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觉醒法师
玉佛修缮 禅寺服务
在线捐赠 梵呗梵乐
玉佛春秋 觉群志工
首页 > 专题 > 玉佛春秋专题 > 真禅专题 > 法影留痕 > 弘宗演教 > 正文
培养青年僧才(一)

 

近年来,由于政通民和,国泰民安,中国佛教已经走出低谷,呈现出一个前所未有的振兴局面。随着国家改革开放形势的迅速发展,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也日益深入人心。各地寺院庄严肃穆,香客和游人络绎不绝。目前的寺院,已经不仅是信徒进行宗教活动的场所,而且作为中国文化遗产的一部分,已日益成为中外游客的旅游胜地。面对这一盛况,作为一个佛教徒,怎么能不从内心里感到激动和高兴。

但是,从我们佛教界内部来看,却又不得不令人感到有些担心。最近几年来,我应各地同道的邀请,曾到过一些名山大刹讲经弘法,有时还应邀参加一些寺院的法会,看到不少寺院,都在不同程度上存在着僧尼不足的现象。特别是僧尼年龄的老化,几乎成为一个普遍的问题。许多寺庙,还是由六十岁以上,甚至七十、八十高龄的僧人在管理。四十岁左右的僧人,人数甚少。有些寺院,近年来也吸收了一些青年僧尼,但人数不多。尤其是在这些青年僧尼中,不少人文化程度过低,佛学修养太差,缺乏管理寺庙的能力。至于能够研究佛学、发扬佛教文化的僧尼,人数就更为稀少。寺庙管理远远跟不上佛教发展的需要,这已经成为当今佛教界比较突出的问题。为此,大力培养青年僧人,已成为当今中国佛教界的当务之急,必须引起整个佛教界的重视。

如何培养青年僧人?在当前社会文化教育迅速发展的条件下,主要通过办好各级各类佛学院校,培养出一大批合格的青年僧才。目前我们国内约有二十所左右的佛学院校或僧伽培训班。这些佛学院校和僧伽培训班,每年都培养出数百名青年僧尼。这些从佛学院毕业出来的青年僧尼,充实了各地寺院的力量,有些已成为管理寺庙的骨干,在寺庙中担任着各种职事。应该说,这方面的成绩是基本的。但是,也应该看到,当前各地佛学院存在的问题还是不少的。据我所知,现在有些佛学院,有的由于经费不足,已经有办不下去的危险。有的佛学院,师资力量不足,大多数教师缺乏系统的佛教教育经验;有的因为待遇过低,不安心佛教教育工作。所有这些,都影响了佛教教育的质量。另外,大多数佛教院校的教材陈旧,没有一致的统编教材,多数是凭教师个人的经验和爱好,这也是佛教院校教学质量不高的原因之一。

当今佛学院面临的一个普遍问题,还是招生来源不足的问题。据我所知,近年来各地佛学院招生都招不足,而且录取的学僧,程度也参差不齐。这就给教学上带来一定的困难,对培养合格的僧才很不利。

根据以上情况,我认为办好各级各类佛学院校,已成为中国佛教界目前的当务之急,必须引起整个佛教界的重视。

为了培养合格的僧才,必须办好各级各类的佛学院校。但是怎样才能办好各级各类佛学院校呢?我个人认为,在当前情况下,必须从以下几方面着手。

一、 统一思想,集中精力,办好各级各类佛学院校

现在全国办有二十所左右的佛学院校,首先要把这些佛学院校办好。同时在一些有条件的省市佛教协会和全国重点寺院,都要力所能及地举办一些佛学院校或培训班。对于开办佛学院校或培训班,有一个提高认识和统一思想的问题。当前佛教界有一种看法,即认为办佛学院校,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甚至得不偿失的事。有的人认为,目前各地寺院经济并不十分好,加上法务活动频繁,对外开放和旅游事业的发展,管理寺院本身已很紧张,要办佛学院校,在人力物力方面都有一定的困难。有些人还看到,从佛学院毕业出来的学僧,也不是个个都成材,甚至有个别在佛学院学了三年,最后仍脱下了僧装的。由于有以上种种想法,所以有些人对办佛学院校就不是那么积极、主动。我认为这个思想问题必须解决。应该认识到,办好佛学院校,既是百年树人的大计,又是解决目前管理寺院缺乏人才的良好办法,办好佛学院校,是振兴中国佛教的良好途径,这一点在近代和当代都是早已得到证明了的。近代佛教界的一些有识之士,都把办僧教育看作是振兴中国佛教的良策。近代佛学大师太虚,一贯重视佛教教育,把它看成是振兴中国佛教的唯一途径。他所创办和主持的武昌佛学院和闽南佛学院,虽然在办理过程中也经历了种种困难和曲折,但从这两所佛学院所毕业出来的数百名学僧,后来分灯四方,不仅在全国办起了许多佛学院,而且在研究佛学方面作出了巨大贡献,从而推动了佛教和佛教文化在全国的发展。建国以后中国佛教协会所办的中国佛学院,在推动佛教事业发展方面,所起的作用就更加明显。中国佛学院从一九五六年九月正式成立,到一九六六年十年动乱被迫停办,前后十年间,共造就了四百名左右爱国的具有相当佛学水平的汉藏僧才,其中大多数人后来都成为各级佛教协会和重点寺庙的骨干。他们有的成了各地著名寺庙的住持(方丈),有的被选为各地佛教协会的会长、副会长或秘书长,有一部分还被选为中国佛教协会的理事,少数留任在中国佛教协会工作的,也已成为有关部门的骨干。一些担任著名寺庙住持和其他僧职的毕业僧,在管理寺庙、修缮殿堂、保护文物,绿化山林、搞好旅游、接待国际友人、举办社会福利事业等方面,都做了不少工作,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直到现在,全国各地佛教协会的正副会长,一些重点寺庙的住持,仍然有相当数量是在中国佛学院本科、专修科、研究班或僧伽学习班毕业出来的,从这一点上就可看出,办好佛学院校对当代佛教的发展所起的重大作用和所发生的巨大威力。因此,我们全国佛教界,必须提高认识,统一思想,把办好佛学院校,看作是当前的一项头等重要大事。思想统一了,就要集中精力,不受其他事物的干扰,拨出一定的经费,聘请有教学经验的教师,积极办好各级各类佛学院校。

二、办好佛学院校所必须注意的几点

(一)筹措充足的经费

办佛学院需要有足够的经费。目前各地佛学院经费是不很充裕的。为此,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居士在上海召开的汉语系佛教教育工作座谈会上发起建立“佛学院教育基金”,并带头赠款。这是目前解决佛学院办学经费的一项创造性措施。如果全国的名山大寺都能响应赵朴初会长的号召,积极赠款,建立起“佛学院教育基金”,佛学院办学经费不足的问题,当可得到妥善解决。

(二)聘请有教学经验的教师

要培养合格的僧才,必须要有一支教学经验丰富的教师队伍。目前各地佛学院的教师,大多数数量不足,质量也不高。主要是由于待遇太低,同时没有建立起相应的教师职称制度。这次在上海召开的汉语系佛教教育工作座谈会上专门讨论了这一问题,大家认为应该采取积极的办法予以解决。

(三)编辑统一的教材

长期以来,佛学院校没有一个统一的教材。有些院校仍在使用着三、四十年代的旧教材,有的则根据教师的兴趣,自由地确定和选择一些教材,这与当前佛教教育发展的形势很不适应。这次汉语系佛教教育工作座谈会也专门讨论了这一问题,并决定组织专家、学者成立教科书编辑委员会,编辑一套中国佛教教科书。我认为这是解决佛学院教材问题的根本措施。愿新的佛教教科书早日问世。

(四)重视入学僧的质量

目前各地佛学院校生源也是一个问题,主要是报考入学的学僧质量太低,某些院校出现招生不足的现象。我认为各地有条件的寺院,可以多举办一些初级佛学培训班或学戒堂之类的僧学校,传授文化知识和佛教基础知识,作为佛学院校的后备军,以解决生源不足的问题。同时各大寺庙要克服本位观念,不失时机地选送一些优秀僧青年到佛学院深造,以补佛学院学僧之不足。

(五)明确培养目标 

佛学院校的培养目标,主要是造就一批合格的僧才。而培养合格的僧才,就是要使学僧做到“两爱”、“三懂”。

所谓“两爱”,就是“爱国爱教”。作为一个新中国的佛教徒,首先必须热爱我们社会主义祖国,要为我国社会主义两个文明建设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佛学院校的学僧同样如此。其次必须热爱我们所信仰的佛教,爱佛教教义中建设人间净土、“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种种理想等等。爱教必须爱国。爱国才能爱教,两者不可偏废。

有了爱国爱教的思想基础,还必须要有弘法利生的专业知识,因此,佛学院校的学僧,还必须做到“三懂”即:

一、 懂佛教教理和教史

“教理”,即佛教的理论,包括各宗派的理论,“教史”即汉语系,藏语系,巴利语系三种佛教史,其中包括印度佛教史,中国佛教史,日本佛教史,南传佛教史和藏传佛教史等。

二、 懂法务活动

“法务活动”,包括启建各种法会、唱诵仪规等。现有一些佛学院校,对此不够重视,以致有一些从佛学院毕业出来的学生,不会唱念,不会做佛事。现在中国佛教协会决定将“佛教唱诵教程”列为汉语系佛学院校的必修课。这是一项明智而又正确的决定。

三、 懂寺庙管理

“寺庙管理”,即将传统的四大寮口制度和现代化的管理方法结合起来,建立一套科学管理寺庙的制度和方法。

我始终认为,只有具备了这“两爱”和“三懂”才能使学僧成为一个合格的僧才。

最后,附带谈一个问题。我还认为,一方面佛学院要培养合格的僧才,以补充各地寺院管理人员的不足。另外一方面,各地寺庙对于从佛学院毕业出来的学僧,也要大胆使用,积极培养,充分发挥他们从佛学院学得的专长。现在有些地区的寺院对佛学院毕业生不敢大胆使用,不敢委以重任,使得有些佛学院毕业生的积极性得不到充分发挥。我认为这不大好。我们上海佛学院的毕业学生,分配到龙华、玉佛、静安等三大寺后,各寺院都大胆的培养和使用他们。现在这些毕业学生大部分都在三大寺担任监院、知客等职,充分发挥了他们管理寺庙的才能,有的留在佛学院任教师,教学上也非常出色。大胆使用从佛学院毕业出来的青年学僧,不仅是继续培养他们成才的好办法,同时也提高了佛学院的地位和威信,会使更多的青年僧人向往佛学院而积极报名入学,这对提高入学僧青年的质量,无疑会起一种推动作用。

弘宗演教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玉佛春秋专题 > 真禅专题 > 法影留痕 > 弘宗演教 > 正文
培养青年僧才(一)
发布日期:2016-05-26 16:40:51   来源: 上海玉佛禅寺    

 

近年来,由于政通民和,国泰民安,中国佛教已经走出低谷,呈现出一个前所未有的振兴局面。随着国家改革开放形势的迅速发展,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也日益深入人心。各地寺院庄严肃穆,香客和游人络绎不绝。目前的寺院,已经不仅是信徒进行宗教活动的场所,而且作为中国文化遗产的一部分,已日益成为中外游客的旅游胜地。面对这一盛况,作为一个佛教徒,怎么能不从内心里感到激动和高兴。

但是,从我们佛教界内部来看,却又不得不令人感到有些担心。最近几年来,我应各地同道的邀请,曾到过一些名山大刹讲经弘法,有时还应邀参加一些寺院的法会,看到不少寺院,都在不同程度上存在着僧尼不足的现象。特别是僧尼年龄的老化,几乎成为一个普遍的问题。许多寺庙,还是由六十岁以上,甚至七十、八十高龄的僧人在管理。四十岁左右的僧人,人数甚少。有些寺院,近年来也吸收了一些青年僧尼,但人数不多。尤其是在这些青年僧尼中,不少人文化程度过低,佛学修养太差,缺乏管理寺庙的能力。至于能够研究佛学、发扬佛教文化的僧尼,人数就更为稀少。寺庙管理远远跟不上佛教发展的需要,这已经成为当今佛教界比较突出的问题。为此,大力培养青年僧人,已成为当今中国佛教界的当务之急,必须引起整个佛教界的重视。

如何培养青年僧人?在当前社会文化教育迅速发展的条件下,主要通过办好各级各类佛学院校,培养出一大批合格的青年僧才。目前我们国内约有二十所左右的佛学院校或僧伽培训班。这些佛学院校和僧伽培训班,每年都培养出数百名青年僧尼。这些从佛学院毕业出来的青年僧尼,充实了各地寺院的力量,有些已成为管理寺庙的骨干,在寺庙中担任着各种职事。应该说,这方面的成绩是基本的。但是,也应该看到,当前各地佛学院存在的问题还是不少的。据我所知,现在有些佛学院,有的由于经费不足,已经有办不下去的危险。有的佛学院,师资力量不足,大多数教师缺乏系统的佛教教育经验;有的因为待遇过低,不安心佛教教育工作。所有这些,都影响了佛教教育的质量。另外,大多数佛教院校的教材陈旧,没有一致的统编教材,多数是凭教师个人的经验和爱好,这也是佛教院校教学质量不高的原因之一。

当今佛学院面临的一个普遍问题,还是招生来源不足的问题。据我所知,近年来各地佛学院招生都招不足,而且录取的学僧,程度也参差不齐。这就给教学上带来一定的困难,对培养合格的僧才很不利。

根据以上情况,我认为办好各级各类佛学院校,已成为中国佛教界目前的当务之急,必须引起整个佛教界的重视。

为了培养合格的僧才,必须办好各级各类的佛学院校。但是怎样才能办好各级各类佛学院校呢?我个人认为,在当前情况下,必须从以下几方面着手。

一、 统一思想,集中精力,办好各级各类佛学院校

现在全国办有二十所左右的佛学院校,首先要把这些佛学院校办好。同时在一些有条件的省市佛教协会和全国重点寺院,都要力所能及地举办一些佛学院校或培训班。对于开办佛学院校或培训班,有一个提高认识和统一思想的问题。当前佛教界有一种看法,即认为办佛学院校,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甚至得不偿失的事。有的人认为,目前各地寺院经济并不十分好,加上法务活动频繁,对外开放和旅游事业的发展,管理寺院本身已很紧张,要办佛学院校,在人力物力方面都有一定的困难。有些人还看到,从佛学院毕业出来的学僧,也不是个个都成材,甚至有个别在佛学院学了三年,最后仍脱下了僧装的。由于有以上种种想法,所以有些人对办佛学院校就不是那么积极、主动。我认为这个思想问题必须解决。应该认识到,办好佛学院校,既是百年树人的大计,又是解决目前管理寺院缺乏人才的良好办法,办好佛学院校,是振兴中国佛教的良好途径,这一点在近代和当代都是早已得到证明了的。近代佛教界的一些有识之士,都把办僧教育看作是振兴中国佛教的良策。近代佛学大师太虚,一贯重视佛教教育,把它看成是振兴中国佛教的唯一途径。他所创办和主持的武昌佛学院和闽南佛学院,虽然在办理过程中也经历了种种困难和曲折,但从这两所佛学院所毕业出来的数百名学僧,后来分灯四方,不仅在全国办起了许多佛学院,而且在研究佛学方面作出了巨大贡献,从而推动了佛教和佛教文化在全国的发展。建国以后中国佛教协会所办的中国佛学院,在推动佛教事业发展方面,所起的作用就更加明显。中国佛学院从一九五六年九月正式成立,到一九六六年十年动乱被迫停办,前后十年间,共造就了四百名左右爱国的具有相当佛学水平的汉藏僧才,其中大多数人后来都成为各级佛教协会和重点寺庙的骨干。他们有的成了各地著名寺庙的住持(方丈),有的被选为各地佛教协会的会长、副会长或秘书长,有一部分还被选为中国佛教协会的理事,少数留任在中国佛教协会工作的,也已成为有关部门的骨干。一些担任著名寺庙住持和其他僧职的毕业僧,在管理寺庙、修缮殿堂、保护文物,绿化山林、搞好旅游、接待国际友人、举办社会福利事业等方面,都做了不少工作,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直到现在,全国各地佛教协会的正副会长,一些重点寺庙的住持,仍然有相当数量是在中国佛学院本科、专修科、研究班或僧伽学习班毕业出来的,从这一点上就可看出,办好佛学院校对当代佛教的发展所起的重大作用和所发生的巨大威力。因此,我们全国佛教界,必须提高认识,统一思想,把办好佛学院校,看作是当前的一项头等重要大事。思想统一了,就要集中精力,不受其他事物的干扰,拨出一定的经费,聘请有教学经验的教师,积极办好各级各类佛学院校。

二、办好佛学院校所必须注意的几点

(一)筹措充足的经费

办佛学院需要有足够的经费。目前各地佛学院经费是不很充裕的。为此,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居士在上海召开的汉语系佛教教育工作座谈会上发起建立“佛学院教育基金”,并带头赠款。这是目前解决佛学院办学经费的一项创造性措施。如果全国的名山大寺都能响应赵朴初会长的号召,积极赠款,建立起“佛学院教育基金”,佛学院办学经费不足的问题,当可得到妥善解决。

(二)聘请有教学经验的教师

要培养合格的僧才,必须要有一支教学经验丰富的教师队伍。目前各地佛学院的教师,大多数数量不足,质量也不高。主要是由于待遇太低,同时没有建立起相应的教师职称制度。这次在上海召开的汉语系佛教教育工作座谈会上专门讨论了这一问题,大家认为应该采取积极的办法予以解决。

(三)编辑统一的教材

长期以来,佛学院校没有一个统一的教材。有些院校仍在使用着三、四十年代的旧教材,有的则根据教师的兴趣,自由地确定和选择一些教材,这与当前佛教教育发展的形势很不适应。这次汉语系佛教教育工作座谈会也专门讨论了这一问题,并决定组织专家、学者成立教科书编辑委员会,编辑一套中国佛教教科书。我认为这是解决佛学院教材问题的根本措施。愿新的佛教教科书早日问世。

(四)重视入学僧的质量

目前各地佛学院校生源也是一个问题,主要是报考入学的学僧质量太低,某些院校出现招生不足的现象。我认为各地有条件的寺院,可以多举办一些初级佛学培训班或学戒堂之类的僧学校,传授文化知识和佛教基础知识,作为佛学院校的后备军,以解决生源不足的问题。同时各大寺庙要克服本位观念,不失时机地选送一些优秀僧青年到佛学院深造,以补佛学院学僧之不足。

(五)明确培养目标 

佛学院校的培养目标,主要是造就一批合格的僧才。而培养合格的僧才,就是要使学僧做到“两爱”、“三懂”。

所谓“两爱”,就是“爱国爱教”。作为一个新中国的佛教徒,首先必须热爱我们社会主义祖国,要为我国社会主义两个文明建设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佛学院校的学僧同样如此。其次必须热爱我们所信仰的佛教,爱佛教教义中建设人间净土、“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种种理想等等。爱教必须爱国。爱国才能爱教,两者不可偏废。

有了爱国爱教的思想基础,还必须要有弘法利生的专业知识,因此,佛学院校的学僧,还必须做到“三懂”即:

一、 懂佛教教理和教史

“教理”,即佛教的理论,包括各宗派的理论,“教史”即汉语系,藏语系,巴利语系三种佛教史,其中包括印度佛教史,中国佛教史,日本佛教史,南传佛教史和藏传佛教史等。

二、 懂法务活动

“法务活动”,包括启建各种法会、唱诵仪规等。现有一些佛学院校,对此不够重视,以致有一些从佛学院毕业出来的学生,不会唱念,不会做佛事。现在中国佛教协会决定将“佛教唱诵教程”列为汉语系佛学院校的必修课。这是一项明智而又正确的决定。

三、 懂寺庙管理

“寺庙管理”,即将传统的四大寮口制度和现代化的管理方法结合起来,建立一套科学管理寺庙的制度和方法。

我始终认为,只有具备了这“两爱”和“三懂”才能使学僧成为一个合格的僧才。

最后,附带谈一个问题。我还认为,一方面佛学院要培养合格的僧才,以补充各地寺院管理人员的不足。另外一方面,各地寺庙对于从佛学院毕业出来的学僧,也要大胆使用,积极培养,充分发挥他们从佛学院学得的专长。现在有些地区的寺院对佛学院毕业生不敢大胆使用,不敢委以重任,使得有些佛学院毕业生的积极性得不到充分发挥。我认为这不大好。我们上海佛学院的毕业学生,分配到龙华、玉佛、静安等三大寺后,各寺院都大胆的培养和使用他们。现在这些毕业学生大部分都在三大寺担任监院、知客等职,充分发挥了他们管理寺庙的才能,有的留在佛学院任教师,教学上也非常出色。大胆使用从佛学院毕业出来的青年学僧,不仅是继续培养他们成才的好办法,同时也提高了佛学院的地位和威信,会使更多的青年僧人向往佛学院而积极报名入学,这对提高入学僧青年的质量,无疑会起一种推动作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