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觉醒法师
玉佛修缮 禅寺服务
在线捐赠 梵呗梵乐
玉佛春秋 觉群志工
首页 > 专题 > 觉群文化周 > 2016觉群文化周 > 人生讲坛 > 正文
潘宗光【佛教与科学】


上海玉佛禅寺
第十五届觉群文化周·第四日
觉群人生讲坛第一场
主题:《佛教与科学》
主讲人:潘宗光教授
主持人:学愚教授
作为科学家,他为什么信奉佛教?
对佛教修行有着怎样的思考感悟?
佛教中有着怎样的科学观?
对现实生活有什么样的意义?



一朝聆听,终生回味
随着法师的打板声鸣,
会场气氛宁静安详;
不管人如何迷惘焦虑,
此刻,心与万物同静。


他是成就斐然的科学家,曾在1985年和1991年两度被瑞典皇家科学院邀请提名为诺贝尔化学奖候选人。


他是桃李满天下的教育家,担任香港理工大学校长18年之久。领导香港理工大学在多项领域及科学研究上处於世界前列。


他也是一位精进的佛弟子,以科学家和教育家的视野,融传统《心经》智慧於当代人生和现代管理。

他就是当了三届全国政协委员的香港理工大学荣休校长——潘宗光教授。


2016年7月29日,上海玉佛禅寺邀请香港理工大学原校长潘宗光教授,为本届觉群文化周“人生讲坛”作名为《佛教与科学》的专题讲座,许多信徒、观众慕名前来悉心聆听。潘宗光教授以科学家的深厚学养与宏阔视野,结合多年学修佛法的亲身经历,从佛教的思想智慧、科学的宇宙观、佛教与科学关系三方面,生动而客观地为大家阐述了他对佛教与科学及二者关系的理解与体悟。

佛教的缘起论与
宇宙的“空”

潘宗光教授首先从佛教的缘起观说起。通过苹果种子结出苹果、孟母三迁等例子,启发一切因缘所生的万事万物及一切现象都会随着“缘”的变化而改变,这即是佛教所谓的“无常”;一切“因缘”产生的万事万物也不能单独存在,一定受周边的环境所影响,此即佛教所谓的“无我”。除此之外,更需要理解佛陀教导的“空”。“空”作为宇宙的本体,没有确定的时间与空间,没有过去、现在、未来的分别,没有大小的区别;“空”没有开始,亦没有终结,没有增加亦没有减少,不是有亦不是无。

因此,学佛需要从两方面努力:一方面要从学问上、理论上多了解“空”、“无常”和“无我”;另一方面更要从修行上以“空”的无分别心、包容心及慈悲心善待一切众生,透过修心养性来体证“空”性,从而慢慢开显本身已有的智慧和慈悲。


当科学家遇见佛教

“曾经有很多人问过我,作为科学家,又是大学校长,你为什么信奉佛教?”
“我常常想,如果我信奉基督教或天主教,可能就没有人提出这个疑问。这反映人们对佛教仍然不大理解。甚至有人会认为佛教是不科学的、消极的、甚至迷信的。”
“这类误解现在仍然很普遍。很多影视作品里面的角色,一旦看不开就出家当和尚、做尼姑,让人们以为佛教是避世的、消极的宗教。看见很多婆婆拜观音菩萨求福及借库,就认为佛教是迷信的宗教,其实那些只是附会于佛教的民间习俗,并不代表佛法,甚至应该说和佛法无关的。”
“通过多年来的学佛,我深刻体会到,佛教不是一种单纯的信仰,而是一门深奥渊博的哲学。‘佛’是觉悟了的人,他不是造物主,也不是主宰万物的神,他是众生最优秀的导师。”
在科学方面,潘教授援引相对论、量子力学、弦论及M理论等前沿科学理论,逐一论证早期科学的唯物实在论是错误的。一切物质、空间与时间都不是实有和固定不变的;一切物质与现象都是根据一定的条件凝聚而产生出来的,会根据条件改变而有所变化,当条件分散物质与现象就会转变或消失。然后,潘教授通过大爆炸理论来讨论宇宙的起源问题,指出一切物质、空间与时间是无中生有的。

佛教与科学殊途同归
当年在英国求学时,潘宗光获得了伦敦大学哲学博士及科学博士学位。这样的经历,使得这位科学家如今在研习科学与佛学之间的关系时,有着独特的视角和深度。

“释迦牟尼本是一位王子,看到人世间有很多苦恼不能解脱,他离开王宫,经过长时间修行后觉悟。他彻底明白宇宙的本质及其自然规律。人是宇宙的一份子,应该跟着自然规律来运作。可是人们基于他们的贪嗔痴,经常不跟着自然规律来做,所以产生烦恼。”
“科学对宇宙自然规律理解的表达方式,是用理论、方程式及实验。佛教对自然规律的表达方式,是佛理及做人和做事的实践。自然规律的本质只有一个,科学与佛教虽然角度不同,但是最终目标是一致的。”
潘教授指出,佛教是从宗教及教育两个角度认识宇宙,而科学则是根据理论与实验了解宇宙。所以,佛教与科学是殊途同归的。但是,现代科学对整个宇宙的了解还有很漫长的路去探索。佛学作为一种古代东方智慧体系,一种来自古印度、古中国先人对于世界奥秘的解读,其蕴含的缘起性空、一切唯心造等理念,与最前沿的现代物理学有着相当程度的共鸣。另外,他指出,有些人批评佛教不科学,其实是参不透佛陀的道理,亦不明白科学对宇宙的了解与佛理的关系,而做出的不客观批评。

佛教甚至有许多
超越科学的智慧理论
佛教在2500多年前就提出了三千大千世界。用现在的话语来讲,一个太阳系为一小世界,一千个小世界为一小千世界,一千个小千世界为一中千世界,一千个中千世界为一大千世界,所以称三千大千世界。佛教认为三千大千世界为一佛刹国土。这样的表述,和当下发现的宇宙非常一致,甚至要超出我们的认识。”

“我们也不能否定还有许多另外的三度空间,与我们的世界并存于一个超乎我们想象的四度空间。假如真有一个另外的三度空间里有佛、菩萨的存在,而这个三度空间与我们的生活的三度空间是可以相融相通的。佛、菩萨便可以透过这两个三度空间的会合处穿梭到我们这个世界来了。”


“这样的推论与科学并无冲突,因为我们目前的科学不能否定(或确认)其他三度空间或四度、五度空间的存在。在2500多年前,佛陀的宇宙观已经超越了现在的科学。佛经说:‘佛观一钵水,八万四千虫。’当时没有任何科学仪器,佛陀已经认识到小小一钵水里有无数微生物。可见无论是宏观或微观的层面,佛陀的智慧都是不可思议的。”
关于科学与佛教的关系,潘宗光教授喜欢用朱清时的那句话来总结:“科学家千辛万苦爬到山顶时,佛学大师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

潘宗光教授的演讲,生动活泼,逻辑清晰,反响热烈。会场内座无虚席。现场不时爆发出听众会心的笑声和赞叹的掌声。因提问的听众太多,时间一再延长,听众仍意犹未尽,在讲座结束后围绕着潘教授请教,并希望潘教授以后能再次讲法弘道。
为潘宗光教授颁发荣誉证书


人生讲坛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觉群文化周 > 2016觉群文化周 > 人生讲坛 > 正文
潘宗光【佛教与科学】
发布日期:2016-08-01 18:15:43   来源: 上海玉佛禅寺    


上海玉佛禅寺
第十五届觉群文化周·第四日
觉群人生讲坛第一场
主题:《佛教与科学》
主讲人:潘宗光教授
主持人:学愚教授
作为科学家,他为什么信奉佛教?
对佛教修行有着怎样的思考感悟?
佛教中有着怎样的科学观?
对现实生活有什么样的意义?



一朝聆听,终生回味
随着法师的打板声鸣,
会场气氛宁静安详;
不管人如何迷惘焦虑,
此刻,心与万物同静。


他是成就斐然的科学家,曾在1985年和1991年两度被瑞典皇家科学院邀请提名为诺贝尔化学奖候选人。


他是桃李满天下的教育家,担任香港理工大学校长18年之久。领导香港理工大学在多项领域及科学研究上处於世界前列。


他也是一位精进的佛弟子,以科学家和教育家的视野,融传统《心经》智慧於当代人生和现代管理。

他就是当了三届全国政协委员的香港理工大学荣休校长——潘宗光教授。


2016年7月29日,上海玉佛禅寺邀请香港理工大学原校长潘宗光教授,为本届觉群文化周“人生讲坛”作名为《佛教与科学》的专题讲座,许多信徒、观众慕名前来悉心聆听。潘宗光教授以科学家的深厚学养与宏阔视野,结合多年学修佛法的亲身经历,从佛教的思想智慧、科学的宇宙观、佛教与科学关系三方面,生动而客观地为大家阐述了他对佛教与科学及二者关系的理解与体悟。

佛教的缘起论与
宇宙的“空”

潘宗光教授首先从佛教的缘起观说起。通过苹果种子结出苹果、孟母三迁等例子,启发一切因缘所生的万事万物及一切现象都会随着“缘”的变化而改变,这即是佛教所谓的“无常”;一切“因缘”产生的万事万物也不能单独存在,一定受周边的环境所影响,此即佛教所谓的“无我”。除此之外,更需要理解佛陀教导的“空”。“空”作为宇宙的本体,没有确定的时间与空间,没有过去、现在、未来的分别,没有大小的区别;“空”没有开始,亦没有终结,没有增加亦没有减少,不是有亦不是无。

因此,学佛需要从两方面努力:一方面要从学问上、理论上多了解“空”、“无常”和“无我”;另一方面更要从修行上以“空”的无分别心、包容心及慈悲心善待一切众生,透过修心养性来体证“空”性,从而慢慢开显本身已有的智慧和慈悲。


当科学家遇见佛教

“曾经有很多人问过我,作为科学家,又是大学校长,你为什么信奉佛教?”
“我常常想,如果我信奉基督教或天主教,可能就没有人提出这个疑问。这反映人们对佛教仍然不大理解。甚至有人会认为佛教是不科学的、消极的、甚至迷信的。”
“这类误解现在仍然很普遍。很多影视作品里面的角色,一旦看不开就出家当和尚、做尼姑,让人们以为佛教是避世的、消极的宗教。看见很多婆婆拜观音菩萨求福及借库,就认为佛教是迷信的宗教,其实那些只是附会于佛教的民间习俗,并不代表佛法,甚至应该说和佛法无关的。”
“通过多年来的学佛,我深刻体会到,佛教不是一种单纯的信仰,而是一门深奥渊博的哲学。‘佛’是觉悟了的人,他不是造物主,也不是主宰万物的神,他是众生最优秀的导师。”
在科学方面,潘教授援引相对论、量子力学、弦论及M理论等前沿科学理论,逐一论证早期科学的唯物实在论是错误的。一切物质、空间与时间都不是实有和固定不变的;一切物质与现象都是根据一定的条件凝聚而产生出来的,会根据条件改变而有所变化,当条件分散物质与现象就会转变或消失。然后,潘教授通过大爆炸理论来讨论宇宙的起源问题,指出一切物质、空间与时间是无中生有的。

佛教与科学殊途同归
当年在英国求学时,潘宗光获得了伦敦大学哲学博士及科学博士学位。这样的经历,使得这位科学家如今在研习科学与佛学之间的关系时,有着独特的视角和深度。

“释迦牟尼本是一位王子,看到人世间有很多苦恼不能解脱,他离开王宫,经过长时间修行后觉悟。他彻底明白宇宙的本质及其自然规律。人是宇宙的一份子,应该跟着自然规律来运作。可是人们基于他们的贪嗔痴,经常不跟着自然规律来做,所以产生烦恼。”
“科学对宇宙自然规律理解的表达方式,是用理论、方程式及实验。佛教对自然规律的表达方式,是佛理及做人和做事的实践。自然规律的本质只有一个,科学与佛教虽然角度不同,但是最终目标是一致的。”
潘教授指出,佛教是从宗教及教育两个角度认识宇宙,而科学则是根据理论与实验了解宇宙。所以,佛教与科学是殊途同归的。但是,现代科学对整个宇宙的了解还有很漫长的路去探索。佛学作为一种古代东方智慧体系,一种来自古印度、古中国先人对于世界奥秘的解读,其蕴含的缘起性空、一切唯心造等理念,与最前沿的现代物理学有着相当程度的共鸣。另外,他指出,有些人批评佛教不科学,其实是参不透佛陀的道理,亦不明白科学对宇宙的了解与佛理的关系,而做出的不客观批评。

佛教甚至有许多
超越科学的智慧理论
佛教在2500多年前就提出了三千大千世界。用现在的话语来讲,一个太阳系为一小世界,一千个小世界为一小千世界,一千个小千世界为一中千世界,一千个中千世界为一大千世界,所以称三千大千世界。佛教认为三千大千世界为一佛刹国土。这样的表述,和当下发现的宇宙非常一致,甚至要超出我们的认识。”

“我们也不能否定还有许多另外的三度空间,与我们的世界并存于一个超乎我们想象的四度空间。假如真有一个另外的三度空间里有佛、菩萨的存在,而这个三度空间与我们的生活的三度空间是可以相融相通的。佛、菩萨便可以透过这两个三度空间的会合处穿梭到我们这个世界来了。”


“这样的推论与科学并无冲突,因为我们目前的科学不能否定(或确认)其他三度空间或四度、五度空间的存在。在2500多年前,佛陀的宇宙观已经超越了现在的科学。佛经说:‘佛观一钵水,八万四千虫。’当时没有任何科学仪器,佛陀已经认识到小小一钵水里有无数微生物。可见无论是宏观或微观的层面,佛陀的智慧都是不可思议的。”
关于科学与佛教的关系,潘宗光教授喜欢用朱清时的那句话来总结:“科学家千辛万苦爬到山顶时,佛学大师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

潘宗光教授的演讲,生动活泼,逻辑清晰,反响热烈。会场内座无虚席。现场不时爆发出听众会心的笑声和赞叹的掌声。因提问的听众太多,时间一再延长,听众仍意犹未尽,在讲座结束后围绕着潘教授请教,并希望潘教授以后能再次讲法弘道。
为潘宗光教授颁发荣誉证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