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觉醒法师
玉佛修缮 禅寺服务
在线捐赠 梵呗梵乐
玉佛春秋 觉群志工
首页 > 专题 > 玉佛春秋专题 > 赵朴初专题 > 彪炳风范 > 正文
高天厚土 彪炳风范

纪念赵朴初大德百年诞辰

 觉醒

七年前的二〇〇〇年五月二十一日,我们崇敬的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大德在北京溘然归西。虽然时光的流逝,已经整整七年半了,但是,赵朴老的音容笑貌,并未随时间的流逝而淡化,我们佛教界的同仁,特别是朴老身前学习、工作和关怀过的上海佛教界四众弟子,始终怀念着这位睿智的佛教前辈,追忆着这位佛教杰出领袖。

赵朴老是当代中国最富有影响的佛教领袖,因此,他得到了包括许多高僧大德在内的佛教四众弟子和海外佛教徒的广泛崇敬。同时,作为当代中国最为成功的社会活动家之一,赵朴老不仅在社会各界广交朋友,而且无论是在解放前还是建国后,都与以中国共产党为核心和代表的一切进步政治派别和进步人士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哪怕是在“文革”这一特殊的历史时期,他与毛泽东、周恩来等党和国家最高领导层也保持着特殊的私人感情和交往。不可否认的是,这是赵朴老身上所具备的非凡的、磁力般的人格魅力的感召。毛泽东主席曾赞誉赵朴老:“这个和尚动辩证法”,周恩来曾赞誉赵朴老为“国宝”,即是证明。诚然,我之所以要强调朴老的上述特征,旨在表明,佛教界新一代领袖人物,不仅应该具备如赵朴老那样的文化修养和人格魅力,也必须如他那样,以历史上的高僧道安、智者大师为楷模,为佛教事业的振兴和发展,争取最好的外缘,即社会各界、特别是政府对佛教事业的支持和扶植。作为宗教领袖的赵朴老,不仅拥有非凡的道德修养和宗教造诣,而且具有卓越的政治智慧。他致力于团结佛教内部不同派系的信徒携手推进佛教事业,他倾心于团结各兄弟宗教的同仁和睦共处,他投身于团结各不同党派爱国人士,兢兢业业与中国共产党的三代领导集体同舟共济 ,他以其一生的辉煌,成为中国宗教领袖的楷模和政治智慧的典范。我们纪念赵朴老的意义在于,上海佛教界的同仁,应当继承和发扬朴老的爱国情怀,兢业精神,学习和效法朴老的博大胸怀、学识涵养。

我们都知道,赵朴老是上海市佛教协会首任会长。培育他深厚中国文化底蕴的是他老人家的家乡徽州文风,造就他一代领袖风采和政治家气质,则是繁华而又开放的上海都市土壤。他由上海踏上事业之路,在上海接受佛学熏陶,又长期在上海从事社会活动,参与创立中国民主促进会,以及创立上海市佛教协会。最终,他老人家的骨灰也撒在了东海之滨的都市上海的吴淞口海面上,其英魂与上海这一东方都市共存相伴。朴老与我们上海佛教界可谓是因缘殊胜。

早年他曾长期在上海佛教界工作,对上海佛教颇多建树。进京后仍十分关心上海佛教事业,对上海佛教界给予多方面的关怀与支持。上海佛教界所取得的各项成就中,都凝聚着他老人家的心血。多少年来,他不仅对上海的佛教事业作种种重要的指导,而且还常常把一些重要的佛教会议和活动安排到上海来举行。如一九九二年一月,朴老亲自主持在上海龙华迎宾馆召开了“全国汉语系佛教教育工作座谈会”,通过了许多办好佛学院校的决议,并在会上作了重要讲话,大声疾呼:“第一是人才,第二是人才,第三还是人才。”为此,我们上海佛教界始终把加强人才建设,提高四众弟子佛教文化素质,作为加强自身建设,促进佛教发展的主要任务来抓。一九九三年五月,朴老又特地在上海友谊会堂为日本天台宗座主、全日本佛教会会长、百岁老人惠谛长老,日本立正佼成会开祖、八十八岁的庭野日敬先生和日本宗教团体联合会长、八十岁的田康泽三郎先生举行盛大的祝寿会,向三位寿星赠送寿礼,增进了中日两国佛教界的友谊。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一九九一年夏季,全国发生严重水灾,上海佛教界全力以赴地积极投入赈灾捐款活动,全市四众弟子先后向灾区人民捐赠人民币一百余万元,棉被一千条。朴老得知后,两次协信给时任上海市佛教协会会长真禅法师,对上海佛教界的捐款赈灾热情,给予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他老人家在心中说:“前日接奉大函,得知法师身体力行,率上海佛教界为全国范围内的特大洪涝灾害尽心尽力,捐款总数居全国各省市佛教协会之冠,以实际行动向社会各界表明,佛教徒对两个文明建设是有不可磨灭的功绩的。这不仅使灾区群众得解燃眉之急,更体现出佛教救世济民利乐有情之旨,座下功德无量,无任欢喜赞叹!”“上海佛教界就在热情甚高,既是财施,亦是无畏施,护国护民,无任欢喜赞叹。今年灾情特重,受灾者特重,衣食住医药,均需支援,尚希望诸善知识继续发心救助耳。”朴老的两次来信,鼓舞了上海佛教四众弟子的捐款赈灾热情。

不仅如此,朴老对上海佛教界的其他弘法活动和管理寺庙工作等,也都是慰勉有加,给予多方面的鼓励。

朴老生前,对我们玉佛寺也是多方爱护,百般支持。寺内玉佛楼上的“藏经楼”匾额,是朴老亲手所书;般若丈室门前抱柱上的楹联也是朴老的手迹。他老人家每次来上海视察佛教工作,玉佛寺是他必到之处,常至玉佛楼礼佛,与真禅法师晤谈,对上海佛教工作做指示,并于真禅法师合影留念。他对玉佛寺的每一项进步,都给予勉励。一九八二年,玉佛寺举行建寺一百周年纪念法会,他老人家特地题写了“颂词”表示祝贺。其中称“解放以还,修葺日新,普摄善信,广接嘉宾,时节因缘,不可思议,饶益有情,威光无极,举拂有教,瞻庭有禅,愿众精进,珍兹百年。”对玉佛寺的弘法活动既肯定又慰勉。一九九二年十一月,他老人家亲自举荐玉佛寺主持真禅法师到河南开封大相国寺兼任方丈,使湮没多年的大相国寺重新修复开放。一九九三年十月,真禅法师当选为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后,他老人家勉励他不仅要把上海地区和玉佛寺的佛教事业搞好,还要把全中国佛教事业搞好。一九九四年五月,朴老又亲自选定真禅大和尚代表中国佛教协会前往泰国首都曼谷,参加曼谷市民举行的盛大“月圆日”庆典活动,为中泰两国佛教界的亲密友谊添砖加瓦。

朴老不仅对玉佛寺关心备至,对真禅法师慰勉有加,而且对我们上海佛教界的年青一代,也是百般爱护,寄予厚望。我曾有幸多次聆听朴老的谆谆教导。他常常教导我说,上海佛教界应该成为全国佛教界的表率,而你们青年一代法师更应该成为全国的表率。他说:中国佛教未来的希望,都寄托在你们青年一代法师身上,希望你们好自为之。近年来,他在讲话中还多次提醒我们,当前中国佛教界必须加强导风建设和学风建设。这是因为,道风和学风的好坏,关系到佛教的兴衰存亡,因此必须搞好。我至今还时常清楚地回忆起,在我就任玉佛寺方丈之前,朴老通过中国佛教协会,对我殷切教诲,希望我任方丈后,带领广大僧众认真贯彻中国佛教协会第六届佛代表会的精神,抓好玉佛寺的道风建设、信仰建设、教制建设、人才建设和组织建设,搞好寺内外的团结,把玉佛寺办成模范丛林。这些教导,我一直铭记在心,并付之于实际行动。

总之,朴老的谆谆教诲,是如我这样的青年一代法师健康成长的巨大动力;是我在市佛教协会会长及寺院重要僧职岗位上,尽责尽心做好各项工作的指针;也是对上海佛教事业蓬勃、健康地走与社会主义相适应道路的鞭策。现在,他老人家虽然离开我们已有七年,但是,作为德高望重、博学多才的良师,朴老始终在我们的身边,在鼓励、鞭策、指导着我们。在此纪念赵朴老百年诞辰之际,我们更应该以党的十七大的会议精神为指导,继续高举由朴老所首创的爱国爱教,“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伟大旗帜,坚持走佛教与社会主义相适应的道路,在科学发展观的引导下,为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为构建和谐社会,一定将上海的佛教事业开展得更加生气勃勃,使佛教在服务和服从于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谢谢诸位!

彪炳风范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玉佛春秋专题 > 赵朴初专题 > 彪炳风范 > 正文
高天厚土 彪炳风范
发布日期:2016-05-25 14:02:49   来源: 上海玉佛禅寺    

纪念赵朴初大德百年诞辰

 觉醒

七年前的二〇〇〇年五月二十一日,我们崇敬的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大德在北京溘然归西。虽然时光的流逝,已经整整七年半了,但是,赵朴老的音容笑貌,并未随时间的流逝而淡化,我们佛教界的同仁,特别是朴老身前学习、工作和关怀过的上海佛教界四众弟子,始终怀念着这位睿智的佛教前辈,追忆着这位佛教杰出领袖。

赵朴老是当代中国最富有影响的佛教领袖,因此,他得到了包括许多高僧大德在内的佛教四众弟子和海外佛教徒的广泛崇敬。同时,作为当代中国最为成功的社会活动家之一,赵朴老不仅在社会各界广交朋友,而且无论是在解放前还是建国后,都与以中国共产党为核心和代表的一切进步政治派别和进步人士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哪怕是在“文革”这一特殊的历史时期,他与毛泽东、周恩来等党和国家最高领导层也保持着特殊的私人感情和交往。不可否认的是,这是赵朴老身上所具备的非凡的、磁力般的人格魅力的感召。毛泽东主席曾赞誉赵朴老:“这个和尚动辩证法”,周恩来曾赞誉赵朴老为“国宝”,即是证明。诚然,我之所以要强调朴老的上述特征,旨在表明,佛教界新一代领袖人物,不仅应该具备如赵朴老那样的文化修养和人格魅力,也必须如他那样,以历史上的高僧道安、智者大师为楷模,为佛教事业的振兴和发展,争取最好的外缘,即社会各界、特别是政府对佛教事业的支持和扶植。作为宗教领袖的赵朴老,不仅拥有非凡的道德修养和宗教造诣,而且具有卓越的政治智慧。他致力于团结佛教内部不同派系的信徒携手推进佛教事业,他倾心于团结各兄弟宗教的同仁和睦共处,他投身于团结各不同党派爱国人士,兢兢业业与中国共产党的三代领导集体同舟共济 ,他以其一生的辉煌,成为中国宗教领袖的楷模和政治智慧的典范。我们纪念赵朴老的意义在于,上海佛教界的同仁,应当继承和发扬朴老的爱国情怀,兢业精神,学习和效法朴老的博大胸怀、学识涵养。

我们都知道,赵朴老是上海市佛教协会首任会长。培育他深厚中国文化底蕴的是他老人家的家乡徽州文风,造就他一代领袖风采和政治家气质,则是繁华而又开放的上海都市土壤。他由上海踏上事业之路,在上海接受佛学熏陶,又长期在上海从事社会活动,参与创立中国民主促进会,以及创立上海市佛教协会。最终,他老人家的骨灰也撒在了东海之滨的都市上海的吴淞口海面上,其英魂与上海这一东方都市共存相伴。朴老与我们上海佛教界可谓是因缘殊胜。

早年他曾长期在上海佛教界工作,对上海佛教颇多建树。进京后仍十分关心上海佛教事业,对上海佛教界给予多方面的关怀与支持。上海佛教界所取得的各项成就中,都凝聚着他老人家的心血。多少年来,他不仅对上海的佛教事业作种种重要的指导,而且还常常把一些重要的佛教会议和活动安排到上海来举行。如一九九二年一月,朴老亲自主持在上海龙华迎宾馆召开了“全国汉语系佛教教育工作座谈会”,通过了许多办好佛学院校的决议,并在会上作了重要讲话,大声疾呼:“第一是人才,第二是人才,第三还是人才。”为此,我们上海佛教界始终把加强人才建设,提高四众弟子佛教文化素质,作为加强自身建设,促进佛教发展的主要任务来抓。一九九三年五月,朴老又特地在上海友谊会堂为日本天台宗座主、全日本佛教会会长、百岁老人惠谛长老,日本立正佼成会开祖、八十八岁的庭野日敬先生和日本宗教团体联合会长、八十岁的田康泽三郎先生举行盛大的祝寿会,向三位寿星赠送寿礼,增进了中日两国佛教界的友谊。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一九九一年夏季,全国发生严重水灾,上海佛教界全力以赴地积极投入赈灾捐款活动,全市四众弟子先后向灾区人民捐赠人民币一百余万元,棉被一千条。朴老得知后,两次协信给时任上海市佛教协会会长真禅法师,对上海佛教界的捐款赈灾热情,给予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他老人家在心中说:“前日接奉大函,得知法师身体力行,率上海佛教界为全国范围内的特大洪涝灾害尽心尽力,捐款总数居全国各省市佛教协会之冠,以实际行动向社会各界表明,佛教徒对两个文明建设是有不可磨灭的功绩的。这不仅使灾区群众得解燃眉之急,更体现出佛教救世济民利乐有情之旨,座下功德无量,无任欢喜赞叹!”“上海佛教界就在热情甚高,既是财施,亦是无畏施,护国护民,无任欢喜赞叹。今年灾情特重,受灾者特重,衣食住医药,均需支援,尚希望诸善知识继续发心救助耳。”朴老的两次来信,鼓舞了上海佛教四众弟子的捐款赈灾热情。

不仅如此,朴老对上海佛教界的其他弘法活动和管理寺庙工作等,也都是慰勉有加,给予多方面的鼓励。

朴老生前,对我们玉佛寺也是多方爱护,百般支持。寺内玉佛楼上的“藏经楼”匾额,是朴老亲手所书;般若丈室门前抱柱上的楹联也是朴老的手迹。他老人家每次来上海视察佛教工作,玉佛寺是他必到之处,常至玉佛楼礼佛,与真禅法师晤谈,对上海佛教工作做指示,并于真禅法师合影留念。他对玉佛寺的每一项进步,都给予勉励。一九八二年,玉佛寺举行建寺一百周年纪念法会,他老人家特地题写了“颂词”表示祝贺。其中称“解放以还,修葺日新,普摄善信,广接嘉宾,时节因缘,不可思议,饶益有情,威光无极,举拂有教,瞻庭有禅,愿众精进,珍兹百年。”对玉佛寺的弘法活动既肯定又慰勉。一九九二年十一月,他老人家亲自举荐玉佛寺主持真禅法师到河南开封大相国寺兼任方丈,使湮没多年的大相国寺重新修复开放。一九九三年十月,真禅法师当选为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后,他老人家勉励他不仅要把上海地区和玉佛寺的佛教事业搞好,还要把全中国佛教事业搞好。一九九四年五月,朴老又亲自选定真禅大和尚代表中国佛教协会前往泰国首都曼谷,参加曼谷市民举行的盛大“月圆日”庆典活动,为中泰两国佛教界的亲密友谊添砖加瓦。

朴老不仅对玉佛寺关心备至,对真禅法师慰勉有加,而且对我们上海佛教界的年青一代,也是百般爱护,寄予厚望。我曾有幸多次聆听朴老的谆谆教导。他常常教导我说,上海佛教界应该成为全国佛教界的表率,而你们青年一代法师更应该成为全国的表率。他说:中国佛教未来的希望,都寄托在你们青年一代法师身上,希望你们好自为之。近年来,他在讲话中还多次提醒我们,当前中国佛教界必须加强导风建设和学风建设。这是因为,道风和学风的好坏,关系到佛教的兴衰存亡,因此必须搞好。我至今还时常清楚地回忆起,在我就任玉佛寺方丈之前,朴老通过中国佛教协会,对我殷切教诲,希望我任方丈后,带领广大僧众认真贯彻中国佛教协会第六届佛代表会的精神,抓好玉佛寺的道风建设、信仰建设、教制建设、人才建设和组织建设,搞好寺内外的团结,把玉佛寺办成模范丛林。这些教导,我一直铭记在心,并付之于实际行动。

总之,朴老的谆谆教诲,是如我这样的青年一代法师健康成长的巨大动力;是我在市佛教协会会长及寺院重要僧职岗位上,尽责尽心做好各项工作的指针;也是对上海佛教事业蓬勃、健康地走与社会主义相适应道路的鞭策。现在,他老人家虽然离开我们已有七年,但是,作为德高望重、博学多才的良师,朴老始终在我们的身边,在鼓励、鞭策、指导着我们。在此纪念赵朴老百年诞辰之际,我们更应该以党的十七大的会议精神为指导,继续高举由朴老所首创的爱国爱教,“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伟大旗帜,坚持走佛教与社会主义相适应的道路,在科学发展观的引导下,为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为构建和谐社会,一定将上海的佛教事业开展得更加生气勃勃,使佛教在服务和服从于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谢谢诸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