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觉醒法师
玉佛修缮 禅寺服务
在线捐赠 梵呗梵乐
玉佛春秋 觉群志工
首页 > 专题 > 玉佛春秋专题 > 真禅专题 > 法影留痕 > 弘宗演教 > 正文
培养青年僧才(二)

 

青年是人生最宝贵的时代。青年人精力充沛,奋发有为,是一个大有作为的时期。一个人一生的成就,大都在青年时代就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因此,青年是佛教的希望,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现在,我们的社会需要青年,我们的世界需要青年,我们的佛教更需要青年。

佛教需要青年,这不是一般的套话,而是有其真实根据的。因为佛教的创立和发展,就是依靠了一大批青年。我们佛教的创始人释迦牟尼佛,青年时代就出家修道。他为了求得解脱之道,抛弃了王宫的优裕生活,来到尼连禅河边的苦行林中,修了六年的苦行,没有达到目的。后来到菩提伽耶的一棵毕钵罗树下,结跏趺坐,静思冥索,并发誓说:“我今如不证到无上大觉,宁可让此身粉碎,终不起坐。”最后终于觉悟成道,创立了佛教。

佛陀的弟子,也有许多是青年时代就学道的。其中比较著名的有:罗睺罗,为释迦在俗时的儿子。他十五岁即出家,为佛教有沙弥之始。后成为释迦的十大弟子之一。由于他“不毁禁戒,诵读不懈”,终于被称为“密行第一”。

阿难,为释迦的堂弟。他在释迦成道回乡时即随从出家,二十五岁起侍从释迦,前后达二十五年,后成为释迦的十大弟子之一。因他长于记忆,听而不忘,故被称为“多闻第一”。佛教第一次结集时,由他诵出经藏。现在的佛经中,一开头都有“如是我闻”一句,就是表明这些经文的内容,都是阿难亲耳听佛所说的。

善财童子,是佛教中童贞入道的著名人物。他遍游一百一十个城市,参访了五十三位善知识,最后遇普贤菩萨而成就佛道,佛教史上称之为“五十三参”。直到现在,这善财童子的“五十三参”,仍然是青年学僧向有真才实学的高僧大德学习佛教知识的榜样。

不仅是佛陀时代在他的弟子辈中有许多青年为佛教事业的发展有过贡献,而且在中国佛教史上,也有许多青年曾为佛家事业的发展立下了不朽的功勋。如唐代的玄奘法师,十三岁出家,二十岁在成都受具足戒。他青年时代勤奋好学,二十三岁时就将成都空慧寺内所藏的佛经都通读了一遍。二十四岁就能开大座独立讲经。但他仍不感到满足,二十八岁又去印度求法取经,不畏艰险,历经千辛万苦,最后携带了六百五十七部佛经,满载着荣誉和友谊回到长安,成为中国佛教史上的高僧,为中国佛教在唐代发展到鼎盛,起了重大的作用。

在中国近代发展史上,也有许多佛教僧人,在青年时代就为当时佛教的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如:震华法师,是我的亲教师,十一岁即出家为僧。由于他青年时代埋头苦读,辛勤不辍,故而青云直上,学问日新月异。二十二岁时就出任镇江竹林寺佛学院教授之职,二十三岁任佛学院院长。二十五岁起,着手编纂《中国佛教人名大辞典》。在他短暂的一生(仅活了四十岁)中,共撰写了《僧伽护国史》、《东渡弘法高僧传》等二十三种佛学著作,为近代佛教文化事业的发展,起了一定的促进作用。

福善法师,十三岁出家。先后入镇江竹林寺佛学院、常熟虞山法界学院、厦门闽南佛学院、武昌佛学院等佛学院校学习,由于努力用功,学问大进,成为青年学僧中的佼佼者。二十二岁时即任汉藏教理院教授,《海潮音》月刊主编。

显荫法师,青年时代对佛教文化事业的发展曾作有重大贡献。他十七岁出家,学通经藏。十九岁时就为丁福保所编《佛学大辞典》作序,二十岁又为日本高楠顺次郎发起编纂的《新修大藏经》作序。同时还就任上海《世界佛教居士林林刊》编辑部主任。当他二十四岁不幸因病逝世的前一年,还应日本佛教学者高楠顺次郎之请,为日本藏经刊印会提供未入藏的中国重要佛教著述。在其短暂的一生中,留下了《真言宗纲要》、《日本之密教》等十多部佛学著作,为弘传佛教文化事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以上种种事例,说明在中国近代,有许多佛教青年,对佛教文化事业的发展,有过卓越的贡献。因此我认为,青年确实是佛教的希望。

正因为青年是佛教的希望,所以世界上许多佛教国家,都十分重视对佛教青年的培养。在中国大陆,现在有十多所佛学院校在培养佛教青年一代。我本人对佛教青年一代是寄予莫大的希望的。为此,我近年来先后在中国佛学院灵岩山分院和棲霞山分院、上海佛学院等作公开演讲,对青年学僧提出希望,勉励他们要刻苦学习,把自己培养成为一个有理想、有文化的僧青年。我曾对一些青年学僧讲,作为一个合格的僧青年,必须做到“三懂”:

一、懂佛教教理和教史。在教理方面,要深入钻研以《般若经》、《法华经》、《维摩经》、为中心的三论宗和天台宗的思想体系;以《华严经》、《楞伽经》、《解深密经》为中心的华严宗和唯识宗的思想体系。还要化大力气研究禅宗的经典及思想。而且不论研究哪一派系的经典理论,都要以人间佛教为着眼点。因为人间佛教的思想,是佛陀的心髓,有强大的生命力。在教史方面,要懂汉语系、藏语系、巴利语系三部佛教史,要懂印度、日本、朝鲜和中国佛教史。只有懂得佛教史,才能使知识系统化,避免保守、僵化的错误。

二、懂法务活动。佛教法务活动,包括各种法会、唱诵仪轨等,每个青年法师都要学会。

三、懂寺庙管理。寺庙管理在佛教传统中有客堂、库房、禅堂、衣钵寮等四大寮□;现代寺庙管理则有法务、财务、物资、人事、接待、治安、生产、服务等各方面。每个青年法师都要对这些方面进行学习和探索。

只有具备了这“三懂”,才能称为合格的僧青年。

现在,世界上各佛教国家,都十分重视对僧青年的教育和培养。但是,我认为新加坡佛教总会在教育和培养佛教青年一代方面,做得是比较出色的,可说是为我们树立了一个好榜样。

新加坡佛教总会自成立那天起,就非常重视对青年一代的教育和培养。它从一九五零年起,就接办了菩提学校,以后不断扩建校舍,添置设备,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既有学识、又有道德的完美的僧才。

新加坡佛教总会还于一九八二年创办了一所文殊中学,十多年来已有了八届毕业生。

除此以外,也是最重要的,就是新加坡佛教总会还先后举办了初级、中级和高级三个佛学班。其目的在于弘扬佛法,倡导正信,使学佛人不受邪说所误导。现在,这种佛学班已办了许多期,一批批的青年从这里结业。一些本来对佛法不很信仰的,通过学习,生起了信仰;一些已经信仰佛教的人,信念更加坚固增长,发挥了佛教的度人救世精神。

总之,我感到新加坡佛教总会在教育和培育佛教青年方面是卓有成效的。

这里还要特别指出,新加坡的明义法师和慧雄法师,他们在教育和培养佛教青年方面,也花费了不少心血,作出了优异的成绩。这表现在两位法师不仅特别关心佛教青年的成长,帮助他们学习佛教经典,坚定他们的佛教信仰,而且还根据佛教青年本身具有的思想活泼、求知欲强、紧跟时代前进的步伐,爱好参加各种活动等等特点,开展多种多样的活动,从而使得一些佛教青年感到在佛教团体的这个大家庭里,在生活上同样可以得到快乐和幸福,因此更加坚定他们学佛信佛的意志。

除此以外,明义法师和慧雄法师还注意发挥佛教青年的特长,将一些佛教青年安排到佛教组织、团体的各个部门,发挥他们的专长,增长他们的才干。我认为这也是教育和培养佛教青年的一个好方法,一个十分重要的方面。

新加坡佛教总会和明义、慧雄两位法师,在教育、培养佛教青年方面,作出了巨大的成绩,为我们树立了榜样。我们相信,随着时代的不断进步,佛教事业的不断兴旺发达,有新加坡教育、培养佛教青年的经验,今后各国佛教界在教育、培养佛教青年方面,必将出现一个前所未有的新局面,而佛教青年在这一过程中,也必将更加茁壮成长。同时,佛教青年们在弘扬佛法、利益人群等方面,一定会取得更大的成就,而佛教青年作为一种不可缺少的重要弘法力量,也一定会以崭新的面貌屹立于世界佛教之林。

弘宗演教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玉佛春秋专题 > 真禅专题 > 法影留痕 > 弘宗演教 > 正文
培养青年僧才(二)
发布日期:2016-05-26 16:39:19   来源: 上海玉佛禅寺    

 

青年是人生最宝贵的时代。青年人精力充沛,奋发有为,是一个大有作为的时期。一个人一生的成就,大都在青年时代就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因此,青年是佛教的希望,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现在,我们的社会需要青年,我们的世界需要青年,我们的佛教更需要青年。

佛教需要青年,这不是一般的套话,而是有其真实根据的。因为佛教的创立和发展,就是依靠了一大批青年。我们佛教的创始人释迦牟尼佛,青年时代就出家修道。他为了求得解脱之道,抛弃了王宫的优裕生活,来到尼连禅河边的苦行林中,修了六年的苦行,没有达到目的。后来到菩提伽耶的一棵毕钵罗树下,结跏趺坐,静思冥索,并发誓说:“我今如不证到无上大觉,宁可让此身粉碎,终不起坐。”最后终于觉悟成道,创立了佛教。

佛陀的弟子,也有许多是青年时代就学道的。其中比较著名的有:罗睺罗,为释迦在俗时的儿子。他十五岁即出家,为佛教有沙弥之始。后成为释迦的十大弟子之一。由于他“不毁禁戒,诵读不懈”,终于被称为“密行第一”。

阿难,为释迦的堂弟。他在释迦成道回乡时即随从出家,二十五岁起侍从释迦,前后达二十五年,后成为释迦的十大弟子之一。因他长于记忆,听而不忘,故被称为“多闻第一”。佛教第一次结集时,由他诵出经藏。现在的佛经中,一开头都有“如是我闻”一句,就是表明这些经文的内容,都是阿难亲耳听佛所说的。

善财童子,是佛教中童贞入道的著名人物。他遍游一百一十个城市,参访了五十三位善知识,最后遇普贤菩萨而成就佛道,佛教史上称之为“五十三参”。直到现在,这善财童子的“五十三参”,仍然是青年学僧向有真才实学的高僧大德学习佛教知识的榜样。

不仅是佛陀时代在他的弟子辈中有许多青年为佛教事业的发展有过贡献,而且在中国佛教史上,也有许多青年曾为佛家事业的发展立下了不朽的功勋。如唐代的玄奘法师,十三岁出家,二十岁在成都受具足戒。他青年时代勤奋好学,二十三岁时就将成都空慧寺内所藏的佛经都通读了一遍。二十四岁就能开大座独立讲经。但他仍不感到满足,二十八岁又去印度求法取经,不畏艰险,历经千辛万苦,最后携带了六百五十七部佛经,满载着荣誉和友谊回到长安,成为中国佛教史上的高僧,为中国佛教在唐代发展到鼎盛,起了重大的作用。

在中国近代发展史上,也有许多佛教僧人,在青年时代就为当时佛教的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如:震华法师,是我的亲教师,十一岁即出家为僧。由于他青年时代埋头苦读,辛勤不辍,故而青云直上,学问日新月异。二十二岁时就出任镇江竹林寺佛学院教授之职,二十三岁任佛学院院长。二十五岁起,着手编纂《中国佛教人名大辞典》。在他短暂的一生(仅活了四十岁)中,共撰写了《僧伽护国史》、《东渡弘法高僧传》等二十三种佛学著作,为近代佛教文化事业的发展,起了一定的促进作用。

福善法师,十三岁出家。先后入镇江竹林寺佛学院、常熟虞山法界学院、厦门闽南佛学院、武昌佛学院等佛学院校学习,由于努力用功,学问大进,成为青年学僧中的佼佼者。二十二岁时即任汉藏教理院教授,《海潮音》月刊主编。

显荫法师,青年时代对佛教文化事业的发展曾作有重大贡献。他十七岁出家,学通经藏。十九岁时就为丁福保所编《佛学大辞典》作序,二十岁又为日本高楠顺次郎发起编纂的《新修大藏经》作序。同时还就任上海《世界佛教居士林林刊》编辑部主任。当他二十四岁不幸因病逝世的前一年,还应日本佛教学者高楠顺次郎之请,为日本藏经刊印会提供未入藏的中国重要佛教著述。在其短暂的一生中,留下了《真言宗纲要》、《日本之密教》等十多部佛学著作,为弘传佛教文化事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以上种种事例,说明在中国近代,有许多佛教青年,对佛教文化事业的发展,有过卓越的贡献。因此我认为,青年确实是佛教的希望。

正因为青年是佛教的希望,所以世界上许多佛教国家,都十分重视对佛教青年的培养。在中国大陆,现在有十多所佛学院校在培养佛教青年一代。我本人对佛教青年一代是寄予莫大的希望的。为此,我近年来先后在中国佛学院灵岩山分院和棲霞山分院、上海佛学院等作公开演讲,对青年学僧提出希望,勉励他们要刻苦学习,把自己培养成为一个有理想、有文化的僧青年。我曾对一些青年学僧讲,作为一个合格的僧青年,必须做到“三懂”:

一、懂佛教教理和教史。在教理方面,要深入钻研以《般若经》、《法华经》、《维摩经》、为中心的三论宗和天台宗的思想体系;以《华严经》、《楞伽经》、《解深密经》为中心的华严宗和唯识宗的思想体系。还要化大力气研究禅宗的经典及思想。而且不论研究哪一派系的经典理论,都要以人间佛教为着眼点。因为人间佛教的思想,是佛陀的心髓,有强大的生命力。在教史方面,要懂汉语系、藏语系、巴利语系三部佛教史,要懂印度、日本、朝鲜和中国佛教史。只有懂得佛教史,才能使知识系统化,避免保守、僵化的错误。

二、懂法务活动。佛教法务活动,包括各种法会、唱诵仪轨等,每个青年法师都要学会。

三、懂寺庙管理。寺庙管理在佛教传统中有客堂、库房、禅堂、衣钵寮等四大寮□;现代寺庙管理则有法务、财务、物资、人事、接待、治安、生产、服务等各方面。每个青年法师都要对这些方面进行学习和探索。

只有具备了这“三懂”,才能称为合格的僧青年。

现在,世界上各佛教国家,都十分重视对僧青年的教育和培养。但是,我认为新加坡佛教总会在教育和培养佛教青年一代方面,做得是比较出色的,可说是为我们树立了一个好榜样。

新加坡佛教总会自成立那天起,就非常重视对青年一代的教育和培养。它从一九五零年起,就接办了菩提学校,以后不断扩建校舍,添置设备,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既有学识、又有道德的完美的僧才。

新加坡佛教总会还于一九八二年创办了一所文殊中学,十多年来已有了八届毕业生。

除此以外,也是最重要的,就是新加坡佛教总会还先后举办了初级、中级和高级三个佛学班。其目的在于弘扬佛法,倡导正信,使学佛人不受邪说所误导。现在,这种佛学班已办了许多期,一批批的青年从这里结业。一些本来对佛法不很信仰的,通过学习,生起了信仰;一些已经信仰佛教的人,信念更加坚固增长,发挥了佛教的度人救世精神。

总之,我感到新加坡佛教总会在教育和培育佛教青年方面是卓有成效的。

这里还要特别指出,新加坡的明义法师和慧雄法师,他们在教育和培养佛教青年方面,也花费了不少心血,作出了优异的成绩。这表现在两位法师不仅特别关心佛教青年的成长,帮助他们学习佛教经典,坚定他们的佛教信仰,而且还根据佛教青年本身具有的思想活泼、求知欲强、紧跟时代前进的步伐,爱好参加各种活动等等特点,开展多种多样的活动,从而使得一些佛教青年感到在佛教团体的这个大家庭里,在生活上同样可以得到快乐和幸福,因此更加坚定他们学佛信佛的意志。

除此以外,明义法师和慧雄法师还注意发挥佛教青年的特长,将一些佛教青年安排到佛教组织、团体的各个部门,发挥他们的专长,增长他们的才干。我认为这也是教育和培养佛教青年的一个好方法,一个十分重要的方面。

新加坡佛教总会和明义、慧雄两位法师,在教育、培养佛教青年方面,作出了巨大的成绩,为我们树立了榜样。我们相信,随着时代的不断进步,佛教事业的不断兴旺发达,有新加坡教育、培养佛教青年的经验,今后各国佛教界在教育、培养佛教青年方面,必将出现一个前所未有的新局面,而佛教青年在这一过程中,也必将更加茁壮成长。同时,佛教青年们在弘扬佛法、利益人群等方面,一定会取得更大的成就,而佛教青年作为一种不可缺少的重要弘法力量,也一定会以崭新的面貌屹立于世界佛教之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