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觉醒法师
玉佛修缮 禅寺服务
在线捐赠 梵呗梵乐
玉佛春秋 觉群志工
首页 > 专题 > 玉佛春秋专题 > 真禅专题 > 法影留痕 > 爱国爱教 > 正文
守护国界


在上海市宗教学会举行抗日战争及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四十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


我们佛教主要是提倡“饶益有情”的,尤其是要爱国家,爱人民。藏经中有《仁王护国经》,《守护国界陀罗尼经》等,所谓“护国”,“守护国界”,就是爱国的意思。我们常念的朝暮课诵中,有祝愿“国界安宁兵革销,风调雨顺民安乐”等语,也就是表达了佛教徒的爱国愿望。
  抗日战争开始时,我还年轻。这时,我在镇江竹林寺,竹林寺是一座有一千多年历史的古刹,主要房屋被日本军国主义烧毁了,我看到日本军国主义疯狂地杀害我们的同胞,侵占我国的领土,真是义愤填膺,此情此景刻骨难忘。当时圆瑛老法师率领佛教青年僧人,组织救护队、掩埋团,佛教医院、难民收容昕等救亡团体,领导佛教界为抗日战争作出了贡献,至今犹为大家昕称颂。我今天想讲讲我们的先辈太虚法师和玉佛寺已故震华和尚。太虚法师於抗日胜利後圆寂於玉佛寺,震华和尚曾任玉佛寺方丈,他们二位同玉佛寺都有密切的关系。
  太虚法师的爱国立场,以及对佛教的贡献,是值得称道的,例如,他提出佛教徒应参加政治活动,这个观点在当时,有许多佛教徒表示反对,认为佛教是讲出世的,为什么要参加政治活动?现在看来,这个观点是有道理的。所谓「政治活动」,就是国家大事。佛教徒也是国家公民,怎么可以不管国家大事呢,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日本军国主义向我国发动侵略战争。太虚法师在庐山牯岭。他曾发出《电告全日本佛教徒众》的电文。电文中说:“顷中日冲突已达危迫之极点。将陷中日民族於数载数十载相争相杀,导致日本自杀,遗地球至惨之祸!抑悬崖勒马,速停一切军事行动,从平等外交以寻谅解途径,使中日民族终获真正携手。开入类大同之运。唯在日本之能系铃解铃与否而判。吾知日本佛教优秀之士,且人民过半数为佛教信徒,此还宜大启慈心慧眼,以之自救救人矣!”当然,当时日本佛教界不会,也没有这种力量来制止军国主义的侵略战争。但太虚法师在电文中说的“导致日本自杀,遗地球至惨之祸”,以及期望“中日民族终获真正携手,开人类大同之运”等语,已预示着数年数十年以後的情况,这也可以晃到太虚法师的慈心慧眼了。这篇电文,曾刊载於一九三七年七月十八日《申报》及其它各报。
  接着太虚法师在佛教刊物《海潮音》上,发表了《佛教教育与国防》  一文,主张对佛教徒进行国防教育。文中说:“国防的意义,就是保障国家民族的安全,保卫土地的完整,保护人民的安居乐业。”他指出:“国防的佛教教育,并不是叫和尚去仇恨敌国的人民,只是叫和尚降伏敌国的黩武主义。敌国要是把这个黩武的政策放弃了,变敌国为友国,只要黩武主义者肯改变它的态度,他们即变为中国之友。敌国的黩武主义者,不但为我国人民厌恶,而且也是为敌国的大众所唾!我们抗斥敌国的黩武主义,亦即所以爱敌国的受压迫者。我们昕鼓励的自卫战争,只是为了自己而战。吾爱祖国,吾也爱世界,并不仇恨真正平等待我的友邦。”文章号召全国僧尼“一齐振作精神”,“谋国家建设的事业”。“非但只能作些救护卫生的工作,而且可以使之站到国防中一般国民的最前线上去。只要能够为着大多数大众的安定幸福,他自然都是可以牺牲自己的”。
  他并不托之空言,也做了许多具体工作。他组织了“僧伽救护队”跑到前才去,後方的僧众也同样到社会上去眼务。当时,镇江竹休寺佛学院一位同学,写了他自己当“护士”的生活。他说:“我是在临时重伤医院担任看护的,每天除吃饭睡觉外,便是在病房里看护着我们前馋上受伤下来的武装同胞。”他在医院里尽心看护战士,他认为:“佛教的主义是慈悲的,救世救人的。对於看护工作忠心竭力,便是精进;不怕肮脏、不怕麻烦、不怕受委屈,便是忍辱;对在街国战争中受伤的战士热情看护,便是报恩心。做这样的事,就是佛教实行者的生活。”
  关於震华法师的爱国事迹,  一般人不大知道。他曾任玉佛寺方丈,抗战胜利後不久,就逝世了。他曾在抗日战争开始时,为了唤起佛教僧人的爱国心,曾编写了一册《僧伽护国史》。书中列载历史上数十名爱国僧人可歌可泣的爱国事迹。这木书是在抗日战争中出版的,这对鼓励佛教徒积极参加抗日战争中的爱国活动,起过重大作用。
  我们佛教界是有爱国传统的。我们要继承前人的爱国主义精神,以满腔热情,投入今天的社会主义四化建设,为国家多作贡献。
  今年中秋佳节将临,使我更加深切怀念在台湾的师友。我期待国家早日统一,骨肉早日团聚,中华佛子早日大团圆!到那时,花好、月圆,国兴、人和,其乐也融融,其喜也洋洋,我相信,这一天一定会来到。

  一九八五年八月二十九日


爱国爱教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玉佛春秋专题 > 真禅专题 > 法影留痕 > 爱国爱教 > 正文
守护国界
发布日期:2016-05-26 16:21:29   来源: 上海玉佛禅寺    


在上海市宗教学会举行抗日战争及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四十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


我们佛教主要是提倡“饶益有情”的,尤其是要爱国家,爱人民。藏经中有《仁王护国经》,《守护国界陀罗尼经》等,所谓“护国”,“守护国界”,就是爱国的意思。我们常念的朝暮课诵中,有祝愿“国界安宁兵革销,风调雨顺民安乐”等语,也就是表达了佛教徒的爱国愿望。
  抗日战争开始时,我还年轻。这时,我在镇江竹林寺,竹林寺是一座有一千多年历史的古刹,主要房屋被日本军国主义烧毁了,我看到日本军国主义疯狂地杀害我们的同胞,侵占我国的领土,真是义愤填膺,此情此景刻骨难忘。当时圆瑛老法师率领佛教青年僧人,组织救护队、掩埋团,佛教医院、难民收容昕等救亡团体,领导佛教界为抗日战争作出了贡献,至今犹为大家昕称颂。我今天想讲讲我们的先辈太虚法师和玉佛寺已故震华和尚。太虚法师於抗日胜利後圆寂於玉佛寺,震华和尚曾任玉佛寺方丈,他们二位同玉佛寺都有密切的关系。
  太虚法师的爱国立场,以及对佛教的贡献,是值得称道的,例如,他提出佛教徒应参加政治活动,这个观点在当时,有许多佛教徒表示反对,认为佛教是讲出世的,为什么要参加政治活动?现在看来,这个观点是有道理的。所谓「政治活动」,就是国家大事。佛教徒也是国家公民,怎么可以不管国家大事呢,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日本军国主义向我国发动侵略战争。太虚法师在庐山牯岭。他曾发出《电告全日本佛教徒众》的电文。电文中说:“顷中日冲突已达危迫之极点。将陷中日民族於数载数十载相争相杀,导致日本自杀,遗地球至惨之祸!抑悬崖勒马,速停一切军事行动,从平等外交以寻谅解途径,使中日民族终获真正携手。开入类大同之运。唯在日本之能系铃解铃与否而判。吾知日本佛教优秀之士,且人民过半数为佛教信徒,此还宜大启慈心慧眼,以之自救救人矣!”当然,当时日本佛教界不会,也没有这种力量来制止军国主义的侵略战争。但太虚法师在电文中说的“导致日本自杀,遗地球至惨之祸”,以及期望“中日民族终获真正携手,开人类大同之运”等语,已预示着数年数十年以後的情况,这也可以晃到太虚法师的慈心慧眼了。这篇电文,曾刊载於一九三七年七月十八日《申报》及其它各报。
  接着太虚法师在佛教刊物《海潮音》上,发表了《佛教教育与国防》  一文,主张对佛教徒进行国防教育。文中说:“国防的意义,就是保障国家民族的安全,保卫土地的完整,保护人民的安居乐业。”他指出:“国防的佛教教育,并不是叫和尚去仇恨敌国的人民,只是叫和尚降伏敌国的黩武主义。敌国要是把这个黩武的政策放弃了,变敌国为友国,只要黩武主义者肯改变它的态度,他们即变为中国之友。敌国的黩武主义者,不但为我国人民厌恶,而且也是为敌国的大众所唾!我们抗斥敌国的黩武主义,亦即所以爱敌国的受压迫者。我们昕鼓励的自卫战争,只是为了自己而战。吾爱祖国,吾也爱世界,并不仇恨真正平等待我的友邦。”文章号召全国僧尼“一齐振作精神”,“谋国家建设的事业”。“非但只能作些救护卫生的工作,而且可以使之站到国防中一般国民的最前线上去。只要能够为着大多数大众的安定幸福,他自然都是可以牺牲自己的”。
  他并不托之空言,也做了许多具体工作。他组织了“僧伽救护队”跑到前才去,後方的僧众也同样到社会上去眼务。当时,镇江竹休寺佛学院一位同学,写了他自己当“护士”的生活。他说:“我是在临时重伤医院担任看护的,每天除吃饭睡觉外,便是在病房里看护着我们前馋上受伤下来的武装同胞。”他在医院里尽心看护战士,他认为:“佛教的主义是慈悲的,救世救人的。对於看护工作忠心竭力,便是精进;不怕肮脏、不怕麻烦、不怕受委屈,便是忍辱;对在街国战争中受伤的战士热情看护,便是报恩心。做这样的事,就是佛教实行者的生活。”
  关於震华法师的爱国事迹,  一般人不大知道。他曾任玉佛寺方丈,抗战胜利後不久,就逝世了。他曾在抗日战争开始时,为了唤起佛教僧人的爱国心,曾编写了一册《僧伽护国史》。书中列载历史上数十名爱国僧人可歌可泣的爱国事迹。这木书是在抗日战争中出版的,这对鼓励佛教徒积极参加抗日战争中的爱国活动,起过重大作用。
  我们佛教界是有爱国传统的。我们要继承前人的爱国主义精神,以满腔热情,投入今天的社会主义四化建设,为国家多作贡献。
  今年中秋佳节将临,使我更加深切怀念在台湾的师友。我期待国家早日统一,骨肉早日团聚,中华佛子早日大团圆!到那时,花好、月圆,国兴、人和,其乐也融融,其喜也洋洋,我相信,这一天一定会来到。

  一九八五年八月二十九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