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觉醒法师
玉佛修缮 禅寺服务
在线捐赠 梵呗梵乐
玉佛春秋 觉群志工
首页 > 专题 > 玉佛春秋专题 > 真禅专题 > 思想理念 > 正文
倡导人间佛教 拓宽玉佛禅寺发展之路


纪念真禅长老圆寂20周年暨诞辰100周年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  杨曾文

上海是中国近现代在经济、政治和文化等领域走在时代前面的城市之一,在佛教方面也是开风气之先的地方。敬安、太虚、圆瑛、月霞、应慈和持松等法师和赵朴初居士等人曾在此为推进佛教适应时代进步和社会变动、发展,组建过全国佛教组织,推动佛教革新运动,开办学校培育佛教人才、创办刊物、发展社会慈济活动,支援抗日救亡运动等,为促进中国佛教的转型和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

在这些方面,玉佛禅寺、圆明讲堂等是表现突出的寺院。

一、服膺和倡导人间佛教,拓宽玉佛禅寺发展之路

文革结束后,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随着国家宗教政策的调整和深入贯彻,各地佛教寺院的恢复、重建、扩建和教务、文教活动的普遍开展,佛教界与学术界合作开展佛教学术研究,举行佛教学术会议也日渐增多。在我印象中,上海玉佛禅寺是在这方面走有前面并且也是做出卓越成绩的的寺院之一。

当时玉佛禅寺的方丈是真禅长老。回想中国佛教进入新时期以后的历程可知,这与真禅长老在上世纪80年代初较早积极响应中国佛教协会实践人间佛教思想的号召有直接关系。正是由于真禅长老带领玉佛禅寺四众弟子积极实践旨在贴近人生、改善人生和造福社会的人间佛教,才迅速拓宽了玉佛禅寺适应时代创新发展的道路,使玉佛禅寺至今能够保持及时顺应时代潮流和民众要求的活力,使玉佛禅寺在教务、文教、慈济和寺院建设各方面不断取得新的成绩,为推进国家现代化建设和社会和谐做出贡献。

真禅长老年轻时曾有机会得到中国人间佛教的倡导者太虚(1889-1947)大师的教诲。1990年他在《纪念太虚大师诞生一百周年》的文章中回忆:1934年到1435年他在镇江竹林寺时曾亲近过太虚大师,听他就改革僧伽制度和佛教所作的演讲,也当面受过太虚教诲,还阅读过他的许多论人间佛教的著述,如《佛法救世主义》《建设人间净土论》《怎样来建设人间佛教》《即人成佛的真现实论》《人生佛教》等文章,对太虚提出人间佛教的缘由和根据、人间佛教的基本宗旨等,有深刻认识。他将太虚大师的人间佛教思想作了如下的归纳:

一个人觉悟了佛法原理,把佛教作为思想信仰的中心,并以此为出发点,去实行救世救人,建设人类的新道德、新秩序,从而使国家富强,人民安乐,这就是人间佛教思想的主要内容。

此后,真禅长老便将实践人间佛教作为自己的宏愿。

然而由于社会环境等原因,直到中国进入实行改革开放的新时期以后,真禅长老在党和政府的指导和帮助下,在广大信众的理解和支持下,才得以放手施展多年来的宏愿,以上海玉佛禅寺为中心,提倡和实践人间佛教的思想,致力于造福社会,福利人群。

1983年底,真禅长老到北京出席中国佛教协会第四届二次理事会,认真聆听了赵朴初会长所作《中国佛教协会三十年》的报告。应当说,这是中国佛教界全国性组织在进入新时期以后的一个划时期的报告。赵朴初会长在报告强调,佛教界今后应发扬中国佛教的三大优良传统——农禅并重、学术研究、对外友好交流,同时提倡人间佛教思想,说:

我们提倡人间佛教的思想,就要奉行五戒、十善以净化自己,广修四摄、六度以利益人群,就会自觉地以实现人间净土为己任,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这一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崇高的事业贡献自己的光和热。

我们社会主义中国的佛教徒,对于自己信奉的佛教,应当提倡人间佛教思想,以利于我们担当新的历史时期的人间使命。

真禅长老在分组会议上表示坚决拥护中国佛教协会的号召,切实加以贯彻。他以自已的行动证明,直到圆寂的最后岁月都以实践人间佛教为基本宗旨,以玉佛禅寺为传法中心,带领四众弟子发扬人间佛教积极进取的思想,通过诠释和宣讲佛教教义,对信众进行五戒十善和民族传统美德教育,劝善诫恶,提倡团结互助和奉献精神,教育信众热爱社会主义祖国,为社会主义四化建设努力奉献。可以说,真禅长老是中国佛教界创造性地实践人间佛教思想的楷模。

真禅长老虽然离开我们已经20周年,然而他的生前的业绩永在,他的事迹永远保存在人们的记忆中。不仅如此,他还留下珍贵的论述人间佛教的文章,记述他是如何理解人间佛教,应当如何实践人间佛教,还介绍玉佛禅寺在实践人间佛教方面做出的成绩。

二、撰文阐释和弘扬人间佛教思想

真禅长老生前身体力行倡导和实践人间佛教思想,带领四众弟子在较短时间内将玉佛禅寺的面貌改换一新,为玉佛禅寺以后的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他在日理寺务繁杂事务之余暇,还撰写文章阐释佛法、佛教历史、寺院管理、培育人才、社会慈济等,有《玉佛丈室集》传世。这里仅选择真禅长老撰写的《佛法与人生》《佛法与做人》《禅学思想就是人间佛教思想》三篇较多阐释人间佛教思想的文章略加介绍。

(一)佛法教导人们爱国、净心修身、慈济群生、造福社会

真禅长老在《佛法与人生》中引述中国佛教协会第一任会长圆瑛大师1943年在上海静安古寺所作的《佛教与作人》讲演,说严持五戒是做人之法,广修六度是做人的道理。又引述太虚大师同年所作的《佛教与人生》讲演,说“佛法实在是人类的救星,最低限度,佛法值得我们在日常生活上借镜”,然后强调:“佛法最根本的目的,就是广度众生,利益人群。”应当说,这正是人间佛教的主要宗旨。

真禅长老认为佛法主要是解决人生问题的,要旨是:

1、正确对待祖国和人民,提出“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基本教义。他说:“在今天来讲,就是要建设好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国家。……要求我们每一个人,都要给广大的人民群众以利益和快乐,也就是要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

2、正确地对待自己和人民群众,“奉行五戒、十善以净化自己,广修四摄、六度以利益人群”的教义。

3、创造人间乐土,主张“农禅并重”。

4、要求发扬大乘佛教慈悲众生的精神,提倡慈、悲、喜、舍“四无量心”的教义。

5、要求广作资生福利的事业,主张“上报四重恩(父母恩、众生恩、国土恩和三宝恩),下济三涂之苦(火涂地狱道苦、刀涂饿鬼道苦、血涂畜生道苦)”。

他表示:“我们佛教徒救济伤残、衰老、孤儿、寡母等不幸者的义举,不仅是佛教慈悲情怀的流露,也体现出崇高的人道主义精神和舍己为人的高尚道德情操,展现了人性的美好与尊严。”他列举玉佛禅寺在举办资生福利事业方面做出的很多贡献,说“关心和支持资生福利事业,是我们每个佛教徒的神圣职责”。

应当说,这篇记述他向信众说法的文章,十分集中而精辟地阐述了他对人间佛教的理解。正是佛法不离人间,关心和贴近众生、造福社会,构成了当代人间佛教最基本的内容和要求。

(二)学佛,先要从做人起

近代太虚大师推动佛教革新,倡导人间佛教,影响深远。他有一首偈颂流传很广,说:“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讲的就是人间佛教的基本出发点:学佛、成佛,先从做人做起,先成好人才有可能修证成佛;修持佛法先从五乘共法——五戒、十善做起,然后通过学修菩萨胜行(隐摄声闻、缘觉二乘于其中)而觉悟成佛。

真禅长老在《佛法与做人》文章中对此也有自已的阐释。他明确地说:“大乘佛法的根本精神,就是教导我们如何去做人和做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再一次引述圆瑛大师的《佛教与作人》讲演,说佛法教人做人,必须广作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能六波罗蜜,以除悭贪、断恶念、断嗔恨、除懈怠、止散乱、断愚痴,特别强调说:

我们做人的人,当先以佛教做人,再进一步而求成佛。

真禅长老又引证太虚大师在1933年所作的《学佛先从做人起》讲演,表示做人必须学习佛法,倘若不学佛法,就是“在人生道上空跑一趟”;学佛,也先要从做人起。他指出,做人首先要要孝顺恭敬奉养父母;要服务社会,要替社会谋利益;要爱国报答国家恩;要学佛,进德修道;结论是:“人为万物之灵,佛法唯人类才可以修学,由此可以见到人生真价值之所在。”

古来有佛教教人“修心”的说法,亦即教人净化心灵,涵养道德,行善止恶,做一个在能够在家孝亲,在社会为民造福,为国尽忠奉献的人才。在这一点上,虽然儒、释、道三家基本一致,然而佛教有自己独特的说教,即将这一要求作为佛法的基本要求,循此基础才能进一步达到“后世增胜”和“法界圆明”的最高的精神境界。这也是人间佛教的特色所在。

(三)禅学思想就是人间佛教思想

中国佛教进入明清以后已发展成为以禅宗为主体的融合型佛教,各个寺院所修持的佛法可以说是大同小异的。然而各地寺院仍将禅修置于重要地位。真禅法师秉承禅宗传统,自称禅僧,十分重视禅修。那么禅学与人间佛教关系如何呢?他在《禅学思想就是人间佛教思想》文章中明确地说:“从我们禅僧学禅、修禅来说,其基本内容就是人间佛教思想。所以我说禅学思想就是人间佛教思想。”

在这篇文章中,他引用赵朴初居士的话:“我们提倡人间佛教的思想,就是要奉行五戒、十善以净化自己,广修四摄、六度以利益人群。”然后表示:禅法也是如此,它存在于人间,而且要利益人间,离开了人间,就不会有禅法,也就谈不上修禅。他认为:四摄,即布施摄、爱语摄、利行摄、同事摄。六度,即布施度、持戒度、忍辱度、精进度、禅定度、般若度。此四摄、六度,从广义上讲,包括了利益人群的一切善事、好事。

真禅长老联系到玉佛禅寺,说凡是自已住持的寺院,皆要求僧众以奉行五戒十善以净化自己,以广修四摄六度以利益人群。他说:

现在,我们上海玉佛禅寺的全体僧众,每天早晚上殿修持;逢农历初一、十五集中到禅堂坐香、斋堂诵戒;腊月初一至初八,在禅堂举行禅七;四月初一至初八,举行华严佛七法会,由方丈讲经说法,清明、冬至分别举行佛七法会;佛菩萨诞辰,举行祝诞普佛法会。所有这些,已初步形成为风气。

确实,玉佛禅寺在真禅长老有率领下,面貌不断发生变化,在弘法利生和寺院法务、文教建设等各方面皆呈现一片生气勃勃的气象。

真禅长老不仅对传统佛法有系统的积累,拥有多年弘法的经验,而且能够随顺时代和民众要求诠释佛教教义,对于兴起于中国近代而在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以后中国佛教协会倡导的人间佛教,不仅积极响应,带领玉佛禅寺四众弟子身体力行,而且还将自已的理解和实践经验及时进行总结,写成文章,以便让更多人了解。这是十分可贵的。直至今天我们读这些文章,仍能感受真禅长老当年对践行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人间佛教所怀抱的热情,感受到他为玉佛禅寺四众在为国家四化建设和在教务、文教、社会慈济事业等方面做出成绩时表现出来的喜悦感情。

30多年来,玉佛禅寺已成为上海著名的佛教传法中心,也是一个闻名遐迩文化中心,年年有新的成绩,岁岁有新的起色。

值此真禅长老入寂20十周年暨诞辰100周年之际,回顾真禅长老的非凡经历,在进入新时期之后积极在玉佛禅寺践行人间佛教的业绩,应当说正是真禅长老为玉佛禅寺的发展拓宽了道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真禅长老的嗣法弟子觉醒法师继承长老的遗志和事业,继续践行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人间佛教,光前裕后,确立“文化建寺,教育兴寺”“服务社会,奉献社会”的理念,带领玉佛禅寺四众弟子在弘法利生、推进僧团教团的自身建设、发展文教事业、联合学界进行佛教学术研究和交流、开展社会慈济事业等方面,都取得显著的成绩,受到社会民众和学术界广泛的赞扬。

最后,祝玉佛禅寺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为利益群生、造福社会和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作出更大贡献。

(2015年10月14日于北京华威西里自宅)

思想理念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玉佛春秋专题 > 真禅专题 > 思想理念 > 正文
倡导人间佛教 拓宽玉佛禅寺发展之路
发布日期:2016-05-26 17:09:15   来源: 上海玉佛禅寺    


纪念真禅长老圆寂20周年暨诞辰100周年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  杨曾文

上海是中国近现代在经济、政治和文化等领域走在时代前面的城市之一,在佛教方面也是开风气之先的地方。敬安、太虚、圆瑛、月霞、应慈和持松等法师和赵朴初居士等人曾在此为推进佛教适应时代进步和社会变动、发展,组建过全国佛教组织,推动佛教革新运动,开办学校培育佛教人才、创办刊物、发展社会慈济活动,支援抗日救亡运动等,为促进中国佛教的转型和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

在这些方面,玉佛禅寺、圆明讲堂等是表现突出的寺院。

一、服膺和倡导人间佛教,拓宽玉佛禅寺发展之路

文革结束后,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随着国家宗教政策的调整和深入贯彻,各地佛教寺院的恢复、重建、扩建和教务、文教活动的普遍开展,佛教界与学术界合作开展佛教学术研究,举行佛教学术会议也日渐增多。在我印象中,上海玉佛禅寺是在这方面走有前面并且也是做出卓越成绩的的寺院之一。

当时玉佛禅寺的方丈是真禅长老。回想中国佛教进入新时期以后的历程可知,这与真禅长老在上世纪80年代初较早积极响应中国佛教协会实践人间佛教思想的号召有直接关系。正是由于真禅长老带领玉佛禅寺四众弟子积极实践旨在贴近人生、改善人生和造福社会的人间佛教,才迅速拓宽了玉佛禅寺适应时代创新发展的道路,使玉佛禅寺至今能够保持及时顺应时代潮流和民众要求的活力,使玉佛禅寺在教务、文教、慈济和寺院建设各方面不断取得新的成绩,为推进国家现代化建设和社会和谐做出贡献。

真禅长老年轻时曾有机会得到中国人间佛教的倡导者太虚(1889-1947)大师的教诲。1990年他在《纪念太虚大师诞生一百周年》的文章中回忆:1934年到1435年他在镇江竹林寺时曾亲近过太虚大师,听他就改革僧伽制度和佛教所作的演讲,也当面受过太虚教诲,还阅读过他的许多论人间佛教的著述,如《佛法救世主义》《建设人间净土论》《怎样来建设人间佛教》《即人成佛的真现实论》《人生佛教》等文章,对太虚提出人间佛教的缘由和根据、人间佛教的基本宗旨等,有深刻认识。他将太虚大师的人间佛教思想作了如下的归纳:

一个人觉悟了佛法原理,把佛教作为思想信仰的中心,并以此为出发点,去实行救世救人,建设人类的新道德、新秩序,从而使国家富强,人民安乐,这就是人间佛教思想的主要内容。

此后,真禅长老便将实践人间佛教作为自己的宏愿。

然而由于社会环境等原因,直到中国进入实行改革开放的新时期以后,真禅长老在党和政府的指导和帮助下,在广大信众的理解和支持下,才得以放手施展多年来的宏愿,以上海玉佛禅寺为中心,提倡和实践人间佛教的思想,致力于造福社会,福利人群。

1983年底,真禅长老到北京出席中国佛教协会第四届二次理事会,认真聆听了赵朴初会长所作《中国佛教协会三十年》的报告。应当说,这是中国佛教界全国性组织在进入新时期以后的一个划时期的报告。赵朴初会长在报告强调,佛教界今后应发扬中国佛教的三大优良传统——农禅并重、学术研究、对外友好交流,同时提倡人间佛教思想,说:

我们提倡人间佛教的思想,就要奉行五戒、十善以净化自己,广修四摄、六度以利益人群,就会自觉地以实现人间净土为己任,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这一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崇高的事业贡献自己的光和热。

我们社会主义中国的佛教徒,对于自己信奉的佛教,应当提倡人间佛教思想,以利于我们担当新的历史时期的人间使命。

真禅长老在分组会议上表示坚决拥护中国佛教协会的号召,切实加以贯彻。他以自已的行动证明,直到圆寂的最后岁月都以实践人间佛教为基本宗旨,以玉佛禅寺为传法中心,带领四众弟子发扬人间佛教积极进取的思想,通过诠释和宣讲佛教教义,对信众进行五戒十善和民族传统美德教育,劝善诫恶,提倡团结互助和奉献精神,教育信众热爱社会主义祖国,为社会主义四化建设努力奉献。可以说,真禅长老是中国佛教界创造性地实践人间佛教思想的楷模。

真禅长老虽然离开我们已经20周年,然而他的生前的业绩永在,他的事迹永远保存在人们的记忆中。不仅如此,他还留下珍贵的论述人间佛教的文章,记述他是如何理解人间佛教,应当如何实践人间佛教,还介绍玉佛禅寺在实践人间佛教方面做出的成绩。

二、撰文阐释和弘扬人间佛教思想

真禅长老生前身体力行倡导和实践人间佛教思想,带领四众弟子在较短时间内将玉佛禅寺的面貌改换一新,为玉佛禅寺以后的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他在日理寺务繁杂事务之余暇,还撰写文章阐释佛法、佛教历史、寺院管理、培育人才、社会慈济等,有《玉佛丈室集》传世。这里仅选择真禅长老撰写的《佛法与人生》《佛法与做人》《禅学思想就是人间佛教思想》三篇较多阐释人间佛教思想的文章略加介绍。

(一)佛法教导人们爱国、净心修身、慈济群生、造福社会

真禅长老在《佛法与人生》中引述中国佛教协会第一任会长圆瑛大师1943年在上海静安古寺所作的《佛教与作人》讲演,说严持五戒是做人之法,广修六度是做人的道理。又引述太虚大师同年所作的《佛教与人生》讲演,说“佛法实在是人类的救星,最低限度,佛法值得我们在日常生活上借镜”,然后强调:“佛法最根本的目的,就是广度众生,利益人群。”应当说,这正是人间佛教的主要宗旨。

真禅长老认为佛法主要是解决人生问题的,要旨是:

1、正确对待祖国和人民,提出“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基本教义。他说:“在今天来讲,就是要建设好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国家。……要求我们每一个人,都要给广大的人民群众以利益和快乐,也就是要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

2、正确地对待自己和人民群众,“奉行五戒、十善以净化自己,广修四摄、六度以利益人群”的教义。

3、创造人间乐土,主张“农禅并重”。

4、要求发扬大乘佛教慈悲众生的精神,提倡慈、悲、喜、舍“四无量心”的教义。

5、要求广作资生福利的事业,主张“上报四重恩(父母恩、众生恩、国土恩和三宝恩),下济三涂之苦(火涂地狱道苦、刀涂饿鬼道苦、血涂畜生道苦)”。

他表示:“我们佛教徒救济伤残、衰老、孤儿、寡母等不幸者的义举,不仅是佛教慈悲情怀的流露,也体现出崇高的人道主义精神和舍己为人的高尚道德情操,展现了人性的美好与尊严。”他列举玉佛禅寺在举办资生福利事业方面做出的很多贡献,说“关心和支持资生福利事业,是我们每个佛教徒的神圣职责”。

应当说,这篇记述他向信众说法的文章,十分集中而精辟地阐述了他对人间佛教的理解。正是佛法不离人间,关心和贴近众生、造福社会,构成了当代人间佛教最基本的内容和要求。

(二)学佛,先要从做人起

近代太虚大师推动佛教革新,倡导人间佛教,影响深远。他有一首偈颂流传很广,说:“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讲的就是人间佛教的基本出发点:学佛、成佛,先从做人做起,先成好人才有可能修证成佛;修持佛法先从五乘共法——五戒、十善做起,然后通过学修菩萨胜行(隐摄声闻、缘觉二乘于其中)而觉悟成佛。

真禅长老在《佛法与做人》文章中对此也有自已的阐释。他明确地说:“大乘佛法的根本精神,就是教导我们如何去做人和做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再一次引述圆瑛大师的《佛教与作人》讲演,说佛法教人做人,必须广作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能六波罗蜜,以除悭贪、断恶念、断嗔恨、除懈怠、止散乱、断愚痴,特别强调说:

我们做人的人,当先以佛教做人,再进一步而求成佛。

真禅长老又引证太虚大师在1933年所作的《学佛先从做人起》讲演,表示做人必须学习佛法,倘若不学佛法,就是“在人生道上空跑一趟”;学佛,也先要从做人起。他指出,做人首先要要孝顺恭敬奉养父母;要服务社会,要替社会谋利益;要爱国报答国家恩;要学佛,进德修道;结论是:“人为万物之灵,佛法唯人类才可以修学,由此可以见到人生真价值之所在。”

古来有佛教教人“修心”的说法,亦即教人净化心灵,涵养道德,行善止恶,做一个在能够在家孝亲,在社会为民造福,为国尽忠奉献的人才。在这一点上,虽然儒、释、道三家基本一致,然而佛教有自己独特的说教,即将这一要求作为佛法的基本要求,循此基础才能进一步达到“后世增胜”和“法界圆明”的最高的精神境界。这也是人间佛教的特色所在。

(三)禅学思想就是人间佛教思想

中国佛教进入明清以后已发展成为以禅宗为主体的融合型佛教,各个寺院所修持的佛法可以说是大同小异的。然而各地寺院仍将禅修置于重要地位。真禅法师秉承禅宗传统,自称禅僧,十分重视禅修。那么禅学与人间佛教关系如何呢?他在《禅学思想就是人间佛教思想》文章中明确地说:“从我们禅僧学禅、修禅来说,其基本内容就是人间佛教思想。所以我说禅学思想就是人间佛教思想。”

在这篇文章中,他引用赵朴初居士的话:“我们提倡人间佛教的思想,就是要奉行五戒、十善以净化自己,广修四摄、六度以利益人群。”然后表示:禅法也是如此,它存在于人间,而且要利益人间,离开了人间,就不会有禅法,也就谈不上修禅。他认为:四摄,即布施摄、爱语摄、利行摄、同事摄。六度,即布施度、持戒度、忍辱度、精进度、禅定度、般若度。此四摄、六度,从广义上讲,包括了利益人群的一切善事、好事。

真禅长老联系到玉佛禅寺,说凡是自已住持的寺院,皆要求僧众以奉行五戒十善以净化自己,以广修四摄六度以利益人群。他说:

现在,我们上海玉佛禅寺的全体僧众,每天早晚上殿修持;逢农历初一、十五集中到禅堂坐香、斋堂诵戒;腊月初一至初八,在禅堂举行禅七;四月初一至初八,举行华严佛七法会,由方丈讲经说法,清明、冬至分别举行佛七法会;佛菩萨诞辰,举行祝诞普佛法会。所有这些,已初步形成为风气。

确实,玉佛禅寺在真禅长老有率领下,面貌不断发生变化,在弘法利生和寺院法务、文教建设等各方面皆呈现一片生气勃勃的气象。

真禅长老不仅对传统佛法有系统的积累,拥有多年弘法的经验,而且能够随顺时代和民众要求诠释佛教教义,对于兴起于中国近代而在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以后中国佛教协会倡导的人间佛教,不仅积极响应,带领玉佛禅寺四众弟子身体力行,而且还将自已的理解和实践经验及时进行总结,写成文章,以便让更多人了解。这是十分可贵的。直至今天我们读这些文章,仍能感受真禅长老当年对践行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人间佛教所怀抱的热情,感受到他为玉佛禅寺四众在为国家四化建设和在教务、文教、社会慈济事业等方面做出成绩时表现出来的喜悦感情。

30多年来,玉佛禅寺已成为上海著名的佛教传法中心,也是一个闻名遐迩文化中心,年年有新的成绩,岁岁有新的起色。

值此真禅长老入寂20十周年暨诞辰100周年之际,回顾真禅长老的非凡经历,在进入新时期之后积极在玉佛禅寺践行人间佛教的业绩,应当说正是真禅长老为玉佛禅寺的发展拓宽了道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真禅长老的嗣法弟子觉醒法师继承长老的遗志和事业,继续践行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人间佛教,光前裕后,确立“文化建寺,教育兴寺”“服务社会,奉献社会”的理念,带领玉佛禅寺四众弟子在弘法利生、推进僧团教团的自身建设、发展文教事业、联合学界进行佛教学术研究和交流、开展社会慈济事业等方面,都取得显著的成绩,受到社会民众和学术界广泛的赞扬。

最后,祝玉佛禅寺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为利益群生、造福社会和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作出更大贡献。

(2015年10月14日于北京华威西里自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