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佛春秋

当前位置: 首页 > 玉佛春秋 > 历史沿革 > 玉佛春秋 > 正文
玉佛禅寺的百年历史(5)
发布日期:2017-08-04   来源: 上海玉佛禅寺

玉佛禅寺百余年间诸多佛门高僧在此驻锡讲经说法,济世利生留下一段段佳话谛闲法师为天台泰斗生于清咸丰年间怀着弘法利生的大愿一生奔走弘法讲肆遍于南北僧腊五十五载说法四十八年民国二十年(1931年),玉佛禅寺落成不久,谛闲法师应时任上海玉佛禅寺方丈的可成法师礼请,前来讲法。

  谛闲法师


  ▲刚落成的玉佛禅寺
  

民国二十年,那是一个高速发展的时代。司法逐渐独立,不再受外邦控制教育开始兴盛,入学儿童比率上升平权受到关注,女子得以就业一个动荡混乱的时代距一战结束已13年军阀割据也已平定但随之而来的却是鲁迅先生笔下的“白色恐怖”,光是1930-1931年便有国民党的三次围剿在这个高速发展又动荡的年代里,人们内心迷茫而动荡,渴望清净光明,却又充满无明烦恼。

这时候谛闲法师来讲破魔定念的《楞严经》无疑是应机说法,据记载,来玉佛禅寺听其说法的足有万余人,其盛况前所未有。

       这一讲,由华枝春满讲到良夜流萤,足足讲了4个月,在这期间从未请人代讲,74岁高龄的谛闲法师每日登坐讲法2-3小时,从无倦态。

  

圆瑛法师

  中国佛教协会第一任会长一生爱国爱教的圆瑛法师与上海玉佛禅寺也颇有渊源圆瑛法师青年出家,广猎大小乘诸经论,对《楞严经》造诣尤深,被誉为“楞严独步”。
  他一生爱国爱教,曾被捕入狱,舍生忘死主张“国家存亡,匹夫有责;佛教兴衰,教徒有责。”
  1952年,上海佛教界在玉佛禅寺内启建“祝愿世界和平法会”,恭请近代禅门巨匠虚云大师主法,在上海的圆瑛法师也应邀莅会讲经。
  自1934年在上海创办圆明讲堂后,圆瑛法师就常住上海讲经说法,著书立说。
  法会历时四十九天,时间之长,参加人数之多,影响之深远,是玉佛禅寺历史上前所未有的。
 
  ▲祝愿世界和平法会
  
  圆瑛法师还是玉佛禅寺第十任住持真禅法师弘法利生的引路人。
  1942年,真禅法师应震华法师之召,来到上海玉佛禅寺协助办理上海佛学院。翌年春,被聘为堂主代副寺。
  
  ▲真禅法师
  
  在这一时期,真禅法师求知欲旺盛,到处参学。他听说上海圆明讲堂的圆瑛法师,德高望重,精通三藏,特别是研究《楞严经》多年,有“楞严座主”之美称,心向往之。
  不久,圆瑛法师在圆明讲堂开讲《楞严经》,真禅法师前去听讲。圆瑛法师讲经深入浅出,广设譬喻,遇有难解之处,常常不厌其烦,反复讲说,直到大多数学僧理解为止。真禅法师从中受益良多。
  
  ▲如今的圆明讲堂
  
  1950年,真禅法师住进圆明讲堂,亲近圆瑛法师。圆瑛法师对他照顾周到,特辟一室让他居住。这时圆瑛法师所撰的《楞严经讲义》即将脱稿,常对真禅法师及众学僧讲解《楞严经》大意。
  对圆瑛法师的亲近,让真禅法师对《楞严经》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和理解。真禅法师在圆明讲堂系统地学习了《楞严经》、《佛说阿弥陀经》等经典,学业上大有上进。
  让真禅法师收获更大的,是圆瑛法师孜孜不倦,顽强刻苦的钻研精神。这些都为真禅法师后来的弘法利生活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分享到: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