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觉醒法师
玉佛修缮 禅寺服务
在线捐赠 梵呗梵乐
玉佛春秋 觉群志工
首页 > 专题 > 玉佛春秋专题 > 虚云专题 > 虚云与真禅 > 正文
缅怀禅门尊宿虚云老和尚

 虚云老和尚是近代禅宗大德,一生兼祧禅宗五家法脉,曾于鼓山传承曹洞宗,兼嗣临济宗,中兴云门宗,扶持法眼宗,延续沩仰宗。为中国佛教史上第一人。其一生的弘化事业,虽然主要是在福建、云南、广东、江西等省,先后任鸡足山总住持,昆明华亭寺(后改名云栖寺)、福州鼓山涌泉寺、韶关南华寺、乳源云门寺、云居山真如寺等寺方丈。但在一九五二年,曾应邀来上海玉佛寺,主持上海佛教界发起的祝愿世界和平法会,因此与玉佛寺有着一段殊胜的因缘。真禅于一九五二年悬钵于玉佛常住。在虚公主持祝愿世界和平法会期间,任法务组织负责人,因此虚公在法会期间的一切法务,均由我亲自陪同。由于终日随侍左右,亲聆教诲,故获益良多。虚公那慈祥的面容,诲人不倦的精神,至今记忆犹新。值此虚公圆寂三十周年之际,为了纪念这位老人在发展佛教事业方面所作出的巨大贡献,特将自己所知道的有关公之禅学思想,及其在上海玉佛寺主持祝愿世界和平法会的情况,作一些简要的论述。

一、虚公的禅学思想

虚公一生修持苦行,终生不渝。为弘法护教,普度众生,曾踏遍神州大地,足迹远涉我国的康、藏地区和印度、缅甸等国。从不住持现成寺院,也不受人丰厚供养,总是一笠、一拂、一铲、一背架、一衲随身,到处修复废圮的古刹,领导大众搬砖担土,坐香参禅。即使誉满寰中,仍然保持着一往的开拓精神。有人将虚公一生的光辉业绩,概括为八点:一、建寺安僧,二、振兴禅宗,三、提倡戒学,四、兴学育德,五、农禅并重,六、重视道场,七、护国护教,八、普度众生。我认为这种评价是十分恰当的。虚公是近代禅门泰斗,平生以振兴禅宗为己任,但他的思想并不偏狭,可以这样说,他的思想特点是宗、教并重,禅、净并重,解、行并重。根据他所撰的佛教著述和开示录等书,我认为此老重要的禅学思想有以下几个方面:

()提倡戒学,整顿道风

虚云和尚认为,无论禅、净、密、教,各个法门均要以持戒为根本。如不持戒,不论修学什么,都是外道;不论如何修法,都不能成佛。因此,他一生以严净尼,行头陀行著称。公所主持的寺院,都是年年讲戒,月月诵戒,从不少懈。五十年代以来,有些僧人提出,要学日本佛教那样,废除戒律,僧娶尼嫁,穿着俗装,饮酒食肉。公极力反对,在各种场合,痛斥邪说,并向有关方面呼吁,坚持严守戒律。为了阐明持戒的重要性,他在隹持云居山真如寺期间,先后撰写了《传戒缘起》、《开自誓受戒方便》、《戒法戒体戒行戒相》、《大小乘戒之同异》、《三皈五戒》、《十戒、具戒、三聚戒》等文,阐述了戒学方面的一些根本问题,发展了戒学的某些内容。例如,原来戒本规定,比丘不得自手掘地及纺织。他根据我国国情认为现代比丘参加耕织并不犯戒。因为佛戒有性戒与遮戒两大类,性戒如杀、盗、淫等,无论是否为佛所制,若作均为犯戒。遮戒则不同,可以因地制宜、因事制宜、因时制宜。如耕织戒,在古印度社会,僧人乞食乞衣,一心办道,故以自己营谋衣食为戒。中国的国情与古印度不同,故对戒律也不能墨守成法。唐代百丈禅师就指出“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农禅并重原则,成为我国佛教的优良传统。所以今日的比丘进行耕织,决不是犯戒;相反不从事劳动生产,倒是犯戒的行为。因此认为,若得佛意,虽与条文相违,亦名持戒;若不得佛意,虽形式上遵守条文,也是犯戒。此外,虚公为了使得更多的人能够同时受戒,特开自誓受戒方便,即在住房、伙食等都有困难的条件下,不一定在形式上照搬传统的受戒方式和仪式,而是可以采取一种变通办法。这种办法,就是传戒者与受戒者约好时间,受戒者在本处自誓,不得已而开设的一种方便受戒。一九五五年他在云居山就开过这种方便受戒,从而满足了广大四众弟子要求受戒的愿望。

在整顿道风方面,虚云和尚也是不遗余力的。如一九二九年,他回到鼓山涌泉寺,见道风衰落,禅堂有名无实。堂内仅有一、二僧人看管门户,此外别无事故,既不上殿,更不坐香。他当即加以整顿,修理禅堂,扩充人数,恢复旧有十二枝香的参禅制度,逢冬加香打七,远近闻风来归者日多,常住僧众达到三百余人,早晚上殿,虽炎夏严冬,从不间断。每年年初,全寺修忏摩法,共拜万佛忏,约时半月。春末传戒一次,夏天则举行讲经法会。数年整顿,终于使鼓山涌泉寺的道风蒸蒸日上。在住持其他寺院时,也同样以整顿道风为恒务。为了管理好寺庙,使优良的道风持久不衰,他先后制定有十余种规约,如《云栖寺万年簿记》、《常住规约》、《教习学生规约》、《重整鼓山规约》、《客堂规约》、《云水堂规约》、《禅堂规约》、《戒堂规约》、《爱道堂共住规约》、《衣钵寮规约》、《库房规约》、《大寮规约》、《浴室规则》、《农场组织简章》、《学戒堂规约》等。这些规约,对不同的僧职人员提出了不同的要求。如住持必须有德有才,以身作则,处处事事能做大众的表率;监院为一寺之总监,须兴利除弊,应时时觉察、处处巡视,及时掌握全寺的动态和事故的苗子,得以防患于未然;知客要谈吐文雅,具足威仪,接待客人要如理如法,不卑不亢;禅堂的禅和子,在禅堂内不得交头接耳,闲谈杂话,阅读图书等等。

()论参禅的条件和方法

虚公一生十分重视参禅,其禅功闻名于海内外。有关于公的参禅功夫,曾流传着许多传说。如《云门山志》说:虚公在终南山结茅修行期间,时值严冬,大雪即将封山。一日煮芋于釜,未熟,即跏趺静坐以待,不觉定下。迨雪融解,后山僧人前来贺年,见门外虎迹纵横,进棚视之,良久,乃以引磬开静,问公食否?答云:适软未熟。揭釜视之,则霉长已寸许,至少已半月有余。自是每坐禅数日以为常事。又虚云和尚为重修鸡足山诸寺,远至南洋各地化缘。有一次在暹罗挂单某寺,跨坐蒲团,一定九日,似死非死,端坐不动,众皆异之,轰动一时。这都是说,虚云和尚坐禅,常常能十天半月在定中,安然不动。

正是由于如此禅功,所以有些初学参禅者,常请其开示参禅方法。公亦乐于将自己参禅的体会介绍给后学。一九五二年,《现代佛学》第八期曾刊载了虚公的《参禅法要》一文,其中在《坐禅须知》一节说:

“平常日用,皆在道中行,那里不是道场,本用不着什么禅堂,也不是坐才是禅的。所谓禅堂,所谓坐禅,都是为我等障深慧浅的众生而设。

坐禅先要晓得善调身心。若不善调,小则害病,大则着魔,实在可惜!禅堂的行香坐香,用意就在调身心。此外调身心的方法还多,今择要略说:

结跏趺坐时,宜顺着自然正坐,不可将腰作意挺起,否则火气上升,过后会眼屎多,口臭气顶,不思饮食,甚或吐血;又不要弯腰垂头,否则容易昏沉;尤其不要靠背,否则会吐血的。如觉昏沉来时,睁大眼睛,挺一挺腰,轻轻略移动臂部,昏沉自然消灭。

用功太过急迫,觉心中烦躁时,宜万缘放下,工夫也放下来,休息几分钟,渐会舒服,然后再提起用功;否则日积月累,便会变成性躁易怒,甚或发狂着魔。

坐禅中遭遇的境界很多,说之不了,但只要你不去执着它,便碍不到你,俗语所谓‘见怪不怪,其怪自败’。虽遇着或见着什么恶境界,也不要管它,不要害怕;就是看见什么好境界,也不要管它,不要生欢喜。《楞严》所谓‘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此外,在向信众开示时还谈到了参禅的先决条件:

“参禅目的在明心见性,就是要去掉自心的染污,实现自性的面目。染污就是妄想执着,自性就是如来智慧德相。(中略)因此参禅的先决条件,就是除妄想。妄想如何除法,释迦牟尼佛说得很多,最简单的莫如‘狂心顿歇,歇即菩提’一个‘歇’字。禅宗由达摩祖师传来东土,到六祖后禅风广播,震烁古今;但达摩祖师和六祖开示学人最要紧的话,莫若‘屏息诸缘,一念不生’。屏息诸缘就是万缘放下。所以‘万缘放下,一念不生’这两句话,实在是参禅的先决条件。这两句如果做不到,参禅不但是说没有成功,就是入门都不可能。那么如何才能做到呢?上焉者一念永歇,直至无生,顿证菩提,毫无罗索。其次则以理除事,了知自性本来清净,烦恼菩提,生死涅盘,皆是假名,原不与我自性相干。事事物物,皆是梦幻泡影,我此四大色身,与山河大地,在自性中如海中的浮沤一样,随起随灭,无碍本体。不应随一切幻事的生、住、异、灭而起欣厌取舍,通身放下,如死人一样,自然根尘识心消落,贪嗔痴爱泯灭,所有这身子的痛痒苦乐,饥寒饱暖,荣辱生死,祸福吉凶,毁誉得丧,安危险夷,一概置之度外,这样才算入下。一放下,一切放下,永永放下,叫作万缘放下。万缘放下了,妄想自消,分别不起,执着远离。至此一念不生,自性光明全体显露。至是参禅的条件具备了,再用功真参实究,明心见性才有份。”

以上这些参禅方法,是他一生参禅经验和体会的总结,对于那些欲学禅法而苦无入门之道者来说,确实起到了一种启蒙的作用。

()各宗平等的思想

虚公禅学思想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各宗平等的思想。

禅宗自六祖慧能以后,一花五叶,各标宗风:曹洞以敲唱为用,临济以互换为机,云门是函盖截流,沩仰是方圆默契,法眼则一切现成。禅宗五宗,由于门庭施设的不同,接引学人的方法各有一套,所以形成了不同的宗风。虚公对禅宗五宗,不分彼此,同等看待,因而一肩并嗣五宗法脉,为曹洞四十七代,临济四十三代,云门第十二祖,沩仰第八代,法眼第八代。对此,后世传为美谈。

虚公不仅禅宗五宗并嗣,而且对禅宗以外的其他各宗,也不分彼此,平等看待。一九五二年,他在上海玉佛寺主持祝愿世界和平法会期间,曾于农历十一月初三日,答某居士请问佛法三点。当问到“佛法各有宗派,因众生根基不同而宣扬各种法门,但初学的人以何宗入手为宜”时,公回答说:“凭各人根机,信奉何宗,以何宗入手。”当问到“现在修净宗者最多,是否现今众生当机专持名号,不假禅观能否得益”时,他回答说:“佛说种种法门,皆能成佛,专持名号者,即得持名号而成佛。”他在《参禅法要》中,还特别讲到了“参禅与念佛”的关系:

“念佛的人,每每毁谤参禅,参禅的人,每每毁谤念佛,好像是死对头,必欲对方死而后快。这是佛门最堪悲叹的恶现象!俗语也有说:‘家和万事兴,家衰口不停。’兄弟阋墙,那得不受人家的耻笑和轻欺呀?参禅念佛等法门,本来都是释迦牟尼亲口所说,道本无二,不过以众生的夙因和根器各各不同,为应病与药计,便方便说了许多法门来摄化群机;后来诸大师依教分宗,亦不过按当世所趋来对机说法而已。如果就其性近者来修持,则哪一门都是入道妙门,本没有高下的分别。而且,法法本来可以互通,圆融无碍的。譬如念佛念到一心不乱,何尝不是参禅,参禅参到能所双亡,又何尝不是念实相佛。禅者,净中之禅,净者,禅中之净,禅与净本相辅而行,奈何世人偏执,起门户之见,自赞毁他,很像水火不相容,尽违背佛祖分宗别教的深意,且无意中犯了毁谤佛法、危害佛门的重罪,不是一件极可哀、可愍的事吗?望我同仁,不论修持那一个法门的,都深体佛祖无诤之旨,勿再同室操戈,大家协力同心,挽救这只浪涛汹涌中的危舟吧!”一位禅门泰斗,能如此透彻地阐明参禅与念佛的关系,古今罕见。这是各宗平等思想在他禅学思想中的充分体现。

()发扬农禅并重的优良传统

自百丈禅师开创“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制度后,农禅并重的丛林风规,逐渐在我国佛教界得到推广,终于成为我国佛教的一种优良传统。虚公继承了这一传统,同时结合中国佛教的现状,认为今后的佛教,要不被社会所淘汰,僧伽必须在经济上自给自足,自食其力,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因此,所到之处,都坚持了这一条原则。如四十年代,他在住持云门寺时,就实行农禅并重的原则。一开始,着手重修寺宇殿堂,他亲自动手,带领着僧众肩挑手提,清除破烂腐朽的旧殿堂,把地基一方方填平整实。然后集中全寺僧众,在少数工匠的技术指导下,自己爆石,自伐木材,自烧砖瓦,自己建造,自己油漆。经过近十年的辛勤劳动,建造的殿堂阁寮和厅楼库藏共计一百八十余楹,殿宇宏丽,法相庄严,面貌焕然一新。在生产上,则创立大觉农场,规定凡在寺共住者,均须参加垦荒种植。在他的带领下,云门寺一直奉行着自己开垦、自己种植的原则。一九五五年在云居山,住众百余人,开垦水田一百八十余亩,旱地五十余亩,收获稻谷四万五千余斤,杂粮二万六千余斤。其他经济作物收入尚有竹、花、银杏、笋干等。同时还积极开荒造林。一年收入,自给有余。在参禅用功方面,也并没有因生产劳动而有所放松。虚公经常在禅堂里作开示:“在新时代学佛的人,要本着百丈老人‘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话做去,希望大家在白天里,努力生产;早晚间加紧修持。这样,既能资养色身,又可增长慧命,同时也符合了农禅生活的原则”。在虚老的引导下,云居山僧众早晚上殿修持和参禅用功,始终没有松懈。到了冬天,禅堂开始打七,年年如此。这种优良传统,一直维持到现在。目前真如寺在山场三千五百二十九亩,盛产杉木、毛竹、茶叶、黄山松、栗子、山楂和弥猴桃等,还产有人参、黄精等上百种珍贵药材;有水田、旱地一百多亩,每年可产稻谷七、八万斤,还有瓜果蔬菜等。现在粮食、蔬菜已完全可以自给。在修持方面,也保持了良好的道风。寺内僧众,每年利用“三余”(即闲者忙之余、雨者晴之余、冬者岁之余)时间,安排专修。平时每晚坐香四枝,初发心人到禅堂听开示。农历每月初一、十五,坚持布萨诵戒,以利禅戒并进。每年冬天打七,僧众从早上四点到午夜十二点,不出禅堂,专心参禅,以七七为期。这些都是虚老坚持农禅并重所留下的深远。

()重视对佛教古籍的整理

禅宗虽主张以心传心,不立文字,但并非不重视佛教古籍。福州鼓山涌泉寺,经板甚多,藏经亦富,如苏东坡所写《楞伽经》初拓本刻,为希有珍品。明代所刻各经,亦很贵重。但经过时代的变迁,已凌乱不堪。虚老住持鼓山时,即下决心加以整理,并把这项任务交给了弟子观本法师,自己经常加以督促。首先是整理经板目录,要求做到:加丹黄之标签,分简册之部居,考撰译之人名,记锓锌之年代,补经板之缺漏。最后撰著了《鼓山经藏目录记》。其次,在整理经藏时,发现元延佑年间(1314—1320)所刻三部大经,即《大般若经》六百卷、《大宝积经》一百二十卷、《大涅盘经》四十卷。通过详细核对,发现其中残缺四十卷,当即请慈舟、宝山法师等十余人进行手抄补足,终于使这三部一大经得成完璧。第三,重辑《增订佛祖道影》,并作《序》叙其始末。虚公在序中说:《佛祖道影》,最初是明紫柏老人嘱丁云鹏临牛首藏本而作,憨山大师撰八十八祖传赞。后清光绪六年(1880),苏州玛瑙经房刊印《佛祖道影》一书,出自守一大师手订,合真寂、云福先后刊本,编为四卷,凡二百四址尊而鼓山旧藏《佛祖道影》,即真寂本,有画像一百三十尊,各系赞语。后二十四年,即康熙元年(1662),其嗣法弟子为霖大师得原本于泉州开元寺,仅存八十余尊,重事征补,得四十七尊,合永祖为一百二十二尊,并加题记,庋于藏经楼。后又轶失五尊,存一百十七尊。经与苏州玛瑙经房刊本相校,两本相同者有一百零八尊。复加以征集,得若干尊。其原传赞,多存其旧,无者则为之增补,依世次编入。对苏州本所列世系,间有讹误,另加考正。共为三百零四尊。是为当时最完善之本。一九五五年,又得二十七尊道影,复系以传赞,加刻重补僧入,总计道影三百三十尊(三百零四尊加上二十七尊,应为三百三十一尊,而一九八九年香港佛经流通处印行的再版增补《增订佛祖道影》,共有道影三百三十四尊)。除此以外,还重刊《三坛正范》,以广流传,而振如来戒法。以上种种,使得一批佛教古籍,得以重放光彩。

虚公的禅学思想,既丰富,又深邃,这里仅举其一二而已。

二、在上海玉佛寺的弘法活动

一九五二年十二月十二日,在维也纳召开了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世界人民和平大会,与此同时,上海佛教界决定从这一天起,于玉佛寺举行祝愿世界和平法会。在《上海市佛教界祝愿世界和平法会缘起》中说到:“我们佛教徒一致誓愿为制止侵略,保卫世界和平的神圣事业而竭尽所能。对于此次在维也纳召开的世界人民和平大会,尤以至诚热烈拥护,并誓以全力为彻底实现会议一切决定而奋斗。上海市佛教界特于十二月十二日起,在玉佛寺举行祝愿世界和平法会,启建水陆道场讲经法会四十九天,恭请虚云老和尚主坛。法会期间,并恭请圆瑛、应慈、静权、持松、妙真、大悲、如三、守培、清定、苇舫十大法师莅会讲经。”虚公应请于十二月十一日来到上海。是日下午六时半,在一百多位代表的欢迎下,又在不断的掌声中,徐徐步出车站,被迎往玉佛寺。先在大殿拈了香,继在玉佛丈室接受四众弟子的参礼,并作了简要的开示。真禅此时在玉佛寺,任法务组负责人。因此自始至终陪侍在虚公左右。十二月十一日下午,当虚公即将惠临,我很早就和欢迎代表一起,等候在上海北站。当时站上的霓虹灯,放出了绚丽灿烂的灯光,把四周照耀得如同佛教所讲的琉璃世界一样。我和其他的欢迎代表一样,内心激动,犹如霓虹灯的灯光,对虚公充满了崇高的敬仰。六时半,汽笛一声长鸣,京沪列车就缓缓地驶进了月台。欢迎的人群,情绪一下子高涨起来。我也一样,想到即将见着久已仰慕的虚云大德,内心既兴奋,又激动。当虚公走下火车,我先是合掌致敬,继即鼓掌欢迎。到了玉佛寺,我负责安排他的食宿和一切弘法事宜。在整个法会期间的一切活动,都由我安排和陪同。如法会期间在讲经会上开讲《禅净法要》,在水陆道场主法,传授幽冥菩萨十戒,玉佛开光,传授三皈五戒,接见四众弟子,作开示、访问居士等等,都由我亲自安排和陪同。有此殊胜的因缘,能和虚公在一起,我是既高兴又激动。老人在祝愿世界和平法会结束后,还留住上海玉佛寺一段时间,继续弘扬佛法,为四众弟子作开示。兹将其在沪期间进行弘法活动的经过,凭记忆所及,略述如下:

虚公那次来上海主持祝愿世界和平法会时,已经是一百多岁高龄的老人了。他个儿高高的,须发斑白,道貌岸然。说话带有湖南乡音,音调沉着而有力,精力相当充沛,语气亲切,慈悲喜舍具足。沪上四众弟子,听说他来到玉佛寺,远近前来瞻礼者,途为之塞。虚公和蔼慈祥,僧人向之作礼必回拜。请益者告辞,必送之门外,执其手,若不忍释者。诸方住持或监院来见者,辄殷勤垂询常住情况,生活光景,恳切关怀,有若家人。平时与人接谈,不喜客套,直显本色。有谀之者,辞色甚厉,毫无假借。在上海弘化期间,除了访差别一些居士和个别接见一些来访者外,每逢星期一、三、五,在玉佛寺公开接众。原定每次一百人左右,但往往有来一千人左右的,有时甚至多达数千人。记得有一次,到玉佛寺来要求拜见的人约有数千,把大殿内偌大的丹墀挤得水泄不通,秩序很难维持。我当时确实非常担忧,怕发生什么意外。那知他老人家往人群中一站,八风不动,处之泰然,仍安详说法。说来也奇怪,本来骚动着的人们,突然被他铿锵有力的说法声音所震慑,一下子安静下来,恭聆法要,不再拥挤。我当时热泪盈眶,深深地为老人家这种不舍众生的慈悲心肠所感动。

每当虚公向信众开示说法时,总是用通俗的语言,生动的譬喻,反复阐明佛教义理,使人易于理解。如有一次某居士请问他说:“佛法以何说为最确当?”他回答说:“以明心见性,‘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为确当”。这一回答,即简单明了,又契合佛意。因为“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乃三世诸佛摄化众生之通轨,其基本要旨在于“自净其意”。只有“明心见性”的人,才能真正做到“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这确实是佛说法中最确当的精要之句。

又如,在印光老法师生西十二周的一天,在玉佛寺丈室为印老弟子开示:“念佛要如细水长流,念念不断,念到一心不乱,心境一如,那就是参禅。”一位禅宗巨匠,却和印老法师一样,叫人老实念佛,这说明他非但没有门户之见,而且寥寥数语,把禅净合一的道理说得圆融无碍,不愧是一位宗说兼通,圆融各宗的法匠。记得印老的弟子们当时听了他的开示后,赞叹之声不绝,表示一定按着他老人家的开示去做。其实虚公说法数十年,都是融通性相,合一禅净,神秘无门户之见的。有参叩者,往往是先试以禅,不契,则示以念佛三昧。当年住持南华寺时,即于禅堂之外,别立念佛堂,让一部分人专修净土。尝谓禅宗虽一超直入,非上根利智不能修;末法众生,障深慧浅,惟依持名念佛法门,得了生死,往生极乐国土。初入手与禅是二,及其成功,二而不二。惟念佛须摄心观照,句句落膛,落膛者,著实之谓也。句句著实,念念相应,久之自成一片,由事一心而至理一心,能所两忘,自他不二,与参禅有何差别。并引古德嘉言说:“若人但念阿弥陀,是为无上深妙禅。”又引中峰大师所说:“禅者,净土之禅,净土者,禅之净土”。把禅净一致的思想,发挥得淋漓尽致。

虚公在玉佛寺期间,还曾主持打禅七。其时禅堂内,四众弟子济济一堂,共恭听虚公开示,多所领悟。

虚公还非常热爱和平事业。他在祝愿世界和平法会第一天的开示中,就极其恳切地勉励所有佛教徒都积极行动起来,参加当时的国际和平运动,为实现世界和平而努力。曾说:“佛教的慈悲教义,就是和平两字的具体说明,保卫世界和平,是我们佛教徒应尽的责任!”这种把佛教教义善巧地运用到保卫世界和平的世间法上,可说是人间佛教思想的充分体现。而谆谆教导四众弟子们要为和平事业努力奋斗的精神,更使人五体投地。我很早就仰慕老人那种高风亮节、盛德感人的精神,这次能随侍左右,恭聆圆音,以偿夙愿,感到说不出的快慰。最使我感动的,是他一九五二年十二月十七日在祝愿世界和平法会上的一次开示,那种苦口婆心、谆谆教导的精神,至今仍铭记在我的心头。

虚公的这一开示,中心思想还是破除门户知见,宣扬禅净合一的思想。正如老人在开示中所说,禅宗也好,净土宗和其他各宗也好,都是佛所说的法,是一脉相承下来的,应当互相扬化,不能分别门户,自相摧残。而且在永明延寿以后,禅净合一的思想,已经在广大佛教徒中有一定的影响。到了近代,其他各宗教已衰落,只在禅宗和净土宗继续流传。所以进一步发扬禅净合一的思想,尤其需要。另外,近代上海的佛教,自印光大师来沪弘法以来,净土思想盛极一时。不仅原来属于禅宗的寺庙,也设有念佛堂,提倡念佛,而且还出现了一些专门弘扬净土的寺庙。特别是一些重要的新兴佛教居士团体,如世界佛教居士林、上海佛教净业社等等,都是专门弘扬净土的团体。还有为数众多的念佛团体和法会,也都是专门弘扬净土的。“行在弥陀”,这是近代上海佛教的真实写照。也就是说,近代上海的佛教徒,不管你是哪一个宗派的,在修行实践方面,都是奉行净土宗的。正是由于如此,所以当他们听说有一位禅宗高僧来沪主持祝愿世界和平法会时,总想听一听他对净土宗的看法。也正是由于这样,所以在向老人提出问题或请求开示时,属于这方面的问题也格外多。而虚公也深知当时的上海佛教界,以弘扬净土的为最多,所以在法会期间,多次接众、开示,也总是不厌其烦地讲念佛与参禅的关系,这也是他继承了佛陀应机说法的优良传统。值得欣慰的是,在多次讲了念佛与参禅的关系以后,上海的广大佛教徒,莫不心服口服,齐心赞叹老人融会禅净、弘扬佛法的精神,从而更加激起对虚公的崇仰和尊敬。这表现在老人接众时,要求接见的人数一次比一次多,到后来简直有应接不暇之势。而且从此以后,禅净合一的思想,更加渗透到每一个佛教徒的心中。所有的禅宗寺庙,绝大部分都实行参禅、念佛并重。这种思想,一直影响到现在。

虚公舍化已经整整三十年了,上海佛教界一些当年曾蒙接见的四众弟子,仍然怀念着这位禅宗尊宿。而虚公那种脚踏实地、一丝不苟、自利利他、弘法护教的精神,将永远成为我们效法的榜样。

 

虚云与真禅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玉佛春秋专题 > 虚云专题 > 虚云与真禅 > 正文
缅怀禅门尊宿虚云老和尚
发布日期:2016-05-16 19:34:33   来源: 上海玉佛禅寺    

 虚云老和尚是近代禅宗大德,一生兼祧禅宗五家法脉,曾于鼓山传承曹洞宗,兼嗣临济宗,中兴云门宗,扶持法眼宗,延续沩仰宗。为中国佛教史上第一人。其一生的弘化事业,虽然主要是在福建、云南、广东、江西等省,先后任鸡足山总住持,昆明华亭寺(后改名云栖寺)、福州鼓山涌泉寺、韶关南华寺、乳源云门寺、云居山真如寺等寺方丈。但在一九五二年,曾应邀来上海玉佛寺,主持上海佛教界发起的祝愿世界和平法会,因此与玉佛寺有着一段殊胜的因缘。真禅于一九五二年悬钵于玉佛常住。在虚公主持祝愿世界和平法会期间,任法务组织负责人,因此虚公在法会期间的一切法务,均由我亲自陪同。由于终日随侍左右,亲聆教诲,故获益良多。虚公那慈祥的面容,诲人不倦的精神,至今记忆犹新。值此虚公圆寂三十周年之际,为了纪念这位老人在发展佛教事业方面所作出的巨大贡献,特将自己所知道的有关公之禅学思想,及其在上海玉佛寺主持祝愿世界和平法会的情况,作一些简要的论述。

一、虚公的禅学思想

虚公一生修持苦行,终生不渝。为弘法护教,普度众生,曾踏遍神州大地,足迹远涉我国的康、藏地区和印度、缅甸等国。从不住持现成寺院,也不受人丰厚供养,总是一笠、一拂、一铲、一背架、一衲随身,到处修复废圮的古刹,领导大众搬砖担土,坐香参禅。即使誉满寰中,仍然保持着一往的开拓精神。有人将虚公一生的光辉业绩,概括为八点:一、建寺安僧,二、振兴禅宗,三、提倡戒学,四、兴学育德,五、农禅并重,六、重视道场,七、护国护教,八、普度众生。我认为这种评价是十分恰当的。虚公是近代禅门泰斗,平生以振兴禅宗为己任,但他的思想并不偏狭,可以这样说,他的思想特点是宗、教并重,禅、净并重,解、行并重。根据他所撰的佛教著述和开示录等书,我认为此老重要的禅学思想有以下几个方面:

()提倡戒学,整顿道风

虚云和尚认为,无论禅、净、密、教,各个法门均要以持戒为根本。如不持戒,不论修学什么,都是外道;不论如何修法,都不能成佛。因此,他一生以严净尼,行头陀行著称。公所主持的寺院,都是年年讲戒,月月诵戒,从不少懈。五十年代以来,有些僧人提出,要学日本佛教那样,废除戒律,僧娶尼嫁,穿着俗装,饮酒食肉。公极力反对,在各种场合,痛斥邪说,并向有关方面呼吁,坚持严守戒律。为了阐明持戒的重要性,他在隹持云居山真如寺期间,先后撰写了《传戒缘起》、《开自誓受戒方便》、《戒法戒体戒行戒相》、《大小乘戒之同异》、《三皈五戒》、《十戒、具戒、三聚戒》等文,阐述了戒学方面的一些根本问题,发展了戒学的某些内容。例如,原来戒本规定,比丘不得自手掘地及纺织。他根据我国国情认为现代比丘参加耕织并不犯戒。因为佛戒有性戒与遮戒两大类,性戒如杀、盗、淫等,无论是否为佛所制,若作均为犯戒。遮戒则不同,可以因地制宜、因事制宜、因时制宜。如耕织戒,在古印度社会,僧人乞食乞衣,一心办道,故以自己营谋衣食为戒。中国的国情与古印度不同,故对戒律也不能墨守成法。唐代百丈禅师就指出“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农禅并重原则,成为我国佛教的优良传统。所以今日的比丘进行耕织,决不是犯戒;相反不从事劳动生产,倒是犯戒的行为。因此认为,若得佛意,虽与条文相违,亦名持戒;若不得佛意,虽形式上遵守条文,也是犯戒。此外,虚公为了使得更多的人能够同时受戒,特开自誓受戒方便,即在住房、伙食等都有困难的条件下,不一定在形式上照搬传统的受戒方式和仪式,而是可以采取一种变通办法。这种办法,就是传戒者与受戒者约好时间,受戒者在本处自誓,不得已而开设的一种方便受戒。一九五五年他在云居山就开过这种方便受戒,从而满足了广大四众弟子要求受戒的愿望。

在整顿道风方面,虚云和尚也是不遗余力的。如一九二九年,他回到鼓山涌泉寺,见道风衰落,禅堂有名无实。堂内仅有一、二僧人看管门户,此外别无事故,既不上殿,更不坐香。他当即加以整顿,修理禅堂,扩充人数,恢复旧有十二枝香的参禅制度,逢冬加香打七,远近闻风来归者日多,常住僧众达到三百余人,早晚上殿,虽炎夏严冬,从不间断。每年年初,全寺修忏摩法,共拜万佛忏,约时半月。春末传戒一次,夏天则举行讲经法会。数年整顿,终于使鼓山涌泉寺的道风蒸蒸日上。在住持其他寺院时,也同样以整顿道风为恒务。为了管理好寺庙,使优良的道风持久不衰,他先后制定有十余种规约,如《云栖寺万年簿记》、《常住规约》、《教习学生规约》、《重整鼓山规约》、《客堂规约》、《云水堂规约》、《禅堂规约》、《戒堂规约》、《爱道堂共住规约》、《衣钵寮规约》、《库房规约》、《大寮规约》、《浴室规则》、《农场组织简章》、《学戒堂规约》等。这些规约,对不同的僧职人员提出了不同的要求。如住持必须有德有才,以身作则,处处事事能做大众的表率;监院为一寺之总监,须兴利除弊,应时时觉察、处处巡视,及时掌握全寺的动态和事故的苗子,得以防患于未然;知客要谈吐文雅,具足威仪,接待客人要如理如法,不卑不亢;禅堂的禅和子,在禅堂内不得交头接耳,闲谈杂话,阅读图书等等。

()论参禅的条件和方法

虚公一生十分重视参禅,其禅功闻名于海内外。有关于公的参禅功夫,曾流传着许多传说。如《云门山志》说:虚公在终南山结茅修行期间,时值严冬,大雪即将封山。一日煮芋于釜,未熟,即跏趺静坐以待,不觉定下。迨雪融解,后山僧人前来贺年,见门外虎迹纵横,进棚视之,良久,乃以引磬开静,问公食否?答云:适软未熟。揭釜视之,则霉长已寸许,至少已半月有余。自是每坐禅数日以为常事。又虚云和尚为重修鸡足山诸寺,远至南洋各地化缘。有一次在暹罗挂单某寺,跨坐蒲团,一定九日,似死非死,端坐不动,众皆异之,轰动一时。这都是说,虚云和尚坐禅,常常能十天半月在定中,安然不动。

正是由于如此禅功,所以有些初学参禅者,常请其开示参禅方法。公亦乐于将自己参禅的体会介绍给后学。一九五二年,《现代佛学》第八期曾刊载了虚公的《参禅法要》一文,其中在《坐禅须知》一节说:

“平常日用,皆在道中行,那里不是道场,本用不着什么禅堂,也不是坐才是禅的。所谓禅堂,所谓坐禅,都是为我等障深慧浅的众生而设。

坐禅先要晓得善调身心。若不善调,小则害病,大则着魔,实在可惜!禅堂的行香坐香,用意就在调身心。此外调身心的方法还多,今择要略说:

结跏趺坐时,宜顺着自然正坐,不可将腰作意挺起,否则火气上升,过后会眼屎多,口臭气顶,不思饮食,甚或吐血;又不要弯腰垂头,否则容易昏沉;尤其不要靠背,否则会吐血的。如觉昏沉来时,睁大眼睛,挺一挺腰,轻轻略移动臂部,昏沉自然消灭。

用功太过急迫,觉心中烦躁时,宜万缘放下,工夫也放下来,休息几分钟,渐会舒服,然后再提起用功;否则日积月累,便会变成性躁易怒,甚或发狂着魔。

坐禅中遭遇的境界很多,说之不了,但只要你不去执着它,便碍不到你,俗语所谓‘见怪不怪,其怪自败’。虽遇着或见着什么恶境界,也不要管它,不要害怕;就是看见什么好境界,也不要管它,不要生欢喜。《楞严》所谓‘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此外,在向信众开示时还谈到了参禅的先决条件:

“参禅目的在明心见性,就是要去掉自心的染污,实现自性的面目。染污就是妄想执着,自性就是如来智慧德相。(中略)因此参禅的先决条件,就是除妄想。妄想如何除法,释迦牟尼佛说得很多,最简单的莫如‘狂心顿歇,歇即菩提’一个‘歇’字。禅宗由达摩祖师传来东土,到六祖后禅风广播,震烁古今;但达摩祖师和六祖开示学人最要紧的话,莫若‘屏息诸缘,一念不生’。屏息诸缘就是万缘放下。所以‘万缘放下,一念不生’这两句话,实在是参禅的先决条件。这两句如果做不到,参禅不但是说没有成功,就是入门都不可能。那么如何才能做到呢?上焉者一念永歇,直至无生,顿证菩提,毫无罗索。其次则以理除事,了知自性本来清净,烦恼菩提,生死涅盘,皆是假名,原不与我自性相干。事事物物,皆是梦幻泡影,我此四大色身,与山河大地,在自性中如海中的浮沤一样,随起随灭,无碍本体。不应随一切幻事的生、住、异、灭而起欣厌取舍,通身放下,如死人一样,自然根尘识心消落,贪嗔痴爱泯灭,所有这身子的痛痒苦乐,饥寒饱暖,荣辱生死,祸福吉凶,毁誉得丧,安危险夷,一概置之度外,这样才算入下。一放下,一切放下,永永放下,叫作万缘放下。万缘放下了,妄想自消,分别不起,执着远离。至此一念不生,自性光明全体显露。至是参禅的条件具备了,再用功真参实究,明心见性才有份。”

以上这些参禅方法,是他一生参禅经验和体会的总结,对于那些欲学禅法而苦无入门之道者来说,确实起到了一种启蒙的作用。

()各宗平等的思想

虚公禅学思想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各宗平等的思想。

禅宗自六祖慧能以后,一花五叶,各标宗风:曹洞以敲唱为用,临济以互换为机,云门是函盖截流,沩仰是方圆默契,法眼则一切现成。禅宗五宗,由于门庭施设的不同,接引学人的方法各有一套,所以形成了不同的宗风。虚公对禅宗五宗,不分彼此,同等看待,因而一肩并嗣五宗法脉,为曹洞四十七代,临济四十三代,云门第十二祖,沩仰第八代,法眼第八代。对此,后世传为美谈。

虚公不仅禅宗五宗并嗣,而且对禅宗以外的其他各宗,也不分彼此,平等看待。一九五二年,他在上海玉佛寺主持祝愿世界和平法会期间,曾于农历十一月初三日,答某居士请问佛法三点。当问到“佛法各有宗派,因众生根基不同而宣扬各种法门,但初学的人以何宗入手为宜”时,公回答说:“凭各人根机,信奉何宗,以何宗入手。”当问到“现在修净宗者最多,是否现今众生当机专持名号,不假禅观能否得益”时,他回答说:“佛说种种法门,皆能成佛,专持名号者,即得持名号而成佛。”他在《参禅法要》中,还特别讲到了“参禅与念佛”的关系:

“念佛的人,每每毁谤参禅,参禅的人,每每毁谤念佛,好像是死对头,必欲对方死而后快。这是佛门最堪悲叹的恶现象!俗语也有说:‘家和万事兴,家衰口不停。’兄弟阋墙,那得不受人家的耻笑和轻欺呀?参禅念佛等法门,本来都是释迦牟尼亲口所说,道本无二,不过以众生的夙因和根器各各不同,为应病与药计,便方便说了许多法门来摄化群机;后来诸大师依教分宗,亦不过按当世所趋来对机说法而已。如果就其性近者来修持,则哪一门都是入道妙门,本没有高下的分别。而且,法法本来可以互通,圆融无碍的。譬如念佛念到一心不乱,何尝不是参禅,参禅参到能所双亡,又何尝不是念实相佛。禅者,净中之禅,净者,禅中之净,禅与净本相辅而行,奈何世人偏执,起门户之见,自赞毁他,很像水火不相容,尽违背佛祖分宗别教的深意,且无意中犯了毁谤佛法、危害佛门的重罪,不是一件极可哀、可愍的事吗?望我同仁,不论修持那一个法门的,都深体佛祖无诤之旨,勿再同室操戈,大家协力同心,挽救这只浪涛汹涌中的危舟吧!”一位禅门泰斗,能如此透彻地阐明参禅与念佛的关系,古今罕见。这是各宗平等思想在他禅学思想中的充分体现。

()发扬农禅并重的优良传统

自百丈禅师开创“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制度后,农禅并重的丛林风规,逐渐在我国佛教界得到推广,终于成为我国佛教的一种优良传统。虚公继承了这一传统,同时结合中国佛教的现状,认为今后的佛教,要不被社会所淘汰,僧伽必须在经济上自给自足,自食其力,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因此,所到之处,都坚持了这一条原则。如四十年代,他在住持云门寺时,就实行农禅并重的原则。一开始,着手重修寺宇殿堂,他亲自动手,带领着僧众肩挑手提,清除破烂腐朽的旧殿堂,把地基一方方填平整实。然后集中全寺僧众,在少数工匠的技术指导下,自己爆石,自伐木材,自烧砖瓦,自己建造,自己油漆。经过近十年的辛勤劳动,建造的殿堂阁寮和厅楼库藏共计一百八十余楹,殿宇宏丽,法相庄严,面貌焕然一新。在生产上,则创立大觉农场,规定凡在寺共住者,均须参加垦荒种植。在他的带领下,云门寺一直奉行着自己开垦、自己种植的原则。一九五五年在云居山,住众百余人,开垦水田一百八十余亩,旱地五十余亩,收获稻谷四万五千余斤,杂粮二万六千余斤。其他经济作物收入尚有竹、花、银杏、笋干等。同时还积极开荒造林。一年收入,自给有余。在参禅用功方面,也并没有因生产劳动而有所放松。虚公经常在禅堂里作开示:“在新时代学佛的人,要本着百丈老人‘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话做去,希望大家在白天里,努力生产;早晚间加紧修持。这样,既能资养色身,又可增长慧命,同时也符合了农禅生活的原则”。在虚老的引导下,云居山僧众早晚上殿修持和参禅用功,始终没有松懈。到了冬天,禅堂开始打七,年年如此。这种优良传统,一直维持到现在。目前真如寺在山场三千五百二十九亩,盛产杉木、毛竹、茶叶、黄山松、栗子、山楂和弥猴桃等,还产有人参、黄精等上百种珍贵药材;有水田、旱地一百多亩,每年可产稻谷七、八万斤,还有瓜果蔬菜等。现在粮食、蔬菜已完全可以自给。在修持方面,也保持了良好的道风。寺内僧众,每年利用“三余”(即闲者忙之余、雨者晴之余、冬者岁之余)时间,安排专修。平时每晚坐香四枝,初发心人到禅堂听开示。农历每月初一、十五,坚持布萨诵戒,以利禅戒并进。每年冬天打七,僧众从早上四点到午夜十二点,不出禅堂,专心参禅,以七七为期。这些都是虚老坚持农禅并重所留下的深远。

()重视对佛教古籍的整理

禅宗虽主张以心传心,不立文字,但并非不重视佛教古籍。福州鼓山涌泉寺,经板甚多,藏经亦富,如苏东坡所写《楞伽经》初拓本刻,为希有珍品。明代所刻各经,亦很贵重。但经过时代的变迁,已凌乱不堪。虚老住持鼓山时,即下决心加以整理,并把这项任务交给了弟子观本法师,自己经常加以督促。首先是整理经板目录,要求做到:加丹黄之标签,分简册之部居,考撰译之人名,记锓锌之年代,补经板之缺漏。最后撰著了《鼓山经藏目录记》。其次,在整理经藏时,发现元延佑年间(1314—1320)所刻三部大经,即《大般若经》六百卷、《大宝积经》一百二十卷、《大涅盘经》四十卷。通过详细核对,发现其中残缺四十卷,当即请慈舟、宝山法师等十余人进行手抄补足,终于使这三部一大经得成完璧。第三,重辑《增订佛祖道影》,并作《序》叙其始末。虚公在序中说:《佛祖道影》,最初是明紫柏老人嘱丁云鹏临牛首藏本而作,憨山大师撰八十八祖传赞。后清光绪六年(1880),苏州玛瑙经房刊印《佛祖道影》一书,出自守一大师手订,合真寂、云福先后刊本,编为四卷,凡二百四址尊而鼓山旧藏《佛祖道影》,即真寂本,有画像一百三十尊,各系赞语。后二十四年,即康熙元年(1662),其嗣法弟子为霖大师得原本于泉州开元寺,仅存八十余尊,重事征补,得四十七尊,合永祖为一百二十二尊,并加题记,庋于藏经楼。后又轶失五尊,存一百十七尊。经与苏州玛瑙经房刊本相校,两本相同者有一百零八尊。复加以征集,得若干尊。其原传赞,多存其旧,无者则为之增补,依世次编入。对苏州本所列世系,间有讹误,另加考正。共为三百零四尊。是为当时最完善之本。一九五五年,又得二十七尊道影,复系以传赞,加刻重补僧入,总计道影三百三十尊(三百零四尊加上二十七尊,应为三百三十一尊,而一九八九年香港佛经流通处印行的再版增补《增订佛祖道影》,共有道影三百三十四尊)。除此以外,还重刊《三坛正范》,以广流传,而振如来戒法。以上种种,使得一批佛教古籍,得以重放光彩。

虚公的禅学思想,既丰富,又深邃,这里仅举其一二而已。

二、在上海玉佛寺的弘法活动

一九五二年十二月十二日,在维也纳召开了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世界人民和平大会,与此同时,上海佛教界决定从这一天起,于玉佛寺举行祝愿世界和平法会。在《上海市佛教界祝愿世界和平法会缘起》中说到:“我们佛教徒一致誓愿为制止侵略,保卫世界和平的神圣事业而竭尽所能。对于此次在维也纳召开的世界人民和平大会,尤以至诚热烈拥护,并誓以全力为彻底实现会议一切决定而奋斗。上海市佛教界特于十二月十二日起,在玉佛寺举行祝愿世界和平法会,启建水陆道场讲经法会四十九天,恭请虚云老和尚主坛。法会期间,并恭请圆瑛、应慈、静权、持松、妙真、大悲、如三、守培、清定、苇舫十大法师莅会讲经。”虚公应请于十二月十一日来到上海。是日下午六时半,在一百多位代表的欢迎下,又在不断的掌声中,徐徐步出车站,被迎往玉佛寺。先在大殿拈了香,继在玉佛丈室接受四众弟子的参礼,并作了简要的开示。真禅此时在玉佛寺,任法务组负责人。因此自始至终陪侍在虚公左右。十二月十一日下午,当虚公即将惠临,我很早就和欢迎代表一起,等候在上海北站。当时站上的霓虹灯,放出了绚丽灿烂的灯光,把四周照耀得如同佛教所讲的琉璃世界一样。我和其他的欢迎代表一样,内心激动,犹如霓虹灯的灯光,对虚公充满了崇高的敬仰。六时半,汽笛一声长鸣,京沪列车就缓缓地驶进了月台。欢迎的人群,情绪一下子高涨起来。我也一样,想到即将见着久已仰慕的虚云大德,内心既兴奋,又激动。当虚公走下火车,我先是合掌致敬,继即鼓掌欢迎。到了玉佛寺,我负责安排他的食宿和一切弘法事宜。在整个法会期间的一切活动,都由我安排和陪同。如法会期间在讲经会上开讲《禅净法要》,在水陆道场主法,传授幽冥菩萨十戒,玉佛开光,传授三皈五戒,接见四众弟子,作开示、访问居士等等,都由我亲自安排和陪同。有此殊胜的因缘,能和虚公在一起,我是既高兴又激动。老人在祝愿世界和平法会结束后,还留住上海玉佛寺一段时间,继续弘扬佛法,为四众弟子作开示。兹将其在沪期间进行弘法活动的经过,凭记忆所及,略述如下:

虚公那次来上海主持祝愿世界和平法会时,已经是一百多岁高龄的老人了。他个儿高高的,须发斑白,道貌岸然。说话带有湖南乡音,音调沉着而有力,精力相当充沛,语气亲切,慈悲喜舍具足。沪上四众弟子,听说他来到玉佛寺,远近前来瞻礼者,途为之塞。虚公和蔼慈祥,僧人向之作礼必回拜。请益者告辞,必送之门外,执其手,若不忍释者。诸方住持或监院来见者,辄殷勤垂询常住情况,生活光景,恳切关怀,有若家人。平时与人接谈,不喜客套,直显本色。有谀之者,辞色甚厉,毫无假借。在上海弘化期间,除了访差别一些居士和个别接见一些来访者外,每逢星期一、三、五,在玉佛寺公开接众。原定每次一百人左右,但往往有来一千人左右的,有时甚至多达数千人。记得有一次,到玉佛寺来要求拜见的人约有数千,把大殿内偌大的丹墀挤得水泄不通,秩序很难维持。我当时确实非常担忧,怕发生什么意外。那知他老人家往人群中一站,八风不动,处之泰然,仍安详说法。说来也奇怪,本来骚动着的人们,突然被他铿锵有力的说法声音所震慑,一下子安静下来,恭聆法要,不再拥挤。我当时热泪盈眶,深深地为老人家这种不舍众生的慈悲心肠所感动。

每当虚公向信众开示说法时,总是用通俗的语言,生动的譬喻,反复阐明佛教义理,使人易于理解。如有一次某居士请问他说:“佛法以何说为最确当?”他回答说:“以明心见性,‘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为确当”。这一回答,即简单明了,又契合佛意。因为“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乃三世诸佛摄化众生之通轨,其基本要旨在于“自净其意”。只有“明心见性”的人,才能真正做到“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这确实是佛说法中最确当的精要之句。

又如,在印光老法师生西十二周的一天,在玉佛寺丈室为印老弟子开示:“念佛要如细水长流,念念不断,念到一心不乱,心境一如,那就是参禅。”一位禅宗巨匠,却和印老法师一样,叫人老实念佛,这说明他非但没有门户之见,而且寥寥数语,把禅净合一的道理说得圆融无碍,不愧是一位宗说兼通,圆融各宗的法匠。记得印老的弟子们当时听了他的开示后,赞叹之声不绝,表示一定按着他老人家的开示去做。其实虚公说法数十年,都是融通性相,合一禅净,神秘无门户之见的。有参叩者,往往是先试以禅,不契,则示以念佛三昧。当年住持南华寺时,即于禅堂之外,别立念佛堂,让一部分人专修净土。尝谓禅宗虽一超直入,非上根利智不能修;末法众生,障深慧浅,惟依持名念佛法门,得了生死,往生极乐国土。初入手与禅是二,及其成功,二而不二。惟念佛须摄心观照,句句落膛,落膛者,著实之谓也。句句著实,念念相应,久之自成一片,由事一心而至理一心,能所两忘,自他不二,与参禅有何差别。并引古德嘉言说:“若人但念阿弥陀,是为无上深妙禅。”又引中峰大师所说:“禅者,净土之禅,净土者,禅之净土”。把禅净一致的思想,发挥得淋漓尽致。

虚公在玉佛寺期间,还曾主持打禅七。其时禅堂内,四众弟子济济一堂,共恭听虚公开示,多所领悟。

虚公还非常热爱和平事业。他在祝愿世界和平法会第一天的开示中,就极其恳切地勉励所有佛教徒都积极行动起来,参加当时的国际和平运动,为实现世界和平而努力。曾说:“佛教的慈悲教义,就是和平两字的具体说明,保卫世界和平,是我们佛教徒应尽的责任!”这种把佛教教义善巧地运用到保卫世界和平的世间法上,可说是人间佛教思想的充分体现。而谆谆教导四众弟子们要为和平事业努力奋斗的精神,更使人五体投地。我很早就仰慕老人那种高风亮节、盛德感人的精神,这次能随侍左右,恭聆圆音,以偿夙愿,感到说不出的快慰。最使我感动的,是他一九五二年十二月十七日在祝愿世界和平法会上的一次开示,那种苦口婆心、谆谆教导的精神,至今仍铭记在我的心头。

虚公的这一开示,中心思想还是破除门户知见,宣扬禅净合一的思想。正如老人在开示中所说,禅宗也好,净土宗和其他各宗也好,都是佛所说的法,是一脉相承下来的,应当互相扬化,不能分别门户,自相摧残。而且在永明延寿以后,禅净合一的思想,已经在广大佛教徒中有一定的影响。到了近代,其他各宗教已衰落,只在禅宗和净土宗继续流传。所以进一步发扬禅净合一的思想,尤其需要。另外,近代上海的佛教,自印光大师来沪弘法以来,净土思想盛极一时。不仅原来属于禅宗的寺庙,也设有念佛堂,提倡念佛,而且还出现了一些专门弘扬净土的寺庙。特别是一些重要的新兴佛教居士团体,如世界佛教居士林、上海佛教净业社等等,都是专门弘扬净土的团体。还有为数众多的念佛团体和法会,也都是专门弘扬净土的。“行在弥陀”,这是近代上海佛教的真实写照。也就是说,近代上海的佛教徒,不管你是哪一个宗派的,在修行实践方面,都是奉行净土宗的。正是由于如此,所以当他们听说有一位禅宗高僧来沪主持祝愿世界和平法会时,总想听一听他对净土宗的看法。也正是由于这样,所以在向老人提出问题或请求开示时,属于这方面的问题也格外多。而虚公也深知当时的上海佛教界,以弘扬净土的为最多,所以在法会期间,多次接众、开示,也总是不厌其烦地讲念佛与参禅的关系,这也是他继承了佛陀应机说法的优良传统。值得欣慰的是,在多次讲了念佛与参禅的关系以后,上海的广大佛教徒,莫不心服口服,齐心赞叹老人融会禅净、弘扬佛法的精神,从而更加激起对虚公的崇仰和尊敬。这表现在老人接众时,要求接见的人数一次比一次多,到后来简直有应接不暇之势。而且从此以后,禅净合一的思想,更加渗透到每一个佛教徒的心中。所有的禅宗寺庙,绝大部分都实行参禅、念佛并重。这种思想,一直影响到现在。

虚公舍化已经整整三十年了,上海佛教界一些当年曾蒙接见的四众弟子,仍然怀念着这位禅宗尊宿。而虚公那种脚踏实地、一丝不苟、自利利他、弘法护教的精神,将永远成为我们效法的榜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