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觉醒法师
玉佛修缮 禅寺服务
在线捐赠 梵呗梵乐
玉佛春秋 觉群志工
首页 > 专题 > 玉佛春秋专题 > 真禅专题 > 生平行履 > 正文
铁肩担道义 宝刹启重光

铁肩担道义,佛心启宏篇。宗教政策落实之后,作为教界领袖,真禅长老于万业望举之际,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其不顾已届秉烛之年,奔走沪上,为匡扶佛光而摇旗呐喊。团结广大僧俗,收复慈云禅寺,协建尼众道场,吁请修缮龙华,襄理静安法务,以银霜两鬓勇挑大相国寺主持……其开拓进取的精神、精进办道的作风既使名蓝巨刹重光再启,是佛教中兴光大之根,亦为佛教薪火相传之基也。

沉香阁如今已是上海著名的尼众道场,而沉香阁的恢复建设是离不开真禅法师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党的宗教政策得到了全面落实。经过十年动乱的上海佛教界百废待兴,回归到僧尼队伍的出家人需要修行的场所。当时上海第一个恢复的尼众道场是慈修庵,主持道场的就是观性法师。那时的慈修庵房屋破落不堪,场所逼仄狭窄,周边环境嘈杂。真禅法师到慈修庵向观性祝贺道场恢复时,看到慈修庵的景象后,真禅法师沉吟不语。离开慈修庵后真禅法师多次与当时的南市区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协商,并在上海的两会上一再慷慨陈词,向有关部门提出提案。经过真禅法师的奔走呼吁,南市老城厢内原慈云禅寺内的3家企业终于搬出了寺庙,慈云禅寺又收归佛教协会所有。此时,真禅法师又鼎力相助,将慈云禅寺改作尼众道场——沉香阁。

龙华寺是一座千年古刹,文革期间寺内僧众被遣散,寺庙被园林部门接管。真禅法师就任上海佛教协会会长后,代表上海佛教界亲自向汪道涵市长发出书面呼吁,要求修缮恢复,并向社会开放。1982年,经过各有关部门的共同努力,龙华寺恢复修缮工作终于开始启动。1983年3月,修缮一新的龙华寺举行开光法会和明旸方丈升座仪式。

1992年,在中央和省领导的关怀、帮助下,河南开封市著名的大相国寺归还当地佛协。但是大相国寺长期被作为文化娱乐活动场所,殿堂空空,寺庙的人事关系、管理关系也很复杂。由谁来出任这一名寺的方丈?时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想到了真禅法师。收到赵朴老的信时,真禅法师因为高血压正在住院。真禅法师朴实的说道:“我身体不好,工作又多,大相国寺又很复杂,从我内心说是不愿意兼任方丈的。但朴老如此殷切期望,大相国寺收回来又如此不易,我尽力吧!”1992年11月6日,大相国寺举行了佛像开光、真禅法师升座典礼,真禅法师在77岁的高龄又开始了一次新的征程。

在真禅法师担任大相国寺方丈的3年时间里,为大相国寺的建设作出了巨大的贡献:重新安奉了大雄宝殿的三尊大铜佛像和天王殿的韦驮、弥勒铜像;仿照上海玉佛寺安奉了一丈六尺高的海岛观音菩萨像和五十三尊塑像;重修了明代用整块银杏树木雕的千手观音菩萨像;新建了钟鼓楼……为此他先后共筹集款项达2500多万元。1995年2月,大相国寺已是香火旺盛,成为名副其实的大寺。真禅法师认为自己的使命已经完成,向中国佛教协会写了辞职信,悄然隐退。这也在佛教界被传为佳话。

生平行履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玉佛春秋专题 > 真禅专题 > 生平行履 > 正文
铁肩担道义 宝刹启重光
发布日期:2016-05-26 16:09:23   来源: 上海玉佛禅寺    

铁肩担道义,佛心启宏篇。宗教政策落实之后,作为教界领袖,真禅长老于万业望举之际,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其不顾已届秉烛之年,奔走沪上,为匡扶佛光而摇旗呐喊。团结广大僧俗,收复慈云禅寺,协建尼众道场,吁请修缮龙华,襄理静安法务,以银霜两鬓勇挑大相国寺主持……其开拓进取的精神、精进办道的作风既使名蓝巨刹重光再启,是佛教中兴光大之根,亦为佛教薪火相传之基也。

沉香阁如今已是上海著名的尼众道场,而沉香阁的恢复建设是离不开真禅法师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党的宗教政策得到了全面落实。经过十年动乱的上海佛教界百废待兴,回归到僧尼队伍的出家人需要修行的场所。当时上海第一个恢复的尼众道场是慈修庵,主持道场的就是观性法师。那时的慈修庵房屋破落不堪,场所逼仄狭窄,周边环境嘈杂。真禅法师到慈修庵向观性祝贺道场恢复时,看到慈修庵的景象后,真禅法师沉吟不语。离开慈修庵后真禅法师多次与当时的南市区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协商,并在上海的两会上一再慷慨陈词,向有关部门提出提案。经过真禅法师的奔走呼吁,南市老城厢内原慈云禅寺内的3家企业终于搬出了寺庙,慈云禅寺又收归佛教协会所有。此时,真禅法师又鼎力相助,将慈云禅寺改作尼众道场——沉香阁。

龙华寺是一座千年古刹,文革期间寺内僧众被遣散,寺庙被园林部门接管。真禅法师就任上海佛教协会会长后,代表上海佛教界亲自向汪道涵市长发出书面呼吁,要求修缮恢复,并向社会开放。1982年,经过各有关部门的共同努力,龙华寺恢复修缮工作终于开始启动。1983年3月,修缮一新的龙华寺举行开光法会和明旸方丈升座仪式。

1992年,在中央和省领导的关怀、帮助下,河南开封市著名的大相国寺归还当地佛协。但是大相国寺长期被作为文化娱乐活动场所,殿堂空空,寺庙的人事关系、管理关系也很复杂。由谁来出任这一名寺的方丈?时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想到了真禅法师。收到赵朴老的信时,真禅法师因为高血压正在住院。真禅法师朴实的说道:“我身体不好,工作又多,大相国寺又很复杂,从我内心说是不愿意兼任方丈的。但朴老如此殷切期望,大相国寺收回来又如此不易,我尽力吧!”1992年11月6日,大相国寺举行了佛像开光、真禅法师升座典礼,真禅法师在77岁的高龄又开始了一次新的征程。

在真禅法师担任大相国寺方丈的3年时间里,为大相国寺的建设作出了巨大的贡献:重新安奉了大雄宝殿的三尊大铜佛像和天王殿的韦驮、弥勒铜像;仿照上海玉佛寺安奉了一丈六尺高的海岛观音菩萨像和五十三尊塑像;重修了明代用整块银杏树木雕的千手观音菩萨像;新建了钟鼓楼……为此他先后共筹集款项达2500多万元。1995年2月,大相国寺已是香火旺盛,成为名副其实的大寺。真禅法师认为自己的使命已经完成,向中国佛教协会写了辞职信,悄然隐退。这也在佛教界被传为佳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