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觉醒法师
玉佛修缮 禅寺服务
在线捐赠 梵呗梵乐
玉佛春秋 觉群志工
首页 > 专题 > 玉佛春秋专题 > 赵朴初专题 > 法谊长存 > 正文
法谊长存

赵朴老和真禅法师是志同道合、亲如手足的教友。解放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他们都肩负着中国佛教界的重要领导职务,在几十年的风雨岁月中,两人工作相互帮助、配合默契,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国实行对外改革开放政策,随着这一重大国策的实施,中国佛教界的海外联谊日益增多,交往频繁。赵朴老十分重视这一工作,要求中国佛协和各地佛教协会认真做好做好海外联谊和宣传工作,开展民间外交。真禅法师积极地创造性地贯彻了赵朴老的指示,广泛地同各国佛教界进行了佛教文化交流,出色地开展了各种海外联谊活动,得到了赵朴老的肯定和赞扬。赵朴老曾多次委派他率中国佛教代表团代表中国佛教协会出访或参加重大国际佛教会议。例如,1978年4月,赵朴老率中国佛教协会访日友好代表团一行12人访日,真禅法师作为团员随行。1984年11月16日至12月7日,受赵朴老委托真禅法师率领中国佛教团一行4人赴印度进行友好访问,作为中国政府和印度政府文化交流计划的一部分,为逐步恢复和发展两国佛教界、文化界之间的交往创造了条件。1993年12月29日,赵朴老、真禅法师和明旸法师等率70多位高僧组成的中国佛教协会法务团帮助香港大屿山宝莲寺启建“天坛大佛开光起球世界和平”水陆法会,并举行了天坛大佛开光典礼。1994年新加坡佛教居士林成立60周年纪念庆典,赵朴老将这一重要任务交给真禅法师,由真禅法师率领以玉佛寺法师为主的大型法务团代表中国佛教协会组团前往。1994年5月,赵朴老派真禅法师代表中国佛教协会前往泰国首都曼谷,参加曼谷市民举行的盛大“月圆日”庆典活动,增添了中泰两国佛教界的亲密友谊。 

赵朴老生前每次来上海视察佛教工作,玉佛寺是他必到之处。而每次来到玉佛寺,他总是先到大雄宝殿礼佛,再上玉佛楼瞻礼玉佛,然后与真禅法师晤谈,听取真禅法师的汇报,对玉佛寺的工作给予指示,最后与真禅法师合影留念。凡是赵朴老随同国际友人到上海,也一定让真禅法师陪同接待。例如,1980年4月,应赵朴老的邀请金玉堂夫妇率领的美东佛教总会中国名山朝圣团来华朝圣,在上海期间真禅法师代表上海佛教协会进行了热情款待。1985年6月,美东佛教总会再次应赵朴老的邀请访华,真禅法师在玉佛寺宴请了全体人员。1980年11月20日,日本曹洞宗管长、大本山永平寺住持秦慧玉长老率领的92人参拜团一行参拜了玉佛寺。11月22日上午赵朴老要求正果法师、真禅法师到上海虹桥机场为秦慧玉长老参拜团回国送行。

多年来,赵朴老对真禅法师的工作是满意的,对其是信任的。1981年12月22日至25日上海市佛教协会第四届代表会议在玉佛寺隆重召开,全市佛教界代表390人出席,真禅法师当选为会长,赵朴老亲自致信上海佛教协会对真禅法师表示祝贺。1985年10月,真禅法师又被推举为千年古刹静安寺的住持,10月5日赵朴老又亲自送贺联为真禅法师升座志喜。1991年夏季,全国发生严重水灾,真禅法师率领玉佛寺僧众和上海佛教四众弟子,全力以赴地积极投入赈灾捐款活动。朴老得知后,两次写信给真禅法师,对他率领上海佛教界的捐款赈灾热情给予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他老人家在信中说:

“前日接奉大函。得知法师身体力行,率上海佛教界为全国内的特大涝灾害尽心尽力,捐款总数居全国各省市佛教协会之冠,以实际行动向社会各界表明,佛教徒对两个文明建设是有不可磨灭的功绩的。这不仅使灾区群众得解燃眉之急,更体现出佛教救世济民利乐有情之旨,座下功德无量,无任欢喜赞叹!”

“上海佛教界救灾热情甚高,既是财施,亦是无畏施,护国护民,亦是护法,无任欢喜赞叹。今年灾情特重,受灾者特众,衣食住医药,均需支援,尚希诸善知识继续发心救助耳”。

朴老的两次来信,鼓舞了玉佛寺全体僧众和全市佛教四众弟子的捐款赈灾热情,表达了对真禅法师工作的认可。1992年11月,经赵朴老的多方努力,河南开封相国寺归还佛教界,赵朴老果断地举荐真禅法师担任大相国寺首任方丈,使湮没多年的大相国寺重新恢复开放。11月6日赵朴老亲自出席大相国寺方丈升座典礼,并发表重要讲话,勉励真禅法师就任方丈后再接再厉,把大相国寺建设得更加美好。1993年10月,在中国佛教协会于北京召开的第六届全国代表会议上,真禅法师当选为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后,他老人家又勉励真禅法师不仅要把玉佛寺和上海地区的佛教事业搞好,还要关心全中国的佛教事业。

真禅法师一直按照赵朴老的指示,呕心沥血地工作,1995年因劳累过度,圆寂于玉佛寺。赵朴老非常悲痛,致电吊唁,并亲任治丧委员会主任。他在《题真禅大和尚寂照》诗中写道:

高擎法炬耀春申,兼主名蓝重汴城。

方冀阎浮弘一乘,不期刹那入双林。

长忧末劫才难得,欲振宗风孰与论?

还望毋违慈氏愿,龙华重遇再来人。

又在12月22日回复原上海佛教居士林林长郑颂英居士的书信中写道:

颂老居士:

顷奉大函,敬承一一。真禅法师突然辞世,各方评述不一,但皆云是太忙太累所致,此确为老年人所宜注意。

时年已逾九旬因病住院的赵朴老,对真禅法师是这样的关心,想的又是这么周到,令人感动!老人家短短数语,不仅对真禅法师给予了很高评价,也表现出他对真禅法师的无比深情。

赵朴老十分重视佛教人才的培养。他不仅对玉佛寺关心备至,对真禅法师慰勉有加,而且对年轻一代更是百般爱护,寄予厚望。在朴老写给郑颂英居士的信中,表达了对真禅法师嗣法弟子现任方丈觉醒法师的殷切期望。希望觉醒法师一挽颓风,振兴佛教。书信文如下:

颂老道席:

新春安乐,少病少恼为颂。玉佛寺新住持上座前,弟劝其至莆田广化寺参学三个月,彼处弘一法师、圆拙法师遗风犹在。冀其辨别邪正,一挽颓风。

据觉醒法师回忆,他也多次聆听朴老的谆谆教诲。赵朴老对他说:“中国佛教未来的希望,都寄托在你们青年一代法师身上,希望你们好自为之。”2000年,觉醒法师和上海市委统战部副部长、市宗教事务局局长孙金富,市宗教事务局副局长马宝华及上海的几位年轻法师一起到北京拜见了朴老。在谈话中,他老人家谆谆教导说:“上海佛教在全国的地位很重要,上海佛教界新老交替的工作做得很好。青年一代法师要继续发扬佛教的优良传统,在抓好道风建设的同时,还要努力学习,树立正确的学风。”他说,“你们还很年轻,一定要好好学习。我现在已经90多岁了,还在学习英语,看英文报纸。在书法方面,我也在学习草书。”他还语重心长地说:“道风和学风的好坏,关系到佛教的兴衰存亡,因此一定要搞好。上海佛教界要将道风建设和学风建设结合起来搞,使上海佛教界的各项事业有新的起色。”在谈到道风建设时,朴老说现在全世界的佛教,只有中国佛教的道风比较纯正,一定要把这种优良的道风继续保持下去。在谈到学风建设时,朴老说,博大精深的佛教教义中,有许多积极的思想,是人类文明的宝贵财富,必须加以继承和发展。觉醒法师就任玉佛寺方丈之前,他老人家又通过中国佛教协会,对觉醒法师殷切教诲,希望觉醒法师继任方丈后带领广大僧众认真贯彻中国佛教协会第六届佛代会的精神,抓好玉佛寺的道风建设、信仰建设、教制建设、人才建设和组织建设,搞好寺内外的团结,把玉佛寺办成模范丛林。

法谊长存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玉佛春秋专题 > 赵朴初专题 > 法谊长存 > 正文
法谊长存
发布日期:2016-05-25 13:40:39   来源: 上海玉佛禅寺    

赵朴老和真禅法师是志同道合、亲如手足的教友。解放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他们都肩负着中国佛教界的重要领导职务,在几十年的风雨岁月中,两人工作相互帮助、配合默契,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国实行对外改革开放政策,随着这一重大国策的实施,中国佛教界的海外联谊日益增多,交往频繁。赵朴老十分重视这一工作,要求中国佛协和各地佛教协会认真做好做好海外联谊和宣传工作,开展民间外交。真禅法师积极地创造性地贯彻了赵朴老的指示,广泛地同各国佛教界进行了佛教文化交流,出色地开展了各种海外联谊活动,得到了赵朴老的肯定和赞扬。赵朴老曾多次委派他率中国佛教代表团代表中国佛教协会出访或参加重大国际佛教会议。例如,1978年4月,赵朴老率中国佛教协会访日友好代表团一行12人访日,真禅法师作为团员随行。1984年11月16日至12月7日,受赵朴老委托真禅法师率领中国佛教团一行4人赴印度进行友好访问,作为中国政府和印度政府文化交流计划的一部分,为逐步恢复和发展两国佛教界、文化界之间的交往创造了条件。1993年12月29日,赵朴老、真禅法师和明旸法师等率70多位高僧组成的中国佛教协会法务团帮助香港大屿山宝莲寺启建“天坛大佛开光起球世界和平”水陆法会,并举行了天坛大佛开光典礼。1994年新加坡佛教居士林成立60周年纪念庆典,赵朴老将这一重要任务交给真禅法师,由真禅法师率领以玉佛寺法师为主的大型法务团代表中国佛教协会组团前往。1994年5月,赵朴老派真禅法师代表中国佛教协会前往泰国首都曼谷,参加曼谷市民举行的盛大“月圆日”庆典活动,增添了中泰两国佛教界的亲密友谊。 

赵朴老生前每次来上海视察佛教工作,玉佛寺是他必到之处。而每次来到玉佛寺,他总是先到大雄宝殿礼佛,再上玉佛楼瞻礼玉佛,然后与真禅法师晤谈,听取真禅法师的汇报,对玉佛寺的工作给予指示,最后与真禅法师合影留念。凡是赵朴老随同国际友人到上海,也一定让真禅法师陪同接待。例如,1980年4月,应赵朴老的邀请金玉堂夫妇率领的美东佛教总会中国名山朝圣团来华朝圣,在上海期间真禅法师代表上海佛教协会进行了热情款待。1985年6月,美东佛教总会再次应赵朴老的邀请访华,真禅法师在玉佛寺宴请了全体人员。1980年11月20日,日本曹洞宗管长、大本山永平寺住持秦慧玉长老率领的92人参拜团一行参拜了玉佛寺。11月22日上午赵朴老要求正果法师、真禅法师到上海虹桥机场为秦慧玉长老参拜团回国送行。

多年来,赵朴老对真禅法师的工作是满意的,对其是信任的。1981年12月22日至25日上海市佛教协会第四届代表会议在玉佛寺隆重召开,全市佛教界代表390人出席,真禅法师当选为会长,赵朴老亲自致信上海佛教协会对真禅法师表示祝贺。1985年10月,真禅法师又被推举为千年古刹静安寺的住持,10月5日赵朴老又亲自送贺联为真禅法师升座志喜。1991年夏季,全国发生严重水灾,真禅法师率领玉佛寺僧众和上海佛教四众弟子,全力以赴地积极投入赈灾捐款活动。朴老得知后,两次写信给真禅法师,对他率领上海佛教界的捐款赈灾热情给予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他老人家在信中说:

“前日接奉大函。得知法师身体力行,率上海佛教界为全国内的特大涝灾害尽心尽力,捐款总数居全国各省市佛教协会之冠,以实际行动向社会各界表明,佛教徒对两个文明建设是有不可磨灭的功绩的。这不仅使灾区群众得解燃眉之急,更体现出佛教救世济民利乐有情之旨,座下功德无量,无任欢喜赞叹!”

“上海佛教界救灾热情甚高,既是财施,亦是无畏施,护国护民,亦是护法,无任欢喜赞叹。今年灾情特重,受灾者特众,衣食住医药,均需支援,尚希诸善知识继续发心救助耳”。

朴老的两次来信,鼓舞了玉佛寺全体僧众和全市佛教四众弟子的捐款赈灾热情,表达了对真禅法师工作的认可。1992年11月,经赵朴老的多方努力,河南开封相国寺归还佛教界,赵朴老果断地举荐真禅法师担任大相国寺首任方丈,使湮没多年的大相国寺重新恢复开放。11月6日赵朴老亲自出席大相国寺方丈升座典礼,并发表重要讲话,勉励真禅法师就任方丈后再接再厉,把大相国寺建设得更加美好。1993年10月,在中国佛教协会于北京召开的第六届全国代表会议上,真禅法师当选为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后,他老人家又勉励真禅法师不仅要把玉佛寺和上海地区的佛教事业搞好,还要关心全中国的佛教事业。

真禅法师一直按照赵朴老的指示,呕心沥血地工作,1995年因劳累过度,圆寂于玉佛寺。赵朴老非常悲痛,致电吊唁,并亲任治丧委员会主任。他在《题真禅大和尚寂照》诗中写道:

高擎法炬耀春申,兼主名蓝重汴城。

方冀阎浮弘一乘,不期刹那入双林。

长忧末劫才难得,欲振宗风孰与论?

还望毋违慈氏愿,龙华重遇再来人。

又在12月22日回复原上海佛教居士林林长郑颂英居士的书信中写道:

颂老居士:

顷奉大函,敬承一一。真禅法师突然辞世,各方评述不一,但皆云是太忙太累所致,此确为老年人所宜注意。

时年已逾九旬因病住院的赵朴老,对真禅法师是这样的关心,想的又是这么周到,令人感动!老人家短短数语,不仅对真禅法师给予了很高评价,也表现出他对真禅法师的无比深情。

赵朴老十分重视佛教人才的培养。他不仅对玉佛寺关心备至,对真禅法师慰勉有加,而且对年轻一代更是百般爱护,寄予厚望。在朴老写给郑颂英居士的信中,表达了对真禅法师嗣法弟子现任方丈觉醒法师的殷切期望。希望觉醒法师一挽颓风,振兴佛教。书信文如下:

颂老道席:

新春安乐,少病少恼为颂。玉佛寺新住持上座前,弟劝其至莆田广化寺参学三个月,彼处弘一法师、圆拙法师遗风犹在。冀其辨别邪正,一挽颓风。

据觉醒法师回忆,他也多次聆听朴老的谆谆教诲。赵朴老对他说:“中国佛教未来的希望,都寄托在你们青年一代法师身上,希望你们好自为之。”2000年,觉醒法师和上海市委统战部副部长、市宗教事务局局长孙金富,市宗教事务局副局长马宝华及上海的几位年轻法师一起到北京拜见了朴老。在谈话中,他老人家谆谆教导说:“上海佛教在全国的地位很重要,上海佛教界新老交替的工作做得很好。青年一代法师要继续发扬佛教的优良传统,在抓好道风建设的同时,还要努力学习,树立正确的学风。”他说,“你们还很年轻,一定要好好学习。我现在已经90多岁了,还在学习英语,看英文报纸。在书法方面,我也在学习草书。”他还语重心长地说:“道风和学风的好坏,关系到佛教的兴衰存亡,因此一定要搞好。上海佛教界要将道风建设和学风建设结合起来搞,使上海佛教界的各项事业有新的起色。”在谈到道风建设时,朴老说现在全世界的佛教,只有中国佛教的道风比较纯正,一定要把这种优良的道风继续保持下去。在谈到学风建设时,朴老说,博大精深的佛教教义中,有许多积极的思想,是人类文明的宝贵财富,必须加以继承和发展。觉醒法师就任玉佛寺方丈之前,他老人家又通过中国佛教协会,对觉醒法师殷切教诲,希望觉醒法师继任方丈后带领广大僧众认真贯彻中国佛教协会第六届佛代会的精神,抓好玉佛寺的道风建设、信仰建设、教制建设、人才建设和组织建设,搞好寺内外的团结,把玉佛寺办成模范丛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