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觉醒法师
玉佛修缮 禅寺服务
在线捐赠 梵呗梵乐
玉佛春秋 觉群志工
首页 > 专题 > 玉佛春秋专题 > 真禅专题 > 法影留痕 > 弘宗演教 > 正文
佛法与修性养生

佛法与修性养生有很大关系,而佛法中的禅法与修性养生的关系就更为密切。今天在这里主要谈佛法中的禅法对于修性养生所起的作用。

中国的禅法,开创于菩提达摩。他面壁九年,创导了“二入四行”的禅法,为佛法的修性养生开启了一条道路。“二入四行”中的“二入”即“理入”和“行入”。“理入”是禅法的宗教理论部份,“行入”为禅法的宗教实践部份。“二入四行”中的“四行”,即报怨行、随缘行、无所求行和称法行。

菩提达摩的“二入四行”禅法,主要是在佛法的启示和指导下,去掉真如本性所蒙受的“客尘”,达到从认识上荡尽一切差别之相,使之“舍伪归真”,进入寂然清净的境界。这就是达摩禅法的修性养生之法。

达摩以后,提倡心性本净,佛性本有,见性成佛,一脉相承。展转传至五祖弘忍以下,分为南北二宗,其修性养生之法,亦略有不同。南宗以慧能为首,其禅法的修习以“无念为宗,无相为体,无住为本”,大胆地突破了传统禅法的由定生慧的模式,提倡不立文字,不拘形式,直指心性的顿悟之法。北宗以神秀为首,其禅法修习继承道信、弘忍的传统,坚持“一行三昧”的禅定,即于坐禅时,专心一佛,称念名字,最后能于念中见一切佛。

南北两宗,在坐禅方式上略有不同。但南宗的顿悟禅法,也并没有完全抛弃道信、弘忍所传的一行三昧禅定,只是在对一行三昧禅定的理解上,不像神秀北宗那样死板僵硬而已。

《六祖大师法宝坛经》对于“坐禅”、“二行三昧”都作了解释。在《坐禅第五》,慧能大师指示众人说:

“此门坐禅,元不着心,亦不着静,亦不是不动。若言着心,心元是妄,知心如幻故,无所着也。若言着净,人心本净,由妄念故,盖覆真如。但无妄想,性自清净。”这是说,我所讲的这门坐禅,原本不要求观想心,也不要求观想清净境界,也不要求静坐不动。如果主张观想心,心原本是虚妄不实的,既然知道心的虚妄,所以它也就不是可以观想的对象了。如果主张追求观想清净的境界,人的本性先天纯洁清净,因为有妄想邪念,才遮盖了自我的真如本性,只要没有妄想邪见,自我的本性自然清净。在这里,慧能对北宗神秀所倡导的禅法进行了批判。

对于“坐禅”,慧能又进一步说:

“何名坐禅?此法门中,无障无碍,外于一切善恶境界,心念不起,名为坐;内见自性不动,名为禅。”

意思是说,什么叫坐禅呢?在我所讲的法门中,自己的心不受任何阻碍,自由自在,对外而言,自心不为一切或善或恶的事物和现象所左右,这就叫“坐”;对内而言,认识自我的本性原本不动,这就叫“禅”。又说:

“何名禅定?外离相为禅,内不乱为定。”意思是说,什么叫禅定呢?自己的心不受外在一切事物和现象的干扰就是禅,保持内心宁静而不散乱就是定。对于“一行三昧”,慧能也有他自己的解释。他在《六祖大师法宝坛经》中说:

“一行三昧者,于一切处,行住坐卧,常行一直心是也。”意思是说,所谓一行三昧,是讲在任何地方,无论或行或住,或坐或卧,都保持一种没有是非、对一切事物和现象都不作区别的心理状态。这也是慧能批判北宗神秀强调静坐安心的“一行三昧”而所作的新的解释。

正是由于南宗的禅法,比较灵活机动,于一切处的行住坐卧都是禅定,所以其禅法得到迅速流传,最后成为禅宗主流。

佛法中的禅定工夫,勤加修习,能够获得种种利益。《月灯三昧经》卷六说:修菩萨行者,善能修习禅定,则万缘俱息,定性现前,能获以下十种利益:(一)安住仪式,菩萨习诸禅定,必须整肃威仪,一遵法式而行,既久,则诸根寂静,正定现前,自然安住而无所勉强。(二)行慈境界,菩萨习诸禅定,常存慈爱之心,无伤杀之念,于诸众生悉使安稳。(三)无烦恼,菩萨习诸禅定,诸根寂静,则贪嗔痴等一切烦恼,自然不生。(四)守护诸根,菩萨习诸禅定,常当守护眼等诸根,不为色等诸尘所动。(五)无食喜乐,菩萨习诸禅定,既得禅悦之味以资道体,故虽无饮食之奉,亦自然欣悦。(六)远离爱欲,菩萨修习禅定,寂默一心,不使散乱,则一切爱欲之境悉无染着。(七)修禅不空,菩萨习诸禅定,虽获诸禅之功德,证真空之理,然不堕于断灭之空。(八)解脱魔羂,菩萨习诸禅定,则能远离生死,一切魔网悉皆不能缠缚。(九)安住佛境,菩萨习诸禅定,开发无量之智能,通达甚深之法义,于佛知见自然明了,故心寂灭,住持不动。(十)解脱成熟,菩萨习诸禅定,一切惑业皆不能迷乱,行之既久,则无碍解脱,自然圆熟。这十种利益,实际上就是十个方面的修性养生。

佛法中的禅定,不仅能修性养生,使人明心见性,趋向真如,而且还能防病治病。例如,天台宗也提倡“止观双修”、“六妙法门”等禅法。在智顗讲述、灌顶笔录的《摩诃止观》中曾说:如能在平时勤修天台宗的四种三昧,“调和得所,以道力故,必无众病”。在《小止观》中也说:“夫坐禅之法,若能善用心者,则四百四病自瘥除。”佛教认为,构成人类身体之地、水、火、风之四要素,各能生一百零一种病,合起来为“四百四病”。用心修习禅定,就能将此四百四病除去或不使发生。

修习佛法中的禅定,能明心见性,趋向真如,也能修性养心,除病健身。

关于习禅能成就种种神通,历代高僧早有论述。如三国时代的高僧康僧会认为,只要完成“安般禅”(即数息观,为计数入息或出息之次数,以收摄心于一境,使身心止息。是除散乱、入正定之修法),就做到无幽不睹、无遐不见、无声不闻,以至“制天地、住寿命、猛神德、坏天兵、移诸刹”。东晋的道安也以为,成“十二门禅”(即十二门之禅定,有初禅、二禅、三禅、四禅等“四禅定”,慈、悲、喜、舍等“四无量定”,空无边处、识无边处、无所有处、非想非非想处等“四空定”。合起来即十二门禅定)者,能使神精,“凌云轻举,净光烛照;移海飞岳,风出电入”。像这样相信禅定能得如此神通的高僧,可以说数不胜数。所以各种僧传,无不记有“神异”一类。

不管怎么说,修习佛法中的禅法,能够摆脱客观世界对精神世界的支配,能够超越自身生理机制对于情感欲望的制约,造成一种不受客观环境和主体情识左右的精神境界或心理状态。因此,禅法能显示出人的主观方面对于整个精神世界可能起到的巨大的能动作用,它有助于丰富人们对于认识主体的理解,全面估价主客双方在认识过程中的相互作用。特别是修习禅法,有利于身心的协调发展,为健康的精神所必需。只要引导得好,可以使心理调节到最佳状态,这是毫无疑义的。正是因为如此,西方世界从近代以来,有许多人热衷于修习禅法,一时间,“禅定中心”、“禅法修习中心”、“禅法研究中心”等团体和机构像雨后春笋,层出不穷。许多人,包括一些企业家,他们在周末携带全家到郊外的一处“禅定中心”,吃一天素食,打一天坐,修性养生,据说能使精力充沛,更好地完成下周的工作。我认为,现在国内外一些人士将禅法引入心理治疗,作为修性养生的一种方法,方向是对头的,方法是正确的。我完全相信,佛法中的禅法,是迄今为止人们修性养生的一种好方法。

弘宗演教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玉佛春秋专题 > 真禅专题 > 法影留痕 > 弘宗演教 > 正文
佛法与修性养生
发布日期:2016-05-26 16:52:49   来源: 上海玉佛禅寺    

佛法与修性养生有很大关系,而佛法中的禅法与修性养生的关系就更为密切。今天在这里主要谈佛法中的禅法对于修性养生所起的作用。

中国的禅法,开创于菩提达摩。他面壁九年,创导了“二入四行”的禅法,为佛法的修性养生开启了一条道路。“二入四行”中的“二入”即“理入”和“行入”。“理入”是禅法的宗教理论部份,“行入”为禅法的宗教实践部份。“二入四行”中的“四行”,即报怨行、随缘行、无所求行和称法行。

菩提达摩的“二入四行”禅法,主要是在佛法的启示和指导下,去掉真如本性所蒙受的“客尘”,达到从认识上荡尽一切差别之相,使之“舍伪归真”,进入寂然清净的境界。这就是达摩禅法的修性养生之法。

达摩以后,提倡心性本净,佛性本有,见性成佛,一脉相承。展转传至五祖弘忍以下,分为南北二宗,其修性养生之法,亦略有不同。南宗以慧能为首,其禅法的修习以“无念为宗,无相为体,无住为本”,大胆地突破了传统禅法的由定生慧的模式,提倡不立文字,不拘形式,直指心性的顿悟之法。北宗以神秀为首,其禅法修习继承道信、弘忍的传统,坚持“一行三昧”的禅定,即于坐禅时,专心一佛,称念名字,最后能于念中见一切佛。

南北两宗,在坐禅方式上略有不同。但南宗的顿悟禅法,也并没有完全抛弃道信、弘忍所传的一行三昧禅定,只是在对一行三昧禅定的理解上,不像神秀北宗那样死板僵硬而已。

《六祖大师法宝坛经》对于“坐禅”、“二行三昧”都作了解释。在《坐禅第五》,慧能大师指示众人说:

“此门坐禅,元不着心,亦不着静,亦不是不动。若言着心,心元是妄,知心如幻故,无所着也。若言着净,人心本净,由妄念故,盖覆真如。但无妄想,性自清净。”这是说,我所讲的这门坐禅,原本不要求观想心,也不要求观想清净境界,也不要求静坐不动。如果主张观想心,心原本是虚妄不实的,既然知道心的虚妄,所以它也就不是可以观想的对象了。如果主张追求观想清净的境界,人的本性先天纯洁清净,因为有妄想邪念,才遮盖了自我的真如本性,只要没有妄想邪见,自我的本性自然清净。在这里,慧能对北宗神秀所倡导的禅法进行了批判。

对于“坐禅”,慧能又进一步说:

“何名坐禅?此法门中,无障无碍,外于一切善恶境界,心念不起,名为坐;内见自性不动,名为禅。”

意思是说,什么叫坐禅呢?在我所讲的法门中,自己的心不受任何阻碍,自由自在,对外而言,自心不为一切或善或恶的事物和现象所左右,这就叫“坐”;对内而言,认识自我的本性原本不动,这就叫“禅”。又说:

“何名禅定?外离相为禅,内不乱为定。”意思是说,什么叫禅定呢?自己的心不受外在一切事物和现象的干扰就是禅,保持内心宁静而不散乱就是定。对于“一行三昧”,慧能也有他自己的解释。他在《六祖大师法宝坛经》中说:

“一行三昧者,于一切处,行住坐卧,常行一直心是也。”意思是说,所谓一行三昧,是讲在任何地方,无论或行或住,或坐或卧,都保持一种没有是非、对一切事物和现象都不作区别的心理状态。这也是慧能批判北宗神秀强调静坐安心的“一行三昧”而所作的新的解释。

正是由于南宗的禅法,比较灵活机动,于一切处的行住坐卧都是禅定,所以其禅法得到迅速流传,最后成为禅宗主流。

佛法中的禅定工夫,勤加修习,能够获得种种利益。《月灯三昧经》卷六说:修菩萨行者,善能修习禅定,则万缘俱息,定性现前,能获以下十种利益:(一)安住仪式,菩萨习诸禅定,必须整肃威仪,一遵法式而行,既久,则诸根寂静,正定现前,自然安住而无所勉强。(二)行慈境界,菩萨习诸禅定,常存慈爱之心,无伤杀之念,于诸众生悉使安稳。(三)无烦恼,菩萨习诸禅定,诸根寂静,则贪嗔痴等一切烦恼,自然不生。(四)守护诸根,菩萨习诸禅定,常当守护眼等诸根,不为色等诸尘所动。(五)无食喜乐,菩萨习诸禅定,既得禅悦之味以资道体,故虽无饮食之奉,亦自然欣悦。(六)远离爱欲,菩萨修习禅定,寂默一心,不使散乱,则一切爱欲之境悉无染着。(七)修禅不空,菩萨习诸禅定,虽获诸禅之功德,证真空之理,然不堕于断灭之空。(八)解脱魔羂,菩萨习诸禅定,则能远离生死,一切魔网悉皆不能缠缚。(九)安住佛境,菩萨习诸禅定,开发无量之智能,通达甚深之法义,于佛知见自然明了,故心寂灭,住持不动。(十)解脱成熟,菩萨习诸禅定,一切惑业皆不能迷乱,行之既久,则无碍解脱,自然圆熟。这十种利益,实际上就是十个方面的修性养生。

佛法中的禅定,不仅能修性养生,使人明心见性,趋向真如,而且还能防病治病。例如,天台宗也提倡“止观双修”、“六妙法门”等禅法。在智顗讲述、灌顶笔录的《摩诃止观》中曾说:如能在平时勤修天台宗的四种三昧,“调和得所,以道力故,必无众病”。在《小止观》中也说:“夫坐禅之法,若能善用心者,则四百四病自瘥除。”佛教认为,构成人类身体之地、水、火、风之四要素,各能生一百零一种病,合起来为“四百四病”。用心修习禅定,就能将此四百四病除去或不使发生。

修习佛法中的禅定,能明心见性,趋向真如,也能修性养心,除病健身。

关于习禅能成就种种神通,历代高僧早有论述。如三国时代的高僧康僧会认为,只要完成“安般禅”(即数息观,为计数入息或出息之次数,以收摄心于一境,使身心止息。是除散乱、入正定之修法),就做到无幽不睹、无遐不见、无声不闻,以至“制天地、住寿命、猛神德、坏天兵、移诸刹”。东晋的道安也以为,成“十二门禅”(即十二门之禅定,有初禅、二禅、三禅、四禅等“四禅定”,慈、悲、喜、舍等“四无量定”,空无边处、识无边处、无所有处、非想非非想处等“四空定”。合起来即十二门禅定)者,能使神精,“凌云轻举,净光烛照;移海飞岳,风出电入”。像这样相信禅定能得如此神通的高僧,可以说数不胜数。所以各种僧传,无不记有“神异”一类。

不管怎么说,修习佛法中的禅法,能够摆脱客观世界对精神世界的支配,能够超越自身生理机制对于情感欲望的制约,造成一种不受客观环境和主体情识左右的精神境界或心理状态。因此,禅法能显示出人的主观方面对于整个精神世界可能起到的巨大的能动作用,它有助于丰富人们对于认识主体的理解,全面估价主客双方在认识过程中的相互作用。特别是修习禅法,有利于身心的协调发展,为健康的精神所必需。只要引导得好,可以使心理调节到最佳状态,这是毫无疑义的。正是因为如此,西方世界从近代以来,有许多人热衷于修习禅法,一时间,“禅定中心”、“禅法修习中心”、“禅法研究中心”等团体和机构像雨后春笋,层出不穷。许多人,包括一些企业家,他们在周末携带全家到郊外的一处“禅定中心”,吃一天素食,打一天坐,修性养生,据说能使精力充沛,更好地完成下周的工作。我认为,现在国内外一些人士将禅法引入心理治疗,作为修性养生的一种方法,方向是对头的,方法是正确的。我完全相信,佛法中的禅法,是迄今为止人们修性养生的一种好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