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宣传

当前位置: 首页 > 禅寺服务 > 玉佛禅修 > 媒体宣传 > 正文
新闻晨报:都市人禅修减压
发布日期:2015-07-14   来源: 上海玉佛禅寺

(原标题:玉佛寺首推夏季禅修报名火爆,学员两天禁带手机,随僧人打坐冥想
关机止语歇狂心,都市人禅修减压)

晨报记者 彭晓玲


张怀谭把手机和钱包放入寄存柜后,志愿者关上了柜门,这意味着他将和那部24小时开启的手机暂别两天,“就像身体少了一个器官,内心空荡荡的。”7月10日,玉佛寺首次举行夏季禅修第二期学员报到时,年轻学员这样形容交出手机的心情。

工作压力太大,股市变化太刺激,很多人想找个地方放松。为此,玉佛寺从今年夏天开始推出“玉佛问禅”公益禅修活动。

行香、打坐、冥想、诵经,为期两天的禅修结束后,张怀谭开始自问,真的有必要随时在微信朋友圈上刷存在感吗?有学员感叹道,禅修过程虽然辛苦,回到职场后如何能继续保持在寺院的“初心”,放下贪嗔痴,这才是最难的修行。


交手机前忙着打电话

7月10日下午1点,台风“灿鸿”来临前夕刮起了大风,玉佛寺进门左侧的客堂处依然人群涌动,通过官方微信报名参加禅修的学员忙着报到。7月2日,“玉佛问禅”第一期、第二期的报名预约信息发送出去后,短短4天报名人数就超过500人,约140名“有缘人”通过电脑随机抽取,获得禅修机会。

客堂附近天井里有一个小花园,里面有太湖石和几根修竹,一侧指引牌上写着“禅堂”二字。沿着绛红色木楼梯走上二楼,墙上写着“止语”二字,正对着的就是禅堂。报到时,70名学员每人领取一套禅修服,并须将手机、iPad等电子设备关机,然后和钱包等贵重物品一起放进密码柜寄存。“两天内都不能用手机和外界联系,学员之间也不能相互说话,试着真正让自己静一静。”志愿者提醒。

“我有两部手机,都是24小时开机。第一次这么长时间不用,感觉非常不习惯。”33岁的杨珂(化名)戴着一副框架眼镜,身材瘦高。他在一家著名外企从事化妆品销售工作,工作最忙时每天光是通话时间加起来就有6个小时。直到把手机交上去的前1分钟,他还在抓紧时间给同事打电话,把一份促销活动的文案宣传细节敲定。

学员陶平(化名)则趁着排队等候放手机的间隙,看了下APP里的股市行情,“听说第一期禅修班结束时股市大涨,我们这次有没有这么好的运气?”陶平和另一个学员开起玩笑。


禅修过程颇费体力

禅堂前后均悬挂匾额和对联,其中一幅这样写道:“七尺棒头开正眼,一声喝下歇狂心”。

根据流程,禅修前首先有约20分钟的“行香”,也称为“跑香”,就是在禅堂里大步行走。玉佛寺慧弘法师解释,“行香”是为了将关节充分打开,如果不把身体跑热,坐禅就容易得关节炎。

“行香”时,一直有法师陪同学员行走,慧弘法师则在禅堂内巡视:“左手甩右手摆,眼睛不能东张西望,要看着前一个人的脚跟。外界发生了什么与你们没有关系。”

“行香”结束后是“坐香”,“目的是明白内心、参悟内心,这也是你们来玉佛寺的初心。”慧弘法师说。

“坐香”在一名中年僧人带领下进行,学员坐好后,他也闭目端坐在禅垫上,整个过程目不斜视,一言不发。

晨报记者全程体验发现,禅修过程其实也颇为不易。寺院走路、吃饭等皆有规定。吃饭时间也和平常人生活不一样,下午4点40分晚餐,早上5点20分起床,然后去大殿和僧众一起诵经。以7月10日下午的禅修为例,前后坚持了近3小时,尤其是“跑香”之后还要挺直腰背在禅垫上盘腿坐30分钟,持续下来颇耗体力。


学员禅修伊始“貌合神离”

当禅堂的灯光一道道关闭后,帘幔内的世界沉寂下来,“坐香”正式开始。

第一次来禅修的杨珂学着僧人的样子,将双手放在小腹处,但“脑子里想的是各种事情。”他猜测离开手机已经快有1个小时了,不同于飞机起飞时的关机,这样的空缺令他感到抓狂,“总担心有人给我打电话,还想起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完。”在第一轮“行香”、“坐香”前30分钟,他一刻也没有闲着,开始想禅修结束后需要补做的工作,“项目还有好几件事情得最终敲定,起码要补打8个电话。”

禅堂里,同样看似双目紧闭、实则思绪连篇的还有36岁的蔡女士。去年,儿子出生后,她努力想做到家庭和事业平衡,但发现要彼此兼顾,就意味着在两者上需要投入更多。最近,她刚买了一套学区房,工作、家庭、装修多重事宜令她身心俱疲,于是报名玉佛寺禅修。“蔡太太,有空麻烦请你把卫生间厨房吊顶模板图看看,这两天要定下来了。”手机关机前突然收到装修公司的这一条微信,令她本来开始放松的心一下又充满焦虑:浴霸选什么牌子?镜前灯用什么颜色?她甚至担心,家里人会不会因为两天无法与她联系仓促定下式样,“心中很累很烦躁,但又忍不住要想”。


邀请复旦哲学教授说禅

“有人‘股灾’的时候就赶紧来拜佛。那么我想问问,拜佛的目的究竟是什么?”禅修过程中,为了帮助学员对禅宗和禅修有更深入了解,玉佛寺还邀请了复旦大学哲学系教授王雷泉来讲学。在两场讲座中,他三次谈及和股票相关的话题,引起不少学员的会心一笑。“说起股票,大家脸上就有表情了。”王雷泉调侃道。

学员陶平尤其心有戚戚焉。他在金融行业工作,目睹金融市场各种风起云涌后开始关注禅修,但真正悟到一些东西,是经历了2008年股市大波动后,那一次一贯谨慎的他不慎失手,损失可谓伤筋动骨。“一些炒股票和期货的人为了追求清净会禅修,有人还专门去山里的寺庙修行。”陶平说:“当心很乱的时候,通过禅修确实可以把心静下来,从而做出一些更加明智的判断。但是,佛教戒贪、嗔、痴,股市赚钱太快太刺激,很容易把内心的贪念放大。不应该把禅修时悟出的‘道’用到股市上去再搏一搏。”

“我的心终于安静些了。”和很多创业者一样,看起来有些沧桑的张怀谭事业起步充满艰辛。3年前为了减压他开始跑步,后来又禅修。10日晚上9点20分,结束一天禅修,张怀谭和其他学员一起排队穿过回廊回到宾馆。这时,天空下起大雨,“灿鸿”把回廊上悬挂的五排红灯笼吹得摇摇晃晃,上面的祈福牌也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影影绰绰中,一阵轻妙的梵音从雨中传来,这是参加华严共修大法会的法师们在诵经。张怀谭说,那一刻他感动得差点流泪,好似找到了想象中的寺庙禅修感觉。


还将推三日禅、七日禅

11日下午1点许,为期2天的禅修结束了,“现在你们可以去拿手机,也可以开口说话了。”慧弘法师说。

各种手机开机声顿时在禅堂里响起,外面的世界重新扑面而来,学员中有的在看来电提醒,有的在看微信朋友圈最新信息,甚至有电话马上就拨打进来。

“这是我自使用手机以来的最长一次关机。”杨珂把手机开机后,光是微信朋友圈里,就有2000多条未读信息。他告诉慧弘法师,“这两天我一直在思考,很多时候我的生活是不是被手机裹挟了?以前老是手机不离手,总把自己看得很重要,是工作的中心、家庭的中心,生活的中心,但其实有些东西我可以学会慢慢放下,更多关注自己内心。”

也有人由于事前告知朋友自己在禅修,手机重新开机后发现这两天里压根没有人和自己联系,“其实有时就是把自己看得过于举重若轻,所以才觉得老是离不开手机”。

慧弘法师告诉学员,人生不要太执着,禅修也并非完全放下,否则就是缺乏责任,而是练习一种放下的心态,“希望今后你们可以知道,压力、烦恼都能扛住,学会藐视压力,不要让压力把自己压得喘不过气来。凡事做好自己,做到问心无愧”。

从本月开始,玉佛寺还将针对白领一族陆续推出“三日禅”、“七日禅”等时间更长的禅修活动,帮助他们走进禅堂,心灵减压。

分享到: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