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法规

当前位置: 首页 > 玉佛资讯 > 政策法规 > 正文
缅怀宗师风范 弘扬朴老精神———纪念赵朴初诞辰110周年
发布日期:2017-11-06   来源: 人民政协报

2017年11月5日,是全国政协原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原会长赵朴初先生(以下简称朴老)110周年诞辰。朴老93年孜孜以求、奋斗不止的一生,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世界和平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朴老生长于安徽省太湖县,这里厚重的文化、家庭的熏陶和民众的教育等因素,为他光辉的一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虽少小离家,驱驰四方,但他一直心怀家乡,桑梓情深,努力报乡邦之恩,支持家乡经济和各项社会事业发展,在家乡人民心中树起了一座不朽的丰碑。家乡子弟尤其怀念他,将他作为学习的楷模,加快县域经济发展的步伐,并努力把太湖县建成纪念、研究朴老的基地,大力弘扬朴老精神,助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朴老离开我们已经17年了,我们再次重新学习朴老的一生,更加深刻地体会在不同历史时期,朴老在以佛教为主的社会工作中,其思想的丰满和深邃,其功绩的伟大与精彩,其才华的高超和雅致,其人格的非凡与动人,在今天,时代虽然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但他的许多思想、功绩并不受时代所限制,而是与时俱进,在有关领域发挥着重要的指导作用。

朴老开创和发展了前所未有的新中国佛教1926年,不满20岁的朴老在表舅关絅之的带领下,就开始进入旧中国佛教界工作,亲眼目睹和亲身感受到旧中国佛教的没落、腐朽,以及由此形成的软弱、被误解。改革旧中国佛教成为当时高僧大德的共同愿望,太虚大师顺时提出“人生佛教”思想。但在多灾多难、战火不休的旧中国,这种“人生佛教”的思想,也只能是一种理论。朴老深受上海先进文化思想的影响,其思想也表现出强烈的革新意识,使他能够始终站在时代的前列,站在人民大众的一边,把自己的命运同国家和民族的命运相连。太虚大师将圆寂前,选择了思想成熟、精力充沛的赵朴初,希望他能继承自己的遗志。新中国成立后,党和人民也选择了赵朴初,希望他为新中国佛教作出贡献。

朴老不负党和人民以及佛教前辈的重托,在新中国成立后,即团结全国高僧大德,发起成立中国佛教协会,对旧中国佛教“涤瑕荡垢,重见光明”(《中国佛教协会发起书》),开创了全新的新中国佛教。新中国佛教最突出的表现就是它的“人间性”,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与新中国的发展和人民的生活相适应。1980年,赵朴初发扬太虚大师“人生佛教”思想,结合中国佛教近30年的实践,总结其得失,提出“人间佛教”思想,充分发挥了佛教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中所特有的积极作用,也促进了佛教自身的迅速恢复与发展。

实践证明,“人间佛教”在当代中国是最符合佛教契理契机精神的思想,它在今天及今后一段时间,都将成为中国佛教的指导思想。朴老把佛教的教义圆融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之中;圆融于维护民族和国家的尊严,捍卫国家领土和主权的完整,促进祖国和平统一的伟大事业之中;圆融于促进中国佛教界与世界各国佛教界友好交往的伟大事业之中,这些都是新中国佛教建设的法宝。朴老对中国佛教自身“五个建设”、佛教的学术研究和国际交流等思想和实践,取得丰硕的成果,其做法可为当今佛教发展引为借鉴,为解决佛教与现代社会的关系提供参考。早在上世纪80年代,朴老提出“佛教是文化”的口号,与当前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时代潮流高度一致,足见朴老的高瞻远瞩。由朴老等前辈开创的新中国佛教,在佛教理论和实践上,与两千年来任何时代、任何宗派都是有所区别的,是佛教在中国发展的一个全新阶段,它不仅促进了中国佛教的发展,也影响了世界佛教。

朴老在佛学上还极具造诣,《佛教常识问答》等著述深受佛教界推崇,多次再版,流传广泛,其大量的韵文作品中也表露出丰富的佛学思想,朴老探索和丰富了新中国宗教理论与实践朴老敏锐而广泛的视野决不限于佛教,而是包含整个中国的宗教,他提出了中国五大宗教互相包容、和谐共存的主张。朴老一生坚决拥护中共中央制定的关于宗教工作的一系列方针政策和重要指示,积极协助党和政府全面正确地贯彻执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加强对宗教事务的管理,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朴老以高度负责的精神,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宗教理论和工作,坦诚提出许多宝贵意见和建议。

上世纪80年代,朴老写的《对宗教方面的一些理论和实践问题的认识与体会》(《理论动态》1981年第1期),分析了宗教工作的重要性,提出一些正确的宗教政策主张和建议,特别对当时流行广泛、影响巨大的“宗教鸦片论”进行全面分析,开宗教理论方面拨乱反正的先河,引起广泛关注。朴老充分论述了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协调的问题,指出:党和国家从政策上、法律上充分尊重和保护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宗教徒则要爱国爱教,遵纪守法,拥护党的领导,报国家恩,报众生恩,积极为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作贡献。朴老对宗教“五性”(群众性、民族性、国际性、复杂性、长期性),关于如何运用马列主义和科学的观点来定义和认识宗教、看待无神论等,如何贯彻落实宗教政策等的见解在今天仍然具有现实意义。因此,朴老受到全国各宗教信教群众的尊重和爱戴。

朴老在统战、外交、教育、慈善等领域都有不凡的建树朴老作为伟大的社会活动家,涉猎社会多个领域。他始终热爱中国共产党,一以贯之地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他长期担任全国政协和民进中央的领导职务,积极建言献策,发挥参政议政和民主监督的作用,为发扬同中国共产党团结合作的优良传统,为巩固与发展爱国统一战线,为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付出了心血和汗水,作出了重要贡献。他在新中国成立后积极主动开展国际佛教交流,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成为中国佛教国际交流的“黄金时期”,为促进国家之间民间友好、为世界和平事业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作出了巨大的成就。他在上海曾长期从事对流浪孤儿的教育,也是一位从事特教的教育家。他对新中国教育一直表现出极大的关注,为教育事业发展倾注了极大的关怀,提出了许多宝贵的意见。他是一位以慈善为怀的慈善家,长期从事社会救济救灾工作,做了许多慈善事业,直到晚年体弱多病时,还为遭受地震和洪水灾害的地区筹集救灾资金。他率先垂范,为自然灾害和希望工程捐出个人大笔资金。此外,他在医疗、科技等其他许多领域也倾注了极大的关怀与奉献。

我们在从事纪念、研究朴老的工作中充分感受到,对朴老愈多一份了解,也便愈多一份对他的敬仰,愈多一份被他的功绩和精神所感染、教诲。因此,我们希望全社会都来重视、支持朴老的研究工作,让更多的人来了解朴老,了解朴老与中国佛教和中国文化,从而对人生和事业有所教益和收获。我们将努力把太湖县打造成为纪念、研究朴老及相关文化的重要基地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成为世人深深向往的展示佛教文化和朴老文化的名地圣境。 (作者赵福南系安徽省太湖县政协主席)

分享到: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