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觉醒法师
玉佛修缮 禅寺服务
在线捐赠 梵呗梵乐
玉佛春秋 觉群志工
首页 > 专题 > 禅寺活动专题 > 二日禅 > 新闻报道 > 最新资讯 > 正文
学员分享:行止坐卧皆是禅

第六期学员 胡庆利 


2015年8月7日下午1点40分许,在办完一切手续,沐浴更衣之后,我带着一颗疑虑不安的心,略显好奇地走进玉佛大禅堂,在惟尘等四位法师的指导下,开始了为期两日的“玉佛问禅”禅修体验。

此前,我对佛学已略有接触,曾研读过《心经》、《金刚经》、《坛经》、《维摩诘经》、《楞严经》等,也为一些禅门公案喝彩,但并没有真正接触过禅修,或许心里对禅修还存在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误解吧,譬如我也曾认为“磨砖不能成镜,坐禅岂能成佛?”但两日禅修结束后,我感悟颇多,也切实体会到什么是“不立文字,直指人心”,什么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禅修第一天,我感觉到新鲜而又失落。新鲜是体验到从未接触过的生活方式;失落则是意识到行香不就是快步走吗?坐香不就是枯坐吗?药石不就是丰盛的晚餐吗?这就是所谓的禅修吗?我修到什么了?晚上九点回到卧室,由于全程止语,也不能与室友交流,我在失落中渐渐睡去。

 心境的转变在第二天。早课时一位师兄迟到,法师怒呵一声,我在心中不停地念叨“罪过罪过”,俗言“宁断千江水,不动道人心”,这位师兄让法师犯了嗔戒,罪过啊。早课结束回到禅堂,惟尘法师说“大家看看后面的对联,‘七尺棒头开正眼,一声喝下歇狂心’,早上我就是一声呵斥,让大家把那颗散漫的狂心歇下来。”我突然若有所悟,当时我还以为法师犯了嗔戒,谁知是在点化我们啊?我真是大错而特错了!忽然想起“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再联想到我自己进入禅堂以来的心态,不就是佛学中所说的最典型的“慢、疑”吗?五毒之中,我当下即犯其二,如何能够体悟禅修呢? 

于是,在上午行香之时,我放松身心,放空思想,跟随着法师们的脚步,不停地行走。走着走着,我感觉大家的身影和脚步声离我越来越远,内心也越来越安静,身体却在微微发热,毛孔徐徐张开,皮肤碰着禅服时,还有一种酥痒的感觉,这种感觉似乎是我的,又似乎不是我的,脸上也不由自主露出了微笑。止静之后开始坐香,我试图延续行香时候的感觉,已然是找不回来了。于是我干脆放空自己,什么都不思考,就那么坐着,但不觉就要入睡了。我睁眼看了一下四周,发现大家都在法师的示范下静静地坐禅,目光透过安静的师兄们,看到柱子上的“念佛是谁”和“照顾话头”几个字,心想这个应该可以尝试吧,于是我给自己提了一个最直接的问题:“我为什么要到这里来?”我想了很多,从工作到生活,从家庭到朋友,从开心的到不开心的,我就一直这么漫无目的追问下去,随着一声引磬响起,不知不觉中坐禅已结束,而我的腿也失去了知觉。

 在随后的行香与坐香之中,我开始慢慢回忆《楞严经》里的种种法门,尽管再也没有体会到空静欢喜的感觉,但我对禅也有了一些新的体悟。特别是在最后的“观礼玉佛”活动中,惟尘法师对如何礼佛,以及礼佛背后含义的讲解,让我领悟到为什么“行止坐卧皆是禅”,也明白了“禅定”定的并不是身体,而是一颗狂躁的心。由未悟之时的“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到大悟之后的“看山仍是山,看水仍是水”,山水未变,而心已成佛,正如达摩祖师所言“佛性不从心外得”“只这心心心是佛”。

在最后的“禅修交流”时,我提出了我一直以来的两个困惑,即作为一个苦海中泛舟的俗人,如何将儒家的“所得”与佛家的“无所得”相结合?而“有求”之心又如何能够达到“无求”的境界?尽管惟尘法师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但我知道,他已经把答案放在了我心中。

禅修体验结束了,但我的心已经知道,真正的禅修,从体验结束的那一刻起,才刚刚开始……

最新资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禅寺活动专题 > 二日禅 > 新闻报道 > 最新资讯 > 正文
学员分享:行止坐卧皆是禅
发布日期:2015-08-08 08:33:43   来源: 上海玉佛禅寺    

第六期学员 胡庆利 


2015年8月7日下午1点40分许,在办完一切手续,沐浴更衣之后,我带着一颗疑虑不安的心,略显好奇地走进玉佛大禅堂,在惟尘等四位法师的指导下,开始了为期两日的“玉佛问禅”禅修体验。

此前,我对佛学已略有接触,曾研读过《心经》、《金刚经》、《坛经》、《维摩诘经》、《楞严经》等,也为一些禅门公案喝彩,但并没有真正接触过禅修,或许心里对禅修还存在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误解吧,譬如我也曾认为“磨砖不能成镜,坐禅岂能成佛?”但两日禅修结束后,我感悟颇多,也切实体会到什么是“不立文字,直指人心”,什么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禅修第一天,我感觉到新鲜而又失落。新鲜是体验到从未接触过的生活方式;失落则是意识到行香不就是快步走吗?坐香不就是枯坐吗?药石不就是丰盛的晚餐吗?这就是所谓的禅修吗?我修到什么了?晚上九点回到卧室,由于全程止语,也不能与室友交流,我在失落中渐渐睡去。

 心境的转变在第二天。早课时一位师兄迟到,法师怒呵一声,我在心中不停地念叨“罪过罪过”,俗言“宁断千江水,不动道人心”,这位师兄让法师犯了嗔戒,罪过啊。早课结束回到禅堂,惟尘法师说“大家看看后面的对联,‘七尺棒头开正眼,一声喝下歇狂心’,早上我就是一声呵斥,让大家把那颗散漫的狂心歇下来。”我突然若有所悟,当时我还以为法师犯了嗔戒,谁知是在点化我们啊?我真是大错而特错了!忽然想起“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再联想到我自己进入禅堂以来的心态,不就是佛学中所说的最典型的“慢、疑”吗?五毒之中,我当下即犯其二,如何能够体悟禅修呢? 

于是,在上午行香之时,我放松身心,放空思想,跟随着法师们的脚步,不停地行走。走着走着,我感觉大家的身影和脚步声离我越来越远,内心也越来越安静,身体却在微微发热,毛孔徐徐张开,皮肤碰着禅服时,还有一种酥痒的感觉,这种感觉似乎是我的,又似乎不是我的,脸上也不由自主露出了微笑。止静之后开始坐香,我试图延续行香时候的感觉,已然是找不回来了。于是我干脆放空自己,什么都不思考,就那么坐着,但不觉就要入睡了。我睁眼看了一下四周,发现大家都在法师的示范下静静地坐禅,目光透过安静的师兄们,看到柱子上的“念佛是谁”和“照顾话头”几个字,心想这个应该可以尝试吧,于是我给自己提了一个最直接的问题:“我为什么要到这里来?”我想了很多,从工作到生活,从家庭到朋友,从开心的到不开心的,我就一直这么漫无目的追问下去,随着一声引磬响起,不知不觉中坐禅已结束,而我的腿也失去了知觉。

 在随后的行香与坐香之中,我开始慢慢回忆《楞严经》里的种种法门,尽管再也没有体会到空静欢喜的感觉,但我对禅也有了一些新的体悟。特别是在最后的“观礼玉佛”活动中,惟尘法师对如何礼佛,以及礼佛背后含义的讲解,让我领悟到为什么“行止坐卧皆是禅”,也明白了“禅定”定的并不是身体,而是一颗狂躁的心。由未悟之时的“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到大悟之后的“看山仍是山,看水仍是水”,山水未变,而心已成佛,正如达摩祖师所言“佛性不从心外得”“只这心心心是佛”。

在最后的“禅修交流”时,我提出了我一直以来的两个困惑,即作为一个苦海中泛舟的俗人,如何将儒家的“所得”与佛家的“无所得”相结合?而“有求”之心又如何能够达到“无求”的境界?尽管惟尘法师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但我知道,他已经把答案放在了我心中。

禅修体验结束了,但我的心已经知道,真正的禅修,从体验结束的那一刻起,才刚刚开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