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觉醒法师
玉佛修缮 禅寺服务
在线捐赠 梵呗梵乐
玉佛春秋 觉群志工
首页 > 专题 > 玉佛春秋专题 > 真禅专题 > 法影留痕 > 复兴道场 > 正文
大相国寺简史

    


  第一节 初创时期的大相国寺
  大相国寺是一座历史悠久、闻名中外的着名古刹,为中国十大名寺之一。它开创于北齐天保元年(公元555年),距今已有一千四百余年的历史。

  据有关史料记载,大相国寺在战国时期曾是魏公子信陵君故宅。南北朝时,佛教盛行,各地纷纷建立寺院,当时北齐境内的佛寺,竟达四万余所,到了北齐天宝六年(公元555年),即距今一千四百余年的时候,就在这个地方建立了一座寺院,名为建国寺,后来遭受兵燹,即告荒废。唐初,这里是歙州司马郑景的宅园。景云二年(公元711年),惠云禅师购得郑景的宅园,因附近有一个福慧寺经坊,就将此宅园改建为寺宇,名福慧寺。惠云禅师在掘地时,得一北齐时建国寺的一块古碑,知是建国寺的遗址,遂改福慧寺为建国寺,并将前在神龙二年(公元706年)募铸的高一丈八尺弥勒像安奉寺中。唐睿宗延和元年(公元712年),敕令拆毁不具名分的寺院,建国寺亦在其列。惠云禅师乃于弥勒像前泣泪焚香,至诚礼拜,郑重祷告说:若与此有缘,当现奇瑞,策悟群心,以保全寺院。少顷,佛像头上忽放金色之光,照耀天地,满城信众闻见,争相前往瞻礼,皆叹为希有。时有采访使王志喑、贺兰务同录祥瑞闻于朝。当时睿宗(李旦)以旧封相王即皇帝位,又为感梦,遂干延和元年七月诏改建国寺为大相国寺,并于先天元年(公元712年)八月御书碑额,作为他由相壬即位的纪念。这就是大相国寺的由来。


  第二节 唐代的大相国寺
  唐代是我国佛教的鼎盛时期,历代君主除唐武宗外,几乎都信奉佛教。大相国寺位于当时的汴州,为汴州最大的寺院。由于唐睿宗的赐额命名,历代帝王的大力提倡,信徒们的大量布施,因而规模己十分宏伟庄丽。李邕在《大相国寺碑》中曾对当时大相国寺的盛况作了如下描述:“棋布黄金,图拟碧络,云廓八景,雨散四花,国土盛神,塔庙崇丽,此其极也。虽五香紫府,太息芳馨,千灯赤城,永怀照灼,人间天上,物外异乡,固可得而言也”。可见当时的大相国寺已具有相当的规模。
  此后历代帝王对大相国寺都不断有所扩建,如增建殿堂、宝塔、在寺壁绘制佛教图画,不断铸造、雕塑佛、菩萨像等。所有这些,都显示出当时我国奇绝的工艺美术水平。
  唐代大相国寺的佛像、碑额、壁画等,被称之为相国十绝,这在《图画见闻志》、《东京记》、《北道刊误志注》、《瓮牖闲评》等书中均有记载。其中宋人郭若虚的《图画见闻志》卷五“相蓝十绝”:“其一,大殿内弥勒圣容,唐中宗朝僧惠云干安业寺铸成,光照天地;其二,睿宗皇帝感梦于延和元年七月二十七日,改古建国寺为大相国寺,睿宗御书碑额;其三,匠人王温重装圣容,金粉肉身,并三门下善神一·对;其四,佛殿内吴道子画文殊维摩像:其五,供奉李秀刻佛殿障日九间:其六,明皇(按即唐玄宗)天宝四载乙酉岁,令匠人边思顺修建排云宝阁:其七,阁内西头有陈留郡长史乙速令孤为功德主,令石抱五画护国除灾患变相:其八,西库有明皇先敕车道政往于阗国传北方毗沙门天王样来,至开元十三年封东岳时,令道政于此依样画的天王像,其九,门下有环师画梵王帝释及东廓障日内画《法华经》二十八晶功德变相:其十,西库北壁有僧智严画三乘因果人道位次图”。
  从以上“十绝”的记载,我们可以看到,唐代的大相国寺确实留下了许多文物古迹,这里再作一些介绍。
  惠云禅师募铸的弥勒佛像。这尊在大相国寺供奉的高一丈八尺的弥勒佛像,是大相国寺最着名的一宝。因此在《宋高僧传》、《五代名画补遗》、《图画见闻志》、《明成化河南总志》、《汴京遗迹志》、《宋东京考》等书中均有记载。
  杨惠之所塑佛像。杨惠之的塑像在唐开元年间与吴道子的画齐名,时人称“道子画,惠之塑,夺得僧繇神笔路”。杨惠之在大相国寺净土院大殿所塑佛像,直至宋代尚存在,《宛陵集》和《彭城集》均有记载。
  王温,不知何处人,善于装饰彩画,其精工妙技为古今绝手。大相国寺大殿惠云募铸的弥勒佛像,其金像彩绘就是王温所装饰的。时人称他所装金像彩绘圣容,能具种种大慈大悲端严相好,因而被说成是大相国寺“十绝”之一。
  吴道子等所绘壁画。唐代大相国寺的壁画非常着名,其中有吴道子画的文殊、维摩像,石抱玉画的护国除灾患变相,车道政画的北方毗沙门天王,环师画的三乘因果人道位次图等。
  除此以外,唐代大相国寺还藏有不少着名的书画,如玉陛、石鉴、李邕书、韩干画等,均精美绝伦。
  唐代大相国寺所建的佛阁、佛塔、也非常有名。其佛阁名排云宝阁,东西两塔分别名为普满塔和广愿塔。唐代诗人刘商曾以《登相国寺阁》为题,写下了如下的诗句:
  晴日登临好。春风各望家。
  垂杨夹域路,客思逐扬花。
  唐代大相国寺的建筑,宏丽精巧,莫测高深。连宋代着名的建筑大师喻浩也赞叹备至,不解其中奥妙。《后山丛谈》卷二说:“每至其下,仰而观焉,立极则坐,坐极则卧,求其理而不得”。喻浩在宋太宗时,任都料匠,着有《木经》三卷,为宋代技艺高超的建筑大师,连他也十分赞赏大相国寺的建筑艺术,认为无法理解其中的奥妙,可见大相国寺建筑艺术已达到相当高度的水平。
  唐代的大相国寺,在中日佛教文化交流史上也占有一定的地位。唐贞元二十年(公元804年),日本真言宗创始人弘法大师空海来唐学法,在西安青龙寺礼惠果阿阁黎为师,学习密法,后到汴州大相国寺得惠仁大师密法传承。空海回国后,不仅开创了日本东密一派,而且用汉字草书的偏旁,参以梵文音符,制成《伊吕波歌》,成为日文字母平假名的创始人。空海在我国学习佛法和文字, 在中日佛教文化交流史上起着重大的桥梁作用。相传他还写下笔记,叙述当时大相国寺的面貌,使得日本信徒对中国的开封大相国寺有较为清楚的认识。


  第三节 五代的大相国寺
  五代的后晋天福年间(公元936--959年),有僧人遵诲向四众弟子劝募,于佛殿的三面壁上镌刻《华严经》一部,在当时影响较大。后周显德年中(954--959),于大相国寺菜圃建立天寿寺,后改称为东相国寺。除此以外,大相国寺在五代,曾增加了不少壁画,其中较为着名的有:
  王道求在寺内绘佛道鬼神人物等壁画。
  王伟在寺内大殿等处所绘佛道壁画。
  王仁寿在寺内文殊院绘净土弥勒下生二壁,在净土院绘八大菩萨像等。
  僧人德符在寺内灌顶院绘一松一柏壁画。该画在当时颇受人推崇,士大夫竟相题咏,约有百余篇。
  大相国寺在五代时,曾出了一些名僧,其中主要有:
  归屿,后梁僧人。俗姓湄,寿春(今安徽寿县西南)人。通达性相,精大小乘。曾在大相国寺弘演佛法,梁后主赐紫衣,号演法大师,并敕改东塔御容院为长讲院。归屿法师著有《会要》20卷进呈,帝阅后颇为赞赏。敕令人藏。
  贞诲,后唐僧人。俗姓包,江苏常熟人。唐天佑元年(公元904年)寓居大相国寺,讲演《华严经》,前后十余遍。曾舍俸财置长讲《华严经》堂干西塔院。前后在寺讲经30余年,阅读大藏经二遍,僧俗弟子约千余人。
  贞峻,后唐僧人。俗姓张。郑州新郑(在今河南省中部)人。早年投大相国寺依归正律师出家,后于嵩山会善寺戒坛院受戒。唐大顺二年(公元891年),大相国寺遭火焚毁后,寺内僧众坚请贞峻法师回本寺充当上座。他允请回寺后,前后数年,重新寺内殿宇廊庑。又开讲座,弘宣律学,听闻者甚众。后梁乾化元年(公元911年),贞峻开坛传法,所度僧尼计三千余人。
  遵诲,后晋僧人。俗姓李,谯郡(治所在今安徽毫县)人。初随智潜法师习《华严经》,颇有心得。后梁开平二年(公元908年)投大相国寺药师院,首开讲业,受到四众弟子的欢迎。至后唐长兴二年(公元931年年),其弟子相继请其讲演《华严经》,前后共达十九遍。后晋天福二年(公元937年),有五台山继颐大师精通《华严》大经,每次讲毕,均请遵诲法师敷扬,缁素云集。共相赞叹。又向四众弟子募镌《华严经》一部干大相国寺讲殿的三面石壁,受到称扬。后敕赐真行大师号。
  澄楚,后周僧人。俗姓宗。10岁时于大相国寺礼智明律师为师,习新章律部,由于勤奋好学,终于通达无遗,时号律虎。晋高祖(石敬塘)慕其才,诏入内道场,赐紫袈裟,寻署真法大师号。先后临坛,度僧尼八千余人。
  大相国寺的所在地汴州,在五代时曾是后梁、后晋、后汉、后周四朝的首都,而大相国寺又是当时首都最大的佛寺,因而其地位骤然提高,为当时的帝王所重视,许多重要的礼节仪式,都在大相国寺举行。据有关史料记载,五代时帝王在大相国寺举行的重要礼节仪式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对于灾异的祈祷。后晋天福二年十二月,帝驾幸大相国寺祈雪,天福八年五月,帝驾幸大相国寺祈雨,开运三年四月,帝又驾幸大相国寺祈雨。
  二、逢君主生日的祝祷。后梁开乎二年十一月己未大明节,为梁太祖朱温的生日,宰臣百官设斋于大相国寺。自此以后,相沿成例,每逢君主生日,大都要到大相国寺设斋。又如北周广顺三年七月,敕内外文武臣僚遇永寿节辰(即周太祖郭威的生日节名),皆应于寺观起置道场。并规定今后中书门下皆与文武百官等共设一斋;枢密使与内诸司使副等共设一斋;侍卫亲军马步督军指使以下共设一斋。汴州在北周时早巳升为东京,成为首都,大相国寺为东京第一大寺,君主生日的祝祷仪式在大相国寺举行是理所当然的。
  三、逢君主忌日的行香。自唐中叶以后,每逢君主的忌日,文武百官都要到寺院行香,这巳成定例。到了五代,仍沿用这旧习。如《佛祖统纪》卷五十二载:后晋天福年间,敕国君忌日,串臣百僚应前往寺院行香饭僧。《五代会要》卷四亦载:后晋天福五年正月,御使中丞窦贞固奏:每遇国忌行香,伏请宰臣跪炉,百官依常位立班从之。并令行香之后斋僧。当时大相国寺为东京最大的寺院,国忌行香在大相国寺进行,当无疑问。
  大相国寺经过唐代的多次修建,寺宇宽广,风景优美,曾吸引了许多文入学士前往游玩、观赏,并多次为之题咏。到了五代,大相国寺虽己不如盛唐时期那样繁盛,但由于所在地汴京已升为东京,成为四朝的首都,仍然是当时一些文人的荟萃之地。而大相国寺又是东京最大的寺院,更是一文入学士们游玩、题咏的场所。如《旧五代史·周书》第二十二载:“扈载(字仲熙,北燕人也)少好学,善属文,……因游相国寺,见庭竹可爱,作碧鲜赋,题其壁。世宗闻之,遣小黄门壁录之,览而称善,因拜水部员外知制诰,迁翰林学士赐绯”。五代时这种情况,为后来宋代大批文人学士们到大相国寺游赏、题咏展开了序幕。


复兴道场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玉佛春秋专题 > 真禅专题 > 法影留痕 > 复兴道场 > 正文
大相国寺简史
发布日期:2016-05-26 16:28:35   来源: 上海玉佛禅寺    

    


  第一节 初创时期的大相国寺
  大相国寺是一座历史悠久、闻名中外的着名古刹,为中国十大名寺之一。它开创于北齐天保元年(公元555年),距今已有一千四百余年的历史。

  据有关史料记载,大相国寺在战国时期曾是魏公子信陵君故宅。南北朝时,佛教盛行,各地纷纷建立寺院,当时北齐境内的佛寺,竟达四万余所,到了北齐天宝六年(公元555年),即距今一千四百余年的时候,就在这个地方建立了一座寺院,名为建国寺,后来遭受兵燹,即告荒废。唐初,这里是歙州司马郑景的宅园。景云二年(公元711年),惠云禅师购得郑景的宅园,因附近有一个福慧寺经坊,就将此宅园改建为寺宇,名福慧寺。惠云禅师在掘地时,得一北齐时建国寺的一块古碑,知是建国寺的遗址,遂改福慧寺为建国寺,并将前在神龙二年(公元706年)募铸的高一丈八尺弥勒像安奉寺中。唐睿宗延和元年(公元712年),敕令拆毁不具名分的寺院,建国寺亦在其列。惠云禅师乃于弥勒像前泣泪焚香,至诚礼拜,郑重祷告说:若与此有缘,当现奇瑞,策悟群心,以保全寺院。少顷,佛像头上忽放金色之光,照耀天地,满城信众闻见,争相前往瞻礼,皆叹为希有。时有采访使王志喑、贺兰务同录祥瑞闻于朝。当时睿宗(李旦)以旧封相王即皇帝位,又为感梦,遂干延和元年七月诏改建国寺为大相国寺,并于先天元年(公元712年)八月御书碑额,作为他由相壬即位的纪念。这就是大相国寺的由来。


  第二节 唐代的大相国寺
  唐代是我国佛教的鼎盛时期,历代君主除唐武宗外,几乎都信奉佛教。大相国寺位于当时的汴州,为汴州最大的寺院。由于唐睿宗的赐额命名,历代帝王的大力提倡,信徒们的大量布施,因而规模己十分宏伟庄丽。李邕在《大相国寺碑》中曾对当时大相国寺的盛况作了如下描述:“棋布黄金,图拟碧络,云廓八景,雨散四花,国土盛神,塔庙崇丽,此其极也。虽五香紫府,太息芳馨,千灯赤城,永怀照灼,人间天上,物外异乡,固可得而言也”。可见当时的大相国寺已具有相当的规模。
  此后历代帝王对大相国寺都不断有所扩建,如增建殿堂、宝塔、在寺壁绘制佛教图画,不断铸造、雕塑佛、菩萨像等。所有这些,都显示出当时我国奇绝的工艺美术水平。
  唐代大相国寺的佛像、碑额、壁画等,被称之为相国十绝,这在《图画见闻志》、《东京记》、《北道刊误志注》、《瓮牖闲评》等书中均有记载。其中宋人郭若虚的《图画见闻志》卷五“相蓝十绝”:“其一,大殿内弥勒圣容,唐中宗朝僧惠云干安业寺铸成,光照天地;其二,睿宗皇帝感梦于延和元年七月二十七日,改古建国寺为大相国寺,睿宗御书碑额;其三,匠人王温重装圣容,金粉肉身,并三门下善神一·对;其四,佛殿内吴道子画文殊维摩像:其五,供奉李秀刻佛殿障日九间:其六,明皇(按即唐玄宗)天宝四载乙酉岁,令匠人边思顺修建排云宝阁:其七,阁内西头有陈留郡长史乙速令孤为功德主,令石抱五画护国除灾患变相:其八,西库有明皇先敕车道政往于阗国传北方毗沙门天王样来,至开元十三年封东岳时,令道政于此依样画的天王像,其九,门下有环师画梵王帝释及东廓障日内画《法华经》二十八晶功德变相:其十,西库北壁有僧智严画三乘因果人道位次图”。
  从以上“十绝”的记载,我们可以看到,唐代的大相国寺确实留下了许多文物古迹,这里再作一些介绍。
  惠云禅师募铸的弥勒佛像。这尊在大相国寺供奉的高一丈八尺的弥勒佛像,是大相国寺最着名的一宝。因此在《宋高僧传》、《五代名画补遗》、《图画见闻志》、《明成化河南总志》、《汴京遗迹志》、《宋东京考》等书中均有记载。
  杨惠之所塑佛像。杨惠之的塑像在唐开元年间与吴道子的画齐名,时人称“道子画,惠之塑,夺得僧繇神笔路”。杨惠之在大相国寺净土院大殿所塑佛像,直至宋代尚存在,《宛陵集》和《彭城集》均有记载。
  王温,不知何处人,善于装饰彩画,其精工妙技为古今绝手。大相国寺大殿惠云募铸的弥勒佛像,其金像彩绘就是王温所装饰的。时人称他所装金像彩绘圣容,能具种种大慈大悲端严相好,因而被说成是大相国寺“十绝”之一。
  吴道子等所绘壁画。唐代大相国寺的壁画非常着名,其中有吴道子画的文殊、维摩像,石抱玉画的护国除灾患变相,车道政画的北方毗沙门天王,环师画的三乘因果人道位次图等。
  除此以外,唐代大相国寺还藏有不少着名的书画,如玉陛、石鉴、李邕书、韩干画等,均精美绝伦。
  唐代大相国寺所建的佛阁、佛塔、也非常有名。其佛阁名排云宝阁,东西两塔分别名为普满塔和广愿塔。唐代诗人刘商曾以《登相国寺阁》为题,写下了如下的诗句:
  晴日登临好。春风各望家。
  垂杨夹域路,客思逐扬花。
  唐代大相国寺的建筑,宏丽精巧,莫测高深。连宋代着名的建筑大师喻浩也赞叹备至,不解其中奥妙。《后山丛谈》卷二说:“每至其下,仰而观焉,立极则坐,坐极则卧,求其理而不得”。喻浩在宋太宗时,任都料匠,着有《木经》三卷,为宋代技艺高超的建筑大师,连他也十分赞赏大相国寺的建筑艺术,认为无法理解其中的奥妙,可见大相国寺建筑艺术已达到相当高度的水平。
  唐代的大相国寺,在中日佛教文化交流史上也占有一定的地位。唐贞元二十年(公元804年),日本真言宗创始人弘法大师空海来唐学法,在西安青龙寺礼惠果阿阁黎为师,学习密法,后到汴州大相国寺得惠仁大师密法传承。空海回国后,不仅开创了日本东密一派,而且用汉字草书的偏旁,参以梵文音符,制成《伊吕波歌》,成为日文字母平假名的创始人。空海在我国学习佛法和文字, 在中日佛教文化交流史上起着重大的桥梁作用。相传他还写下笔记,叙述当时大相国寺的面貌,使得日本信徒对中国的开封大相国寺有较为清楚的认识。


  第三节 五代的大相国寺
  五代的后晋天福年间(公元936--959年),有僧人遵诲向四众弟子劝募,于佛殿的三面壁上镌刻《华严经》一部,在当时影响较大。后周显德年中(954--959),于大相国寺菜圃建立天寿寺,后改称为东相国寺。除此以外,大相国寺在五代,曾增加了不少壁画,其中较为着名的有:
  王道求在寺内绘佛道鬼神人物等壁画。
  王伟在寺内大殿等处所绘佛道壁画。
  王仁寿在寺内文殊院绘净土弥勒下生二壁,在净土院绘八大菩萨像等。
  僧人德符在寺内灌顶院绘一松一柏壁画。该画在当时颇受人推崇,士大夫竟相题咏,约有百余篇。
  大相国寺在五代时,曾出了一些名僧,其中主要有:
  归屿,后梁僧人。俗姓湄,寿春(今安徽寿县西南)人。通达性相,精大小乘。曾在大相国寺弘演佛法,梁后主赐紫衣,号演法大师,并敕改东塔御容院为长讲院。归屿法师著有《会要》20卷进呈,帝阅后颇为赞赏。敕令人藏。
  贞诲,后唐僧人。俗姓包,江苏常熟人。唐天佑元年(公元904年)寓居大相国寺,讲演《华严经》,前后十余遍。曾舍俸财置长讲《华严经》堂干西塔院。前后在寺讲经30余年,阅读大藏经二遍,僧俗弟子约千余人。
  贞峻,后唐僧人。俗姓张。郑州新郑(在今河南省中部)人。早年投大相国寺依归正律师出家,后于嵩山会善寺戒坛院受戒。唐大顺二年(公元891年),大相国寺遭火焚毁后,寺内僧众坚请贞峻法师回本寺充当上座。他允请回寺后,前后数年,重新寺内殿宇廊庑。又开讲座,弘宣律学,听闻者甚众。后梁乾化元年(公元911年),贞峻开坛传法,所度僧尼计三千余人。
  遵诲,后晋僧人。俗姓李,谯郡(治所在今安徽毫县)人。初随智潜法师习《华严经》,颇有心得。后梁开平二年(公元908年)投大相国寺药师院,首开讲业,受到四众弟子的欢迎。至后唐长兴二年(公元931年年),其弟子相继请其讲演《华严经》,前后共达十九遍。后晋天福二年(公元937年),有五台山继颐大师精通《华严》大经,每次讲毕,均请遵诲法师敷扬,缁素云集。共相赞叹。又向四众弟子募镌《华严经》一部干大相国寺讲殿的三面石壁,受到称扬。后敕赐真行大师号。
  澄楚,后周僧人。俗姓宗。10岁时于大相国寺礼智明律师为师,习新章律部,由于勤奋好学,终于通达无遗,时号律虎。晋高祖(石敬塘)慕其才,诏入内道场,赐紫袈裟,寻署真法大师号。先后临坛,度僧尼八千余人。
  大相国寺的所在地汴州,在五代时曾是后梁、后晋、后汉、后周四朝的首都,而大相国寺又是当时首都最大的佛寺,因而其地位骤然提高,为当时的帝王所重视,许多重要的礼节仪式,都在大相国寺举行。据有关史料记载,五代时帝王在大相国寺举行的重要礼节仪式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对于灾异的祈祷。后晋天福二年十二月,帝驾幸大相国寺祈雪,天福八年五月,帝驾幸大相国寺祈雨,开运三年四月,帝又驾幸大相国寺祈雨。
  二、逢君主生日的祝祷。后梁开乎二年十一月己未大明节,为梁太祖朱温的生日,宰臣百官设斋于大相国寺。自此以后,相沿成例,每逢君主生日,大都要到大相国寺设斋。又如北周广顺三年七月,敕内外文武臣僚遇永寿节辰(即周太祖郭威的生日节名),皆应于寺观起置道场。并规定今后中书门下皆与文武百官等共设一斋;枢密使与内诸司使副等共设一斋;侍卫亲军马步督军指使以下共设一斋。汴州在北周时早巳升为东京,成为首都,大相国寺为东京第一大寺,君主生日的祝祷仪式在大相国寺举行是理所当然的。
  三、逢君主忌日的行香。自唐中叶以后,每逢君主的忌日,文武百官都要到寺院行香,这巳成定例。到了五代,仍沿用这旧习。如《佛祖统纪》卷五十二载:后晋天福年间,敕国君忌日,串臣百僚应前往寺院行香饭僧。《五代会要》卷四亦载:后晋天福五年正月,御使中丞窦贞固奏:每遇国忌行香,伏请宰臣跪炉,百官依常位立班从之。并令行香之后斋僧。当时大相国寺为东京最大的寺院,国忌行香在大相国寺进行,当无疑问。
  大相国寺经过唐代的多次修建,寺宇宽广,风景优美,曾吸引了许多文入学士前往游玩、观赏,并多次为之题咏。到了五代,大相国寺虽己不如盛唐时期那样繁盛,但由于所在地汴京已升为东京,成为四朝的首都,仍然是当时一些文人的荟萃之地。而大相国寺又是东京最大的寺院,更是一文入学士们游玩、题咏的场所。如《旧五代史·周书》第二十二载:“扈载(字仲熙,北燕人也)少好学,善属文,……因游相国寺,见庭竹可爱,作碧鲜赋,题其壁。世宗闻之,遣小黄门壁录之,览而称善,因拜水部员外知制诰,迁翰林学士赐绯”。五代时这种情况,为后来宋代大批文人学士们到大相国寺游赏、题咏展开了序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