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七开示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玉佛春秋专题 > 虚云专题 > 禅七开示 > 正文
初七第六日开示(2月27日)
发布日期:2016-05-17   来源: 上海玉佛禅寺

 古人说:‘日月如梭,光阴似箭。’才说打七,明天就是解七了。依规矩,明天早上要考功了,因为打七是克期取证的力法。证者证悟,见到自己本地风光,悟到如来的妙性,故曰证悟。考功就是要考察你在七天当中的功夫到了何等程度,要你向大众前吐露出来。平常在这个时候向你们考功,是叫做讨包子钱,人人要过的,就是我们打七的人人要开悟,人人可以弘扬佛法,度尽众生的意思。现在不是说人人开悟,就是一人开了悟,也可以还得这些包子钱。所谓众人吃饭,一人还账。如果我们发起一片精进的道心,是可以人人开悟的。古人说:‘凡夫成佛真个易,去除妄想实为难。’只因你我无始以来贪爱炽然,流浪生死,八万四千尘劳,种种习气毛病放不下,不得悟道,不像诸佛菩萨常觉不迷,是故莲池说:‘染源易就,道业难成,不了目前,万缘差别。只见境风浩浩,凋残功德之林,心火炎炎,烧尽菩提之种。道念若同情念,成佛多时,为众如为己身,彼此事办。不见他非我是,自然上恭下敬,佛法时时现前,烦恼尘尘了脱。’这十几句话,说得何等明白和真切!染者,染污义,凡夫的境界,总是贪染财色名利,嗔恚斗争,对道德二字,认为是绊脚石,一天到晚,喜怒哀乐,贪爱富贵荣华,种种世情不断,道念一点没有。所以功德林被凋残,菩提种子被烧尽。假如把世情看得淡淡的,一切亲友怨家,视为平等,不杀、不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视一切众生平等无二,视人饥如己饥,视人溺如己溺,常发菩提心,则可与道念相应,亦可立地成佛。故曰:‘道念若同情念,成佛多时。’诸佛圣贤,应化世间,一切事情都是为众服务,所谓拔苦与乐,兴慈济物。你我都能克己复礼,什么也不为自己作享受,那么人人都无困苦,事事都能办到了,同时你自己也随之得到圆满果实的报酬。如江河中的水涨高了,船必自高了,你能以一种慈悲心、恭敬心对人,不自高自大,不骄傲虚伪,则人见到你一定会恭敬客气。否则,只恃一己之才能,老气横秋的,或口是心非的,专为声色名利作计,那么就是人家恭敬你,也恐是虚伪的。故孔子曰:‘敬人者,人恒敬之,爱人者,人恒爱之。’六祖曰:‘他非我不非,我非自有过。’所以我们切莫要生是非之心,起人我之别,如诸佛菩萨为人服务一样,则菩提种子处处下生,美善的果实,时时有收获,烦恼自然缚不著你了。世尊所说三藏十二部经典,也是为了你我的贪嗔痴三毒。所以三藏十二部的主要就是戒定慧,就是因果,使我们戒除贪欲,抱定慈悲喜舍,实行六度万行,打破愚迷邪痴,圆满智慧德相,庄严功德法身。若能依此处世为人,那真是处处总是华藏界了。今天参加打七的多是在家大德,我们要好好降伏其心,赶紧去离缠缚。我再说一公案作为诸位的榜样,因为你们都是发了很大的信心而来到这宝所,我不与你们解说,恐怕你们得不到宝,空手而回,不免辜负信心,希望静心听著。

昔者唐朝有一居士,姓庞名蕴,字道玄,湖南衡阳人,世本业儒,少悟尘劳,志求真谛。贞元初,闻石头和尚道风,乃往谒之。问曰:‘不与万法为侣者是什么人?’头以手掩其口,庞由是豁然有省。一日石头问曰:‘子见老僧以来,日用事作么生?’庞曰:‘若问日用事,即无开口处。’乃呈偈曰:‘日用事无别,唯吾自偶谐。头头非取舍,处处没张乖。朱紫谁为号,丘山绝点埃。神通并妙用,运水及搬柴。’头然之曰:‘子以缁耶?素耶?’庞曰:‘愿从所慕。’遂不剃染。后参马祖,问曰:‘不与万法为侣者是什么人?’祖曰:‘待汝一口吸尽千江水,即向汝道。’庞于言下,顿领玄旨,乃留驻参承二载。居士自从参透本来人后,什么也不做,一天到晚单单织漉篱过活。家中所有的万贯金银,也一概抛于湘江之中。一日,两夫妇共说无生的道理,玄曰:‘难、难、难,拾担芝麻树上摊。’其妇曰:‘易、易、易,百草头上祖师意。’其女灵照闻之笑曰:‘你们二老人家,怎么说这些话来了?’玄曰:‘据你怎样说?’曰:‘也不难,也不易,饥来吃饭困来睡。’自尔机辩迅捷,诸方响之。因辞药山,山命十禅客相送至门首,玄乃指空中雪曰:‘好雪片片不落别处。’有全禅客曰:‘落在什么处?’玄遂与一掌。全曰:‘也不得草草。’玄曰:‘恁么称禅客,阎罗老子未放你在!’全曰:‘居士作么生?’玄又掌曰:‘眼见如盲,口说如哑。’玄尝游讲肆,随喜听《金刚经》,至无我无人处,致问曰:‘座主。既无我无人,是谁讲谁听?’主无对。玄曰:‘某甲虽是俗人,粗知信向。’主曰:‘只如居士意作么生?’玄以偈答曰:‘无我复无人,作么有疏亲,劝君休历座,不似直求真。金刚般若性,外绝一纤尘。我闻并信受,总是假名陈。’主闻欣然仰叹。一日居士问灵照曰:‘古人道,明明百草头,明明祖师意,如何会?’照曰:‘老老大大,作这个语话。’玄曰:‘你作么生?’照曰:‘明明百草头,明明祖师意!’玄乃笑。玄将入灭,谓灵照曰:‘视日早晚,及午以报。’照观竟回报曰:‘日则中矣,惜天狗蚀日,父亲何不出去一看呢?’玄以为事实,乃下座出户观之,其时灵照即登父座,跏趺合掌坐脱。玄回见灵照已亡,叹曰:‘我女锋捷,先我而去。’于是更延七日,州牧于公倾问疾次,玄谓之曰:‘但愿空诸所有,慎勿实诸所无。好住世间,皆如影响。’言讫,枕于公膝而化,遗命焚弃江湖。其夫人闻之,即告知其子;子闻之,将锄头撑其下额,立地而去,此时其母见如此光景,亦自隐去。你看他们一家四口,都能如此神通妙用,可见你们为居士的多么高尚。到现在莫说你们居士没有这样的人材,就是出家二众,也都是与我虚云差不多,这是多么倒架子,大家努力吧!

分享到: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