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觉醒法师
玉佛修缮 禅寺服务
在线捐赠 梵呗梵乐
玉佛春秋 觉群志工
首页 > 专题 > 禅寺活动专题 > 二日禅 > 新闻报道 > 最新资讯 > 正文
学员分享:我的玉佛禅缘

玉佛问禅第四期学员 华骏 


我一直对佛教中的禅宗有着强烈的好奇,少时喜欢老庄,喜欢无用的诡辩。等看到《六祖坛经》白话本,为"风动心动"、"有树无树"的机锋拍案叫绝,心想成佛成祖也能如此潇洒。再后来知道王阳明格竹成圣,就想大凡得道之人,都要先“发呆”,后开智慧。 

可惜始终与禅门无缘,一直到七月初从微信朋友圈了解“玉佛问禅”的活动,一直以来的好奇心又被撩拨动了。

缘起即行,报名了。

周五中午,交待完公司的俗事,准时到玉佛大禅堂报到。交手机,拿名牌,换衣服,等待集合。

禅堂很静,已有两三个同修安坐在蒲团上了,想来是有些修行的。我也试着找个蒲团,来之安之嘛。心里也静,但,肉身还是觉得热。擦了两三次汗后,起身找到禅堂后面的电风扇,坐在板凳上边吹边等。

没了时间,没有声音,心里起了念头:六祖要在此地,会说是风动?电动?还是心动呢?要我就说是肉身动了。

不知多久,禅堂响起法师叫集合的声音。快步走去发现堂上已经有几十名同修了。法师开始讲禅修的安排和规矩,大意是:不准说话,不准说话,不准说话。

不知道其它小伙伴怎么想,我已经连续1个月手机被打爆了,能不说话特别开心。

禅修打坐之前要先快走一刻钟时间。大家统一穿着深色的禅修服,排成两排,绕着圈走。有三位法师提着香板(打板子的板),不时提点行走的姿势和位置。走了一会,法师用香板着地,喝了声“止”,然后进行开示。大意是:左三右七,收心抿嘴,注意脚下,摈除杂念。接着走,时快时慢,渐渐地确有些修的意味了。

即使不主动去想,我还是会注意到前面几个同学走的拖沓不齐,觉察出嗔心。继而这嗔心又联想到自己平日开车时常犯的怒症,遇见开得缓慢的车就想要超过去,就想要骂几句。

其实,生活,也在行香。

坐香终于开始了,却不知道怎么坐啊。还没看清法师如何盘腿,他已经把毯子都盖严实了。再看同修们,两腿一收,都安稳了。只得坐下,用手尽量把腿往蒲团里面拗,大腿压在脚面上,倒是不疼,只是转眼就麻了。法师说胖的人容易麻,瘦的人容易疼,实不欺也。

法师开示了几句:麻也不要紧,疼也不要紧,坚持住,参话头。然后就把灯也关了,瞬间我的睡意就上来了。我给自己定的话头是:参禅为什么?顺着话头,参禅是为了增加修为,增加修为后就不再受外境影响,无烦恼无喜乐。想到这,贪心顿起,能不能光喜乐而无烦恼啊,不然酒也不好喝了,饭也没味道了,那人活着……

能照见自己是凡夫,也是收获吧,以后慢慢参慢慢证。所谓凡夫,不能断生死,不能灭五蕴,光想就开始怕了,别说做了。我佛慈悲。 

五点多起床,带队的法师先教我们行走和跪拜的方法,叮嘱要照着法师们的行止一起做,然后就排队跟着法师们去万佛堂。

佛堂正中供一尊佛像,四壁满是供奉的小佛像,中间整齐的摆满了跪垫,每个跪垫上放了一本《佛教念诵集》。

念诵集几乎看不懂。法师引导我们说翻到第几页,跟着读或静静听。此时钟鸣声起,领诵的法师先带领全体对佛像三跪拜一问询,然后开始有韵律地诵经。经文在断句处有点圈,诵至此会敲木鱼或大罄。

只记得第一个念诵的是《楞严咒》,听着是四四拍的,速度由慢变快,法师们的和声似乎还分声部,很好听受用。大部头的《楞严咒》后,又念诵了几个咒和回向文,就开始转经堂,手或结韦陀印或合十。整个过程仪式感非常强,定力不好的估计当时就跪下皈依了。

后来有同修说哭了,我信。

过堂就是集体吃饭,饭前饭后要诵经感恩。

玉佛寺的素斋饭很好吃,不过不能挑食,不能有分别心。

馋嘴的我就不多说了,记得要面筋!

圆满第二天中午禅修就正式结束了,也可以开始开口说话。明照法师,给大家在禅堂安排了禅修交流。本意一个半小时的交流,因为大家的问题太多,法师耐心一一作答,最后竟用了三个小时。看来向佛心切,度人心诚啊。

其实短短一天的禅修能学到的感悟到的实在有限,难得的是进一次方便法门,当疲劳时,有歇脚处,当烦恼时,有清净地,这才是大安慰啊!

另:我呼噜声响到影响同屋四人睡眠,造了妨碍他人休息的业,罪过罪过。提议让打呼和不打呼的分开睡,非分别心,只为了方便。

最新资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禅寺活动专题 > 二日禅 > 新闻报道 > 最新资讯 > 正文
学员分享:我的玉佛禅缘
发布日期:2015-07-29 08:44:21   来源: 上海玉佛禅寺    

玉佛问禅第四期学员 华骏 


我一直对佛教中的禅宗有着强烈的好奇,少时喜欢老庄,喜欢无用的诡辩。等看到《六祖坛经》白话本,为"风动心动"、"有树无树"的机锋拍案叫绝,心想成佛成祖也能如此潇洒。再后来知道王阳明格竹成圣,就想大凡得道之人,都要先“发呆”,后开智慧。 

可惜始终与禅门无缘,一直到七月初从微信朋友圈了解“玉佛问禅”的活动,一直以来的好奇心又被撩拨动了。

缘起即行,报名了。

周五中午,交待完公司的俗事,准时到玉佛大禅堂报到。交手机,拿名牌,换衣服,等待集合。

禅堂很静,已有两三个同修安坐在蒲团上了,想来是有些修行的。我也试着找个蒲团,来之安之嘛。心里也静,但,肉身还是觉得热。擦了两三次汗后,起身找到禅堂后面的电风扇,坐在板凳上边吹边等。

没了时间,没有声音,心里起了念头:六祖要在此地,会说是风动?电动?还是心动呢?要我就说是肉身动了。

不知多久,禅堂响起法师叫集合的声音。快步走去发现堂上已经有几十名同修了。法师开始讲禅修的安排和规矩,大意是:不准说话,不准说话,不准说话。

不知道其它小伙伴怎么想,我已经连续1个月手机被打爆了,能不说话特别开心。

禅修打坐之前要先快走一刻钟时间。大家统一穿着深色的禅修服,排成两排,绕着圈走。有三位法师提着香板(打板子的板),不时提点行走的姿势和位置。走了一会,法师用香板着地,喝了声“止”,然后进行开示。大意是:左三右七,收心抿嘴,注意脚下,摈除杂念。接着走,时快时慢,渐渐地确有些修的意味了。

即使不主动去想,我还是会注意到前面几个同学走的拖沓不齐,觉察出嗔心。继而这嗔心又联想到自己平日开车时常犯的怒症,遇见开得缓慢的车就想要超过去,就想要骂几句。

其实,生活,也在行香。

坐香终于开始了,却不知道怎么坐啊。还没看清法师如何盘腿,他已经把毯子都盖严实了。再看同修们,两腿一收,都安稳了。只得坐下,用手尽量把腿往蒲团里面拗,大腿压在脚面上,倒是不疼,只是转眼就麻了。法师说胖的人容易麻,瘦的人容易疼,实不欺也。

法师开示了几句:麻也不要紧,疼也不要紧,坚持住,参话头。然后就把灯也关了,瞬间我的睡意就上来了。我给自己定的话头是:参禅为什么?顺着话头,参禅是为了增加修为,增加修为后就不再受外境影响,无烦恼无喜乐。想到这,贪心顿起,能不能光喜乐而无烦恼啊,不然酒也不好喝了,饭也没味道了,那人活着……

能照见自己是凡夫,也是收获吧,以后慢慢参慢慢证。所谓凡夫,不能断生死,不能灭五蕴,光想就开始怕了,别说做了。我佛慈悲。 

五点多起床,带队的法师先教我们行走和跪拜的方法,叮嘱要照着法师们的行止一起做,然后就排队跟着法师们去万佛堂。

佛堂正中供一尊佛像,四壁满是供奉的小佛像,中间整齐的摆满了跪垫,每个跪垫上放了一本《佛教念诵集》。

念诵集几乎看不懂。法师引导我们说翻到第几页,跟着读或静静听。此时钟鸣声起,领诵的法师先带领全体对佛像三跪拜一问询,然后开始有韵律地诵经。经文在断句处有点圈,诵至此会敲木鱼或大罄。

只记得第一个念诵的是《楞严咒》,听着是四四拍的,速度由慢变快,法师们的和声似乎还分声部,很好听受用。大部头的《楞严咒》后,又念诵了几个咒和回向文,就开始转经堂,手或结韦陀印或合十。整个过程仪式感非常强,定力不好的估计当时就跪下皈依了。

后来有同修说哭了,我信。

过堂就是集体吃饭,饭前饭后要诵经感恩。

玉佛寺的素斋饭很好吃,不过不能挑食,不能有分别心。

馋嘴的我就不多说了,记得要面筋!

圆满第二天中午禅修就正式结束了,也可以开始开口说话。明照法师,给大家在禅堂安排了禅修交流。本意一个半小时的交流,因为大家的问题太多,法师耐心一一作答,最后竟用了三个小时。看来向佛心切,度人心诚啊。

其实短短一天的禅修能学到的感悟到的实在有限,难得的是进一次方便法门,当疲劳时,有歇脚处,当烦恼时,有清净地,这才是大安慰啊!

另:我呼噜声响到影响同屋四人睡眠,造了妨碍他人休息的业,罪过罪过。提议让打呼和不打呼的分开睡,非分别心,只为了方便。

分享到: