,仁镇法师带着两名志愿者在当地教育局主管级分管领导的陪同下开始了这次的云南考察之行。由于学校所处地理位置偏僻,路程较远,一天时间只来得及考察三所小学:糯有小学、曼方村委会小学和蚌龙小学,了解学校情况,特别是学校图书室的情况。

糯有小学

经过了近两小时的山路,我们终于到达了距离勐海县中心100多公里的目的地。如果不是有教育局的人陪同,很难发现在村委会办公的大院里竟然还隐藏着一所小学。
学校目前只有12名二年级学生,1名老师,1间教室,与村委会共用一个公共场地做为体育课的场所。唯一的陶老师既要负责全部课程的教学,还要负责这些孩子的饮食,同事还要管理10名寄宿学生。教室既要上课同时还兼顾宿舍的功能。
这些孩子中最大的孩子九岁,最小的七岁。周五下午,会由家长接回家,周一早上送来上课,最远的孩子家里离学校大概5公里。听教育局一位之前在这里做过三年老师的姐姐说:“现在通路了,可以跑车了,家长可以骑车来接,之前许多孩子都是结伴走山里的小路回家。”
班级里学习最好的小姑娘娜迫害羞地说:“我家离这里很远,在这上面的寨子柱。周五爸爸来接我。”当我问她你喜不喜欢学校的时候,她和与她一起帮助老师洗菜的两个小姑娘异口同声的说:“喜欢”。
上课时,孩子们认真的做题,积极回答老师的提问。当我在课下和他们聊到音乐课的话题时,害羞的孩子们却将我围起来,给我表演他们学过的歌曲。下课了,他们便跑到活动场地上跳绳、翻跟头,好不热闹。

学校老师说这里的能有个图书角就好了,现在最缺的就是基础的语文和数学的工具书,还有一些能培养孩子们阅读兴趣的图文书、故事书。因为校舍条件有限,也不能支撑一个图书室,但是如果有一个书架,有几十本相关的书籍,孩子们的学习一定会进步的。

曼方村委会小学



我们的第二站是曼方村委会小学。这所学校参加了2007年农村中小学现代化远程教育工程。学校现有3栋教学楼(一栋平房、两栋楼房),12间教室。现有学生680名,包括6个年纪,13个班和两个学前班,覆盖了附近47个自然村,共有老师35位。

目前学校还没有图书室,只在教师办公室设有一个图书角,一共有8个书柜,2966本书。不过写作类、故事类、识字类、工具类的书籍还是远远不足,不能保证每个来借阅的孩子都能够借到书。



蚌龙小学
我们的第三站是蚌龙小学,学校在距离勐海县中心28公里的山区里,车程约40分钟。这里目前只有两个班,共41名学生。其中22名四年级,19名五年级。6个是寄宿生。全校只有两名教师分担所有科目的教学活动,同时负责学校食堂和寄宿孩子的管理。

对于寄宿的孩子来说,这两名老师就像爸爸一样,所以能看到他们非常喜欢和老师接触,会跟老师撒娇。这些孩子会自己打扫卫生,会帮助老师洗菜、洗碗。也会把校园随处可见的石子当作玩具,玩的不亦乐乎。

寄宿的孩子里还有一位是特殊儿童,他没办法像普通孩子那样让别人理解他的话语,不过也像别的孩子一样很听老师的话。说到图书室的时候还拍着书柜的门表达着喜欢的情绪。
学校的书柜在器材室的一角,一共四个和其他的教学器材放在一个房间,里面有目前该校的所有可以借阅的书籍。孩子说他们最喜欢看的是里面的童话书、故事书、作文书,特别是有插图的版本。
两位老师对我们说,希望能有更多的与教学配套的工具书,比如地图册。这样在上课的时候就能让孩子们直观的理解课文的内容,而不是去想象那些他们并不曾了解甚至见过的东西。老师们希望能让每一个在这个学校至少能在想要借同一本书的时候能人手一本。

经过一天的调研,这三所学校在教学配套的工具书上都很短缺,特别是基础的识字类的。因为这里的学生几乎都是少数民族的孩子,他们的家长在家并不和他们说普通话,对普通话的学习对他们来说比汉族学生需要更加的用心。而作为学习基础的语言,更是影响着他们的理解力和学习能力。



镇雄  赤水源县  五德县

前一日的疲惫刚刚消散,揉着朦胧的睡眼,沿着蜿蜒曲折的山路,觉群文教基金会的郑君逸带领两位志愿者开始了镇雄的行程。今天我们将走访镇雄赤水源县和五德县的七所小学。

洗白小学
我们的第一站是赤水源镇的洗白小学,这所距离县城最近的镇中心小学在各界的帮助下,已经挥别了昔日破败的外貌,校舍环境有了极大的改观,孩子们再也不用在漏水严重,安全堪忧的学校读书了。
然而,摆在全校师生面前,更难以马上得到改善的问题,就是严重匮乏的农村教师资源。作为一个中心学校,偌大的学校还没有专职的英语,音乐,美术教师。全校三百多名留守儿童,让本就分身乏术的老师们还需要负担起部分家长的职责。
对于我们的到来,孩子们都特别高兴。其中的一个孩子说:我知道上海,上海在我们的上面。我们的志愿者问为什么是上面?原来,他们是从地图上认识外面的世界。
孩子们,你们知道吗?外面的世界很大、很精彩,真希望你们有机会走出去,见识这广阔丰富的世界。希望我们的爱心图书室成为孩子领略世界、开拓眼界的一扇窗。

螳螂小学


我们的第二站是,螳螂小学。这个学校有480多个学生,然而却只有6个班级。我们去的三年级,90多个孩子挤挤挨挨地在同一间教室中。教室很小,课桌、黑板这些教具都有不同程度的损坏和缺失。然而他们的课堂,除了读书声,老师上课的声音,学生回答的声音,再也没有其他多余的声音。
学生的午间休息时间。操场上热闹极了,有跳皮筋的、有玩弹弹珠的、有跳格子的……每个人都小脸通红,快乐无比。对于这里的孩子,在健康的天性中成长,再多读些好书滋养心灵,真是再好不过了。

元树子小学


云南的天气,说变就变,我们越过泥泞的山路,艰难的来到了今天上午的第三站——赤水源镇元树子小学。难以想象这栋在阴雨中显得越发破落的小楼里需要承载200个孩子6年的小学生活。
学校的一小间仓库里堆放着大量社会各界捐赠的旧书。可惜的是,这些捐赠的图书虽然数量不少,但是要在其中找出适合小学生阅读的书籍却实非易事。校长向我们表示,图书管理对他们来说是从未接触过的事情,希望在通过帮助他们建立图书室的过程中,不仅培训了老师管理图书的能力,也能引导学生爱上阅读,这可是更宝贵的财富。

课间间隙,我问孩子们: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一位男孩子站起来说:“我想成为你们这样的人。”我一愣,问他为什么,他说:“你们是有爱心的人,我以后也要做有爱心的人,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孩子的话让我顿时有一股暖意直涌心间,原来我们的善举给孩子们带来的不仅是外在的帮助,更多的是在孩子心中播下了爱与感恩的种子。

新寨小学


经过上半天的周转,我们来到新寨小学时,恰巧是小朋友们的午餐时间。看到他们领到免费午餐时脸上那种满足的表情,我们心中的欣慰和心酸交错陈杂。
和小朋友聊天时他们介绍了学校的风云人物唐同学给我们,作为留守儿童的唐同学虽然可支配的零花钱比别的同学多些,但是为了能获取更多的知识,他从每日的伙食费里省出一本本图书。作为拥有最多课外书孩子自然成了同学间的明星人物,人人都希望能从他那里借到自己想看的书。好高兴能看到那么多热爱学习的孩子们,也好难过这些孩子只能透过节省伙食费来换取自己课外阅读的机会。

此情此景,让我想起教育家陶行知那句“生活即教育”,就是在这样的生活中,孩子们有了自强自立的精神。

比旧村仓房小学
下午的第二站,是比旧村仓房小学。路上,沿路连绵的山脉和壮阔的梯田让我们对云南的群山心生赞叹。或许是之前已经考察了一连串艰苦的村小,再度见到如此简陋的校舍时似乎也没感到太大的意外。

然而当我们得知因为村落分布疏散,这所学校大部分学生每天都需要单程一个小时的路程,步行翻越过刚才我们路过的群山才能上学时,左胸口的位置还是微微地触痛了一下。
在我们看来,这里的学习条件如此的艰苦,孩子们却觉得是他们的天堂。当我们问道,喜欢读书么?孩子们异口同声的回答:喜欢!我们又问,喜欢什么样的书?有的回答喜欢看童话,有的喜欢看历史故事,有的喜欢看科幻。
孩子们,等着我们的爱心图书室,一定会让你们爱上读书,爱上书里的世界。

阳坪村中心小学


这所位于煤厂边的学校,整个操场都暴露在运煤车来往频繁的路边。体育课唯一的项目是跑步,原因是因为仅有的两根跳绳在上学期被弄丢了。而因为英语老师空缺已久,全校自学英语也有一两年了。
当孩子们听说我们的到来是为了帮助他们建设一间图书室,高兴得雀跃不已,瞬间放下了对陌生人的防备,很兴奋地和我们分享他们的日常生活,比如告诉我们给猪吃的草和给牛吃得草有什么区别之类的。看着他们纯粹友善的笑容,让我们对我们此行的工作更添了一份使命感。

镇雄职业高级学校


镇雄职业高级学校,是我们今天的最后一站,这所学校也是我们今天考察的唯一一所职业高中。为了帮助当地劳动力就业,这所职业高中采取的是免费的寄宿制教学。在财政支持捉襟见肘的资助下,这所学校的一个宿舍住着二十几个学生,睡觉的床就是他们上课的课桌椅。


十几岁的年纪,正是最渴望知识,最渴望阅读的年纪,然而这里严重匮乏的教育资源,让孩子们只能把大把的课余时间用在几本残破不堪旧书的反复阅读中度过。即便是这样,大家对于图书的爱护,对于知识的渴求,丝毫不受外界条件的影响,他们多希望有更多的有营养的书籍能丰富他们的青春。






分享到: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