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觉醒法师
玉佛修缮 禅寺服务
在线捐赠 梵呗梵乐
玉佛春秋 觉群志工
首页 > 专题 > 玉佛春秋专题 > 真禅专题 > 法影留痕 > 弘宗演教 > 正文
论“人生一切皆苦”思想的意义和影响

一、佛教典籍对於“苦”的解说

“苦”,是佛教典籍中讲得最多、也是最深刻的一个字。《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是佛经中一部最短的经典,它一共才二百六十个字,而“苦”之一字,前後凡三见,即“度一切苦厄”,“无苦集灭道”,“能除一切苦”。有些佛教典籍则专门对“苦”字进行分类解说。

其中如:《大智度论》卷十九讲二苦,即“内苦”和“外苦”。

(一)内苦。又分为“身苦”和“心苦”两种:身苦指众生身受种种冷、热等等病苦;心苦指众生心受种种忧愁、嫉妒、嗔恚等等之苦。

(二)外苦。也可分为两种:一指众生身受恶贼、虎狼等等毒害之苦;二指众生身受风雨、霜雪等等灾害之苦。     

《瑜伽师地论》卷四十六、《显扬圣教论》卷十五、《俱舍论》卷二十二等讲有三苦,即“苦苦”、“坏苦”、“行苦”。

(一)苦苦。指众生自寒热、饥渴等苦缘所生之苦。因为是从苦字上增加出来的苦恼,故名“苦苦”。

(二)坏苦。指众生在享受快乐结束时所生的苦。所谓乐极生悲,故名“坏苦”。

(三)行苦。指众生由於生住异灭四相的迁流不息所生的苦。亦即由於无常变化的自然规律所支配的苦,故名“行苦”。

《大乘义章》讲有四苦,即生、老、病、死。

(一)生苦。众生一生下来就是苦,谓之“生苦”。

(二)老苦。众生的身体由衰变为老,老时有苦,谓之“老苦”。

(三)病苦。众生有病,病时有苦,谓之“病苦”。

(四)死苦。众生五蕴坏离为死,死时有苦,谓之“死苦”。

此外,《瑜伽师地论》卷四十四也讲四苦,即别离苦、断坏苦、相续苦、毕竟苦。《显扬圣教论》卷十五亦讲四苦,即受重担等苦、位变坏苦、粗重苦、死生苦。

《大涅槃经》卷十二等讲有五苦。

(一)生老病死苦。即合四苦为一苦。

(二)怨憎会苦。指众生不由自主,偏偏与不喜欢的人或事聚集在一起所生的痛苦。

(三)爱别离苦。指众生不由自主,偏偏与相爱的人或事离别而生的痛苦。

(四)求不得苦。指众生有所欲求而得不到满足的痛苦。

(五)五盛阴苦。或作“五阴盛苦”。五阴即五蕴。谓众生由五蕴和合而成,生灭变化无常。五阴炽盛,盖覆真性,众苦交集,是名“五阴盛苦”。

《显扬圣教论》卷十五讲六苦。即(一)欲根本苦、(二)愚痴报苦、(三)先业缘苦、(四)现因缘苦、(五)净业缘苦、(六)不净业缘苦。

《舍利弗阿毗昙论》讲有七苦。即(一)老苦、(二)死苦、(三)忧苦、(四)悲苦、(五)苦苦、(六)恼苦、(七)大苦聚苦。

《中阿含经》卷七、《增一阿含经》卷十七、《大般涅槃经》卷十二、《大毗婆沙论》卷七十八等讲有八苦。即(一)生苦、(二)老苦、(三)病苦、(四)死苦、(五)怨憎会苦、(六)爱别离苦、(七)求不得苦、(八)五盛阴苦。

《瑜伽师地论》讲八苦谓(一)老苦、(二)病苦、(三)死苦、(四)非爱合会苦、(五)所爱别离苦、(六)所欲匮乏苦、(七)愁叹苦、(八)忧苦。

《菩萨藏经》讲有十苦。(一)生苦、(二)老苦、(三)病苦、(四)死苦、(五)愁苦、(六)怨苦、(七)受苦、(八)忧苦、(九)病恼苦、(十)流转大苦。

《正法念处经》卷十亦讲有十苦。即(一)饥渴患苦、(二)爱离过患苦、(三)彼此国土斗争过患苦、(四)退生过患苦、(五)他毁过患苦、(六)求他过患苦、(七)寒热过患苦、(八)两人相争共斗过患苦、(九)失财过患苦、(十)所求念中不得过患苦。

《正法念处经》卷五十八又讲有十六苦。即(一)中阴苦、(二)住胎苦。(三)出胎苦、(四)求食苦、(五)怨会苦、(六)爱别苦、(七)寒热苦、(八)病苦、(九)他给使苦、(十)求营作苦、(十一)近恶交苦、(十二)妻子衰恼苦、(十三)饥渴苦、(十四)他毁苦、(十五)老苦、(十六)死苦。

《舍利弗阿毗昙论》卷十二讲有十八苦。(一)老苦、(二)死苦、(三)忧苦、(四)悲苦、(五)苦苦、(六)恼苦、(七)大众苦、(八)无明苦、(九)行苦、(十)识苦、(十一)名色苦、(十二)六入苦、(十三)触苦、(十四)受苦、(十五)爱苦、(十六)取苦、(十七)有苦、(十八)生苦。

《瑜伽师地论》卷四十四讲有十九苦。即(一)愚痴异熟苦、(二)行苦所摄苦、(三)毕竟苦、(四)因苦、(五)生苦、(六)自作逼恼苦、(七)戒衰损苦、(八)见衰损苦、(九)宿因苦、(十)广大苦、(十;那迦苦、(十二)善趣所摄苦、(十三)一切邪行所生苦、(十四)一切流转苦、(十五)无智苦、(十六)增长苦、(十七)随逐苦、(十八)受苦、(十九)粗重苦。

有的经论还说到有“百苦”,因过於繁琐,不一一详列。

二、“人生一切皆苦”思想的意义

“苦”,在佛教教义中,指的是众生受逼迫、苦恼的意思。在佛教经典中,把世间出世间一切有为心行,常常受到种种逼迫而苦恼,不能得到自由,称之为“苦”。《佛地经》卷五说:“逼恼身心名苦。”《大乘义章》卷二也说:“逼恼名苦。”

佛教经典中所讲的苦,虽然包括世间出世间的一切诸苦,但主要指的是人世间的一切诸苦,也就是人生之苦。

把人生之苦的“苦”,分析得如此细致、深刻,在所有的宗教教义中,恐怕没有一种宗教教义能超过佛教教义的了。佛教所讲的“苦”,不仅是指人类自己身心所产生的苦,如生老病死之苦等等,而且包括了自然界所给予的苦,如众生受到虎狼等毒害之苦和风雨霜雪等苦。同时也包括人类社会所给予的苦,如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彼此国土斗争过患苦、两人相争共斗过患苦、他给使苦、求营作苦等。

“苦”,是佛教的最基本教义之一。可以这么说,佛教全部教义的出发点,就是因为人生一切皆苦。佛陀说法四十五年,宣讲灭苦修道的道理,根本目的就是为了拔除众生一切苦。《心经》的中心内容之一,讲“度一切苦厄”、“能除一切苦”等等,都是为了拔除众生一切苦。

佛教的根本教义“四谛”说,就是一种说明苦难和解决苦难方法的学说。“四谛”即苦、集、灭、道。“苦谛”讲人世间存在的种种苦。佛教把这些苦分成二苦、三苦、四苦、八苦乃至百苦等等。“集谛”讲造成人世间种种苦的原因或根据,佛教认为产生苦的原因是“业”与“惑”,亦即人的本能的欲望。“灭谛”讲苦的断灭,即断灭人世间诸苦得以产生的一切原因,达到佛教最高理想的无苦境界——涅槃。佛教认为,苦的根源是完全可以消除的,每个人都能获得解脱而成佛。“道谛”讲实现佛教最高理想所应遵循的途径和方法,即“八正道”(正见、正思维、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

佛教的“十二因缘”说,是佛教全部宇宙观和宗教实践的基础理论,也是以苦为基础来展开的。“十二因缘”也称“十二缘起”,它包括无明、行、识、名色、六处、触、受、爱、取、有、生、老死等十二个部份,中心内容也是讲造成苦的原因和如何达到苦的消灭。因为人世间一切都是苦,而老、死这种苦是人生所不可避免的。所以释迦牟尼在观察人生时,首先从“老死”开始,进行推演,即找出老、死的因缘。然後逐步上推,认为人生一切苦的总根源是无明,而一切生死之苦也是由於无明造成的。所以十二因缘最後上推到“无明”,认为只要断灭了无明,人世间的一切苦就无从生起。

从上可以看到,整个佛教教义是以人生一切皆苦为出发点的,它首先讲了人世间种种之苦,认为人生是与苦相始终的。但又认为,人们对苦也并不是没有办法的, 一切人生之苦,只要通过修行实践,是可以找出一种解决苦的办法的。于是就寻求造成人生之苦的种种原因和依据,指出如何消除这些造成苦的根源的正确道路和方法。

《心经》中的二句话:“度一切苦厄”,“能除一切苦”。主要就是讲,通过佛教的修行实践,是能够度脱一切苦厄和消除一切苦难的。而要度脱人世间的一切苦难,其根本途径就是修行般若波罗蜜(智慧到彼岸)。照见五蕴皆空(世界上一切事物和现象都空无所有)。换句话说,只要运用般若智慧,认识到世界上一切事物和现象本来就是一无所有,达到“一切皆空”的境地,就能“度一切苦厄”、“能除一切苦”。

三、“人生一切皆苦”思想对近代思想家的影响

佛教教义中关於“人生一切皆苦”的思想,不仅是一个重要的佛教理论,而且影响到其他社会思想和哲学思想。特别是近代的一些思想家和学者,常常从佛教的这一教义中吸取营养,以建立起他们的学说和思想体系。近代思想家中受佛教“人生一切皆苦”思想影响较大的有康有为。康有为是戊戌维新运动的一位代表人物。它倡导的戊戌维新运动,是我国近代历史上具有重大意义的事件。它是在中日甲午战争之後,中华民族面临着空前严重的生存危机的情况下,中国新兴的资产阶级的政治代表为挽救国家和民族的危亡,寻求中国近代化的一次最初尝试。人们称它是中国人民爱国主义精神的又一次表现。因此,人们赞扬倡导这一运动的康有为,曾经是一个热忱的爱国主义者。

康有为作为一个近代思想家,  一生中写下了许多著作,而生平最重要的著作,要推《大同书》。这部著作所设计的理想社会的蓝图,虽然人们说它是一种空想的乌托邦,但大都认为其立意之新颖,构思之远大,堪称迈越前古,是近代思想史发展过程中具有反封建思想意识的一块丰碑。康有为在这部著作中,反对君主专制,要求民主平等;主张废除家族国界、纲常名教、男尊女卑,提高妇女地位;要以“天赋人权”度全世界同胞,永救其疾苦。所有这些思想,在当时思想界有很大影响。

康有为著《大同书》,目的是要建立一个没有等级、没有君王、没有监狱、不分国界的民主大同世界。这种世界,是人类至善尽美的境界。而他在论述这一理想境界时,首先从“人生一切皆苦”的思想出发,同时又以解除众生一切苦难为最终目的。换句话说,因为人生一切皆苦,所以他要建立一个大同世界,而建立大同世界的最终目的,又是为了解决人世间的一切苦难。

《大同书》全书分成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十部份。而第一部份“甲部”就是“入世界观众苦”在这一部份有一个“绪言”,开章明义论述了“人有不忍之心”。认为“普天之下,有生之徒,皆以求乐免苦而已,无他道矣”。因此,他“目击苦道,而思有以救之”。如何救法?这就是“偏观世法,舍大同之道,而欲救人生之苦,求其大乐,殆无由也”。(《大同书》第九——十一页)这是说,世界上每个人都以“求乐免苦”为追求的目标,而他看到人生一切都是苦的情况,就要想出一种办法来能够救人生之苦,求得最大的快乐,这种办法,就是建立一个大同世界。这种思想,很明显是受到佛教的“人生一切皆苦”和“拔除众生一切苦”等等思想的影响。佛教认为,要拔除众生一切苦,必须通过修习,达到涅槃的理想境界。而康有为则认为,要“救人生之苦”,必须建立一个大同世界。两者说法虽有所不同,而要达到一种最高的理想境界,则是一致的。可见康有为的大同思想,受到佛教思想的影响是很深的。

康有为《大同书》甲部“入世界观众苦”,共分六章。他把人世间一切众生之苦分为六个方面,即人生之苦、天灾之苦、人道之苦、人治之苦、人情之苦和人所尊尚之苦。

第一章:人生之苦,这又可分为六种苦:

(一) 投胎之苦。即由於投胎之不同所产生之苦。如有的人投胎为帝王、巨富之子,有的人投胎为寒门穷子、边蛮奴隶,这投胎之误,“实为苦恼之万源”。

(二) 夭折之苦。即中途夭折、不得寿终所产生之苦。他认为,“人之生也,寿夭无常”,而“夭折之苦,人生最伤”。

(三) 废疾之苦。即身心残疾所产生的苦痛。他认为,“凡有废疾者,爱莫助之,岂非天人之大憾欤”。

(四) 蛮野之苦。即尚未开化之少数民族所产生之苦。他认为这些少数民族“是虽为人,去犬羊不远,性命朝夕不保”,岂不哀伤?

(五) 边地之苦。即边疆地区人民所生之苦。他认为,边地之人“杂居于大蚊牛粪之下,大风飞尘,则骡马之粪与人粪充塞耳鼻”,是“可哀怜矣”。

(六) 奴婢之苦。即作他人奴婢所产生之苦。他认为,作奴婢之人,“终身执役,饥不得食,夜不得息”,“小不如意,呵谴笞挞,侧媚跪谄,甚则踢杀”。所以“不幸为奴,永永沉沦”,痛苦至极。

第二章:天灾之苦。这又可分为十种苦:

(一) 水旱饥荒之苦。即遭受水旱之灾而所受饥荒之苦。他认为,水旱之灾“岁岁而有,地地皆然,不可胜数”,非常痛苦。

(二) 蝗虫之苦。即遭受蝗虫灾害之苦。他认为,这种蝗灾,“扑之不尽,震之不去,炮轰不灭,火燃不息,所过郡县,稻麦皆绝,贫农仰天,呼泣呕血”,其苦可想而知。

(三) 火焚之苦。即遭受火灾之苦。他认为,“一星之火燎原,遂使城廓飞灰,人民为炭”,“可怜一炬,众骨同枯”,苦不待言。

(四) 水灾之苦。即遭受水灾之苦。他认为,自古以来,“地球人民之死于水患者,不可胜算”。其时“原野千百里,渺渺无丘陵,人民无所避”,“浮尸没顶,积骸飘泊”,其死伤惨绝,十分可惊。其苦痛比火焚更甚。”

(五) 火山之苦。即火山爆发所生之苦。他认为,“当火山迸裂之时,火烟四冒,山石轰飞,环山数百之人居城廓庐舍,顷刻焚毁,腾播空中,田园人民,立致灰没”。

(六) 地震山崩之苦。即遭受地震和山崩之灾所生之苦。他认为“地震山崩之害尤苦矣”,全地球地震山崩的次数不可计量,因此“惨酷更无量数”。

(七) 宫室倾坏之苦。即所居房屋倒塌伤害生命所受之苦。他认为“栋折榱坏,人将压焉”。“一有烈风雷雨之交加,即有墙仆瓦飞之惧”。而“中国之古屋颓墙,日就倾坏以杀人者”,不可胜数。这也是一种苦。

(八) 舟船覆沉之苦。即舟船被风浪覆沉所生之苦。他认为,“泛大海,遇飓风,触礁石,遇流沙,碎飞轮,沉巨舰,千客立尽,绝海无救,父母倚闾,听信而不得,妻子招魂,望祭而呼号”。“此则尽备水火之惨,其酷毒犹甚矣”。

(九) 汽车碰撞之苦。即汽车相互碰撞发生惨祸之苦。他认为,汽车“相碰之患,全车立碎,人物皆飞,头臂交加,血肉狼藉,今一岁之以汽车、电车碰坏计者,不可量数也”。其苦极甚。

(十) 疫疠之苦。即遭受瘟疫灾害之苦。他认为,“疫疠一起,死亡千万,白旐灵翣棺柩相属於道,哭声动邻,则人不自保,亲戚相弃,友朋不敢相视”。其苦殆甚於兵燹。

第三章:人道之苦。这又可分为五种苦。

(一) 鳏寡之苦。即无夫无妻者所生之苦。他认为,中道摧丧者,“听离鸾别鹄之音,睹月缺花飞之惨,遗尘在簟,破镜闇然,仰视双翔,能无泪下”。此亦“人道之至惨凄者”。

(二) 孤独之苦。即老而无子、幼而无父所生之苦。他认为,“子非父无以长成,父非子无以养老”,故“老而无子、幼而无父者”,“其苦不可言矣”。

(三) 疾病无医之苦。即害病不得医治所生之苦。他认为,有疾病之人,若得不到医治,“富贵不胜其苦,贱贫者尤为可怜”。许多人“空床呻吟,无力延医,以此坐毙”。其苦难言。

(四) 贫穷之苦。即因贫穷所生之苦。他认为,贫穷之人,“生无以为养,死无以为葬,虽子路之贤,不能不痛矣。”

(五) 贱者之苦。即出身低贱之人所生之苦。他认为,“为奴隶,为婢媪,为胥役,为舆抬,奔走服役,伺颜候色,拳跪鞠躬,侧身屏息,饥渴不得自由,劳动不得休职,冒风雪而跣征,穷昼夜不获少息”,这就是“贱者之苦”。

第四章:人治之苦。这又可分为三种苦。

(一) 刑狱之苦。即受刑入狱之苦。他认为,“世愈野蛮,刑罚愈惨”。不幸入狱,则“桎梏身首,钳锁手足,便溺迫蒸,臭秽交迫,据地眠坐,伸缩不得,蚊大如牛,蝇虫绕侧,衣裳垢而不得浴,饮食秽而或乏”。即使“幸而不死,而破家毁体,备极惨毒”。

(二) 苛税之苦。即遭受苛捐杂税之苦。他认为,苛税之苦,其苦难言。有些遭受苛税者,“甚或鬻妻以偿,卖子相继,为人奴婢,分弃夫妻,惨状难闻”。

(三) 兵役之苦。即应征服兵役之苦。他认为“征役之苦,固大地万国,数千年生民之不能免者也”。

第五章:人情之苦。这又可分为八种苦。

(一) 愚蠢之苦。即愚蠢之人所生之苦。他认为,愚蠢之人,“既不能考大地万物之理,又不能收今古诸圣之华,摘埴自喜,冥行自夸,问七星而不知,数万国而不识”。这也是一种痛苦。

(二) 讐怨之苦。即人类相互讐怨所生之苦。他认为,“人之魂梦不宁,神明不安,郁郁不乐者,其莫如譬怨”者。而人类自有身界、家界、国界,“则有争利争权之事”发生,从而“相诈欺、相夺杀而譬怨兴矣”。这也是苦。

(三) 爱恋之苦。即由於人类爱恋所生之苦。他认为,人类之相生、相养、相扶、相长,都由於“同类有爱恋之性”。如父子、夫妻、兄弟姐妹等等之间,都有一种爱恋关系。而“爱恋至大”,“痛苦尤大”。因为生离死别,在所难免。故“人类爱恋之苦,终莫由拔也”。

(四) 牵累之苦。即由於受到种种牵累而产生之苦。他认为,人世间的牵累甚多,有家庭的牵累,国家的牵累,财产的牵累等等。如“老母生别,妻子久诀,兴宗邦而无期,救故君而无术”,这都是一种因牵累而来的苦。

(五) 劳苦之苦。即因劳作苦工所生之苦。他认为所有劳动者都有苦。如“农者胼手胝足,涂泥厥身,以锄以耘,太阳炎炎,甚暑酷蒸,炙背若火,冒之以耕,大风淫雨,蓑笠而行,日出而行,日入乃归,无少时得息”,这就是苦。其他如采矿者、敲冰取鱼者、深山采樵者,其苦莫不如此。

(六) 愿欲之苦。即人生的意愿和欲望得不到满足所生之苦。如口之欲美饮食,居之欲美宫室,身之欲美衣服,目之欲美颜色,鼻之欲美香泽,耳之欲美音声等等,都是人生的愿欲。但这些愿欲,最高的侯王也不能得到完全满足,“何况黔首之民”?所以是苦。

(七) 压制之苦。即受到种种压制所生之苦。他认为,“名份之限禁,体制之迫压,托於义理,以为桎梏,比之囚於囹圄,尚有甚焉”。这都是压制之苦。如“君之专制其国,鱼肉其臣民,视若虫沙,恣其残暴;夫之专制其家,鱼肉其妻孥,视若奴婢,恣其凌暴”。这对臣民、妻子来说,就是压制之苦。

(八) 阶级之苦。即由於人类有阶级而生之苦。他认为,“以阶级之限人,以投胎为是位,而不论才能也。不幸生一贱族,不许仕宦,不许学业,不通婚姻,不列宴游,甚且不通语言,长跪服事,或且卑身执役,呵叱生杀,惟贵族命,虽圣贤豪英,不能免焉。而贵族乳臭之子,据尊势,行无道,以役使诛戮,一切被其蹂抑,无所控诉。阶级压制之苦,岂可言哉”!

第六章:人所尊尚之苦。这又可分为五种苦。

(一) 富人之苦。即虽是富人亦生苦。他认为,“富者之忧苦”,“与贫者无异”。如富者有田,则有“水旱之苦,加税之苦”;富者开店,如遇火灾,则“尽失其业,阖门大哭”;富者开锡矿,如锡矿倒闭,则“憔悴忧伤而死”;富者开轮船业,而轮船皆沉,则“家业既失,遂发狂疾”。此皆为富所害,所以是苦。

(二) 贵者之苦。即虽是贵者亦生苦。他认为 “贵者之上,又有贵焉”。一旦“失权要之欢心,立见贬戮:遭言官之弹劾,惶恐无常:忧心惴惴,须发为白”。此亦是苦。

(三) 老寿之苦。即永年老寿者亦生苦。他认为,尽管永年老寿者,亦会有死丧之苦、疾病之苦、困穷之苦。所以“贫贱而寿,则有沟壑断弃之忧:富贵而寿,则有死丧疾病之苦”。而且是“寿者愈长,得忧愈多”,“久忧不死,何其苦也”。

(四) 帝王之苦。即虽是帝王亦有苦。他认为帝王“一日万几,崇高益危,早朝宴罢,业业竞竞,一夫失所,皆君之责”。“其有边烽传警,潢池弄兵,敌国外患之来,群盗满山之变,偶有失误,则淋铃夜雨,蜀道艰难”。此亦帝王之苦恼。

(五) 神圣仙佛之苦。即虽是神圣仙佛亦有苦。他认为,“神圣仙佛,以自度而度人者也:入浊世而救人,不厌不倦者也;入地狱救人,而不苦不恼者也”。但若当乱世,要做到这一点是不容易的。“故乱世之神圣仙佛,凡百教主皆苦矣哉”。

康有为在这裏极言人类的各种痛苦,生老病死,天灾人祸,穷人有贫困、受压迫等苦楚,富人、贵者也各有痛苦和烦恼,连神圣仙佛也有其苦。他这种对人世间苦痛所作细致的分析,和佛教中所讲的四苦、八苦乃至百苦等等,仅仅是在具体表述上有所不同,总的精神是一致的。於此可以看出,康有为在这方面肯定是受到了佛教中有关“人生一切皆苦”思想的影响。实际上他不过是把佛教中所讲的众苦,用现代的语言作更为详尽的描述而已。事实上,康有为很早就受到佛教的熏陶,“人生一切皆苦”的思想,早就对他有影响。这可以用他曾一度修习佛道之书的经历来加以证明。康有为於一八九一年曾在给沈子培的一封书信中说过:“仆少但服膺儒书,及吾二十二岁偏读群书後,辞九江先生而入西樵山道观,读过佛书”。“以曾誓大愿不忍众生之痛,而特来此浊世,则不能避痛苦,以自求之而非人与之也。故素位而行,随遇而安,颇自在焉”。(《康有为全集》第五四四页)这是说,他读了佛书,曾发大愿不忍众生受痛苦,决心要为消除众生痛苦而努力。所以他又说:“回视民物颠连困苦,是皆与吾同生於天者也。吾岂忍焉?则日以救民物为职志,而又弃己之行乐。故吾一切皆安而行之,以为日用行习之常也。然因是一不忍之念,先不忍其所生之国,而思救之,遂遭奔波以至于今矣。”(同上第五四五页)

在近代思想家中,受佛教“人生一切皆苦”思想影响的还有梁漱溟。梁漱溟是我国近代知名的学者和社会活动家。他由於对人生“不胜其怀疑烦闷”,即“倾慕出世,寻求佛法”。(《人心与人生》·《成书後记》)所以在他的思想体系中,受到佛教“人生一切皆苦”思想的影响也颇深。他在晚年,曾专门研究“人生之苦”的问题。他曾说:“《般若心经》总不过二百数十字,而“苦”之一字,前後凡三见。自佛家看来,人生是与苦相始终的。”但他认为,苦与乐是能转化的。所以他又说:“在受苦後辄易生乐感,掉转来亦复有然。其变易也,……量变积而为质变,苦极转不见苦,乐极转失其乐。”他认为更重要的在於生命自主,所以又接着说:“苦莫苦於深深感受厄制而不得越,”“一切苦皆从有所执着来。执着轻者其苦轻,执着重者其苦重。”“生死祸福,谁则能免?但得此心廓然无所执着。”“然果我执之不存也,尚有何厄制可言乎?”这里他不仅指出了人生与苦相始终,即人人都有苦,而且指出苦与乐可以相互转化,关键在於去掉我执。

梁漱溟还把佛家之学看作是世间迷妄生命的解放之学。他说:“称佛家之学是人生解放之学,乃简而言之。应该说佛家之学是世间迷妄生命的解放之学。佛家看人生,不外是起惑、造业、受苦。众生我执,便是起惑。无我可得而强执着者,故是惑也。”这是说,佛教对於人生的看法是起惑、造业、受苦。人生归根结蒂是苦,而这苦又来自众生的我执,即是惑。所以佛家要破除我执,灭掉惑业。由此称佛家之学为世间迷妄生命的解放之学。梁漱溟还对“四谛”作了阐述。他说:“四谛者,苦、集、灭、道。苦有生老病死诸苦;惑业苦因即集,集为苦之本。此二者住世间之法。消灭人生之苦必得修道,道乃寂灭之本。此二者出世间之法。”梁漱溟在这里指明了人生都是苦,而要消灭人生之苦,必须修道。修道怎样修法?他认为,首先是要“根除我执”。而要根除我执,就要像《心经》中所说的那样,必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改恶迁善,离苦得乐,不经假借,彻达出世”,最後“圆融无碍,到达智慧彼岸”。(以上所引材料均见沈鹏年:《心佛众生本一如,念念唯期显自性》。香港《内明》第二零六期)从上可以看出,梁漱溟对人生问题的研究,不仅受到佛教的“人生一切皆苦”思想的影响,而且还有一定的发挥。

弘宗演教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玉佛春秋专题 > 真禅专题 > 法影留痕 > 弘宗演教 > 正文
论“人生一切皆苦”思想的意义和影响
发布日期:2016-05-26 16:56:58   来源: 上海玉佛禅寺    

一、佛教典籍对於“苦”的解说

“苦”,是佛教典籍中讲得最多、也是最深刻的一个字。《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是佛经中一部最短的经典,它一共才二百六十个字,而“苦”之一字,前後凡三见,即“度一切苦厄”,“无苦集灭道”,“能除一切苦”。有些佛教典籍则专门对“苦”字进行分类解说。

其中如:《大智度论》卷十九讲二苦,即“内苦”和“外苦”。

(一)内苦。又分为“身苦”和“心苦”两种:身苦指众生身受种种冷、热等等病苦;心苦指众生心受种种忧愁、嫉妒、嗔恚等等之苦。

(二)外苦。也可分为两种:一指众生身受恶贼、虎狼等等毒害之苦;二指众生身受风雨、霜雪等等灾害之苦。     

《瑜伽师地论》卷四十六、《显扬圣教论》卷十五、《俱舍论》卷二十二等讲有三苦,即“苦苦”、“坏苦”、“行苦”。

(一)苦苦。指众生自寒热、饥渴等苦缘所生之苦。因为是从苦字上增加出来的苦恼,故名“苦苦”。

(二)坏苦。指众生在享受快乐结束时所生的苦。所谓乐极生悲,故名“坏苦”。

(三)行苦。指众生由於生住异灭四相的迁流不息所生的苦。亦即由於无常变化的自然规律所支配的苦,故名“行苦”。

《大乘义章》讲有四苦,即生、老、病、死。

(一)生苦。众生一生下来就是苦,谓之“生苦”。

(二)老苦。众生的身体由衰变为老,老时有苦,谓之“老苦”。

(三)病苦。众生有病,病时有苦,谓之“病苦”。

(四)死苦。众生五蕴坏离为死,死时有苦,谓之“死苦”。

此外,《瑜伽师地论》卷四十四也讲四苦,即别离苦、断坏苦、相续苦、毕竟苦。《显扬圣教论》卷十五亦讲四苦,即受重担等苦、位变坏苦、粗重苦、死生苦。

《大涅槃经》卷十二等讲有五苦。

(一)生老病死苦。即合四苦为一苦。

(二)怨憎会苦。指众生不由自主,偏偏与不喜欢的人或事聚集在一起所生的痛苦。

(三)爱别离苦。指众生不由自主,偏偏与相爱的人或事离别而生的痛苦。

(四)求不得苦。指众生有所欲求而得不到满足的痛苦。

(五)五盛阴苦。或作“五阴盛苦”。五阴即五蕴。谓众生由五蕴和合而成,生灭变化无常。五阴炽盛,盖覆真性,众苦交集,是名“五阴盛苦”。

《显扬圣教论》卷十五讲六苦。即(一)欲根本苦、(二)愚痴报苦、(三)先业缘苦、(四)现因缘苦、(五)净业缘苦、(六)不净业缘苦。

《舍利弗阿毗昙论》讲有七苦。即(一)老苦、(二)死苦、(三)忧苦、(四)悲苦、(五)苦苦、(六)恼苦、(七)大苦聚苦。

《中阿含经》卷七、《增一阿含经》卷十七、《大般涅槃经》卷十二、《大毗婆沙论》卷七十八等讲有八苦。即(一)生苦、(二)老苦、(三)病苦、(四)死苦、(五)怨憎会苦、(六)爱别离苦、(七)求不得苦、(八)五盛阴苦。

《瑜伽师地论》讲八苦谓(一)老苦、(二)病苦、(三)死苦、(四)非爱合会苦、(五)所爱别离苦、(六)所欲匮乏苦、(七)愁叹苦、(八)忧苦。

《菩萨藏经》讲有十苦。(一)生苦、(二)老苦、(三)病苦、(四)死苦、(五)愁苦、(六)怨苦、(七)受苦、(八)忧苦、(九)病恼苦、(十)流转大苦。

《正法念处经》卷十亦讲有十苦。即(一)饥渴患苦、(二)爱离过患苦、(三)彼此国土斗争过患苦、(四)退生过患苦、(五)他毁过患苦、(六)求他过患苦、(七)寒热过患苦、(八)两人相争共斗过患苦、(九)失财过患苦、(十)所求念中不得过患苦。

《正法念处经》卷五十八又讲有十六苦。即(一)中阴苦、(二)住胎苦。(三)出胎苦、(四)求食苦、(五)怨会苦、(六)爱别苦、(七)寒热苦、(八)病苦、(九)他给使苦、(十)求营作苦、(十一)近恶交苦、(十二)妻子衰恼苦、(十三)饥渴苦、(十四)他毁苦、(十五)老苦、(十六)死苦。

《舍利弗阿毗昙论》卷十二讲有十八苦。(一)老苦、(二)死苦、(三)忧苦、(四)悲苦、(五)苦苦、(六)恼苦、(七)大众苦、(八)无明苦、(九)行苦、(十)识苦、(十一)名色苦、(十二)六入苦、(十三)触苦、(十四)受苦、(十五)爱苦、(十六)取苦、(十七)有苦、(十八)生苦。

《瑜伽师地论》卷四十四讲有十九苦。即(一)愚痴异熟苦、(二)行苦所摄苦、(三)毕竟苦、(四)因苦、(五)生苦、(六)自作逼恼苦、(七)戒衰损苦、(八)见衰损苦、(九)宿因苦、(十)广大苦、(十;那迦苦、(十二)善趣所摄苦、(十三)一切邪行所生苦、(十四)一切流转苦、(十五)无智苦、(十六)增长苦、(十七)随逐苦、(十八)受苦、(十九)粗重苦。

有的经论还说到有“百苦”,因过於繁琐,不一一详列。

二、“人生一切皆苦”思想的意义

“苦”,在佛教教义中,指的是众生受逼迫、苦恼的意思。在佛教经典中,把世间出世间一切有为心行,常常受到种种逼迫而苦恼,不能得到自由,称之为“苦”。《佛地经》卷五说:“逼恼身心名苦。”《大乘义章》卷二也说:“逼恼名苦。”

佛教经典中所讲的苦,虽然包括世间出世间的一切诸苦,但主要指的是人世间的一切诸苦,也就是人生之苦。

把人生之苦的“苦”,分析得如此细致、深刻,在所有的宗教教义中,恐怕没有一种宗教教义能超过佛教教义的了。佛教所讲的“苦”,不仅是指人类自己身心所产生的苦,如生老病死之苦等等,而且包括了自然界所给予的苦,如众生受到虎狼等毒害之苦和风雨霜雪等苦。同时也包括人类社会所给予的苦,如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彼此国土斗争过患苦、两人相争共斗过患苦、他给使苦、求营作苦等。

“苦”,是佛教的最基本教义之一。可以这么说,佛教全部教义的出发点,就是因为人生一切皆苦。佛陀说法四十五年,宣讲灭苦修道的道理,根本目的就是为了拔除众生一切苦。《心经》的中心内容之一,讲“度一切苦厄”、“能除一切苦”等等,都是为了拔除众生一切苦。

佛教的根本教义“四谛”说,就是一种说明苦难和解决苦难方法的学说。“四谛”即苦、集、灭、道。“苦谛”讲人世间存在的种种苦。佛教把这些苦分成二苦、三苦、四苦、八苦乃至百苦等等。“集谛”讲造成人世间种种苦的原因或根据,佛教认为产生苦的原因是“业”与“惑”,亦即人的本能的欲望。“灭谛”讲苦的断灭,即断灭人世间诸苦得以产生的一切原因,达到佛教最高理想的无苦境界——涅槃。佛教认为,苦的根源是完全可以消除的,每个人都能获得解脱而成佛。“道谛”讲实现佛教最高理想所应遵循的途径和方法,即“八正道”(正见、正思维、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

佛教的“十二因缘”说,是佛教全部宇宙观和宗教实践的基础理论,也是以苦为基础来展开的。“十二因缘”也称“十二缘起”,它包括无明、行、识、名色、六处、触、受、爱、取、有、生、老死等十二个部份,中心内容也是讲造成苦的原因和如何达到苦的消灭。因为人世间一切都是苦,而老、死这种苦是人生所不可避免的。所以释迦牟尼在观察人生时,首先从“老死”开始,进行推演,即找出老、死的因缘。然後逐步上推,认为人生一切苦的总根源是无明,而一切生死之苦也是由於无明造成的。所以十二因缘最後上推到“无明”,认为只要断灭了无明,人世间的一切苦就无从生起。

从上可以看到,整个佛教教义是以人生一切皆苦为出发点的,它首先讲了人世间种种之苦,认为人生是与苦相始终的。但又认为,人们对苦也并不是没有办法的, 一切人生之苦,只要通过修行实践,是可以找出一种解决苦的办法的。于是就寻求造成人生之苦的种种原因和依据,指出如何消除这些造成苦的根源的正确道路和方法。

《心经》中的二句话:“度一切苦厄”,“能除一切苦”。主要就是讲,通过佛教的修行实践,是能够度脱一切苦厄和消除一切苦难的。而要度脱人世间的一切苦难,其根本途径就是修行般若波罗蜜(智慧到彼岸)。照见五蕴皆空(世界上一切事物和现象都空无所有)。换句话说,只要运用般若智慧,认识到世界上一切事物和现象本来就是一无所有,达到“一切皆空”的境地,就能“度一切苦厄”、“能除一切苦”。

三、“人生一切皆苦”思想对近代思想家的影响

佛教教义中关於“人生一切皆苦”的思想,不仅是一个重要的佛教理论,而且影响到其他社会思想和哲学思想。特别是近代的一些思想家和学者,常常从佛教的这一教义中吸取营养,以建立起他们的学说和思想体系。近代思想家中受佛教“人生一切皆苦”思想影响较大的有康有为。康有为是戊戌维新运动的一位代表人物。它倡导的戊戌维新运动,是我国近代历史上具有重大意义的事件。它是在中日甲午战争之後,中华民族面临着空前严重的生存危机的情况下,中国新兴的资产阶级的政治代表为挽救国家和民族的危亡,寻求中国近代化的一次最初尝试。人们称它是中国人民爱国主义精神的又一次表现。因此,人们赞扬倡导这一运动的康有为,曾经是一个热忱的爱国主义者。

康有为作为一个近代思想家,  一生中写下了许多著作,而生平最重要的著作,要推《大同书》。这部著作所设计的理想社会的蓝图,虽然人们说它是一种空想的乌托邦,但大都认为其立意之新颖,构思之远大,堪称迈越前古,是近代思想史发展过程中具有反封建思想意识的一块丰碑。康有为在这部著作中,反对君主专制,要求民主平等;主张废除家族国界、纲常名教、男尊女卑,提高妇女地位;要以“天赋人权”度全世界同胞,永救其疾苦。所有这些思想,在当时思想界有很大影响。

康有为著《大同书》,目的是要建立一个没有等级、没有君王、没有监狱、不分国界的民主大同世界。这种世界,是人类至善尽美的境界。而他在论述这一理想境界时,首先从“人生一切皆苦”的思想出发,同时又以解除众生一切苦难为最终目的。换句话说,因为人生一切皆苦,所以他要建立一个大同世界,而建立大同世界的最终目的,又是为了解决人世间的一切苦难。

《大同书》全书分成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十部份。而第一部份“甲部”就是“入世界观众苦”在这一部份有一个“绪言”,开章明义论述了“人有不忍之心”。认为“普天之下,有生之徒,皆以求乐免苦而已,无他道矣”。因此,他“目击苦道,而思有以救之”。如何救法?这就是“偏观世法,舍大同之道,而欲救人生之苦,求其大乐,殆无由也”。(《大同书》第九——十一页)这是说,世界上每个人都以“求乐免苦”为追求的目标,而他看到人生一切都是苦的情况,就要想出一种办法来能够救人生之苦,求得最大的快乐,这种办法,就是建立一个大同世界。这种思想,很明显是受到佛教的“人生一切皆苦”和“拔除众生一切苦”等等思想的影响。佛教认为,要拔除众生一切苦,必须通过修习,达到涅槃的理想境界。而康有为则认为,要“救人生之苦”,必须建立一个大同世界。两者说法虽有所不同,而要达到一种最高的理想境界,则是一致的。可见康有为的大同思想,受到佛教思想的影响是很深的。

康有为《大同书》甲部“入世界观众苦”,共分六章。他把人世间一切众生之苦分为六个方面,即人生之苦、天灾之苦、人道之苦、人治之苦、人情之苦和人所尊尚之苦。

第一章:人生之苦,这又可分为六种苦:

(一) 投胎之苦。即由於投胎之不同所产生之苦。如有的人投胎为帝王、巨富之子,有的人投胎为寒门穷子、边蛮奴隶,这投胎之误,“实为苦恼之万源”。

(二) 夭折之苦。即中途夭折、不得寿终所产生之苦。他认为,“人之生也,寿夭无常”,而“夭折之苦,人生最伤”。

(三) 废疾之苦。即身心残疾所产生的苦痛。他认为,“凡有废疾者,爱莫助之,岂非天人之大憾欤”。

(四) 蛮野之苦。即尚未开化之少数民族所产生之苦。他认为这些少数民族“是虽为人,去犬羊不远,性命朝夕不保”,岂不哀伤?

(五) 边地之苦。即边疆地区人民所生之苦。他认为,边地之人“杂居于大蚊牛粪之下,大风飞尘,则骡马之粪与人粪充塞耳鼻”,是“可哀怜矣”。

(六) 奴婢之苦。即作他人奴婢所产生之苦。他认为,作奴婢之人,“终身执役,饥不得食,夜不得息”,“小不如意,呵谴笞挞,侧媚跪谄,甚则踢杀”。所以“不幸为奴,永永沉沦”,痛苦至极。

第二章:天灾之苦。这又可分为十种苦:

(一) 水旱饥荒之苦。即遭受水旱之灾而所受饥荒之苦。他认为,水旱之灾“岁岁而有,地地皆然,不可胜数”,非常痛苦。

(二) 蝗虫之苦。即遭受蝗虫灾害之苦。他认为,这种蝗灾,“扑之不尽,震之不去,炮轰不灭,火燃不息,所过郡县,稻麦皆绝,贫农仰天,呼泣呕血”,其苦可想而知。

(三) 火焚之苦。即遭受火灾之苦。他认为,“一星之火燎原,遂使城廓飞灰,人民为炭”,“可怜一炬,众骨同枯”,苦不待言。

(四) 水灾之苦。即遭受水灾之苦。他认为,自古以来,“地球人民之死于水患者,不可胜算”。其时“原野千百里,渺渺无丘陵,人民无所避”,“浮尸没顶,积骸飘泊”,其死伤惨绝,十分可惊。其苦痛比火焚更甚。”

(五) 火山之苦。即火山爆发所生之苦。他认为,“当火山迸裂之时,火烟四冒,山石轰飞,环山数百之人居城廓庐舍,顷刻焚毁,腾播空中,田园人民,立致灰没”。

(六) 地震山崩之苦。即遭受地震和山崩之灾所生之苦。他认为“地震山崩之害尤苦矣”,全地球地震山崩的次数不可计量,因此“惨酷更无量数”。

(七) 宫室倾坏之苦。即所居房屋倒塌伤害生命所受之苦。他认为“栋折榱坏,人将压焉”。“一有烈风雷雨之交加,即有墙仆瓦飞之惧”。而“中国之古屋颓墙,日就倾坏以杀人者”,不可胜数。这也是一种苦。

(八) 舟船覆沉之苦。即舟船被风浪覆沉所生之苦。他认为,“泛大海,遇飓风,触礁石,遇流沙,碎飞轮,沉巨舰,千客立尽,绝海无救,父母倚闾,听信而不得,妻子招魂,望祭而呼号”。“此则尽备水火之惨,其酷毒犹甚矣”。

(九) 汽车碰撞之苦。即汽车相互碰撞发生惨祸之苦。他认为,汽车“相碰之患,全车立碎,人物皆飞,头臂交加,血肉狼藉,今一岁之以汽车、电车碰坏计者,不可量数也”。其苦极甚。

(十) 疫疠之苦。即遭受瘟疫灾害之苦。他认为,“疫疠一起,死亡千万,白旐灵翣棺柩相属於道,哭声动邻,则人不自保,亲戚相弃,友朋不敢相视”。其苦殆甚於兵燹。

第三章:人道之苦。这又可分为五种苦。

(一) 鳏寡之苦。即无夫无妻者所生之苦。他认为,中道摧丧者,“听离鸾别鹄之音,睹月缺花飞之惨,遗尘在簟,破镜闇然,仰视双翔,能无泪下”。此亦“人道之至惨凄者”。

(二) 孤独之苦。即老而无子、幼而无父所生之苦。他认为,“子非父无以长成,父非子无以养老”,故“老而无子、幼而无父者”,“其苦不可言矣”。

(三) 疾病无医之苦。即害病不得医治所生之苦。他认为,有疾病之人,若得不到医治,“富贵不胜其苦,贱贫者尤为可怜”。许多人“空床呻吟,无力延医,以此坐毙”。其苦难言。

(四) 贫穷之苦。即因贫穷所生之苦。他认为,贫穷之人,“生无以为养,死无以为葬,虽子路之贤,不能不痛矣。”

(五) 贱者之苦。即出身低贱之人所生之苦。他认为,“为奴隶,为婢媪,为胥役,为舆抬,奔走服役,伺颜候色,拳跪鞠躬,侧身屏息,饥渴不得自由,劳动不得休职,冒风雪而跣征,穷昼夜不获少息”,这就是“贱者之苦”。

第四章:人治之苦。这又可分为三种苦。

(一) 刑狱之苦。即受刑入狱之苦。他认为,“世愈野蛮,刑罚愈惨”。不幸入狱,则“桎梏身首,钳锁手足,便溺迫蒸,臭秽交迫,据地眠坐,伸缩不得,蚊大如牛,蝇虫绕侧,衣裳垢而不得浴,饮食秽而或乏”。即使“幸而不死,而破家毁体,备极惨毒”。

(二) 苛税之苦。即遭受苛捐杂税之苦。他认为,苛税之苦,其苦难言。有些遭受苛税者,“甚或鬻妻以偿,卖子相继,为人奴婢,分弃夫妻,惨状难闻”。

(三) 兵役之苦。即应征服兵役之苦。他认为“征役之苦,固大地万国,数千年生民之不能免者也”。

第五章:人情之苦。这又可分为八种苦。

(一) 愚蠢之苦。即愚蠢之人所生之苦。他认为,愚蠢之人,“既不能考大地万物之理,又不能收今古诸圣之华,摘埴自喜,冥行自夸,问七星而不知,数万国而不识”。这也是一种痛苦。

(二) 讐怨之苦。即人类相互讐怨所生之苦。他认为,“人之魂梦不宁,神明不安,郁郁不乐者,其莫如譬怨”者。而人类自有身界、家界、国界,“则有争利争权之事”发生,从而“相诈欺、相夺杀而譬怨兴矣”。这也是苦。

(三) 爱恋之苦。即由於人类爱恋所生之苦。他认为,人类之相生、相养、相扶、相长,都由於“同类有爱恋之性”。如父子、夫妻、兄弟姐妹等等之间,都有一种爱恋关系。而“爱恋至大”,“痛苦尤大”。因为生离死别,在所难免。故“人类爱恋之苦,终莫由拔也”。

(四) 牵累之苦。即由於受到种种牵累而产生之苦。他认为,人世间的牵累甚多,有家庭的牵累,国家的牵累,财产的牵累等等。如“老母生别,妻子久诀,兴宗邦而无期,救故君而无术”,这都是一种因牵累而来的苦。

(五) 劳苦之苦。即因劳作苦工所生之苦。他认为所有劳动者都有苦。如“农者胼手胝足,涂泥厥身,以锄以耘,太阳炎炎,甚暑酷蒸,炙背若火,冒之以耕,大风淫雨,蓑笠而行,日出而行,日入乃归,无少时得息”,这就是苦。其他如采矿者、敲冰取鱼者、深山采樵者,其苦莫不如此。

(六) 愿欲之苦。即人生的意愿和欲望得不到满足所生之苦。如口之欲美饮食,居之欲美宫室,身之欲美衣服,目之欲美颜色,鼻之欲美香泽,耳之欲美音声等等,都是人生的愿欲。但这些愿欲,最高的侯王也不能得到完全满足,“何况黔首之民”?所以是苦。

(七) 压制之苦。即受到种种压制所生之苦。他认为,“名份之限禁,体制之迫压,托於义理,以为桎梏,比之囚於囹圄,尚有甚焉”。这都是压制之苦。如“君之专制其国,鱼肉其臣民,视若虫沙,恣其残暴;夫之专制其家,鱼肉其妻孥,视若奴婢,恣其凌暴”。这对臣民、妻子来说,就是压制之苦。

(八) 阶级之苦。即由於人类有阶级而生之苦。他认为,“以阶级之限人,以投胎为是位,而不论才能也。不幸生一贱族,不许仕宦,不许学业,不通婚姻,不列宴游,甚且不通语言,长跪服事,或且卑身执役,呵叱生杀,惟贵族命,虽圣贤豪英,不能免焉。而贵族乳臭之子,据尊势,行无道,以役使诛戮,一切被其蹂抑,无所控诉。阶级压制之苦,岂可言哉”!

第六章:人所尊尚之苦。这又可分为五种苦。

(一) 富人之苦。即虽是富人亦生苦。他认为,“富者之忧苦”,“与贫者无异”。如富者有田,则有“水旱之苦,加税之苦”;富者开店,如遇火灾,则“尽失其业,阖门大哭”;富者开锡矿,如锡矿倒闭,则“憔悴忧伤而死”;富者开轮船业,而轮船皆沉,则“家业既失,遂发狂疾”。此皆为富所害,所以是苦。

(二) 贵者之苦。即虽是贵者亦生苦。他认为 “贵者之上,又有贵焉”。一旦“失权要之欢心,立见贬戮:遭言官之弹劾,惶恐无常:忧心惴惴,须发为白”。此亦是苦。

(三) 老寿之苦。即永年老寿者亦生苦。他认为,尽管永年老寿者,亦会有死丧之苦、疾病之苦、困穷之苦。所以“贫贱而寿,则有沟壑断弃之忧:富贵而寿,则有死丧疾病之苦”。而且是“寿者愈长,得忧愈多”,“久忧不死,何其苦也”。

(四) 帝王之苦。即虽是帝王亦有苦。他认为帝王“一日万几,崇高益危,早朝宴罢,业业竞竞,一夫失所,皆君之责”。“其有边烽传警,潢池弄兵,敌国外患之来,群盗满山之变,偶有失误,则淋铃夜雨,蜀道艰难”。此亦帝王之苦恼。

(五) 神圣仙佛之苦。即虽是神圣仙佛亦有苦。他认为,“神圣仙佛,以自度而度人者也:入浊世而救人,不厌不倦者也;入地狱救人,而不苦不恼者也”。但若当乱世,要做到这一点是不容易的。“故乱世之神圣仙佛,凡百教主皆苦矣哉”。

康有为在这裏极言人类的各种痛苦,生老病死,天灾人祸,穷人有贫困、受压迫等苦楚,富人、贵者也各有痛苦和烦恼,连神圣仙佛也有其苦。他这种对人世间苦痛所作细致的分析,和佛教中所讲的四苦、八苦乃至百苦等等,仅仅是在具体表述上有所不同,总的精神是一致的。於此可以看出,康有为在这方面肯定是受到了佛教中有关“人生一切皆苦”思想的影响。实际上他不过是把佛教中所讲的众苦,用现代的语言作更为详尽的描述而已。事实上,康有为很早就受到佛教的熏陶,“人生一切皆苦”的思想,早就对他有影响。这可以用他曾一度修习佛道之书的经历来加以证明。康有为於一八九一年曾在给沈子培的一封书信中说过:“仆少但服膺儒书,及吾二十二岁偏读群书後,辞九江先生而入西樵山道观,读过佛书”。“以曾誓大愿不忍众生之痛,而特来此浊世,则不能避痛苦,以自求之而非人与之也。故素位而行,随遇而安,颇自在焉”。(《康有为全集》第五四四页)这是说,他读了佛书,曾发大愿不忍众生受痛苦,决心要为消除众生痛苦而努力。所以他又说:“回视民物颠连困苦,是皆与吾同生於天者也。吾岂忍焉?则日以救民物为职志,而又弃己之行乐。故吾一切皆安而行之,以为日用行习之常也。然因是一不忍之念,先不忍其所生之国,而思救之,遂遭奔波以至于今矣。”(同上第五四五页)

在近代思想家中,受佛教“人生一切皆苦”思想影响的还有梁漱溟。梁漱溟是我国近代知名的学者和社会活动家。他由於对人生“不胜其怀疑烦闷”,即“倾慕出世,寻求佛法”。(《人心与人生》·《成书後记》)所以在他的思想体系中,受到佛教“人生一切皆苦”思想的影响也颇深。他在晚年,曾专门研究“人生之苦”的问题。他曾说:“《般若心经》总不过二百数十字,而“苦”之一字,前後凡三见。自佛家看来,人生是与苦相始终的。”但他认为,苦与乐是能转化的。所以他又说:“在受苦後辄易生乐感,掉转来亦复有然。其变易也,……量变积而为质变,苦极转不见苦,乐极转失其乐。”他认为更重要的在於生命自主,所以又接着说:“苦莫苦於深深感受厄制而不得越,”“一切苦皆从有所执着来。执着轻者其苦轻,执着重者其苦重。”“生死祸福,谁则能免?但得此心廓然无所执着。”“然果我执之不存也,尚有何厄制可言乎?”这里他不仅指出了人生与苦相始终,即人人都有苦,而且指出苦与乐可以相互转化,关键在於去掉我执。

梁漱溟还把佛家之学看作是世间迷妄生命的解放之学。他说:“称佛家之学是人生解放之学,乃简而言之。应该说佛家之学是世间迷妄生命的解放之学。佛家看人生,不外是起惑、造业、受苦。众生我执,便是起惑。无我可得而强执着者,故是惑也。”这是说,佛教对於人生的看法是起惑、造业、受苦。人生归根结蒂是苦,而这苦又来自众生的我执,即是惑。所以佛家要破除我执,灭掉惑业。由此称佛家之学为世间迷妄生命的解放之学。梁漱溟还对“四谛”作了阐述。他说:“四谛者,苦、集、灭、道。苦有生老病死诸苦;惑业苦因即集,集为苦之本。此二者住世间之法。消灭人生之苦必得修道,道乃寂灭之本。此二者出世间之法。”梁漱溟在这里指明了人生都是苦,而要消灭人生之苦,必须修道。修道怎样修法?他认为,首先是要“根除我执”。而要根除我执,就要像《心经》中所说的那样,必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改恶迁善,离苦得乐,不经假借,彻达出世”,最後“圆融无碍,到达智慧彼岸”。(以上所引材料均见沈鹏年:《心佛众生本一如,念念唯期显自性》。香港《内明》第二零六期)从上可以看出,梁漱溟对人生问题的研究,不仅受到佛教的“人生一切皆苦”思想的影响,而且还有一定的发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