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觉醒法师
玉佛修缮 禅寺服务
在线捐赠 梵呗梵乐
玉佛春秋 觉群志工
首页 > 专题 > 玉佛春秋专题 > 真禅专题 > 法影留痕 > 慈惠群生 > 正文
广作慈善事业

今天我们欢聚一堂,与兄弟宗教团体的负责人和各位专家、学者在一起,畅谈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问题,我感到非常高兴。我们佛教界长期来就有一个共同的心愿,就是竭尽全力,为加快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步伐,夺取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更大胜利而作出我们应有的贡献。

因为我们深深懂得,我们佛教事业的兴旺发达,是与国家的富强,人民生活的改善分不开的。近年来我们玉佛寺香火旺盛,游客众多,正是因为我们上海的经济建设有了飞速的发展,人民生活有了明显的改善。因此,我们感到,佛教必须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而且只有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我们的佛教事业才能更加兴旺发达。

要使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我们佛教界要做的事是多方面的。例如,大力提倡人间佛教思想,继承和发扬中国佛教农禅并重、学术研究和国际交流的三个优良传统,积极参加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建设等等,都是实现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最基本的重要方面。这里我仅就大力提倡人间佛教思想,热心社会福利事业和慈善事业,以促进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方面,谈一点自己的粗浅体会。

热心社会福利事业和慈善事业,既是中国佛教的优良传统,也是“人间佛教”的重要内容。佛陀在世时,即经常教导人们,要重视人间利益,要用佛法精神去改善社会,改善人心。我们佛教界现在大力提倡人间佛教,要求广大佛教徒,大家都来关心慈善事业和资生福利事业。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居士早在《中国佛教协会三十年》一文中,就明确提出:人间佛教的基本内容,包括五戒、十善、四摄、六度等自利利他的广大行愿。他说:“我们提倡人间佛教的思想,就是要奉行五戒、十善以净化自己,广修四摄、六度以利益人群。”

所谓五戒、十善,是指佛教徒通过自身修持以达到净化自己的目的,这里不作多说。现在我仅对广修四摄六度以利益人群方面,作些必要论述。

所谓“四摄”,即一、布施摄,谓随众生的意愿而进行布施,如果众生乐财,则施以财;如果众生爱乐佛法,则施以佛法。二、爱语摄,随顺众生的根性善言慰喻。三、利行摄,做利益众生的事情。四、同事摄,与众生同处一起,随机教化。

所谓“六度”,即一、布施度,包括财施、法施、无畏施,能度悭贪。二、持戒度,谓持守戒律,能度毁犯。三、忍辱度,谓忍耐迫害,能度瞋恚。四、精进度,谓修其他五度时,不屈不挠,精进不懈,能度懈怠。五、禅定度,谓修习禅定,能度散乱。六、般若度,谓开真实之智慧,能度愚痴。

这“四摄”、“六度”,实际上是包括了利益人群的一切善事,好事。我们佛教界目前所提倡和推行的扶助伤残、救济灾荒、敬老慈幼、捐财施物,造福人民等资生福利事业,都属于“四摄”、“六度”的范围,都是实践佛陀遗教,利益人群的。它们都是人间佛教思想的重要内容,也是促进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一个重要方面。

因为,在我们社会主义社会的初级阶段,当遇到一些特大的灾荒时,大量灾民需要救济;一些贫病交困的人们,需要有人给以经济上的援助;一些无父母的孤儿和残疾儿童,需要人们给以温暖和帮助。特别是在当前我们国家尚不是十分富裕,拿不出更多的钱财来全部解决这方面的问题,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发动全社会都来伸出援助之手,献爱心,送温暖,除困解难。我们佛教界正是在这种情况之下,遵照佛陀的遗教,发扬慈悲救世的精神,热心关怀慈善事业和社会福利事业,对社会和人民作出了应有的努力,受到社会各界的好评,从而在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道路上前进了一大步。

现在,仅将我们上海佛教界近年来在热心关怀慈善事业和社会福利事业,以促进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情况,作一些简单的论述。

我们上海佛教界,从一九八五年起,先后向社会福利机构、慈善事业和灾区人民捐献巨款,总数达六百余万元。其中,不仅有以佛教团体、寺院的名义捐赠的,也有广大佛教徒以个人名义捐赠的。

我们的明旸法师,继承和发扬了圆瑛大师慈悲为怀、助人为乐的精神,多年来一直非常关心社会福利事业。他是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创始人之一。早在一九八六年,他就将四众弟子给他的礼仪五万元,全部捐赠给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此后,他多次向上海市残疾人福利基金会、上海市聋哑学校、宁波灾区人民、大兴安岭火灾、导盲镜捐赠活动及各种教育基金会、各种文化艺术团体等捐献巨款。我本人于一九八四年代表上海市佛协向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捐赠人民币五万元,一九八五年,将弟子为我祝寿的香仪一万五千元,全部捐献给上海市残疾人福利基金会。此后,我多次向上海市儿童福利院、上海市伤残儿童康复中心、普陀区街道敬老院、普陀区教育卫生奖励基金会、市中小学幼儿教师奖励基金会、市儿童世界基金会、中国福利会托儿所、普陀区残疾人福利基金会、普陀区街道社区教育基金会,导盲镜捐赠活动,亚运会捐款活动、普陀区少年宫、中国福利会、东亚运动会等单位、团体捐赠巨款。

我们上海市佛教界近年来在关心社会福利事业和救济灾区人民方面,在社会上影响最大、反映最强烈的有二件事,这就是在上海市儿童福利院设立残疾儿童福利基金和一九九一年夏季的捐款赈灾活动。

一九八八年,我在上海市儿童福利院设立残疾儿童福利基金,一次捐赠十万元,。此后每年两次捐赠,开始是每次捐赠五万元,后来是每次捐赠十万元,前后已有二十余次。在每次举行捐赠仪式时,还带领我的海内外弟子一同前往捐赠,每次都有数百人。在我的影响下,我的香港弟子刘根山先生也先后向儿童福利院捐赠了人民币十二万元。

一九九三年六月,上海市儿童福利院用我的残疾儿童福利基金创办了一所特殊教育学校,取名真禅学校。目前这所学校共有二十四名教学人员,设十二个班级,其中四个班级为普通小学特殊教育班,四个班级为弱智儿童辅读班,四个班级为聋哑儿童语言训练班,共能容纳学生二百名左右。这所学校的建立,不仅在佛教界是个创举,而且对整个社会也是个推动。

今年五月,上海慈善基金会正式成立,我又首次捐赠人民币二十万元,以体现我们佛教徒的一片爱心。

设立“真禅法师残疾儿童福利基金”和“真禅学校”,不仅是对那些具有特殊困难的孤儿和残疾儿童是一种有效的帮助,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佛教界带了这个头,有力地促进了上海人民的精神文明建设。据了解,近年来关心儿童福利院孤儿和残疾儿童的人越来越多了,一些单位、企业的团体和个人都向他们伸出了援助之手。现在,社会上向孤儿和残疾儿童送温暖、献爱心,已逐步形成为一种风气。这种风气也影响到了海外。我的一些海外弟子在得知我在儿童福利院设立了“残疾儿童基金”后,纷纷表示要向该“基金”增砖添瓦,有的人还提出要帮助儿童福利院搞些工程建设和做点实事。他们中间有不少人是财团的负责人或重要职事,动员他们一起参加造福残疾儿童的事业,已成为我晚年生活中的一大义务和乐趣。

一九九一年夏,我国有十多个省、市、自治区遭受严重水灾,工农业生产和亿万人民群众的财产受到严重损失。中国佛教协会发出紧急呼吁,号召全国佛教徒积极行动起来,捐款捐物,救济灾民。我们上海佛教界立即响应,上海市佛教协会于七月十六日在玉佛寺举行“支援灾区捐款动员大会”,许多人当场慷慨解囊,支援灾区人民。八月十八日晚上,明旸法师和我参加在上海体育馆举行的“灾区在我心中”赈灾千人义演大会,我们除了各自认捐一万元以外,还代表上海市佛教协会向义演大会捐款十万元。以后,上海市佛教协会又在玉佛寺举办书画义卖赈灾活动,义卖所得,全部支援灾区人民。这次赈灾捐款活动,延续了三个月,全市佛教徒捐款一百余万元,其中玉佛寺占了百分之七十,同时还捐献了崭新的棉被一千条,帮助灾民御寒。

上海市佛教界在这次捐款赈灾活动中,做了佛教徒应该做的事,得到社会各界的赞誉,认为是真正发扬了佛陀的慈悲救世精神。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老居士,先后两次写信给我说:“上海市佛教界为全国范围内的特大洪涝灾害尽心尽力,捐款总数居全国各省市佛教协会之冠,以实际行动向社会各界表明,佛教徒对两个文明建设是有不可磨灭的功绩的。这不但使灾区群众得解燃眉之急,更体现出佛教救世济民、利乐有情之旨,座下功德无量,无任欢喜赞叹。”《新民晚报》也于十月二十八日以《千条棉被寄深情》为题,报道了上海市佛教界“在寒冬来临之际,再次给灾区人民送去一片深情和温暖”的事迹。

上海佛教界近年来所做的这两件大事,即关怀残疾儿童和支援灾区人民,为上海市的两个文明建设作出了应有的贡献,同时也向社会表明,佛教是可以与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

近年来,我们上海佛教界为慈善事业和社会福利事业,作出了一些努力,受到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和热烈赞扬。上海市民政部门聘请我担任上海市儿童福利院的名誉院长、普陀区评定我为热情支持教育事业的社会活动家,不久前我又被推举为上海市慈善基金会的副会长。所有这些,我都把它看作是对我们整个上海佛教界的肯定与赞扬,同时也把它看作是对我们佛教界的鼓励和鞭策。因为我们深深地懂得,这几年来我们佛教界虽然在慈善事业和社会福利事业方面作了一些努力,也有了一些成绩,但与新时代对我们的要求相比较,还有一定的差距。为此,我们佛教界今后仍然必须继续努力关心慈善事业和社会福利事业,在佛教与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道路上更加向前迈进一步。

慈惠群生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玉佛春秋专题 > 真禅专题 > 法影留痕 > 慈惠群生 > 正文
广作慈善事业
发布日期:2016-05-26 16:59:28   来源: 上海玉佛禅寺    

今天我们欢聚一堂,与兄弟宗教团体的负责人和各位专家、学者在一起,畅谈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问题,我感到非常高兴。我们佛教界长期来就有一个共同的心愿,就是竭尽全力,为加快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步伐,夺取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更大胜利而作出我们应有的贡献。

因为我们深深懂得,我们佛教事业的兴旺发达,是与国家的富强,人民生活的改善分不开的。近年来我们玉佛寺香火旺盛,游客众多,正是因为我们上海的经济建设有了飞速的发展,人民生活有了明显的改善。因此,我们感到,佛教必须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而且只有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我们的佛教事业才能更加兴旺发达。

要使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我们佛教界要做的事是多方面的。例如,大力提倡人间佛教思想,继承和发扬中国佛教农禅并重、学术研究和国际交流的三个优良传统,积极参加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建设等等,都是实现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最基本的重要方面。这里我仅就大力提倡人间佛教思想,热心社会福利事业和慈善事业,以促进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方面,谈一点自己的粗浅体会。

热心社会福利事业和慈善事业,既是中国佛教的优良传统,也是“人间佛教”的重要内容。佛陀在世时,即经常教导人们,要重视人间利益,要用佛法精神去改善社会,改善人心。我们佛教界现在大力提倡人间佛教,要求广大佛教徒,大家都来关心慈善事业和资生福利事业。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居士早在《中国佛教协会三十年》一文中,就明确提出:人间佛教的基本内容,包括五戒、十善、四摄、六度等自利利他的广大行愿。他说:“我们提倡人间佛教的思想,就是要奉行五戒、十善以净化自己,广修四摄、六度以利益人群。”

所谓五戒、十善,是指佛教徒通过自身修持以达到净化自己的目的,这里不作多说。现在我仅对广修四摄六度以利益人群方面,作些必要论述。

所谓“四摄”,即一、布施摄,谓随众生的意愿而进行布施,如果众生乐财,则施以财;如果众生爱乐佛法,则施以佛法。二、爱语摄,随顺众生的根性善言慰喻。三、利行摄,做利益众生的事情。四、同事摄,与众生同处一起,随机教化。

所谓“六度”,即一、布施度,包括财施、法施、无畏施,能度悭贪。二、持戒度,谓持守戒律,能度毁犯。三、忍辱度,谓忍耐迫害,能度瞋恚。四、精进度,谓修其他五度时,不屈不挠,精进不懈,能度懈怠。五、禅定度,谓修习禅定,能度散乱。六、般若度,谓开真实之智慧,能度愚痴。

这“四摄”、“六度”,实际上是包括了利益人群的一切善事,好事。我们佛教界目前所提倡和推行的扶助伤残、救济灾荒、敬老慈幼、捐财施物,造福人民等资生福利事业,都属于“四摄”、“六度”的范围,都是实践佛陀遗教,利益人群的。它们都是人间佛教思想的重要内容,也是促进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一个重要方面。

因为,在我们社会主义社会的初级阶段,当遇到一些特大的灾荒时,大量灾民需要救济;一些贫病交困的人们,需要有人给以经济上的援助;一些无父母的孤儿和残疾儿童,需要人们给以温暖和帮助。特别是在当前我们国家尚不是十分富裕,拿不出更多的钱财来全部解决这方面的问题,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发动全社会都来伸出援助之手,献爱心,送温暖,除困解难。我们佛教界正是在这种情况之下,遵照佛陀的遗教,发扬慈悲救世的精神,热心关怀慈善事业和社会福利事业,对社会和人民作出了应有的努力,受到社会各界的好评,从而在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道路上前进了一大步。

现在,仅将我们上海佛教界近年来在热心关怀慈善事业和社会福利事业,以促进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情况,作一些简单的论述。

我们上海佛教界,从一九八五年起,先后向社会福利机构、慈善事业和灾区人民捐献巨款,总数达六百余万元。其中,不仅有以佛教团体、寺院的名义捐赠的,也有广大佛教徒以个人名义捐赠的。

我们的明旸法师,继承和发扬了圆瑛大师慈悲为怀、助人为乐的精神,多年来一直非常关心社会福利事业。他是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创始人之一。早在一九八六年,他就将四众弟子给他的礼仪五万元,全部捐赠给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此后,他多次向上海市残疾人福利基金会、上海市聋哑学校、宁波灾区人民、大兴安岭火灾、导盲镜捐赠活动及各种教育基金会、各种文化艺术团体等捐献巨款。我本人于一九八四年代表上海市佛协向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捐赠人民币五万元,一九八五年,将弟子为我祝寿的香仪一万五千元,全部捐献给上海市残疾人福利基金会。此后,我多次向上海市儿童福利院、上海市伤残儿童康复中心、普陀区街道敬老院、普陀区教育卫生奖励基金会、市中小学幼儿教师奖励基金会、市儿童世界基金会、中国福利会托儿所、普陀区残疾人福利基金会、普陀区街道社区教育基金会,导盲镜捐赠活动,亚运会捐款活动、普陀区少年宫、中国福利会、东亚运动会等单位、团体捐赠巨款。

我们上海市佛教界近年来在关心社会福利事业和救济灾区人民方面,在社会上影响最大、反映最强烈的有二件事,这就是在上海市儿童福利院设立残疾儿童福利基金和一九九一年夏季的捐款赈灾活动。

一九八八年,我在上海市儿童福利院设立残疾儿童福利基金,一次捐赠十万元,。此后每年两次捐赠,开始是每次捐赠五万元,后来是每次捐赠十万元,前后已有二十余次。在每次举行捐赠仪式时,还带领我的海内外弟子一同前往捐赠,每次都有数百人。在我的影响下,我的香港弟子刘根山先生也先后向儿童福利院捐赠了人民币十二万元。

一九九三年六月,上海市儿童福利院用我的残疾儿童福利基金创办了一所特殊教育学校,取名真禅学校。目前这所学校共有二十四名教学人员,设十二个班级,其中四个班级为普通小学特殊教育班,四个班级为弱智儿童辅读班,四个班级为聋哑儿童语言训练班,共能容纳学生二百名左右。这所学校的建立,不仅在佛教界是个创举,而且对整个社会也是个推动。

今年五月,上海慈善基金会正式成立,我又首次捐赠人民币二十万元,以体现我们佛教徒的一片爱心。

设立“真禅法师残疾儿童福利基金”和“真禅学校”,不仅是对那些具有特殊困难的孤儿和残疾儿童是一种有效的帮助,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佛教界带了这个头,有力地促进了上海人民的精神文明建设。据了解,近年来关心儿童福利院孤儿和残疾儿童的人越来越多了,一些单位、企业的团体和个人都向他们伸出了援助之手。现在,社会上向孤儿和残疾儿童送温暖、献爱心,已逐步形成为一种风气。这种风气也影响到了海外。我的一些海外弟子在得知我在儿童福利院设立了“残疾儿童基金”后,纷纷表示要向该“基金”增砖添瓦,有的人还提出要帮助儿童福利院搞些工程建设和做点实事。他们中间有不少人是财团的负责人或重要职事,动员他们一起参加造福残疾儿童的事业,已成为我晚年生活中的一大义务和乐趣。

一九九一年夏,我国有十多个省、市、自治区遭受严重水灾,工农业生产和亿万人民群众的财产受到严重损失。中国佛教协会发出紧急呼吁,号召全国佛教徒积极行动起来,捐款捐物,救济灾民。我们上海佛教界立即响应,上海市佛教协会于七月十六日在玉佛寺举行“支援灾区捐款动员大会”,许多人当场慷慨解囊,支援灾区人民。八月十八日晚上,明旸法师和我参加在上海体育馆举行的“灾区在我心中”赈灾千人义演大会,我们除了各自认捐一万元以外,还代表上海市佛教协会向义演大会捐款十万元。以后,上海市佛教协会又在玉佛寺举办书画义卖赈灾活动,义卖所得,全部支援灾区人民。这次赈灾捐款活动,延续了三个月,全市佛教徒捐款一百余万元,其中玉佛寺占了百分之七十,同时还捐献了崭新的棉被一千条,帮助灾民御寒。

上海市佛教界在这次捐款赈灾活动中,做了佛教徒应该做的事,得到社会各界的赞誉,认为是真正发扬了佛陀的慈悲救世精神。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老居士,先后两次写信给我说:“上海市佛教界为全国范围内的特大洪涝灾害尽心尽力,捐款总数居全国各省市佛教协会之冠,以实际行动向社会各界表明,佛教徒对两个文明建设是有不可磨灭的功绩的。这不但使灾区群众得解燃眉之急,更体现出佛教救世济民、利乐有情之旨,座下功德无量,无任欢喜赞叹。”《新民晚报》也于十月二十八日以《千条棉被寄深情》为题,报道了上海市佛教界“在寒冬来临之际,再次给灾区人民送去一片深情和温暖”的事迹。

上海佛教界近年来所做的这两件大事,即关怀残疾儿童和支援灾区人民,为上海市的两个文明建设作出了应有的贡献,同时也向社会表明,佛教是可以与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

近年来,我们上海佛教界为慈善事业和社会福利事业,作出了一些努力,受到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和热烈赞扬。上海市民政部门聘请我担任上海市儿童福利院的名誉院长、普陀区评定我为热情支持教育事业的社会活动家,不久前我又被推举为上海市慈善基金会的副会长。所有这些,我都把它看作是对我们整个上海佛教界的肯定与赞扬,同时也把它看作是对我们佛教界的鼓励和鞭策。因为我们深深地懂得,这几年来我们佛教界虽然在慈善事业和社会福利事业方面作了一些努力,也有了一些成绩,但与新时代对我们的要求相比较,还有一定的差距。为此,我们佛教界今后仍然必须继续努力关心慈善事业和社会福利事业,在佛教与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道路上更加向前迈进一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