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觉醒法师
玉佛修缮 禅寺服务
在线捐赠 梵呗梵乐
玉佛春秋 觉群志工
首页 > 专题 > 玉佛春秋专题 > 赵朴初专题 > 法谊长存 > 正文
历史的转折 光明的道路

学习赵朴初在中国佛协第五届全国代表会议上所作报告的体会

真禅

赵朴老在中国佛协第五届全国代表会议上作的《团结起来,发扬佛教优良传统为庄严国土利乐有情作贡献》的报告中说:“过去六年来,我们终于实现了新中国佛教史上的一次历史性转折,从而使中国佛教开始走上与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相协调的道路。”上海佛教界学了这段话后,认为这是佛教思想的一次重大突破。许多人要我谈类似看法,我的心情和大家一样,很受鼓舞。现在我读点体会,不对的地方,敬请指正。

要想理解这个问题,首先要弄清现在的佛教与过去相比较发生哪些深刻的变化?根据我个人的体验,大略有以下三点:

一、摆脱了与剥削阶级的依附关系,今日的中国,随着剥削制度和剥削阶级的消灭,佛教摆脱了二千多年来与剥削阶级政权的依附关系。为了适应新社会的发展,佛教必然要发生深刻的变化。在政治上适应社会主义革命的需要,经过民主改革,废除佛教中的封建压迫和封建特权,洗刷了二千多年来剥削阶级强加在佛教身上的污垢,恢复本来面目,重现光明。经济上发扬百丈禅师的“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精神,全国各寺庙出现了许多先进生产单位和先进生产者。在不同岗位上,为社会主义建设做出贡献。在思想上加强对佛教文化的研究,提倡智信和正知正见,反对迷信和邪知邪见。取其精华,弃其糟粕。特别是《中华大藏经》的出版,内容之丰富,印刷之精美,在同类出版物中,是无与伦比的。我国出版界,能投入这样的人力和物力,出版这部大书,说明党和国家对佛教文化是十分重视的。这一变化说明了我国产生宗教的阶级根源已经消灭,我国佛教走上了不依赖于任何阶级的独立自主的道路。

二、宗教信仰,成为公民个人的私事:历代的统治者对待佛教,除了有利用一面外,还有迫害的一面。解放前的僧尼,有些是无依无靠,受尽苦难的劳动人民。他们虽寄身于佛教,依然备受统治阶级的压迫与剥削。贪官污吏,勾结土豪劣绅,借庙产兴学为名,霸占寺产、砸毁佛像、驱逐僧尼、劫夺财物等事件,是屡见不鲜,根本谈不上什么宗教信仰的自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佛教徒和全国人民一样,摆脱了压迫与剥削的苦难,得到了翻身解放。我国《宪法》和《刑法》都规定保障人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宗教信仰是人民内部的思想信仰问题,不再涉及到政治。不管是无神论者,还是有神论者,或者唯心论者,大家一样能够拥护社会主义制度。宗教信仰问题成为公民的自由选择问题,成为公民的个人私事,使我们佛教徒充分体会到社会主义的民主与自由。这一变化说明了我国公民享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即信教的和不信教的人民群众,在政治上和法律上一律平等,都是国家的主人翁,都能以主人翁的态度,建设祖国,保卫祖国。

三、社会主义建设与佛教徒根本利益的一致性:广大佛教徒坚持党的四项基本原则,衷心拥护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领导全国人民建立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集中体现了全国佛教徒的根本利益。人民政府为人民,人民热爱人民政府。这种人民和政府高度一致的关系,是我国人民民主制度的基本特征。佛教徒既是人民的一员,就要尽到《宪法》所规定的公民权利与义务。发扬大乘佛教入世的精神,把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看成是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分内事,看成是千载难逢的殊胜因缘和殊胜事业,决心在这一事业中,竭心尽力,多做功德。这一变化对于佛教由过去厌世、遁世的消极倾向,一变为入世、住世的积极进取的精神。使佛教徒由过去的自利、自了的厌世情绪,一变为建设人间净土的菩萨行愿。

上述三个变化,说明我国佛教,是与中国社会主义相协调的佛教。既不同于解放前的佛教,也不同于资本主义制度国家的佛教。新中国的佛教,以崭新姿态迎接着朝霞,屹立于神州大地。我国佛教实现了历史性的转折,走上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相协调的道路,有以下三个标志:

一、坚持爱国爱教一致

爱国爱教的原则,在佛教是具有优良的历史传统。历史上法显、玄奘、鉴真诸大师,都是爱国爱教的典范。他们将我国的国威远扬海外,将祖国的文化传授到异国。身居国外,始终眷念着祖国的和善与人民。克服千险万阻,孤影远征,完成中外文化交流的光荣使命。当代的虚云、圆瑛、应慈诸大德,都是杰出爱国主义者。全国解放前夕,曾有人对之百般威胁与引诱,令其逃到国外,都遭到他们义正言辞的拒绝,和全国人民一道迎接解放,共享胜利的喜悦,搞好新中国的佛教。他们这种崇高的爱国主义行为,受到全国佛教徒尊重和爱戴。

当前爱国主义的具体内容:在政治思想领域,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化的建设,进一步巩固和发展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在经济领域,开展增产节约,增收节支,深入改革和进一步开放以求得国民经济继续长期稳定发展。佛教徒和全国人民一样,渴望现实的幸福生活。改革开放的浪花,同样激起每一个人的心弦。同时我们深刻地认识到,只有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走社会主义道路,我国的现代化才能实现。就上海佛教而论,在短短的几年里,玉佛寺、静安寺、圆明讲堂、慈修庵、福缘庵等寺庙修缮一新,四众弟子济济一堂;佛学院、僧伽班先后开办,知识青年僧尼不断涌现,这一切都说明了没有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就没有上海佛教今天的大好光景。这铁一般的实事,使上海佛教徒懂得了宗教的命运和共产党的命运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爱教必须爱国,唯有国家兴盛,宗教才能兴旺。

爱国主义的社会主义实践中,佛教徒提出“人间净土”。将建设美好的社会主义社会同追求西方极乐净土统一起来。“彼岸世界”的信念,成为大干四化的信念。将信教群众的公民与教徒的双重人格作用发挥出来。佛教徒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富有自信心,意气风发,信念坚定。纷纷认为:“今世有奔头,来生有希望,死了生西方”。依净土思想,只有在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实践中,出大力,流大汗的人,才能成就自己的依报净土。当年的法藏比丘就是如此,发了四十八大愿,经过无数年的苦干实干,才建成今天的极乐世界。那些只讲收获,不去耕耘的人,总想夺取他人的劳动果实,坐享其成。这是剥削阶级思想的反应,与阿弥陀佛的净土思想,显然是格格不入。从根本上说,欲得净土,当净其心;若心不净,所生之处,皆是秽土,净秽在心,不在国土,说明唯有具有一颗舍己为人、无私无邪、离染离垢清净心的人,才能得生净土。这种爱国爱教一致的原则,是佛教与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相协调的第一个标志。

二、投身两个文明建设

赵朴老的报告,用了很大篇幅阐述“佛教与两个文明建设”。他语重心长地说,“现在需要进一步阐明的是,佛教能否为两个文明建设服务。这个问题,对于佛教徒自发为两个文明建设服务,对于佛教自身的发展方向乃至使社会正确理解佛教都有重大意义”。他将佛教徒从事两个文明建设提到方向高度来认识,说明佛教徒唯有从事两个文明建设,才能在社会上占有应有地位,富有生命力。众所周知,任何外来文化,都有糟粕与精华两个部分。佛教在印度一产生,即被婆罗门教的宿命论、神佑论等糟粕东西所淹没。传到中国后,历代封建统治者,又汲取糟粕部分,为其封建统治服务。社会主义新中国,消灭一切剥削阶级,为佛教提供了一个独立自主的广阔天地。佛教徒应该奋发有为,振作起来,去伪存真,洗刷自身污垢,将佛教精华内容,发扬光大。

什么是佛教的精华?大家都知道,佛教徒所追求的目标是成佛。怎样才能成佛?对佛教徒来说,信仰是来自于理性、知识与经验。就以佛经说,“菩萨于五明处,上求佛道”。五明中的医方明、工巧明是属于物质文明方面,声明、因明、内明是属于精神文明方面。明,是佛陀耶(觉)的同义语,意为精通。唯有精通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并运用其知识造福人类,造福社会的人,才能成佛。未成佛之前,称为菩萨,菩萨是为达到最高佛陀的境地,勤奋学习,无私奉献,自我净化的历程。学佛的意义,在于奉献自己的生命,为广大人民群众谋福利。除此以外,佛教的根本教义,八正道、四摄、六度等,都是与两个文明关系密切。由此可见,佛教徒的修持内容,主要是指投身两个文明的建设,离此别去找什么捷径,释迦牟尼曾给予最严厉的批评说:“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赵朴老说从事两个文明建设是佛教徒自力发展的方向,实际上也是对佛教思想拨乱反正,是十分及时,非常正确的。全国佛教徒都能积极参与两个文明建设的洪流中去,进行自我训练,自我净化,做到三轮体空,为而不为,不为而为,则佛的果位,不然而然。这是佛教与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相协调的第二个标志。

三、提倡人间佛教的积极进取思想

一九八三年十二月五日,中国佛教协会第四届理事会第二次全体会上,通过赵朴老的《全国佛教协会三十年》的报告,总结了中国佛协三十年来的基本经验,提出人间佛教积极进取的思想。发扬农禅并重,注重学术研究,开展国际友好交流的三个优良传统。从此中国佛教迈进与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相协调新的历史时期,解决了中国佛教徒何处去的重大方向问题,这是中国佛教史上值得大书而特书的一件大事。

从佛教史上考察,释迦牟尼佛,生于人间,长于人间,成佛在人间,说法在人间,涅槃在人间。佛佛道同,穷三际,尽十方,一切诸佛,也莫不如此。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是他方世界的人间。那里比我们优越的,是那里的人民具有高度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如此而已,岂有他哉。释迦牟尼佛一生说法的内容,都是针对当时印度社会存在的各种问题,为人们指出一条离苦得乐的道路,转识成智的方法。佛涅槃后,龙树菩萨指出:“世间一切资生事业,悉是佛道”。弥勒菩萨强调菩萨若不学习五明,就不能成佛。我国唐代慧能大师主张:“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世间觉,世间知识,此指五明)。近代的太虚法师提出:“佛法既然主张普度一切有情,应适应现代文化。当以人类为中心,建立契合时机之人生佛教”。大量史事证明人间佛教思想,是贯串佛教史的一根主线。历代地主阶级为了适应其反动统治的需要,在这根主线上涂了许多神秘的色彩,使人不见庐山真面目。社会主义时代的佛教,由于它是独立自主的,不再被什么阶级利用,也不需要去适合什么人的口味。应法尔如是,恢复其本来面目。

为了实现人间佛教,必须发扬佛教的三大优良传统:

1、农禅并重,是根据八正道的原理提出来的。八正道中的正见、正思维、正语、正业、正精进是属于农禅的两方面的。正命是属于农的方面,正念、正定是属于禅的方面。农禅并重的旨趣,是寓修持于劳动,赖劳动办修持的道粮。藉农以维持生命,增长福德;修禅以增长慧命,具足智慧。福慧两足尊,是佛的异名(十号之一)。这里特别值得注意的,佛教的“正命”,是针对当时印度流行五种邪命提出来的。“邪命”是指佛教徒不得以非法手段,诈骗钱财,谋求生活。五种邪命:1、乍现异相:在人前乍现奇特之相,谋取利养。2、自说功能:在人前吹说自己有什么功能德行,以求利养。3、占相吉凶,以求利养。4、高声现威,装腔作势,以求利养。5、说所得利,以动人心,到处吹骗,以求利养。这五种邪命,释迦牟尼佛是激烈反对的,在僧团内是绝对禁止。现在社会上居然有个别人挂着佛教的牌子,大搞邪命和迷信活动。为了净化佛门,纯洁佛教,今后凡是看到这种人,要立即予以揭穿,令其当场出丑,永无藏身之地。

2、注重学术研究,佛教是一个自由和理性的宗教。它的宗旨,是将人人的智慧开发出来,使人人都能成佛。因此,学术研究是佛教徒的本行。释迦牟尼佛,就是精通一切知识的大学问家。他弟子文殊、弥勒、舍利佛、目犍连、迦旃延、富楼那、阿难等人也都是大学者。佛涅槃后,世友、马鸣、龙树、提婆、无着、世亲等人,都是举世闻名的杰出思想家。佛教传到我国后,更是高僧辈出,学者如林。佛教学术、在哲学、逻辑学、史学、目录学、文字学、文学、美学、音乐、建筑、医学、天文学等领域,都取得了惊人的成就,是人类文化史上一颗耀眼的明珠。出家人的任务:利生为事业,弘法为家务。要想完成这一光荣的任务,不进行学术研究怎么能行呢?

3、 加强国际友好交流。宗教是属于意识形态的范畴,是人类共同的财富。我国在历史上曾通过佛教这一渠道,与印度、东南亚、西亚、东北亚各国人民友好往来,进行文化交流,增进友谊,起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在我国古代(明以前)翻译的外文,几乎为佛教所垄断。打开《高僧传》一看,懂外文的和尚是大有人在,大翻译家玄奘的事业,是世所共知的。随着改革和开放的发展,佛教对友好交流的作用,越来越重要。上海是我国对外开放的大城市,上海佛教在这方面的任务很重。我们今后要加强这方面的工作,如加速外语人才的培训,造就一批第一流的学者,与世界各国对话,使唐代佛教盛况再现于今日。完成这一艰巨的任务,要靠上海的佛教徒团结起来,共同努力。人间佛教思想和三个优良传统 ,使我们端正方向,明确任务,区分邪正,辨别真伪,是佛教与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相协调的第三个标志。

在老城志中,关于“管理和使用好寺庙”、“健全佛教教育体系”部分,笔者另有专文述及,这里就不多说了。

真禅于一九八七年五月写于上海玉佛寺般若丈室

法谊长存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玉佛春秋专题 > 赵朴初专题 > 法谊长存 > 正文
历史的转折 光明的道路
发布日期:2016-05-26 09:37:21   来源: 上海玉佛禅寺    

学习赵朴初在中国佛协第五届全国代表会议上所作报告的体会

真禅

赵朴老在中国佛协第五届全国代表会议上作的《团结起来,发扬佛教优良传统为庄严国土利乐有情作贡献》的报告中说:“过去六年来,我们终于实现了新中国佛教史上的一次历史性转折,从而使中国佛教开始走上与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相协调的道路。”上海佛教界学了这段话后,认为这是佛教思想的一次重大突破。许多人要我谈类似看法,我的心情和大家一样,很受鼓舞。现在我读点体会,不对的地方,敬请指正。

要想理解这个问题,首先要弄清现在的佛教与过去相比较发生哪些深刻的变化?根据我个人的体验,大略有以下三点:

一、摆脱了与剥削阶级的依附关系,今日的中国,随着剥削制度和剥削阶级的消灭,佛教摆脱了二千多年来与剥削阶级政权的依附关系。为了适应新社会的发展,佛教必然要发生深刻的变化。在政治上适应社会主义革命的需要,经过民主改革,废除佛教中的封建压迫和封建特权,洗刷了二千多年来剥削阶级强加在佛教身上的污垢,恢复本来面目,重现光明。经济上发扬百丈禅师的“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精神,全国各寺庙出现了许多先进生产单位和先进生产者。在不同岗位上,为社会主义建设做出贡献。在思想上加强对佛教文化的研究,提倡智信和正知正见,反对迷信和邪知邪见。取其精华,弃其糟粕。特别是《中华大藏经》的出版,内容之丰富,印刷之精美,在同类出版物中,是无与伦比的。我国出版界,能投入这样的人力和物力,出版这部大书,说明党和国家对佛教文化是十分重视的。这一变化说明了我国产生宗教的阶级根源已经消灭,我国佛教走上了不依赖于任何阶级的独立自主的道路。

二、宗教信仰,成为公民个人的私事:历代的统治者对待佛教,除了有利用一面外,还有迫害的一面。解放前的僧尼,有些是无依无靠,受尽苦难的劳动人民。他们虽寄身于佛教,依然备受统治阶级的压迫与剥削。贪官污吏,勾结土豪劣绅,借庙产兴学为名,霸占寺产、砸毁佛像、驱逐僧尼、劫夺财物等事件,是屡见不鲜,根本谈不上什么宗教信仰的自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佛教徒和全国人民一样,摆脱了压迫与剥削的苦难,得到了翻身解放。我国《宪法》和《刑法》都规定保障人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宗教信仰是人民内部的思想信仰问题,不再涉及到政治。不管是无神论者,还是有神论者,或者唯心论者,大家一样能够拥护社会主义制度。宗教信仰问题成为公民的自由选择问题,成为公民的个人私事,使我们佛教徒充分体会到社会主义的民主与自由。这一变化说明了我国公民享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即信教的和不信教的人民群众,在政治上和法律上一律平等,都是国家的主人翁,都能以主人翁的态度,建设祖国,保卫祖国。

三、社会主义建设与佛教徒根本利益的一致性:广大佛教徒坚持党的四项基本原则,衷心拥护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领导全国人民建立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集中体现了全国佛教徒的根本利益。人民政府为人民,人民热爱人民政府。这种人民和政府高度一致的关系,是我国人民民主制度的基本特征。佛教徒既是人民的一员,就要尽到《宪法》所规定的公民权利与义务。发扬大乘佛教入世的精神,把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看成是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分内事,看成是千载难逢的殊胜因缘和殊胜事业,决心在这一事业中,竭心尽力,多做功德。这一变化对于佛教由过去厌世、遁世的消极倾向,一变为入世、住世的积极进取的精神。使佛教徒由过去的自利、自了的厌世情绪,一变为建设人间净土的菩萨行愿。

上述三个变化,说明我国佛教,是与中国社会主义相协调的佛教。既不同于解放前的佛教,也不同于资本主义制度国家的佛教。新中国的佛教,以崭新姿态迎接着朝霞,屹立于神州大地。我国佛教实现了历史性的转折,走上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相协调的道路,有以下三个标志:

一、坚持爱国爱教一致

爱国爱教的原则,在佛教是具有优良的历史传统。历史上法显、玄奘、鉴真诸大师,都是爱国爱教的典范。他们将我国的国威远扬海外,将祖国的文化传授到异国。身居国外,始终眷念着祖国的和善与人民。克服千险万阻,孤影远征,完成中外文化交流的光荣使命。当代的虚云、圆瑛、应慈诸大德,都是杰出爱国主义者。全国解放前夕,曾有人对之百般威胁与引诱,令其逃到国外,都遭到他们义正言辞的拒绝,和全国人民一道迎接解放,共享胜利的喜悦,搞好新中国的佛教。他们这种崇高的爱国主义行为,受到全国佛教徒尊重和爱戴。

当前爱国主义的具体内容:在政治思想领域,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化的建设,进一步巩固和发展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在经济领域,开展增产节约,增收节支,深入改革和进一步开放以求得国民经济继续长期稳定发展。佛教徒和全国人民一样,渴望现实的幸福生活。改革开放的浪花,同样激起每一个人的心弦。同时我们深刻地认识到,只有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走社会主义道路,我国的现代化才能实现。就上海佛教而论,在短短的几年里,玉佛寺、静安寺、圆明讲堂、慈修庵、福缘庵等寺庙修缮一新,四众弟子济济一堂;佛学院、僧伽班先后开办,知识青年僧尼不断涌现,这一切都说明了没有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就没有上海佛教今天的大好光景。这铁一般的实事,使上海佛教徒懂得了宗教的命运和共产党的命运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爱教必须爱国,唯有国家兴盛,宗教才能兴旺。

爱国主义的社会主义实践中,佛教徒提出“人间净土”。将建设美好的社会主义社会同追求西方极乐净土统一起来。“彼岸世界”的信念,成为大干四化的信念。将信教群众的公民与教徒的双重人格作用发挥出来。佛教徒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富有自信心,意气风发,信念坚定。纷纷认为:“今世有奔头,来生有希望,死了生西方”。依净土思想,只有在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实践中,出大力,流大汗的人,才能成就自己的依报净土。当年的法藏比丘就是如此,发了四十八大愿,经过无数年的苦干实干,才建成今天的极乐世界。那些只讲收获,不去耕耘的人,总想夺取他人的劳动果实,坐享其成。这是剥削阶级思想的反应,与阿弥陀佛的净土思想,显然是格格不入。从根本上说,欲得净土,当净其心;若心不净,所生之处,皆是秽土,净秽在心,不在国土,说明唯有具有一颗舍己为人、无私无邪、离染离垢清净心的人,才能得生净土。这种爱国爱教一致的原则,是佛教与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相协调的第一个标志。

二、投身两个文明建设

赵朴老的报告,用了很大篇幅阐述“佛教与两个文明建设”。他语重心长地说,“现在需要进一步阐明的是,佛教能否为两个文明建设服务。这个问题,对于佛教徒自发为两个文明建设服务,对于佛教自身的发展方向乃至使社会正确理解佛教都有重大意义”。他将佛教徒从事两个文明建设提到方向高度来认识,说明佛教徒唯有从事两个文明建设,才能在社会上占有应有地位,富有生命力。众所周知,任何外来文化,都有糟粕与精华两个部分。佛教在印度一产生,即被婆罗门教的宿命论、神佑论等糟粕东西所淹没。传到中国后,历代封建统治者,又汲取糟粕部分,为其封建统治服务。社会主义新中国,消灭一切剥削阶级,为佛教提供了一个独立自主的广阔天地。佛教徒应该奋发有为,振作起来,去伪存真,洗刷自身污垢,将佛教精华内容,发扬光大。

什么是佛教的精华?大家都知道,佛教徒所追求的目标是成佛。怎样才能成佛?对佛教徒来说,信仰是来自于理性、知识与经验。就以佛经说,“菩萨于五明处,上求佛道”。五明中的医方明、工巧明是属于物质文明方面,声明、因明、内明是属于精神文明方面。明,是佛陀耶(觉)的同义语,意为精通。唯有精通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并运用其知识造福人类,造福社会的人,才能成佛。未成佛之前,称为菩萨,菩萨是为达到最高佛陀的境地,勤奋学习,无私奉献,自我净化的历程。学佛的意义,在于奉献自己的生命,为广大人民群众谋福利。除此以外,佛教的根本教义,八正道、四摄、六度等,都是与两个文明关系密切。由此可见,佛教徒的修持内容,主要是指投身两个文明的建设,离此别去找什么捷径,释迦牟尼曾给予最严厉的批评说:“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赵朴老说从事两个文明建设是佛教徒自力发展的方向,实际上也是对佛教思想拨乱反正,是十分及时,非常正确的。全国佛教徒都能积极参与两个文明建设的洪流中去,进行自我训练,自我净化,做到三轮体空,为而不为,不为而为,则佛的果位,不然而然。这是佛教与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相协调的第二个标志。

三、提倡人间佛教的积极进取思想

一九八三年十二月五日,中国佛教协会第四届理事会第二次全体会上,通过赵朴老的《全国佛教协会三十年》的报告,总结了中国佛协三十年来的基本经验,提出人间佛教积极进取的思想。发扬农禅并重,注重学术研究,开展国际友好交流的三个优良传统。从此中国佛教迈进与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相协调新的历史时期,解决了中国佛教徒何处去的重大方向问题,这是中国佛教史上值得大书而特书的一件大事。

从佛教史上考察,释迦牟尼佛,生于人间,长于人间,成佛在人间,说法在人间,涅槃在人间。佛佛道同,穷三际,尽十方,一切诸佛,也莫不如此。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是他方世界的人间。那里比我们优越的,是那里的人民具有高度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如此而已,岂有他哉。释迦牟尼佛一生说法的内容,都是针对当时印度社会存在的各种问题,为人们指出一条离苦得乐的道路,转识成智的方法。佛涅槃后,龙树菩萨指出:“世间一切资生事业,悉是佛道”。弥勒菩萨强调菩萨若不学习五明,就不能成佛。我国唐代慧能大师主张:“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世间觉,世间知识,此指五明)。近代的太虚法师提出:“佛法既然主张普度一切有情,应适应现代文化。当以人类为中心,建立契合时机之人生佛教”。大量史事证明人间佛教思想,是贯串佛教史的一根主线。历代地主阶级为了适应其反动统治的需要,在这根主线上涂了许多神秘的色彩,使人不见庐山真面目。社会主义时代的佛教,由于它是独立自主的,不再被什么阶级利用,也不需要去适合什么人的口味。应法尔如是,恢复其本来面目。

为了实现人间佛教,必须发扬佛教的三大优良传统:

1、农禅并重,是根据八正道的原理提出来的。八正道中的正见、正思维、正语、正业、正精进是属于农禅的两方面的。正命是属于农的方面,正念、正定是属于禅的方面。农禅并重的旨趣,是寓修持于劳动,赖劳动办修持的道粮。藉农以维持生命,增长福德;修禅以增长慧命,具足智慧。福慧两足尊,是佛的异名(十号之一)。这里特别值得注意的,佛教的“正命”,是针对当时印度流行五种邪命提出来的。“邪命”是指佛教徒不得以非法手段,诈骗钱财,谋求生活。五种邪命:1、乍现异相:在人前乍现奇特之相,谋取利养。2、自说功能:在人前吹说自己有什么功能德行,以求利养。3、占相吉凶,以求利养。4、高声现威,装腔作势,以求利养。5、说所得利,以动人心,到处吹骗,以求利养。这五种邪命,释迦牟尼佛是激烈反对的,在僧团内是绝对禁止。现在社会上居然有个别人挂着佛教的牌子,大搞邪命和迷信活动。为了净化佛门,纯洁佛教,今后凡是看到这种人,要立即予以揭穿,令其当场出丑,永无藏身之地。

2、注重学术研究,佛教是一个自由和理性的宗教。它的宗旨,是将人人的智慧开发出来,使人人都能成佛。因此,学术研究是佛教徒的本行。释迦牟尼佛,就是精通一切知识的大学问家。他弟子文殊、弥勒、舍利佛、目犍连、迦旃延、富楼那、阿难等人也都是大学者。佛涅槃后,世友、马鸣、龙树、提婆、无着、世亲等人,都是举世闻名的杰出思想家。佛教传到我国后,更是高僧辈出,学者如林。佛教学术、在哲学、逻辑学、史学、目录学、文字学、文学、美学、音乐、建筑、医学、天文学等领域,都取得了惊人的成就,是人类文化史上一颗耀眼的明珠。出家人的任务:利生为事业,弘法为家务。要想完成这一光荣的任务,不进行学术研究怎么能行呢?

3、 加强国际友好交流。宗教是属于意识形态的范畴,是人类共同的财富。我国在历史上曾通过佛教这一渠道,与印度、东南亚、西亚、东北亚各国人民友好往来,进行文化交流,增进友谊,起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在我国古代(明以前)翻译的外文,几乎为佛教所垄断。打开《高僧传》一看,懂外文的和尚是大有人在,大翻译家玄奘的事业,是世所共知的。随着改革和开放的发展,佛教对友好交流的作用,越来越重要。上海是我国对外开放的大城市,上海佛教在这方面的任务很重。我们今后要加强这方面的工作,如加速外语人才的培训,造就一批第一流的学者,与世界各国对话,使唐代佛教盛况再现于今日。完成这一艰巨的任务,要靠上海的佛教徒团结起来,共同努力。人间佛教思想和三个优良传统 ,使我们端正方向,明确任务,区分邪正,辨别真伪,是佛教与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相协调的第三个标志。

在老城志中,关于“管理和使用好寺庙”、“健全佛教教育体系”部分,笔者另有专文述及,这里就不多说了。

真禅于一九八七年五月写于上海玉佛寺般若丈室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