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佛春秋

当前位置: 首页 > 玉佛春秋 > 历史沿革 > 玉佛春秋 > 正文
玉佛禅寺的百年历史(6)
发布日期:2017-08-14   来源: 上海玉佛禅寺

行在禅宗,教演《华严》;兴办学院,培育僧才;一生说法五十余年,讲经二十四种,开设讲经法会,共计七十余次;堪称跏趺遍地坐,行脚走天涯。他曾多次讲法于玉佛禅寺,更与真禅法师结下一段师徒之缘。他便是被称为华严座主、拈花老人的应慈法师。


应慈法师参破“念佛是谁”的话头,得法于禅宗大德冶开,传临济宗第四十二世,后谨从法兄月霞法师教诲,“善弘《华严》,莫作方丈。”

而说起应慈法师与玉佛禅寺的因缘,就不得不提他与玉佛禅寺上一任方丈,真禅法师的师徒之缘。

师徒之缘

1933年,18岁的真禅法师听闻应师在扬州福缘寺讲经,便慕名前往。1939年,应师抵达上海筹办学院,他又前往亲近。



△镇江竹林寺

1949年,应师在南京创设学院,时任竹林寺住持兼竹林佛学院院长的真禅法师辞去职务,到南京入院受学,他认真学习,对华严深有领悟,以此受应老器重,成为入室弟子,之后应老讲华严时,常命他担任辅讲。

1949年,应慈法师移居沉香阁后,真禅法师更是经常登门请益,几成家常便饭。

在新中国成立前,上海时局动荡不安。几位信徒皆劝其离开,师徒俩心灵相通,以玄奘的爱国爱教精神互相勉励,决定留在大陆。

真禅法师作偈婉谢:

色身空空本自由,三衣一钵何所求?

不忘玄奘求法苦,誓留中华作比丘。

应师说:

我在这儿的弘法事业尚未完成

怎能到海外去贪图享受呢?


△沉香阁,内设应慈法师纪念堂

1951年秋,应师应各界之请,在沉香阁传戒,真禅担任教授阿阇黎。戒期后,应师推荐他到玉佛禅寺任执事,而应师与玉佛禅寺的因缘就此展开。


1952年12月,二战结束后第七年,世界人民和平大会在维也纳举行,旨在加强团结,推动世界和平运动的发展。


△1952年,世界人民和平大会

同月,为祝愿世界和平,玉佛禅寺启建水陆讲经道场法会,延请近代禅宗耆宿虚云老和尚主法。


△祝愿世界和平法会

应慈与圆瑛、持松、苇舫等十大法师也受邀开讲《金刚经》等经典。法会共历时四十九天,是上海佛教史上规模空前的一次盛会。


△应慈法师在玉佛禅寺主持浴佛仪式

1956年佛诞节,应慈、静权、持松三位法师又在玉佛禅寺共讲《华严经》、《药师经》。


△真禅法师随侍在旁

1957年,85岁高龄的应师在玉佛禅寺开讲八十卷《华严经》,这是法师最后一次公开讲法,后息影潜修,从事著述。


△应慈法师在玉佛禅寺开讲华严



△应慈法师在玉佛禅寺主持法会

当时有人劝他应多休息,他答:

“八十老翁,日薄崦嵫,余光垂微

不以说法利生供养尘刹,复何图耶?”



△应慈法师在玉佛禅寺讲经

1965年,应师圆寂,世寿九十三岁,僧腊六十三载,法师的灵龛由真禅法师亲自护送至常熟虞山兴福寺入塔。


△虞山兴福寺


△应慈法师遗嘱

1988年,应慈老法师纪念堂成立,真禅法师感念之余,即成八句:

昔年侍座执巾瓶,听得晋唐三译经。

只履久悲人寂寞,一篇常记语叮咛。

西方原不殊华藏,北斗今犹仰德星。

此日拈花重一会,干枝五叶共芳馨。

注1:六十华严为晋译,八十华严为唐译;

注2:拈花者,一指禅宗流派共分五叶一花;二指应慈法师晚年号拈花老人。



△应慈法师圆寂纪念法会

今日之传承

1988年,真禅法师在上海佛教安养部信众会上开示:“今天的法务活动首先是放生仪式。我在早年跟随应慈法师时,每逢讲经说法的时候,都举行该仪式。”如今,玉佛禅寺也于每月初八举办放生法会。


△玉佛禅寺放生法会

此外,真禅法师还说:“我作为他(应师)的传人,继承他的这一传统,因而也是既弘华严宗,又弘禅宗的。”如今,上海玉佛禅寺每年亦举办华严法会。


△华严法会诵经


△华严法会斋天


分享到: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