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觉醒法师
玉佛修缮 禅寺服务
在线捐赠 梵呗梵乐
玉佛春秋 觉群志工
首页 > 专题 > 玉佛春秋专题 > 虚云专题 > 虚云与觉醒 > 正文
虚云和尚在玉佛寺谈“禅净合一”

 虚云老和尚是近现代佛教界的禅宗大德,毕生以弘扬禅宗为己任,修持苦行,终生不渝。为弘法护教,普度众生,曾踏遍禅州大地,足迹远涉我国的云南和康、藏地区,以及印度、缅甸等国。他从不住持现成寺院,也不受人丰礼供养,总是一笠、一拂、一铲、一背架、一衲随身,到处修复废圮的古刹,领导大众搬砖担土,坐香参禅。即使后来誉满寰中,仍然保持著一往的开拓精神。虚云和尚作为禅宗耆宿,他一肩并嗣五宗法脉,为曹洞四十七代,临济四十三代,云门第十二祖,沩仰第八代,法眼第八代。这在中国佛教禅宗发展史上绝无仅有,故后世传为美谈。

虚云老和尚一生十分重视参禅,他的禅功早已闻名于海内外。如《云门志》说,虚云老和尚当年在终南山结茅修行期间,时值严冬,大雪即将封山。一日煮芋于釜,未熟。即跏跌静坐以待,不觉定下。迨雪融解,后山僧人前来向之贺年,见门外虎迹纵横,进棚视之,见在定中。良久,山僧乃以磬开静,问公食否?答云:适炊未熟。山僧揭釜视之,则霉长已寸许,至少已半月有余。自是每坐禅数日以为常事。又虚云和尚为重修云南大理鸡足山诸事,远至南洋各地募化,有一次在暹罗(今泰日)挂单某寺,踞坐蒲团,一定九日,似死未死,端坐不动,众皆异之,轰动一时。这都是说,虚云和尚坐禅,常能十天半月在定中,安然不动。正是卧干虚云和尚如此禅功,所以一些初学参禅者,常请其开示参禅方法。他亦乐于将自己参禅的体会介绍给后学。一九五二年,《现代佛学》第八期曾刊载了他的《参禅法要》一文,对参禅方法作了简要的介绍。这是他一生参禅经验和体会的总结,对于那些初学禅法而苦无入门之道者来说,起到了一种启蒙作用。

虚云老和尚虽嗣法禅宗,参禅功夫高深,但却是一位奉行“禅净合一”思想的典型人物。这表现在他的讲演和著作中,经常阐述“参禅与念佛”的关系。如就在他的《参禅法要》一文中,曾特别讲到“参禅与念佛”的关系。他说:“念佛的人,每每毁谤参禅,参禅的人,每每毁谤念佛,好像是死对头,必欲对方死而后快。这是佛门最堪悲叹的恶现象!俗语也有说:“家和万事兴,家衰口不停”,兄弟门墙,那能不受人家的耻笑和轻欺吗?参禅念佛等等法门,本来都是释迦牟尼亲口所说,道本无二,不过以众生的夙因和根器各各不同,为应病与药计,便方便说了许多法门来摄化群机;后来诸大师依教分宗,亦不过按当世所趋来对机说法而已。如果就其性近者来修持,则那一门都是入道妙门,本没有高下的分别。而且,法法本来可以至互通、圆融无碍的。譬如念佛念到一心不乱,何尝不是参禅,参禅参到能所双亡,又何尝不是念实相佛。禅者,净中之禅,净者,禅中之净,禅与净本相辅而行,奈何世人偏执,起门户之见,自赞毁他,很像水火不相容,尽违背佛祖分宗别教的深意,且无意中犯了毁谤佛法、危害佛门的重罪,不是一件极可哀、可愍的事吗?望我同仁,不论修持那一个法门的,都要深体佛祖无诤之旨,勿再同室操戈,大家协力同心,挽救这只浪涛汹涌中的危舟吧!”一位禅门泰斗,能在自撰的《参禅法要》一文中,如此透彻地阐明参禅与念佛的关系,为古今所罕见。

虚云老和尚说法数十年,总是融通性相,合一禅净,毫无门户之见。平时有参扣者,往往先试以禅,不契,则示以念佛三昧。当年,他住持岭南禅宗六祖南华寺时,前后十年,重申戒律,创立禅堂,同时于禅堂之外,别立念佛堂,让一部分信徒专修净土。尝谓:“禅宗虽一超直入,非上根利智不能修;末法众生,障深慧浅,惟依持名念佛法门,得了生死,往生极乐国土。初入手与禅是二,及其成功,二而不二。惟念佛须摄心观照,句句落膛,落膛者,著实之谓也。句句著实,念念相应,久之自成一片,由事一心而至理一心,能所两忘,自他不二,与参禅有何差别?”他还引古德嘉言说:“若人但念阿弥陀,是为无上深妙禅。”又引中峰大师所说:“禅者,净土之禅,净土者,禅之净土。”把禅净一致的思想,发挥得淋漓尽致。

虚云老和尚在他的著述和弘法活动中,几乎处处都呈现出他的禅净合一的思想。本文仅对他在一九五二年于上海玉佛禅寺主持和平法会期间,对“禅净合一”思想所作的一些论述,作些扼要的介绍。

一九五二年十二月十二日 ,在维也纳召开了具有历史意义的世界人民和平大会。上海市佛教界热烈拥护这一大会的召开,决定自 十二月十二日起 ,在玉佛禅寺举行祝愿世界和平法会,启建水陆道场讲经法会四十九天,恭请虚云老和尚主坛。虚老在讲经法会上开讲《禅净法要》。同时在接见四众弟子、访问居上时广作开示,大讲“禅净合一”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因为虚老早就知道,近代以来,上海在家佛教居上,有百分之九十信仰净土宗,以念佛为主要修持方法。为此,他在讲经法会上,专门讲了《禅净法要》,把参禅与念佛的关系,作了透彻的阐述。

他说:“现在这里的和平法会,已举行几天了,这是很稀有难得的。今天,苇舫法师……要虚云出来与各位说法,我想趁这个因缘,把念佛与参禅的关系随便谈谈,以便给初发心学佛的人作一个参考。”

“我们人生住在娑婆世界里,犹如在苦海之中,因此没有一个人不想脱离苦海的。但脱离生死苦海,便须佛法。佛法的真谛,严格说起来,是无法可说,那有言语文字形相呢?《楞严经》说:“但有言说,都无实意,可是,为接引一般各种根机不同的众生,致有无量的法门。在中国的佛法,有人分出禅、教、律、净与密宗五派。这在老参饱学的人,是无所谓的,因他已了解佛教的真理,绝无差异的。而在一般初入佛学的人,便发生许多意见,每每分宗啦,教啦等等,并且赞彼毁此,有损法化。要知道一个话头,或一句佛号,都是方便的,不是究竟的,真正工夫用到家的人,是用不著它的。为什么?因为动静一如,好比月印千江,处处明显,无有障碍。障碍者,如天上的浮云,水里的污泥。如有障碍,则月虽明而不显,水虽清而不现。我们修行的人,如果能体会、理解这个道理,了解自心秋月,不向外驰求,返照回光,一念无生,了无所得,那有甚么外相差别呢?祗因无量劫来,妄想执著,习气深重,以致释尊说法,有四十九年,谈经,约三百余会。但这些法门最大的目的,无非是治疗各种众生不同的贪、镇、痴、慢等的习气毛病。若能远离这些,你即是佛,那有众生的差别呢?古人说:‘方便有多门,归元无二路’,也是这个道理。”

“现在的佛法,比较盛行的,是净土与禅宗。”

“禅宗,是世尊在灵山会上拈花示众,唯有迦叶尊者微笑,称为心心相印,教外别传,为佛法的命脉。而念佛的净土和看经持咒的法门,也是了脱生死的佛法。有人说,禅宗是顿超的,念佛持咒是渐次的,是的,但这不过是名相上的差别。实际上是无二致的。六祖大师说,“法无顿渐,见有迟疾。”我认为佛说的每个法门,皆可修持,你与哪一法门相宜,便修持哪一法门,且不可赞此毁彼,妄想执著。

“心地法门的禅宗,自迦叶尊者后,辗转相传,从印度传到中国六祖慧能大师,都称为正法流传,盛极一时。……远公提倡净土,九祖相承,在永明后,历代祖师,大都以禅宗弘扬净土,水乳相融。虽然诸宗纷起,究竟不离拈花命脉,足见禅净关系的密切了,更可见古人弘扬佛法的婆心了,但是,有一般不识先人的苦心者,便说念佛是老太婆干的事,或说参禅是空亡外道。总之,说自已是,说他人非,争论不已。这不仅违背佛祖方便设教的本怀,且给他人以攻击的机会,妨碍佛教前途的发展,至深且巨。因此,虚云特别提出,希望各位老参及初发心的道友们,再不可这样下去,如果再这般下去,便是佛教的死路一条。大家须知条条大路通长安的道理。学佛的人,应多看看永明老人的《宗镜录》和《万善同归集》等,亦应了解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要认识自性净土,舍妄归真,勿得向外别求。如果我们能体会到这种真理,随他说禅也好,谈净也好,说东方也去得,说西方也生得,乃至说有也可,说无也可。到这时,一色一香,无非中道了义,自性弥陀,唯心净土,当下即是,那有许多葛藤。”

虚云老和尚在玉佛禅寺。除了主持法会并在讲经法会上作开示外,还访问了一些居士和接见一些来访者。特别是每逢星期一、三、五,在玉佛禅寺公开接众,每次原定五百人左右,但往往有来一千人左右的,有时甚至多达数千人。无论是公开接众,还是个别访问和接见,他老人家总是应机说教,宣扬“禅净合一”的思想。因为他早就知道。近代上海的佛教信徒,绝大多数是信奉净土宗的。

有一次,虚云老和尚在玉佛禅寺公开接众,前来要求拜见的人高达数千,把大殿前诺大的丹墀挤得水泄不通,秩序很难维持,许多接待人员非常担心,生怕发生意外。那知他老人家往人群中一站,八风不动,处之泰然,安祥地讲起参禅与念佛的关系,讲禅净合一对佛教发展的必要,要大家信受奉行,说来也奇怪,本来骚动著的人们,一下子被他铿锵有力的说法声音所震摄,突然安静下来,恭聆法要,不再拥挤。当时许多人热泪盈眶,深深地为他那种不舍众生的慈悲心肠所感动。

又一次,虚云老和尚在玉佛禅寺按见来访者,一位居士请问佛法三点。当问到“佛法各有宗派,因众生根机不同而宣扬各种法门,但初学的人以何宗入手为宜”时,他回答说:“凭各人根机,信奉何宗,以何宗入手。”当问到“现在修净土宗者最多,是否现今众生当机专持名号,不假禅观就能得益”时,他回答说:“佛说种种法门,皆能成佛,专持名号者,即得持名号而成佛。”

当虚云老和尚在玉佛禅寺主持和平法会期间,适逢中国净土宗第十三祖印光大师生西十二周年纪念。当时在上海的佛教弟子们于玉佛禅寺方丈室举行纪念法会,虚云老和尚应邀在纪念法会上向印老弟子开示:“念佛要如细水长流,念念不断,念到一心不乱,心境一如,那就是参禅,”一位禅宗巨匠,能和印光老法师一样,叫人老实念佛,这说明他非但没有门户之见,而且廖廖数语,把禅净合一的道理,说得圆融无碍,不愧是一位宗说兼通、圆融禅净的法匠,当时印老的弟子们听了他的开示后,赞叹之声不绝,表示一定要按著他老人家的开示去做。

虚云老和尚一九五二年在上海玉佛禅寺主持和平法会期间所作的关于“禅净合一”思想的开示和说法,当时在上海佛教界影响巨大。许多信仰??土宗的佛教徒,从此不再坚持门户之见。不再非议禅宗的参禅做法,而几乎所有的禅宗寺庙,也大都在寺内设立念佛堂,聚众念佛,实行参禅念佛并重。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现在。目前,在上海,不仅许多禅宗寺庙仍然设立念佛堂,定期聚众念佛,而且有许多信仰净土宗的在家居士,主动要求到禅宗寺庙中去参加坐禅。如上海玉佛禅寺近年来主办了多次坐禅班,报名参加者纷至沓来,应接不暇。所有参加者都很认真,可见禅净合一思想对他们影响之深。

虚云老和尚大力宣扬禅净合一的思想,中心思想是破除各宗派的门户知见。他常常对人讲:“禅宗也好,净土宗和其他各宗也好,都是佛所说的法,是一脉相承下来的,应当互相扬化,不能分别庭户,自相摧残,而且在永明延寿以后,禅净合一的思想,已经在广大佛教徒中有一定的影响。到了近代,其他各宗都已经衰落,只有禅宗和净土宗继续流传。所以进一步发扬禅净合一思想,尤其需要。特别是近代上海的佛教,由于印光大师的大力弘扬,净土思想盛极一时。不仅许多宗派的高僧,大都兼弘净土,一些原来属于禅宗的寺庙,也设立念佛堂,提倡念佛,而且还出现了一些专弘净土的寺庙。特别是一些重要的新兴佛教居士团体,如世界佛教居士林、上海佛教净业社等,都是专门弘扬净土宗的。还有为数众多的念佛团体,也都是专门弘扬净土的。所以,来到上海弘法,就必然要大力弘扬禅净合一的思想,以促进上海佛教更进一步的发展。”

现在,离开虚云老和尚在玉佛禅寺主持和平法会的时间,已经将近半个世纪,但他在当年弘扬禅净合一思想所留下的影响,却永远不会消失。上海佛教界一些当年曾亲聆他教诲的四众弟子,仍然怀念著这位禅宗尊宿。而虚云老和尚那种脚踏实地、一丝不苟、自利利他、弘法护教,特别是禅净合一的思想和精神,将永远是我们效法的榜样。

  —— 摘自《香港佛教》507

 

虚云与觉醒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玉佛春秋专题 > 虚云专题 > 虚云与觉醒 > 正文
虚云和尚在玉佛寺谈“禅净合一”
发布日期:2016-05-16 19:35:26   来源: 上海玉佛禅寺    

 虚云老和尚是近现代佛教界的禅宗大德,毕生以弘扬禅宗为己任,修持苦行,终生不渝。为弘法护教,普度众生,曾踏遍禅州大地,足迹远涉我国的云南和康、藏地区,以及印度、缅甸等国。他从不住持现成寺院,也不受人丰礼供养,总是一笠、一拂、一铲、一背架、一衲随身,到处修复废圮的古刹,领导大众搬砖担土,坐香参禅。即使后来誉满寰中,仍然保持著一往的开拓精神。虚云和尚作为禅宗耆宿,他一肩并嗣五宗法脉,为曹洞四十七代,临济四十三代,云门第十二祖,沩仰第八代,法眼第八代。这在中国佛教禅宗发展史上绝无仅有,故后世传为美谈。

虚云老和尚一生十分重视参禅,他的禅功早已闻名于海内外。如《云门志》说,虚云老和尚当年在终南山结茅修行期间,时值严冬,大雪即将封山。一日煮芋于釜,未熟。即跏跌静坐以待,不觉定下。迨雪融解,后山僧人前来向之贺年,见门外虎迹纵横,进棚视之,见在定中。良久,山僧乃以磬开静,问公食否?答云:适炊未熟。山僧揭釜视之,则霉长已寸许,至少已半月有余。自是每坐禅数日以为常事。又虚云和尚为重修云南大理鸡足山诸事,远至南洋各地募化,有一次在暹罗(今泰日)挂单某寺,踞坐蒲团,一定九日,似死未死,端坐不动,众皆异之,轰动一时。这都是说,虚云和尚坐禅,常能十天半月在定中,安然不动。正是卧干虚云和尚如此禅功,所以一些初学参禅者,常请其开示参禅方法。他亦乐于将自己参禅的体会介绍给后学。一九五二年,《现代佛学》第八期曾刊载了他的《参禅法要》一文,对参禅方法作了简要的介绍。这是他一生参禅经验和体会的总结,对于那些初学禅法而苦无入门之道者来说,起到了一种启蒙作用。

虚云老和尚虽嗣法禅宗,参禅功夫高深,但却是一位奉行“禅净合一”思想的典型人物。这表现在他的讲演和著作中,经常阐述“参禅与念佛”的关系。如就在他的《参禅法要》一文中,曾特别讲到“参禅与念佛”的关系。他说:“念佛的人,每每毁谤参禅,参禅的人,每每毁谤念佛,好像是死对头,必欲对方死而后快。这是佛门最堪悲叹的恶现象!俗语也有说:“家和万事兴,家衰口不停”,兄弟门墙,那能不受人家的耻笑和轻欺吗?参禅念佛等等法门,本来都是释迦牟尼亲口所说,道本无二,不过以众生的夙因和根器各各不同,为应病与药计,便方便说了许多法门来摄化群机;后来诸大师依教分宗,亦不过按当世所趋来对机说法而已。如果就其性近者来修持,则那一门都是入道妙门,本没有高下的分别。而且,法法本来可以至互通、圆融无碍的。譬如念佛念到一心不乱,何尝不是参禅,参禅参到能所双亡,又何尝不是念实相佛。禅者,净中之禅,净者,禅中之净,禅与净本相辅而行,奈何世人偏执,起门户之见,自赞毁他,很像水火不相容,尽违背佛祖分宗别教的深意,且无意中犯了毁谤佛法、危害佛门的重罪,不是一件极可哀、可愍的事吗?望我同仁,不论修持那一个法门的,都要深体佛祖无诤之旨,勿再同室操戈,大家协力同心,挽救这只浪涛汹涌中的危舟吧!”一位禅门泰斗,能在自撰的《参禅法要》一文中,如此透彻地阐明参禅与念佛的关系,为古今所罕见。

虚云老和尚说法数十年,总是融通性相,合一禅净,毫无门户之见。平时有参扣者,往往先试以禅,不契,则示以念佛三昧。当年,他住持岭南禅宗六祖南华寺时,前后十年,重申戒律,创立禅堂,同时于禅堂之外,别立念佛堂,让一部分信徒专修净土。尝谓:“禅宗虽一超直入,非上根利智不能修;末法众生,障深慧浅,惟依持名念佛法门,得了生死,往生极乐国土。初入手与禅是二,及其成功,二而不二。惟念佛须摄心观照,句句落膛,落膛者,著实之谓也。句句著实,念念相应,久之自成一片,由事一心而至理一心,能所两忘,自他不二,与参禅有何差别?”他还引古德嘉言说:“若人但念阿弥陀,是为无上深妙禅。”又引中峰大师所说:“禅者,净土之禅,净土者,禅之净土。”把禅净一致的思想,发挥得淋漓尽致。

虚云老和尚在他的著述和弘法活动中,几乎处处都呈现出他的禅净合一的思想。本文仅对他在一九五二年于上海玉佛禅寺主持和平法会期间,对“禅净合一”思想所作的一些论述,作些扼要的介绍。

一九五二年十二月十二日 ,在维也纳召开了具有历史意义的世界人民和平大会。上海市佛教界热烈拥护这一大会的召开,决定自 十二月十二日起 ,在玉佛禅寺举行祝愿世界和平法会,启建水陆道场讲经法会四十九天,恭请虚云老和尚主坛。虚老在讲经法会上开讲《禅净法要》。同时在接见四众弟子、访问居上时广作开示,大讲“禅净合一”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因为虚老早就知道,近代以来,上海在家佛教居上,有百分之九十信仰净土宗,以念佛为主要修持方法。为此,他在讲经法会上,专门讲了《禅净法要》,把参禅与念佛的关系,作了透彻的阐述。

他说:“现在这里的和平法会,已举行几天了,这是很稀有难得的。今天,苇舫法师……要虚云出来与各位说法,我想趁这个因缘,把念佛与参禅的关系随便谈谈,以便给初发心学佛的人作一个参考。”

“我们人生住在娑婆世界里,犹如在苦海之中,因此没有一个人不想脱离苦海的。但脱离生死苦海,便须佛法。佛法的真谛,严格说起来,是无法可说,那有言语文字形相呢?《楞严经》说:“但有言说,都无实意,可是,为接引一般各种根机不同的众生,致有无量的法门。在中国的佛法,有人分出禅、教、律、净与密宗五派。这在老参饱学的人,是无所谓的,因他已了解佛教的真理,绝无差异的。而在一般初入佛学的人,便发生许多意见,每每分宗啦,教啦等等,并且赞彼毁此,有损法化。要知道一个话头,或一句佛号,都是方便的,不是究竟的,真正工夫用到家的人,是用不著它的。为什么?因为动静一如,好比月印千江,处处明显,无有障碍。障碍者,如天上的浮云,水里的污泥。如有障碍,则月虽明而不显,水虽清而不现。我们修行的人,如果能体会、理解这个道理,了解自心秋月,不向外驰求,返照回光,一念无生,了无所得,那有甚么外相差别呢?祗因无量劫来,妄想执著,习气深重,以致释尊说法,有四十九年,谈经,约三百余会。但这些法门最大的目的,无非是治疗各种众生不同的贪、镇、痴、慢等的习气毛病。若能远离这些,你即是佛,那有众生的差别呢?古人说:‘方便有多门,归元无二路’,也是这个道理。”

“现在的佛法,比较盛行的,是净土与禅宗。”

“禅宗,是世尊在灵山会上拈花示众,唯有迦叶尊者微笑,称为心心相印,教外别传,为佛法的命脉。而念佛的净土和看经持咒的法门,也是了脱生死的佛法。有人说,禅宗是顿超的,念佛持咒是渐次的,是的,但这不过是名相上的差别。实际上是无二致的。六祖大师说,“法无顿渐,见有迟疾。”我认为佛说的每个法门,皆可修持,你与哪一法门相宜,便修持哪一法门,且不可赞此毁彼,妄想执著。

“心地法门的禅宗,自迦叶尊者后,辗转相传,从印度传到中国六祖慧能大师,都称为正法流传,盛极一时。……远公提倡净土,九祖相承,在永明后,历代祖师,大都以禅宗弘扬净土,水乳相融。虽然诸宗纷起,究竟不离拈花命脉,足见禅净关系的密切了,更可见古人弘扬佛法的婆心了,但是,有一般不识先人的苦心者,便说念佛是老太婆干的事,或说参禅是空亡外道。总之,说自已是,说他人非,争论不已。这不仅违背佛祖方便设教的本怀,且给他人以攻击的机会,妨碍佛教前途的发展,至深且巨。因此,虚云特别提出,希望各位老参及初发心的道友们,再不可这样下去,如果再这般下去,便是佛教的死路一条。大家须知条条大路通长安的道理。学佛的人,应多看看永明老人的《宗镜录》和《万善同归集》等,亦应了解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要认识自性净土,舍妄归真,勿得向外别求。如果我们能体会到这种真理,随他说禅也好,谈净也好,说东方也去得,说西方也生得,乃至说有也可,说无也可。到这时,一色一香,无非中道了义,自性弥陀,唯心净土,当下即是,那有许多葛藤。”

虚云老和尚在玉佛禅寺。除了主持法会并在讲经法会上作开示外,还访问了一些居士和接见一些来访者。特别是每逢星期一、三、五,在玉佛禅寺公开接众,每次原定五百人左右,但往往有来一千人左右的,有时甚至多达数千人。无论是公开接众,还是个别访问和接见,他老人家总是应机说教,宣扬“禅净合一”的思想。因为他早就知道。近代上海的佛教信徒,绝大多数是信奉净土宗的。

有一次,虚云老和尚在玉佛禅寺公开接众,前来要求拜见的人高达数千,把大殿前诺大的丹墀挤得水泄不通,秩序很难维持,许多接待人员非常担心,生怕发生意外。那知他老人家往人群中一站,八风不动,处之泰然,安祥地讲起参禅与念佛的关系,讲禅净合一对佛教发展的必要,要大家信受奉行,说来也奇怪,本来骚动著的人们,一下子被他铿锵有力的说法声音所震摄,突然安静下来,恭聆法要,不再拥挤。当时许多人热泪盈眶,深深地为他那种不舍众生的慈悲心肠所感动。

又一次,虚云老和尚在玉佛禅寺按见来访者,一位居士请问佛法三点。当问到“佛法各有宗派,因众生根机不同而宣扬各种法门,但初学的人以何宗入手为宜”时,他回答说:“凭各人根机,信奉何宗,以何宗入手。”当问到“现在修净土宗者最多,是否现今众生当机专持名号,不假禅观就能得益”时,他回答说:“佛说种种法门,皆能成佛,专持名号者,即得持名号而成佛。”

当虚云老和尚在玉佛禅寺主持和平法会期间,适逢中国净土宗第十三祖印光大师生西十二周年纪念。当时在上海的佛教弟子们于玉佛禅寺方丈室举行纪念法会,虚云老和尚应邀在纪念法会上向印老弟子开示:“念佛要如细水长流,念念不断,念到一心不乱,心境一如,那就是参禅,”一位禅宗巨匠,能和印光老法师一样,叫人老实念佛,这说明他非但没有门户之见,而且廖廖数语,把禅净合一的道理,说得圆融无碍,不愧是一位宗说兼通、圆融禅净的法匠,当时印老的弟子们听了他的开示后,赞叹之声不绝,表示一定要按著他老人家的开示去做。

虚云老和尚一九五二年在上海玉佛禅寺主持和平法会期间所作的关于“禅净合一”思想的开示和说法,当时在上海佛教界影响巨大。许多信仰??土宗的佛教徒,从此不再坚持门户之见。不再非议禅宗的参禅做法,而几乎所有的禅宗寺庙,也大都在寺内设立念佛堂,聚众念佛,实行参禅念佛并重。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现在。目前,在上海,不仅许多禅宗寺庙仍然设立念佛堂,定期聚众念佛,而且有许多信仰净土宗的在家居士,主动要求到禅宗寺庙中去参加坐禅。如上海玉佛禅寺近年来主办了多次坐禅班,报名参加者纷至沓来,应接不暇。所有参加者都很认真,可见禅净合一思想对他们影响之深。

虚云老和尚大力宣扬禅净合一的思想,中心思想是破除各宗派的门户知见。他常常对人讲:“禅宗也好,净土宗和其他各宗也好,都是佛所说的法,是一脉相承下来的,应当互相扬化,不能分别庭户,自相摧残,而且在永明延寿以后,禅净合一的思想,已经在广大佛教徒中有一定的影响。到了近代,其他各宗都已经衰落,只有禅宗和净土宗继续流传。所以进一步发扬禅净合一思想,尤其需要。特别是近代上海的佛教,由于印光大师的大力弘扬,净土思想盛极一时。不仅许多宗派的高僧,大都兼弘净土,一些原来属于禅宗的寺庙,也设立念佛堂,提倡念佛,而且还出现了一些专弘净土的寺庙。特别是一些重要的新兴佛教居士团体,如世界佛教居士林、上海佛教净业社等,都是专门弘扬净土宗的。还有为数众多的念佛团体,也都是专门弘扬净土的。所以,来到上海弘法,就必然要大力弘扬禅净合一的思想,以促进上海佛教更进一步的发展。”

现在,离开虚云老和尚在玉佛禅寺主持和平法会的时间,已经将近半个世纪,但他在当年弘扬禅净合一思想所留下的影响,却永远不会消失。上海佛教界一些当年曾亲聆他教诲的四众弟子,仍然怀念著这位禅宗尊宿。而虚云老和尚那种脚踏实地、一丝不苟、自利利他、弘法护教,特别是禅净合一的思想和精神,将永远是我们效法的榜样。

  —— 摘自《香港佛教》507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